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189章 奴婢的事

第189章 奴婢的事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189章 奴婢的事

第189章奴婢的事

左少陽舉著傘繼續邁步前行,白芷寒后面冒著雪雨跟著,遙遙便能看見小閣樓了。

轉過小路一角,眼前赫然一亮,只見路邊一樹紅梅,在白雪中紅艷艷的,讓人不覺精神一振。

左少陽舉步走到梅樹下,仰頭瞧去,一陣寒風吹過,一朵梅花從枝稍跌落,飄飄落在了他的臉上,又滾落下去,輕悠悠的,掉在了他腳邊的白雪上。

左少陽低頭瞧去,便看見地上薄薄地覆蓋的一層白雪間,零零地有紅梅花瓣露了出來,有的已經被先前跑進去取東西的龍嬸踩進了泥地里。站在梅樹下,一股幽幽的清香籠罩了自己周身,沁人心脾,也不知是樹上的殘梅,還是地上零落泥地的落梅,那股子幽香讓人心神為之一清,不禁嘆道:“‘零落成泥碾作塵,唯有香如故’真的好香啊……”

左少陽對這白芷寒沒有好感,所以他也不是故意要抄襲后世詩詞,在白芷寒面前顯擺什么,只是見此景此情,隨口詠嘆兩句而已,想不到這句南宋著名詞人陸游的名句,白芷寒不可能聽見過,只覺這兩句意境高絕,哪里是普通人能吟誦出的。不覺心神一凜,好生瞧了他兩眼。

便在這時,龍嬸手里拿著一個斗笠和一件棕麻蓑衣,急急地跑了回來:“小姐……”

“站住”白芷寒急忙一擺手,“小心別踩著地上的梅花”

龍嬸急忙站住,小心避開地上落梅,來到白芷寒面前,幫她把蓑衣披上,又帶上斗笠。

左少陽撐著傘望著池塘,淡然道:“你們去取行李,我在這等你們。”

“是”白芷寒答應了,低著頭快步往小閣樓走去。

左少陽佇立荷塘邊,眺望滿園雪景,多日沉悶為之一清。他身上穿著絲棉夾袍,雖然寒風陣陣,卻也不如以前那般凍得無法忍受了。只是露在外面的手沒戴手套,很快便凍得有些僵硬,只得不停換手拿傘,把另一只手縮在袖子里暖和暖和。

好在白芷寒跟龍嬸很快拎著幾個大包裹過來了,這么快就回來,很顯然,這些包裹是事先都已經準備好了的。剛才白芷寒說的倒也不假。

白芷寒提著一個小包裹,一頭秀發上滿是白絨絨的白雪,而肩頭早已經被雪雨淋濕了,寒風中不停瑟瑟發抖。而龍嬸背上扛了一個鋪蓋卷,很大,壓得她腰都彎了。

左少陽向白芷寒伸手過去:“包裹給我吧。”

“不用,我自己拿。”

“你誤會了,”左少陽淡淡一笑,“我幫你拿這個小包裹,是讓你騰出手來幫龍嬸扛那個大包裹。——這些東西是你的,應該你自己扛。我幫你拎個小包,已經是看你可憐巴巴的份上了。”

白芷寒愣了一下,也不看他,低頭將小包裹掛在自己手臂上,走過去要接龍嬸背上的鋪蓋。

龍嬸忙道:“不用了小姐,我幫你送到藥鋪去……”

左少陽道:“不行,從剛才簽了賣身契開始,她就不再是小姐,而是我的奴婢,奴婢就要做奴婢應該做的事情,要從現在開始學會做事,而不是享受。如果奴婢自己能做的事情還要別人幫忙,尤其是讓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婦幫忙,這樣的奴婢是不稱職的。”

白芷寒輕輕咬了咬嘴唇,一把搶過龍嬸肩上的鋪蓋卷。費力地扛在肩上,這鋪蓋卷挺沉,占去了她大半個身子,一只手臂還掛著個小包裹,身子在寒風中搖搖晃晃的,看著有些滑稽,又有些凄楚。

“小姐……”龍嬸心疼之下,眼圈都紅了,話語帶著哭腔。

白芷寒勉力一笑:“我沒事,別擔心啊……”

龍嬸使勁點點頭,抹了一把眼淚,哽咽對白芷寒道:“小姐,以后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白芷寒聲音柔柔的:“知道了,以后雖只有一墻之隔,但我已經是左家的人,沒事不能過來了。老太爺,老太太就托付給你照料了。”

龍嬸點點頭,哭著握著白芷寒的手只是不肯放。

左少陽淡淡道:“你再不松手,她就撐不住了”

龍嬸趕緊放開手。白芷寒雖然背著大包裹挎著小包裹,累得不行,卻也不敢走在左少陽前面,彎著腰站在一旁等著。

左少陽跟沒看見似的,悠閑地對龍嬸道:“龍嬸,上次抬瞿老太爺回府上,用的是我們貴芝堂的小床,那是給病患診病用的,現在瞿老太爺已經轉移到他自己的床上了,這張小床就空出來了,麻煩你幫忙送過來一下,行嗎?”

龍嬸忙答應了。

左少陽這才一手撐著油紙傘,一手背在身后,嘴里哼著小曲,悠閑自得慢慢往后院門走去。

白芷寒跟在身后,龍嬸在后面哭著相送,沿著石徑一直走到后花園的后門。

到了門口,龍嬸哭道:“小姐,要照顧好自己啊……”

白芷寒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眼冒金星,哪顧得上回頭說話,連點頭的力氣都沒有了,深一腳淺一腳,扭扭拐拐跟著左少陽穿過小巷,進了貴芝堂藥鋪后門。

苗佩蘭見他們回來,急忙過來接過白芷寒背上的鋪蓋,放在藥柜前的地上,白芷寒差點沒軟倒,站在那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左少陽淡淡一笑:“怎么樣?奴婢的日子沒你想象那么愜意吧?”

白芷寒只是喘著氣,哪還有力氣說話。梁氏很是不好意思,埋怨地瞪了左少陽一眼:“忠兒,你咋也不幫白姑娘拿一下,空著手看著,真是的”

“我幫了,讓她把包裹給我,是她自己不要幫的。”

白芷寒終于喘過氣來了,苦澀一笑,對梁氏道:“太太,我沒事,以后叫我芷兒吧,姑娘之稱不敢當的,——我以后做什么?做飯、洗衣、縫紉、織布我都會。”

一旁左少陽笑道:“那么能干?那以后就挑水吧,每天挑三十挑水,水缸裝不下,就倒進后巷水井里,那口水井枯了很久了。正好灌水。”

白芷寒臉都白了,她最擅長的是女紅,烹調也不錯,洗衣做飯啥的也常做,但是挑水這樣的重體力活,她幾乎沒做過,剛才那卷鋪蓋其實不是很重,她都已經累得快趴下了了,要她每天挑三十挑水倒在枯井里,這不是存心活活把她累死嗎?

梁氏瞪了左少陽一眼:“少胡說”對白芷寒笑道:“不用,忠兒是開玩笑逗你玩的。”轉身問左貴道:“老爺,讓白姑娘,啊不,芷兒以后做什么呢?”

“賣身契上寫得很明白啊,給忠兒為妻為妾為奴均可,自然是照料忠兒了。就做忠兒的貼身丫鬟兼藥童好了。——芷兒,以后你就專門負責照顧忠兒,挑水之類的粗活你不要干。這住嘛……,就跟忠兒一起住炮制房里。苗姑娘的兩個弟弟反正只是臨時借住,就搬出來暫時住在大堂里吧。”

兩個小男孩當然無所謂住在哪里,趕緊答應了。跑進炮制房,把鋪蓋卷都抱了出來,放在大堂墻角。苗佩蘭鋪蓋放在這覺得礙眼,又幫他們把鋪蓋卷拿到廚房角落,跟自己的鋪蓋放在一起,說了晚上要休息時,再抱出來。

左貴已經說明了,白芷寒以后就是左少陽的貼身女婢,那自然要跟左少陽住在一起。白芷寒低聲答應,要去抱鋪蓋卷,苗佩蘭要過來幫忙,白芷寒抓住包裹不放,一個勁搖頭說不用了,強撐著往屋里提。左少陽沖著苗佩蘭搖頭,苗佩蘭也只能作罷。

父親安排白芷寒跟自己住在一個屋里,這讓左少陽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想想紅樓夢里賈寶玉的幾個貼身丫鬟,也都是跟他睡在一個屋里的,貼身丫鬟應該都是這樣吧。再說了,家里也的確沒有更多的空房讓她獨自一個人睡,只得跟進炮制房,對白芷寒道:“我睡在閣樓上,你就在下面灶臺前的平地上打地鋪好了。炮制房平日要炮制藥材,所以你只能麻煩一點,白天把鋪蓋卷收起來,晚上再展開睡。”

“是”白芷寒垂目應聲把鋪蓋卷和小包裹整齊地碼在墻角。

這時,龍嬸和瞿夫人兩人抬著小木床來到了貴芝堂,放在了原來的地方,兩人又拉著白芷寒的手哭著說話。

正說著,店鋪來了十幾個病患,大多是燒傷和摔傷骨折的百姓。大堂里便滿滿的都是人了,龍嬸和瞿夫人這才告辭走了。

這些歌病人男女都有,那些個年輕男病患一見到白芷寒,柳眉如煙,眸燦若星,桃腮杏面,牙如碎玉,嘴唇嬌紅,膚如凝脂,月白長裙罩著婀娜嬌軀,妍姿俏麗,說不出的千嬌百媚,道不盡的萬般柔情。不禁都看傻了,直勾勾瞧著,連眼珠都不會動了。

年長一點的老者定眼看了好幾眼,又覺得這樣瞅著人家閨女不合適,老臉紅著低頭,不時假裝說話看大堂的布局,偷偷拿眼去瞅白芷寒。年輕小媳婦眼神中又是羨慕,又是幾分妒忌。年老的婦人,則翻著眼皮低聲嘟噥著:“我年輕的時候,比她美多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