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190章 只為一碗粥

第190章 只為一碗粥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190章 只為一碗粥

第190章只為一碗粥

左少陽和左貴開始給這些病患瞧傷治病,白芷寒現在身份是藥童,自然要跟在左少陽身邊,那些個病患就更傻眼了,眼也不會轉了,話也不會說了,顛三倒四,東拉西扯,不知所云。連左少陽清洗傷口藥水的刺痛,都渾然忘了,只是呆呆瞧著白芷寒。

左少陽苦笑,回身把白芷寒叫到一邊,道:“這樣不行,你太招眼了,病人都瞧你去了,我沒辦法看病。”

白芷寒鳳目如電,冷眼一掃,那些個追著她過來的目光都被嚇得趕緊縮了回去。白芷寒這才扭頭過來,淡淡道:“少爺讓我怎么打扮我就怎么打扮好了。”

“那好,你進屋去換身衣服,嗯,穿男裝吧。有嗎?”

唐朝流行穿胡服,時興女穿男裝,所以女子很多都有男裝。白芷寒也有,微微點頭。欠身福禮,轉身進了炮制房,把門從里面拴上了。

大堂里病患及其家屬的目光這才收了回來。

不一會,房門再次打開,白芷寒邁步走了出來,眾人更是眼睛一亮,連呼吸都要停止了一般。

只見她頭戴一頂灰色兔皮帽,三千秀發都綰成男士發髻,攏進帽子里,翻領窄袖對襟青色袍衫,衣長及膝,蜂腰上系著一根革帶,把個**勾勒得凸凹有致,下身穿著一條蔥綠色暗紋小口褲,腳踏軟靴。眉不畫而黛,唇不點而朱,雖穿男裝,卻不減女子風情半分,更平添了一身俊俏。

左少陽也是一呆,想不到白芷寒穿男裝更俊美,瞧了她白膩如雪的肌膚一眼,皺著眉不停搖頭,道:“還是不行,最好想個辦法,把你的臉和手弄黑一點,你的皮膚太白了,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白芷寒霜雪般潔白的俏臉終于浮起一抹暈紅,微低著頭,濃密的長睫毛撲閃兩下,嗯了一聲,轉身又進了屋里。

這一次很快她又出來了,原本欺霜賽雪的玉面和皓臂,變成了灰黑灰黑的,把一眾人等都嚇了一跳,近處的看清了,原來這絕色美女竟然在臉上、手上都抹了鍋底灰不禁面面相覷,一起望向左少陽,心里都在嘀咕,讓一個好端端的絕色美女故意打扮成灰頭土臉的黑妞,當真是暴殄天物

左少陽得意地搖頭晃腦上下瞧著,欣賞著自己的杰作,終于滿意地點點頭,繼續診病治傷。

這些受傷的病患都是聽那些從貴芝堂治好回去的人說的,有的已經處理過,但傷口疼得厲害,來這邊復診的,有的沒錢看病硬撐著的,聽說了趕來。左貴他們也不拒絕,有錢的就收錢,沒錢的,拿些凳子、舊衣服等東西來抵藥錢,看著價錢差不多,也就都收下了。對幾個房屋被燒個精光,一點東西都沒救出來的受傷百姓,便在欠賬本上賒賬,也給治療。沒有一個因為沒錢或者錢不夠推出門去的。

十幾個病人瞧病,有得兩人忙的,幸虧有白芷寒打下手,一直忙到下午時分,連飯都顧不上吃。這才把這些傷員都處理完送走了。

一家人正喘了口氣,準備吃飯的時候,忽聽得人聲嘈雜,來了幾個頭破血流的**,當先一個身穿錦袍的中年**,額頭上一道血槽,鮮血不停流淌,滿臉滿身都是。另一個,鼻孔流血,門牙都掉了兩顆,還有一個,卻是手臂被擰脫臼了,不停慘叫。另有一個老婦,是人背著送來的,身子干瘦,臉上卻腫得像豬頭,眼睛都瞇成一條縫了,不停地**。

外面的雪雨比先前還要大了些,這些人都沒有帶雨具,淋得一身澆濕,渾身簌簌發抖。

梁氏忙端了一個火盆出來,放在大堂里,用柴火生爐子給他們烤火。左少陽和左貴兩人忙著給這幾人治傷止血,左少陽問:“你們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

這些人圍在火爐邊,那頭破血流的漢子道:“是被官兵打的”

左少陽吃了一驚:“官兵為什么要打你們?”

“衙門旁邊‘余記玉器行’今天中午開粥廠賑濟災民,我們也去排隊了,結果有些個災民插隊,我們就起哄讓他們走,兩下就推攘起來,一邊維持秩序的官兵不問青紅皂白,也不關誰對誰錯,拿著棍子就亂打,好些個人都被打傷了。聽說您們貴芝堂治傷便宜又好,離衙門也近,所以就來了。您趕緊幫我包包,我還得去排隊等粥呢”

這余記玉器行的掌柜姓余,左少陽記得自己穿越過來的時候,救治那死胎不下的產婦,得了一枚手鐲,當時母親拿去典當變賣,都只肯出價兩千五百文,是這余掌柜,出價兩千七百文,也算是幫了他們一個小忙,所以記得。現在聽說全城糧荒,災民中已經有餓死者。這種情況下,余掌柜能把自家糧食拿出來開粥廠接濟這些災民,需要極大的勇氣的膽量,極大的愛心才行,不覺心中十分佩服。

他見這頭破血流的中年**身穿錦袍,而且是內襯絲棉的,看樣子不像是逃難的災民,一邊幫這人清洗傷口,上藥止血包扎,一邊隨口問道:“這位大哥,你是逃難進城的災民嗎?是那個村來的呀?”

那**苦笑道:“我不是災民,我就住在城里,衙門下面那條街上,離你們這不遠,所以我知道你這藥鋪啊。”

“哦?你是城里人?”

“是,我開了個綢緞鋪。”

左少陽奇道:“原來是綢緞鋪的掌柜啊,你既然是城里人,余掌柜開粥廠賑濟的是外地逃難來的災民,你怎么也去災民排隊領粥啊?”

**哭喪著臉道:“但凡事還有一丁點辦法,我也不去占人家災民的便宜啊我沒想到叛軍會把咱們合州包圍,更沒想到城里糧價不僅翻了十數倍,而且還沒得賣了。糧食賣斷的那天之前,我家的糧食就已經所剩無幾了,想著過兩天吃得差不多了再去買,就這一念之差,那天早上醒來,就發現全城的米面全部賣光了。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六七口人等著吃的,雖然我開得有店鋪,可開的是綢緞鋪,綾羅綢緞絲棉成衣,哪一樣能吃的?早知道我為什么不開米行呢?唉苦苦撐了這幾天,孩子餓得整天哭,嗓子都啞了,老娘都把吃的省下來給了孩子,自己都餓暈了,我實在沒轍啊,東家求西家求,親戚朋友的找遍了,沒人愿意把米面賣給我,連野菜都沒得賣。我都出到了十貫一斗米的價,人家也說自己都不夠吃不肯賣。難不成眼睜睜看著全家人餓死嗎?只能去擠這點粥了。嗚嗚嗚”

說到最后,這七尺漢子竟然抽噎著哭了起來,臉上又是血水又是淚水,看著著實讓人心酸。

左少陽問道:“大哥,你先別哭了,我問你,去領粥的人多嗎?”

“多人山人海的,把衙門四周的街都塞滿了”

“你現在去還能排得到嗎?”

那**抽噎著道:“放的粥不多,估計是排不到了,可是也得去看看啊。”

這幾個人除了那手指骨被打折的之外,其余的都是皮外傷。手臂脫臼的整復手法左少陽學過,但是沒有親身實踐過,便給他傷處涂了外用整骨麻藥,然后開始學著復位。他手法是對的,就是不熟練,失敗了好幾次,這才終于把脫臼的骨頭復原回到了位。好在使用了局部浸潤麻藥,那人痛感減輕,還能忍受,這才放心大膽試手腳。

給這幾個人治好傷之后,付了診金,左少陽道:“我跟你們去瞧瞧放粥。”

幾個傷者自然是滿口答應。左少陽要出門,白芷寒是奴婢,自然要隨身跟著。苗佩蘭也跟著一起去。

外面雨雪很大,朵朵雪花夾雜著雨絲,小街遠處都看不清人了。梁氏不知道左少陽要去做什么,左貴都沒有問,她自然也不多問,忙從里屋拿了雨傘給他們,不過家里只有兩把雨傘,還有一把的傘邊是豁了口的。兩把傘苗佩蘭和左少陽一人一把,白芷寒依舊穿他的斗笠蓑衣,那些個病患反正已經淋濕了,只要保護好傷口包扎處不濕就行了,各自遮擋著。

苗佩蘭見那老婦可憐,把手里的傘給了她打。

左少陽見狀,對苗佩蘭道:“佩蘭,你過來”

苗佩蘭以為他有話要說,忙過來,左少陽一把把她的胳膊攥住:“咱們兩共一把傘”

苗佩蘭想掙脫,可是左少陽抓得很緊,以苗佩蘭的力氣,左少陽原是抓不住的,可是,苗佩蘭沒有**掙,羞紅著臉,任由他抓著,跟著他,躲在一把雨傘里,跟著那些個人,快步往衙門奔去。

其實不用這些人帶路,沿途的熙熙攘攘往那邊跑的災民便是最好的領路人。

還沒到衙門口,便很難擠過去了。遠遠瞧去,到處都是人頭攢動。有的打著傘,有的帶著斗笠蓑衣,但是更多的人,卻是淋著雨,站在那里,只有焦急的目光望著遠方,期盼著能有一碗熱粥分到自己手里。

左少陽并不想排隊領粥,所以不再往前擠,便拉著苗佩蘭站在街邊一處關了門的店鋪前的石階上,抬頭望里瞧。白芷寒站在他身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