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目錄 >> 尾聲(4)

尾聲(4)

作者:更俗  分類: 都市 | 商戰風云官路 | 商途 | 官商 | 官路 | 商途 | 官商 | 張恪 | 更俗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官路商途 尾聲(4)

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身子一歪就在**睡著了,感覺有柔軟的物體在輕觸他的嘴唇,睜開眼,天已經亮了,李馨予那清澈的眼眸子就在眼前,她看見張恪醒來,也沒有驚羞的躲開,而是凝望著他的眼睛諾道:“**著你,感覺到心里的陰霾都消散干凈了……”

張恪捧著馨予的臉,在她柔軟之極的**上輕輕的親了一口,樓下客廳里傳來肖晉成、張亞平說話的聲音,張恪坐起來,也沒有洗漱就先走出房間,站在二樓的走廊上,看著樓下客廳沙發上坐著肖、張二人,問道:“大清早,怎么這么早就過來了?”“十點鐘了,天陰著,馬上要下暴雨,看窗外看不出時間來……”肖晉成亮了亮手腕上的表,問道“你下午就要離開漢城?”

“……”張恪見窗外光線這么暗,還以為剛天亮呢,沒想到已經是十點鐘,這些天為馨予的事情,一直都沒有睡踏實,昨天算是睡得最沉的一覺,也沒有做什么夢,又問傅俊“下午就有去珀斯的航班?

“先去悉尼,從悉尼轉珀斯……”傅俊說道。”我先回建鄴了”,杜飛在樓下抬頭說道“還有一攤子事情。

張恪想起還有一攤事情等著自己去處理,建鄴市委書記的人選隨時都會確定下來,海粟科技的事情,要不要在幕后推一把,結果可能完全不一樣,但是必須要陪馨予先去珀斯。

漢城的深秋已有幾分寒意了,南半球的珀斯卻恰是春季,略有干燥,卻要比**壓得人喘不氣來的漢城讓人感覺舒服。

翟丹青跟衛蘭趕到機場來接機,漢城發生的什么事情,她們也都知道;馨予在脖子上扎了一條色彩明麗的絲巾來遮掩脖子古的淤傷。不管怎么說,大家彼此間都有些拘謹跟小心翼翼,馨予不知道丹青、衛蘭會不會真正的愿意她留在珀斯,丹青與衛蘭也不清楚馨予心里還有多少陰影沒傘消散,怕說錯話刺激到她。這樣的小心翼翼維持到張恪、翟丹青、衛蘭還有李馨予四個人一起吃晚飯時就完全消散了。在吃晚飯時,李馨予不經意將桌上的胡椒粉瓶碰倒,鼻子給撲出來的胡椒粉刺激到,打了一個噴嚏,結果將胸前兩粒衫衣扣子繃掉,一粒打中張恪的臉,一粒落在張恪的湯碗里,就這樣,李馨予先雙手捧住胸部不好意思的笑蹲到地上。

入秋后的橡樹葉仿佛給一把火點燃似的,站在燕歸湖山北崖眺望去,燕歸湖北岸的橡樹園就像橙紅色的海洋,漸次金色的楓樹葉,給這片海洋增添了更豐富的色彩,這是建鄴最美麗的秋季風景。

“四年前,我剛到建鄴時,也曾站在這里看山下,那時可沒有什么風景好看,湖水黃綠,泛著白沫,雜駁的民居跟工廠,還有兩根突兀而起的大煙囪整天噴著黑煙,那時就有整治市容的決心,然而知易行艱,牽涉糾纏繁雜,才知道這個決心不好下,矛盾重重啊”,羅君叉腰站在北崖前,感慨萬千“錦湖進入建鄴之后,這種種矛盾倒迎刃而解了……在四年與卜,我是無法想象眼前的美景了,真叫人舍不得離開。”……”張恪笑了起來,他從珀斯回來之后,中央對建鄴的調整動作加快了許多,羅君還能留在建鄴的日子掰手指頭都能數了。”眼前的美景也未必舍得羅書記離開啊。”王維均笑道。

羅君回頭朝王維均搖頭笑了笑,說道:“你能留在建鄴,還能繼續為這座城市奮斗,就奚落我這個即將離開建鄴了的”又拘了拍姚文盛的肩膀“你們要好好的為這座城市努力。我們比絕大多數人幸福的,人生百年,我們總能留下些痕跡來,這一點真是彌足珍貴啊;這個也是有些人始終理解不了的。”張恪笑了笑,知道羅君話里有些人是指肖明建、胡宗慶這些人。”你要不要見一見董簡年?”羅君突然跟張恪提起這個話題來。”也不差這幾天了”,張恪沉吟片刻,說道“也擔心董簡年未必愿意見我。”

羅君離開建鄴后,錦湖是無法要求或拒絕誰來建鄴頂替羅君的位子的。雖然還沒有肯定的消息,但是董簡年到建鄴來頂替羅君的可能性最大。羅君也是怕張恪年輕氣盛,他心里清楚,國內的官員里,能有徐學平、李遠湖等人氣度的,實在不多。董簡年跟江敏之關系密切,錦湖此時即使與江敏之仍然保持著表面上和平共處的關系,內里其實頗為緊張,要是董簡年真要建鄴來擔任市委書他要是和他聯合起來,是有能力壓制的。關鍵這時候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將肖明建踢出建鄴去,江敏之、董簡年再加肖明建、胡宗慶,這個局面對錦湖來說夠惡劣、夠頭疼的。

羅君想想張恪的顧慮也有幾分道理,董簡年對東海的底細應該十分了解,也許他會覺得與錦湖交好無法給他帶去更實質的好處,自然對錦湖的態度就冷淡一一董簡年在這方面的風評不是很好,要是能有選擇,羅君不會希望是董簡年到建鄴來頂替自己的位子。

在山間稍坐片刻,羅君與王維均坐車離去,羅君、王維均走后,姚文盛看了看表,說道:“易馨的飛機應該降落了,我答應要去機場接她……你還有什么事情要處理?”我陪你去機場,這樣顯得有誠意一些。”張恪笑眷說。

在張恪前往漢城再飛往珀斯期間,姚文盛與易馨回北京將婚禮辦了。雖然顧易兩家都有意簡辦,但是張恪本來是必邀的嘉賓,還答應做姚文盛的伴郎,奈何當中冒出這檔子事來缺了席,還是蒙樂緊急頂替了他伴郎的位子。

張恪給別人的解釋走到韓國參與液晶業務的收購談判,百忙之中抽不出時間去參加姚文盛跟易馨的婚禮,這個解釋在別人看來就比較牽強,不過姚文盛跟易馨兩人能知道一些事情,也就沒有什么抱怨的。趕著張恪四建鄴,湊著易馨這趟航班要在建鄴停留兩天,他們倆決定今天在建鄴補辦幾桌酒席,建鄴這邊也有許多人沒能去北京參加他們的婚禮。

抬頭看了看山崖尖JL的斜陽,在酒席開始之前,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張恪便陪姚文盛一起去機場接易馨,下了燕歸山,趕巧孫靜檬打電話過來找他,便帶著她一起去機場接人。”易姐應該慶幸了,幸虧是我這個伴郎缺了席,要是新鯡)缺了席,可有你哭的……”從機場出來,張恪在車里跟易馨開玩笑。

“伴郎都能有替補的,新郎的替補人選更多,他有種就缺席√含老娘看看?”易馨不屑的瞥了姚文盛一眼,又問張恪“聽我飛韓國的同事說r,韓國那幾天的報道真是熱鬧,什么韓國國民之花啦,什么中國情人啦,比瓊瑤小說都要精彩紛呈……我還特意讓同事給我帶來幾份韓國英文版報紙,你要不要看?”

張恪就知道娘們不能得罪,看著孫靜檬轉過身去要拿報紙看,他聳聳肩,蜷在座位里再不吭聲。

易馨顯然不想放過張恪,頭湊到前面來問:“你那幾天也在韓國,有什么比媒體報道更詳細的內容要跟我們炫耀不?你離開韓國后,怎么又突然直接擊西溴洲了?要是涉及到錦湖的商業機密,那就當我沒有問過。

“應該沒什么不能說的秘密吧?”孫靜檬歪著腦袋盯著張恪看“要是做賊心夯,那就算了。”

聽著孫靜檬說這話,易馨在后排大聲的笑起來。

張恪只覺得背脊嗖嗖的發寒,他將李馨予安頓在珀斯的事情,還沒有跟別人交待。這個也不好主動交待,想著拖一天是一天,但是大家的嗅覺都是敏銳的,不要說孫靜檬了,就連易馨這個局外人都曉得不對勁。

手機適時的響了起來,張恪舒了一口氣,心想真是救了老命,不然孫靜檬那看似甜蜜、暗藏殺機的眼神就得讓他窒息了。

張恪掏出手機,見時學斌的電話,未免有些失望,他不覺得這當兒時學斌的電話能幫他解什么圍,身子朝邊上轉了轉,做出一副這是很重要電話的樣子。”有什么事情,這時候找我?”張恪問道,心里卻想:什么事情,不能等他到酒店再說?姚文盛也有邀請時學斌跟他的小女友。

“剛才王海粟打我的手機,我剛接通電話還沒有說話,電話就給掛了,打回去,他的手機也就響了一聲就給掐斷了……我覺得事情有些蹊蹺。”時學斌在電話那頭說道。

王海粟不甘心給嚴文個林雪當成可拋棄的棋子利用,曾私下跟張恪見面求援,張恪未曾答應過他什么,不過還是讓時學斌跟他保持聯絡,畢竟能使嚴文個林雪等人不自在也是張恪高興做的。

即使沒有跟王海粟直接聯系,也能想象他運段時間會為了自己能脫責而拼命的搜集嚴文個林雪等人的罪證,要是他的舉動給嚴文個林雪察覺到異常,后果自然不難想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官路商途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