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狩魔手記  >>  目錄 >> 章四十 相愛 五

章四十 相愛 五

作者:煙雨江南  分類: 歷史 | 異術超能 | 狩魔 | 煙雨江南 | 塵緣 | 褻瀆 | 煙雨江南 | 狩魔手記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狩魔手記 章四十 相愛 五

章四十相愛五

“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蘇問,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問出這么個問題。

“清理使徒……”話一出口,神父就失笑,說:“這話我不用說你也會去做的。那些使徒已經開始清洗星球,而且消滅他們原本就是我們最原始的本能。另外,小心某種東西,在這里,他們管它叫做完整體。如果可能,消滅完整體甚至比清除使徒更加重要,我的直覺告訴我,完整體才是最可怕的敵人。”

“完整體……好,我知道了。還有嗎?”蘇點了點頭。神父和蘇的對話并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那樣簡單,在說到完整體里,神父其實已在這個詞語中附加了自己如知道的一切訊息。這時,他所用的也是貝薩因都神文,雖然在蘇看來,神父的神文依然簡陋。

神父的手勉強抬了起來,在空中虛點,他指尖處出現了一幅地圖,手指就點在地圖一個點:“在這里,有個叫莎莉的女孩,正在努力實現她的夢想。她不漂亮,也不強大,卻比任何人都要單純,都要天真,也都要努力。如果可能的話,給她留一塊完成要夢想的土地?哪怕你也要清洗這里,也無需在意這里的一點點人。這點生命支撐不了世界意識,而世界意識消失后,他們也生存不了多久。”

“莎莉……”蘇想起了她,想起了那個以艷舞和身體賺取金錢,以可以在龍城中多學習些東西的女孩子。那時的她,還十分年輕,以荒野的標準也是剛剛成年,卻已在一邊流淚,一邊舞蹈。

“好,我答應你。”蘇回答得沒有猶豫。

神父深深看了蘇一眼,嘆息著說:“如果不是剛剛戰斗過,我真要懷疑你是不是毀滅者了……是時候了,我也該走了。”

神父的聲音漸漸沉寂,血也不再流淌,反而從身的傷口中冒出縷縷白色的霧氣。就在霧氣中,神父的身體漸漸幻化,最終消失無跡無蹤。如果不是腳下晶化的戰場,遠方如山巒般的兩具浮屠尸體,以及空中飄浮著的、猶自驚魂未定的別爾納斯,根本看不出曾經有神父這樣一個人物出現過。

蘇站了起來,有風撲面吹來,格外蕭瑟。他舉目四顧,方才的大戰驅散了輻射云,所以天格外的高遠,顆顆繁星似在眼前,卻又極遠。在忽然變大的空間中,一個生命,如蘇,也會感覺到莫名的寂寞。

少了神父,這個世界似乎忽然變得冷了,雖然蘇和神父僅僅是第一次見面,還是在意外的情況下。依主的秩序,毀滅者和創造者就如硬幣的兩面,緊密相聯,卻永不相見。

蘇看了看手中的啟示錄,隨手翻開,每頁都有密密麻麻的披閱。風吹過,頁飛速翻動著,當風停的知道,展現在蘇面前的是罕有干凈的一頁,面只有醒目勾勒出的一句話:

“主無所不在。你想他時,他即現身。”

蘇輕輕的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在感傷著什么,只是那種莫名的感傷揮之不去。啟示錄在他的手中開始燃燒,最終連一點灰燼都沒有剩下,就如神父最終的結局。

天空的盡頭又有火花一閃,一只躲得遠遠的偵察蟲凌空爆炸,燃燒后的殘骸卻突兀地出現在蘇的面前,然后啪的一聲掉在地。蘇踢了踢這塊仍然燃燒著的金屬殘骸,臉色漸漸變得冰冷。如果不是這些使徒,他又如何會到今天這地步?如果不是他們,麗如何會死,梅迪爾麗如何會下落不明?

如果沒有他們,這個世界本來可以很寧靜。

啪!蘇重重一腳踩了機械殘骸,把它徹底碾壓壓扁。

蘇深深的吸了口氣,感覺到吸入的都是炙熱的火焰。剛剛晶化的大地還在散發著驚人的高熱,浮屠的尸體則已開始燃燒。浮屠可以忍受數萬度的高溫,要想點燃它們的身體至少需要十萬度高溫。不過從空間中吸取來的能量是如此龐大,瞬間已近幾十萬度高溫,以致于浮屠的身體都開始燃燒。炎熱遠遠傳遞開去,在燃燒尸體周圍近一公里內,都是超過千度的高溫,這是足以讓鋼鐵熔化的溫度,而且會持續近月之久。可是除了浮屠身體周圍十幾米內,晶化的大地卻沒有融化的跡象。在這種土地,哪怕是超級生命都難以生存。

天空中的別爾納斯降低了高度,垂下頭,低低吼了一聲。它在詢問接下來的動向如何,至于兩名伙伴和創造者的死,對它來說沒有太多的意義,那只是再一次的沉睡而已。和神父短暫的戰斗,卻已消耗了它大半的能量,現在能夠發揮出的戰斗力更不到平時的10。不過就這些戰斗力也足以對付百萬級別的機械蟲潮,更可以在前線指揮中起到部分主腦的作用。有浮屠的存在,生化軍團的戰斗力會直接提升一個等級。現在別爾納斯本能的希望可以去沉睡,以補充損耗的能量。現在它對于這顆看似原始的星球警覺大增,再也不肯輕視星球的生物。神父臨終前所說的完整體一詞,所包含的訊息差點讓別爾納斯躍出行星!它也不知道為什么,只是本能的感覺到某種恐怖氣息,讓它不由自主的想要遠離。

蘇向前走了幾步,周圍的景象沒有任何變化。大地晶化,空中依然是火一般的熾熱。他只覺得有一股氣盤旋郁積在胸口,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蘇早已不需要呼吸了,為什么還會有如此郁積的感覺?他自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答案。

神父和小白覺醒本能已久,卻明顯沒有做什么戰斗準備,都是事到臨頭才行爆發。他們或許有穩穩超越普通超級生命的位階,可是在能量積累儲備卻要遜色得多,更無法和奪取了羅切斯特在南大陸數十年積蓄的蘇相比。可能最讓神父沒有想到的是,蘇在超級生命的位階竟也不遜于他。

啟示錄的扉頁有一個不起眼的符號,那是一個只具備基本結構的貝薩因都神文,記載信息卻是足夠了。符號中記載的是神父歷年游歷的心得和體會。

他以普通人的身份游走大地,并以神父的身份傳播教義。這是一個偶然,神父拾獲了一本舊時代的啟示錄,卻意外地發現里面的教義和自己的感受十分契合。于是仔細研究,卻逐漸發現里面其實解釋了許多宇宙和生命的奧秘。也許只是巧合,但恰恰就發生了。于是神父試著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生活,去體會這個世界。在他的記憶中,三重角度會重合在一起,普通人的,創造者的,以及超級生命的。這讓他更加困惑,也更加的快樂。當三重視野重合在一起時,他往往會忘記自己創造者的身份,也會忘記超級生命那冰冷的本能,而是更多的以普通人的能力來生活,掙扎地活著,并且試圖給每個迷茫的普通指明方向,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方向在哪里。普通人類的身份,帶給神父的是一種全新的感覺,不用再把世界看得那樣清楚,也不會再對數十年的時間漠然忽視。

用這個世界的話說,那就是悶過幾口烈酒后的感覺。

這樣的一個人……不,是超級生命和創造者……居然就這樣度過了幾十年。在他最后的時刻,一直陪著莎莉,看著她一點一滴地實現夢想。在超級生命的眼中,這就和人類看著某只螞蟻妄想建筑一座宏偉的蟻山一樣。可是神父只是默默地支持著她,而且并沒有做很多,沒有超出一個普通人的本份。但是他同時也做了很多,比如在機械蟲潮來襲和生化軍團北時,神父都稍稍透露出了一部分屬于創造者的氣息。于是無論機械蟲潮和生化軍團,都自覺的繞開了聚居地,而不自覺。

吸收了符號內的信息,蘇卻半點高興不起來,反而胸口更加的郁悶。這種郁積幾乎無法揮去,而且越積越烈。

創造者也好,蘇也好,都是真正高階的超級生命,卻是想著一直過過普通人的生活。而比他們兩個要低階的使徒引發了一切動蕩,現在卻還活得好好的。使徒,毀了蘇所有的生活。

蘇握緊了拳,忽然怒吼一聲!

蘇的吼聲并不十分響亮,卻徹底震動了大地。波動遠遠傳開,覆蓋了整個南大陸。在大陸的各個角落,都有各式各樣的生物停止了活動,望向天空。它們都接收到了命令,而且無法拒絕。而在地下湖深處,主腦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張著,湖水水平線正在直線下降。戰爭又將開始,主腦原有的分析能力已經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它指揮百萬級別的生物軍團略顯吃力,現在三只浮屠只剩下別爾納斯,主腦的負擔因此大大增加。

在南大陸的各個角落,無數的卵成熟破裂,無數的生物痛苦嘶吼著,身體逐漸變形,成為一只只生物兵器。而更多的生物和植物則成為生物兵器的食物。

而蘇,只是站著,右眼的瞳孔中可以看到一枚淡金色符號正在快速旋轉。它不斷釋放出千的金色光點。每個光點都是一種制式生物兵器的方案。而一個方案出現后,用不了多久,大陸就會出現成千只這一類的生物兵器。

幾天之后,蘇的千萬生物軍團就會生成。到那個時候,蘇的軍團會如潮水般席卷整個北大陸。哪怕使徒們逃入大海,蘇也決定追殺到底。

這個星球不需要超級生命,更不需要使徒。而這一次,蘇不打算給使徒們再次蘇醒的機會。這看似不可能,蘇卻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一枚新的貝薩因都神文,已經清楚告訴他徹底抹除使徒的方法。

蘇遙望北方,淡淡地說:“使徒們,你們還有四天的時間,四天之后我的軍團就會成型。所以你們最好在四天之內過來殺了我。我就在這里,哪也不去!”

蘇的聲音不大,卻用了特殊方法。所有的使徒,都會從基因層面聽到蘇的決戰宣言。只是蘇不知道,在聽到他聲音的剎那,梅迪爾麗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狩魔手記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2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