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知否:我是皇太子  >>  目錄 >> 第八章 父皇的教導

第八章 父皇的教導

作者:冰霜戀舞曲  分類:  | 衍生同人 | 冰霜戀舞曲 | 知否:我是皇太子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知否:我是皇太子 第八章 父皇的教導

天佑六年七月,天氣炎熱,資善堂內放置了許多裝著冰塊的盆子,加上身后有太監為趙興煽著扇子,趙興并沒有感覺到炎熱。

“秦始皇雖然一統天下,結束戰亂,書同文車同軌,功勞甚大,然他焚書坑儒,導致無數典籍遺失損毀,橫征暴斂,大興土木,這才有了秦二世而亡,總的來說,過大于功!”

韓章從三皇五帝開始講史,至今已已經一年多了,上個月開始講秦國一統天下,一直到今日才講完,最后為秦朝的滅亡,做出了總結。

趙興暗自撇嘴,對于韓章明顯夾帶私貨的行為,很是不滿。

難怪古代除了開國皇帝外,后面的帝王很多都顯的很平庸,怕是和那些教導他們的老師不無關系。

列子·說符中云:治國之難在于知賢而不在自賢。

怕是這才是那些臣子最想要的皇帝。

秦始皇大興土木,肯定有過,修長城可以說是抵御外敵,但是阿房宮和兵馬俑的修建則完全沒必要了。

但是這不代表趙興認同韓章所說的秦始皇過大于功。

至于說秦始皇嚴刑峻法、焚書坑儒,在趙興看來并沒有什么錯。

亂世當用重典,秦始皇一統天下,紛亂數百年的天下一統,各國律法都不相同,六國貴族也不甘心被滅國。

不這么做,天下什么時候才能真正穩定下來?

而秦朝的滅亡,有著多重因素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天下統一的時間太短了,六國余孽尚在,即便胡亥不寵信趙高,天下還是會亂,只是秦朝會不會滅亡就不一定了。

不過雖然不認同,但是趙興卻什么都沒說。

這個時代儒家是主流,對于焚書坑儒的秦朝,他們自然沒有好感。

自己要是說什么,誰知道這些人背后怎么議論他。

韓章離開后,也到了散學的時間。

趙興和顧廷燁他們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學堂。

從學堂出來,一個太監就迎了上來。

“殿下,陛下召您去龍圖閣。”太監行禮道。

“知道了。”

趙興聽到父皇找他,上了步輦,往龍圖閣而去。

……

“兒臣拜見父皇!”趙興躬身行禮道。

“哈哈,福兒來了,快過來,到朕身邊做。”官家笑著招了招手。

趙興上前,來到父皇御案后,也不客氣,在他邊上坐了下來。

官家的御坐也就是俗稱的龍椅,比較寬大。

趙興再有幾個月就滿六周歲了,不過因為這兩年多一直練武,加上營養好,身子長的挺快,看著像八九歲的少年一樣。

即便如此,父子二人同坐也不顯擠。

別說趙興是皇子了,就算他被立為太子,坐龍椅也不符合規矩。

但是官家從小就抱著趙興坐龍椅,每次趙興過來的時候也讓他同坐。

有次還是當著文官的面,那個文官還說什么于禮不和,惹的官家大怒,罰了他半年俸祿。

從那以后,就沒人敢說什么了。

“父皇,您喊我來什么事?是不是打算立兒臣為太子了?”趙興笑道。

“你就這么急著搬出宮去?”官家聞言并不惱怒,反而哭笑不得的說道。

太子居東宮,這個稱呼確實是因為東宮在皇宮東面,但是東宮卻不在皇宮里。

而是和皇宮,卻由另開一門。

若是搬去東宮,也就等于出宮居住了,若是要進宮,也需要從宮門進入。

歷史上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就是在李建成進宮的路上埋伏的。

“兒臣都這么大了,再住宮里也不方便。”

其實是趙興想出宮去看看,皇宮雖大,但是他在宮里待了那么多年了,即便身體里是個成年靈魂,也待的夠夠的了。

“你才多大啊,等幾年再說。東宮那邊年久失修,回頭朕讓工部好好修繕一番,再冊封你為太子,讓你搬過去。”官家說道。

“父皇,那我明日休沐,您讓我出宮玩玩唄?都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兒臣久居深宮不知民間疾苦,以后和那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一樣?”趙興說道。

官家聞言沉吟了一會,說道:“朕可以讓你出宮,但是必須帶上足夠的護衛。”

“父皇,帶護衛沒問題,但是兒臣總不能擺著儀仗出去吧?那樣誰都知道是兒臣了,怎么看到民間疾苦?”趙興說道。

“朕會安排一部分武藝高強之人跟隨,其余人暗中保護,但是你絕對不能出城!”官家說道。

“謝父皇!”趙興聞言一喜。

汴京城那么大,他暫時也沒想著出城。

“先不說這個了,朕叫你來,是有件事問你。”官家說道。

“父皇,什么事啊?”趙興疑惑道。

“朕聽說你在資善堂,平日里只和齊家顧家那幾個小子來往,其余人都不怎么理會?”官家說道。

“父皇,那些人學識一般,只知道逢迎巴結,兒臣很不喜歡。”

趙興對于父皇知道他在資善堂的情況并不意外。

說不定他在資善堂那邊的一舉一動,說了什么,官家都一清二楚。

“福兒,對于那樣的人,你可以不喜,卻不能疏遠。奸也好,忠也罷,作為一個合格的皇帝,都要用。”官家說道。

“父皇,作為一個賢明的皇帝,不應該親賢才,遠小人么?”趙興疑惑道。

“福兒可知長江與黃河?”官家問道。

“兒臣知道。”趙興點了點頭。

“長江水清好比忠賢,而黃河水濁好比奸小,不管是長江還是黃河,都能灌溉流域的農田,缺一不可。二者不管是誰泛濫,都會成災難,都需要花大功夫治理。你明白了么?”官家淡淡道。

趙興一怔,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官家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朕當年也以為只重用賢臣,就能把天下治理好。然而推行變法之時,才發現這個想法大錯特錯。賢的也不一定忠,奸的也不一定不忠,最終還要看你怎么用人,只要能達成目的,是奸是賢并不重要。作為皇帝,不能因為個人喜好,而定親疏。”

一開始趙興只和少數幾個親近,他就得到了消息。

之所以一直沒說,是覺得趙興年紀還小,說了他也未必能理解。

而且也想看看趙興能不能自己反應過來。

然而兩年時間過去了,趙興始終沒有改變,這才親自和趙興說了這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知否:我是皇太子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