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目錄 >> 尾聲(3)

尾聲(3)

作者:更俗  分類: 都市 | 商戰風云官路 | 商途 | 官商 | 官路 | 商途 | 官商 | 張恪 | 更俗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官路商途 尾聲(3)

“叮鈴鈴……”桌上的電話突然響起來,像幽深夜里突從窗外探進來的女鬼頭,女助手給嚇了一跳,差點要叫起來,她下意識的覺得這通電話會帶來不詳的消息,猛的將話筒抓起來,聽著對方急促而結巴的話,猛然跳起來,抓著話筒推開門,朝李健熙說道:“會長,小姐她……”又將電話帶摔到地板土,砸出很大的響聲,門外的保鏢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沖了進來。李健熙臉色凝重而蒼白拿著話筒,看見保鏢沖進來,吩咐道:“準備車“馨予怎么了?”張恪看著李健熙跟他女助手的神情,有不詳的預感,心里異常的苦澀。

李健熙沒有吭聲,抓起衣服就往外走,已經有車停在門前,他跟他的女助手鉆了進去,保鏢阻止張恪跟過去。車子將啟動,車門又打開來,李健熙的女助手走出來,跟張恪說道:“漢南洞香娘廟公寓,小姐今天夜里住在那里……本來是明天早上的飛機飛東京!”

張恪隔著車窗看見李健熙眼神里悲傷的神色,心頭一顫,難道這就是最壞的結果!一股難以自抑的悲傷涌上心頭。

即使如此時刻,李健熙仍拒絕跟自己同車,依舊在考慮可能會引起媒體的關注。

雨淅瀝嘩啦的大了起來,張恪跟在李健熙的車后,在雨中,跑到大門外。傅俊跟杜飛看著門里有車出來,而張恪又冒雨狂奔出來,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跟在那兩輛車后面,去香娘廟公寓”,張恪鉆進豐里,吩咐過司機,又凳得渾身徹寒,見傅俊跟杜飛都震驚而疑惑的看著自己,無力的說道“馨予出事了……”

傅俊與杜飛皆震驚,難以置信,數月前還溫順打招呼說秋天再見面的馨予怎么會就出事了呢?雖然張恪在到漢城之前,跟他們說起來他有這樣的預感,他們也沒有當一回事,在他們看來,馨予即使小心翼翼的活著,她也是快樂的。

司機開車跟在前面兩車疾馳的林肯之后,雨越下越大,砸在車頂蓬,噼哩叭啦的響,道路上彌漫著一種讓人悲傷且絕望的氣息,閃爍的車光、桔紅的路燈以及從住宅寫字樓傾泄而出來的燈光讓濕漉漉的黑暗路面反射著慘白的反光。

香娘廟公寓眨眼就到,張恪跟在李健熙后面乘上電梯,在公寓門口的樓道看到捂臉而哭的樸貞兒,還幾名保鏢垂頭喪氣的站在門外。

樸貞兒看見張恪過來,哭泣道:“接到你的電話,我猶豫了很久才過來看馨予,我真不該那么猶豫……”聽了樸貞兒的話,張恪要沖進去公寓里去,卻給兩名保鏢擋住去路。“他是馨予絡朋友!”樸貞兒對與保鏢大叫“你們這些死人,滾開!”李健熙的女助手走出來,讓保鏢們松開手,對張恪說道:“會長請你進去。”

張恪跟著李健熙女助手走進,看見奢華的客廳里沙發上站著兩個穿白大褂的醫生,正趴在茶幾上簽什么字,張恪進來時,他們都回頭看了一眼。李健熙臉色悲傷而沉重,他旁邊地上坐著一個默默流淚的韓國婦女,李健熙看了一眼臥室,讓張恪自己走進去。

走進臥室,李馨予身子裹著毯子,水濕漉漉的滲出來,頭發也是濕的,在燈光下顯得蒼白的脖子上露出紫紅色的勒痕,張恪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出來。“你怎么哭與上?”“就擔心你會做傻事!”張恪抹著眼淚,還是止不住。“你坐過來,我幫你擦掉。”張恪坐過來,讓馨予伸手將自己臉頰上的淚水擦掉。

李馨予掙扎著要坐起來,脖子給勒的地方痛得厲害。張恪便將臉伸過來,淚水滴在她脖子的淤痕上。

“好了,不要哭了”,李馨予伸手摸著張恪的臉“感覺要死了,滿腦子都是你,之后貞兒就沖了進來……因為滿腦子都是你,覺得不應該去死啊,我都想從浴缸里爬起來了,看你們大驚小怪的。”

看著李馨予柔弱之極的臉,聽著她輕描淡寫的語氣,張恪心里既痛又憐惜,伸手在她脖子的淤痕上,輕輕的摸了摸,問道:“疼嗎?”“不疼了。”李馨予說道,可是她臉微扭動起,眉頭還是痛得皺起來,她又勉強的給張恪一個燦爛的笑容……

張恪陪李馨予在房間里說著話,過了許久,房門給人推開,張恪回頭看了看,李健熙夫婦走了進來,李馨予別過臉去。

看著馨予別過臉去,李健熙微微一嘆,他也沒有看張恪,眼睛看著女兒脖子觸目驚心的勒痕,過了片刻,才說道:“我不強求你去東京,唯一的要求,你不能回中國去!”等了許久,見馨予始終不肯轉過臉來,他拍了拘妻子的手,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傅俊跟杜飛還有樸貞兒走了進來,傅俊跟張恪說道:“三星的李會長他們都坐車走了……”回頭看了一看客廳里每一個人心里想他剛才的話算是交代吧。

“問過醫生了,脖子上的淤痕過幾天會自然消掉,不用太擔心,也可以用些藥膏,醫生留下藥方了,我讓人去買了”,傅俊站起來那里說道“……”后面的話,他沒有說,張恪也明白,李馨予無論是留在韓國還是去中國,影響都會非常的大,如何安頓李馨予,要張恪拿主意。“爸爸把什么都獻給三星了,我也不能怪他,只怪自己不夠堅強。”李馨予這才幽幽的說了一句話,忍著痛坐起來。

“先回酒店吧。”張恪說道,這次鬧出這么大的輿論風波,李馨予在漢城的住所已經是媒體記者最關注的對象,這里也只是暫時沒有暴露而已,他在漢城中心區入住的酒店套房,有從停車場直達的專用電梯,可以不用擔心會被媒體記者追蹤,此時對李馨予最重要的是一個不被打擾的環境。

讓李馨予坐在那里指點,張恪與樸貞兒將她的私人物品以及各類證件等收拾到一個拉桿箱里,又讓樸貞兒在房間里幫馨予換了身干凈的衣裳,就坐車返回酒店。

到酒店后,樸貞兒接到一通電話,說是她停在香娘廟公寓外的車給記者發現了,救護車以及四部高級豪華豐隨后出現香娘廟公寓的事情,同樣引起記者的注意,只要記者追查下去,就會有更多的蛛絲馬腳暴光,怕是明天又會有大新聞爆出。

媒體追蹤不到李馨予回韓國后的蹤跡,樸貞兒成了記者重點盯梢的對象,為免生出更多的是非,樸貞兒趁媒體還沒有追蹤到酒店之前就先告辭離開了,即使她對馨予的狀況還不放心。

記者總是防不勝防,特別是有些媒體對李馨予的生活近照開價超過三千萬韓元,露出一些蛛絲馬腳,誰知道會有多少記者蜂擁而至?張恪也不能確信他們最后離開公寓時有沒有給記者發現,當務之急就是讓李馨予先離開漢城,離開這個她一出現在公眾視野里就會給強烈關注的城市。

除了漢城,東京、建鄴是她熟悉的另外兩個城市,李健熙臨走之前仍然擔心媒體對馨予及其中國情人事件的關注會對三星造成嚴重的干擾,言明反對馨予去中國;事實上,東京跟建鄴一樣,馨予去東京也會受到媒體的關注,再說馨子對東京也沒有期待。

張恪頭疼得很,想開口問馨予她喜歡哪座城市?事實上她喜歡哪座城市倒是其次,關鍵要有人能照顧到她,不能將她孤零零的再丟在一個地方了;又覺得這時候問她這個問題,略有些殘酷了,還是等找個合逗的時機再談這個問題。涂抹淤傷的藥膏送過來,張恪拿過去,親自哈哈馨予抹在脖子的淤痕上。

過了片刻,傅俊敲門進來,張恪看他手里拿著手機,說道:“還有什么事情,不是讓你說我睡了嗎?”“翟總從珀斯打來的電話……”傅俊說道“說等你方便時回個電話過去。”“……”張恪看了一眼他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心里疑惑丹青為什么不直接打他的手機。“翟總問了一些在漢城發生的事情……”傅俊解釋道。

“噥,我這就給她打電話”,張恪心想丹青不會嗅到什么吃飛醋來了吧?看著傅俊先出來,拿起沙發上的電話,覺得頭痛得緊,這個電話卻不得不打。

“擔心我跟你一哭二鬧三上吊不?”翟丹青在電話那頭輕聲說道“早就覺得你去漢城不對勁,知道你不會跟我說實話,我就先打電話給傅俊了。把人送珀斯來吧……要不,我來跟馨予說。”

張恪覺得柔情在胸間溢開,珀斯是合適的地方,珀斯除了礦業,跟外界的牽涉極小,媒體與民眾對錦湖、對三星的關注度都不甚高,再一個,馨予跟丹青、衛蘭都不算陌生,她吉那里,不會寂寞,但是丹青不主動提,他不能將馨予往哪里送。

李馨予疑惑的看著張恪將手機遞過自己,接過手機,跟丹青在電話里說了一會兒話,臨了問丹青要不要跟張恪再聊幾句,丹青在那頭干脆利落的掛了電話,馨予抬起頭跟張恪說道:“送我去珀斯吧。”

“嗯”,張恪點點頭,有丹青照顧她,相信她能很快走過陰影,說道“我馬上讓人安排,我們一起去珀斯……”又問道“夜里要不要我在這里陪你?”拍了拍大腿“讓你枕著睡。”

“嗯。”李馨予點點頭,眼眸清澈,窗外的雨還在淅淅瀝瀝的下著,房間是在兩百八十米的空中,經過窗外的雨,還要過好幾秒鐘才能落到地面上,張恪將鞋子脫掉,靠著銅質皮墊的床頭坐著,讓李馨予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手摟著自己的腰安心而睡,她的容顏在幽暗的光城里是那樣的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官路商途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