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狩魔手記  >>  目錄 >> 章四十一 難覓歸途 四

章四十一 難覓歸途 四

作者:煙雨江南  分類: 歷史 | 異術超能 | 狩魔 | 煙雨江南 | 塵緣 | 褻瀆 | 煙雨江南 | 狩魔手記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狩魔手記 章四十一 難覓歸途 四

章四十一難覓歸途四

章四十一難覓歸途四

章四十一難覓歸途四

雪不知何時醒來。(請記住我知道過去了多久,天又已經黑了。山洞中梅迪爾麗和蘇已經不在了,只有遍布洞壁和地面的裂隙顯示著他們曾經存在的痕跡。一想到梅迪爾麗和父體,雪立刻驚醒過來,把所有的昏昏欲睡都驅逐到九宵云外。這時,一條新的訊息又從她的意識深處浮現,那是海倫留給她的第二個任務,也是最后一個任務。

雪翻身而起,節肢在洞壁上劃出道道火花,如箭般沖出山洞,消逝在茫茫夜色中。

在東海岸,昔日的龍城早已不復存在,甚至連高過三米的建筑都看不到了。整個城市都在極高的溫度下被融化,強烈的沖擊波更是足以撕碎最堅固的合金。昔日人類復興文明的中心,改造核冬天的前沿陣地,龍城,已經變成一片巨大的圓型淺坑。坑底鋪著一層黑色晶化的混合物質,層層波浪型的向坑緣延伸著。這是無比巨大的蹤跡,人類站在它的邊緣時根本就會被忽略。即使在太空中,若沒有輻射云層的遮擋,也可以憑借肉眼輕而易舉地看到大陸上這塊醒目的傷疤。如此傷疤,依稀可以回想當日是怎樣慘烈的滅世災難。

而在傷疤的邊緣,正站著一小群人。為首的是奧貝雷恩、帕瑟芬妮和艾琳娜,而他們身后跟著四名身經百戰的鐵血戰士,個個能力超過了七階。奧貝雷恩的臉色蒼白,臉上已經留起了略顯凌亂的絡腮胡子,戰爭、硝煙和傷痛在他那張原本陽光的臉上刻下了許多痕跡。盡管相隔還不到三年,卻足夠把往日的陽光少年變成今天滄桑深沉的棱角男人。

他們已經站到了坑緣,面前是一道五米多高由黑色晶質構成凝固浪墻。只要躍上去,就可以看到巨災留下的全部痕跡。

奧貝雷恩一揮手,攔住了想要向前的艾琳娜和帕瑟芬妮,然后自己躍上了晶墻。他一向如此,但凡有危險的事情,總會沖在最前方。

看清被晶墻遮擋住的傷痕時,即使是奧貝雷恩,也不禁為之屏住呼吸!艾琳娜和帕瑟芬妮先后躍上了晶墻,她們同樣為這超乎想象的巨大傷痕所震驚,一時失聲。這該是怎樣巨大的爆炸,才能留下如此傷痕?

他們都是超卓的能力者,早在爆炸發生的當日就有所感覺,更是感知到了遠方震動所傳遞的可怕信息。那是兩個超級生命間的決戰,史無前例的巨大爆炸就是這場戰斗留下的痕跡。只看遺跡就可知道,如果發生戰斗的兩個超級生命中有一個幸存下來的話,那么這顆星球上根本沒有人會是它的對手。更讓人惴惴不安的是,沒有人知道兩個超級生命的真實面目。

那時艾琳娜曾經脫口而出“會不會是蘇?”,只是立刻為帕瑟芬妮反駁和制止。如果真的是蘇,那么他很可能兇多吉少。而就算他活了下來,如此巨大的力量差距會讓每個人類都產生劇烈的不安,從而招致一些本不該發生的事端。縱觀人類的歷史,從來不缺乏消滅異類或者是過于強大個體的例子。因為將來可能產生威脅而殺人的事例,更是多如繁星。

幸運的是,因為帕瑟芬妮的突然不適,亞瑟家族前往龍城的隊伍多停留了一晚。然后就是在第二晚發生的大爆炸。如果不是停留一夜,那么大爆炸發生時車隊應該接近龍城的外圍。看到爆炸遺跡的人們都在不停地留著冷汗,只看痕跡,就可以知道一旦進入爆炸范圍,沒有一個人能夠生存,就連奧貝雷恩都不例外!

也許,這是帕瑟芬妮超越幸運能力的再一次體現,不然難以解釋她突然的不適。

大爆炸發生后,奧貝雷恩即刻讓車隊停在原地,自已帶著隊伍中最精銳的幾個人先行前往爆炸發生地偵察。

就在三個人震驚和暗自慶幸時,艾琳娜忽然發現遠方晶墻上有一個小點正在飛速移動著,而且正向他們這個方向奔來。她敏銳的戰斗直覺立刻察覺這個小家伙體型雖小,卻有著和體型絕不相稱的威懾感,多半就是已經為能力者們所熟知的超級生命。在這個時候,在戰后遺跡上出現的超級生命,會不會跟當日交戰一方有關?

強烈的危險感覺讓艾琳娜的頭發都飛舞起來,幾乎失手要不顧一切的發動攻擊。她的手剛剛抬起,就被帕瑟芬妮按住,后者說:“先別急著動手,我感覺得到,它身上帶著某種很熟悉的味道。讓我想想…….是海倫!”

失聲驚呼出海倫后,帕瑟芬妮即刻沖了出去。倒是把雪嚇了一跳,鋒利的節肢狠狠釘入晶質,劃出八道深深刻痕,這樣也沖出好幾米才把自己剎住。帕瑟芬妮也停住,神色復雜地看著雪。她從雪身上可以清晰地嗅到海倫和蘇的氣息,而雪的外形更是驗證了她的想法。雖然她已把往昔的記憶抹去,但是一看到雪,立刻想起了忍痛放棄的孩子。那個孩子,剛生下來不久,不也是類似的樣子嗎?現在的帕瑟芬妮已經領會到了不少只屬于超級生命的審美感覺,當然看出雪的不凡,也知道自己當年的孩子其實降生時就已是超級生命。她知道自己只是普通的女人,雖然在人類中稱得上驚才絕艷,但那只是和人類相比而已。

其實看到雪的時候,帕瑟芬妮的心情也有小小的復雜。蘇和海倫,又是什么時候走在了一起,才會有了雪的出現?

雪同樣在觀察著帕瑟芬妮,她知道這個女人是媽媽生前最要好的朋友,因此有種難以形容的親切感。在媽媽離去后,雪從帕瑟芬妮身上感覺到了親切的味道,因此很有一種依賴的沖動。不過,雪知道自己的外形會讓普通人類畏懼,因此只能把依賴深藏在心底。

雪也看到了奧貝雷恩和艾琳娜。媽媽留下的訊息,正是要給這三個人的。

“媽媽讓我把這段信息帶給你們。”雪說。

“是海倫?她想說什么?”帕瑟芬妮有些急切地問。而奧貝雷恩和艾琳娜則沉默地在一旁看著,暗自依然在戒備。雪的身上有種淡淡的氣息,讓他們感覺到如芒刺在背,分毫不敢放松。而且小家伙那兩片刀鋒明顯可以輕易把他們剖為幾片,不要說刀鋒,就是根根節肢,既然可以輕松插入堅硬的晶質,那插入他們兩個類法術能力者并不強大的也不會多么困難。

雪伏在地上,復眼開始射出光芒。不過這一次它并沒有昏睡,顯然海倫留下的這段信息并不打算避開它,另外海倫也對這三個人中至少某一個人不放心,不愿意讓雪失去自我防御的能力。

海倫的虛擬影像被勾勒出來,她以一貫的悅耳卻機械的聲音說:“接下來我要告訴你們的事,有關于這場戰爭的起源和超級生命們的由來。它很重要,但是你們準備怎么做,需要自己考慮和選擇。因為我也看不清今后,所以沒辦法給出我的建議。現在,讓我們從使徒和蘇說起……”

三個人默默地聽著,他們臉色平靜,內心中卻是驚濤陣陣。雖然已經是位于人類能力巔峰的強者,可是他們仍然是人類,有著屬于人類的心。雖然渴望星空,卻從未想過有一天會真的踏足某顆遙遠的星球。他們未曾想到的是,在戰爭發生前的某一刻,這顆平凡普通的小小星球,竟然突然成為世界的中心。

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面,卻是每個人都會有屬于自己的看法,而且他們都是極聰明的人,本心更加堅定,不會輕易為人所左右。由始至終,奧貝雷恩、艾琳娜和帕瑟芬妮都沒有互相看過,似乎都在專心傾聽著海倫留下的信息。

同一時刻,在高山之巔,蘇的意識徐徐自黑暗最深處浮出。他看到的第一束光,來自于虛空中不斷旋轉著的一個貝薩因都神文,那是起源之語,有喚醒、啟迪和引導的含義。蘇感覺到了它的溫暖和強大,更傾聽到來自神語內部的無數呼喚,于是不由自主地飄向起源之語。在接近的瞬間,起源之語忽然放射出無法形容的強烈光芒,照亮了宇宙的每一個角落!當光芒散去時,它發出的每一束光,都凝結成或大或小,或簡單或復雜的貝薩因都神語。在以億年計的時光中,無數種族、無數文明乃至無數生命的智慧與經驗,皆凝結在一枚枚貝薩因都神語中。只要擁有了它們,就等同于擁有了世界。

蘇也為之著迷。

就在他伸手想去觸摸一個貝薩因都神文時,忽然感覺到自己象是忽略了什么,于是忽然警醒!于是所有的光芒都已消失,無數貝薩因都神文則露出了虛幻的本質,它們如流星般匯聚在一起,最終構成了一幅清晰的畫面。那是荒野中的某個地方,遠方是一個人類城市的廢墟,而近景上則是某個類似于殘破的混凝土紀念碑一樣的建筑。石碑早已破損不堪,上面依稀可以看到鐫刻著密密麻麻的花紋,卻根本無法辨識那是什么文字。這塊碑,倒更象舊時代人類所謂的現代派藝術,沒有人能夠看得懂。

貝薩因都神文都是虛幻的,因為它們只有外形,內在根本沒有任何信息。而它們匯聚成的這幅畫面卻無比真實,在看到它的第一時刻,蘇就知道,這是北大陸上的某個地方,而且在他很小很小的時候,還曾經茫然在石碑旁走過。而現在,他卻可以看出石碑是有著屬于自己的生命力,那并不是石頭,而是某種生物基質!至于石碑上的花紋,則是真真切切的貝薩因都神文,描述了石碑的使用方式。

那不是石碑,而是空間傳送和跳躍的裝置,簡而言之,是改變命運的大門。

為了方便下次訪問,請牢記,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網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狩魔手記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