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在東京當老師!  >>  目錄 >> 第283章 鋪墊

第283章 鋪墊

作者:菜菜菜青  分類:  | 原生幻想 | 軟飯流 | 輕松 | 重生 | 菜菜菜青 | 我在東京當老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在東京當老師! 第283章 鋪墊

吉崎川同樣在夜晚中行走;

自他從白井黑子那里出來后,琴子便不再見自己,現在的自己就連琴子的具體情況都不知道。

因為是幫助自己,所以她才會落得那樣下場。

他的心中對此自然滿是憂慮,雖然在白井黑子那里得到一個似是而非的答案,但這個答案的度,吉崎川依舊無法把握。

比如究竟要做到哪種程度,才算是教化,又要在什么方面去教化?

那個似是而非的答案讓吉崎川的心中沒底,所以他來此不僅僅是憂慮比嘉琴子的傷勢,更憂慮的是那一個月的約定。

與貞子的約定,未能履約,必死無疑。

當然,吉崎川絕對沒有想到,他想著的琴子已經開始預留對付自己的后手,甚至打算帶他一起“走下去”。

上車,點火。

因為最近的奔忙,加上身份與之前不同的原因,吉崎川也添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讓他愣了愣神,因為在之前,都是琴子來接送的自己。

怎么,現在這局面就變成這樣了呢?

在某些時候,吉崎川甚至會想到如果自己沒有去貞子的老家,是否這一切就不會發生,所有都會照舊?

安培長齋不會死,琴子也不會落得這種下場。

現在看來,自己成了最受益者——之前一直想要的埼玉大學校長之位。

“吉崎川,別想那么多,接下來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雖說自己在戰斗方面的確有些不行,但是在嘴炮和教育方面,自己才是行家。

無論如何,自己都要完成貞子這個賭局!

將車開進川上富江的大別墅停車庫,隨后吉崎川從車上走了下來,四周現在對于富江她們的監視力度已經比較微弱,吉崎川只隱隱感覺周圍有三五道目光。

上樓,在路過伽椰子的房間,那邊隱隱透出光亮。

又是這么晚都沒睡——

在這時,吉崎川忽然想起了伽椰子父母葬禮的事情,這件事拖到現在已將近半年時間,在上周就說要下葬,結果又因為貞子的事情一拖再拖,之前從出租屋搬家過來,那骨灰盒也不知道丟哪里去了,大概是在地下室吧?

明天正好又是周末,干脆將這件事也辦了。

正好可以借此將伽椰子的一樁心愿了卻,說不定這樣也會影響她的性格,讓其更好,如果能這樣,對于貞子的賭注也能完成些許進度。

吉崎川倒是沒想到,死掉的伽椰子父母好像比活著更有用處。

之前也是因為他們,自己才將伽椰子從那深淵中拉出來,現在更是又能借助他們的骨灰……

這也證明了一句話,在有些時候,死人比活人更好用。

念及于此,吉崎川敲響了房門;

下一刻,屋內頓時雞飛狗跳,隨后又是急促關柜子的聲音,片刻后,前方大門方才打開一絲縫隙,因為走廊燈光昏暗的原因,吉崎川看不見對面的臉色,但卻莫名覺得她剛才可能是在劇烈運動,否則不至于略微有些喘氣;

“有些事情要跟你說一下,關于你父母葬禮……”

說著吉崎川便想要拉開門,但卻被藏在后面的伽椰子紅著臉制止;

“請就在這里說吧!老師!”

這是吉崎川第一次被伽椰子攔在屋外邊,雖然對屋里面略微有些好奇,但他還是選擇了尊重,既然不愿,那就不進了。

“你父母的事情畢竟拖得也的確有些久了,該處理的事情,還是早些處理了比較好,明天我們就將這件事辦了吧,我會去跟桃太郎先生說一下,借用一下那個地方……反正都要拆除了,想必這點小事,他應該會同意。”

因為之前伽椰子父母將房子全都給賣了,所以現在甚至就連辦葬禮的地方都找不到。

也不知道他們要是知道自己最后下場會是這樣,當初還會不會做出遺棄伽椰子的決定——

他們一直視若詛咒、災星的伽椰子,其實才是守護他們的存在。

“嗯……”

聽見老師找自己是為了這個原因后,伽椰子有些失望,但還是說道:“老師你安排就好了,我……有些困了。”

關上門,吉崎川心想隨便糊弄一下埋了算了;

可在轉角,便看見那邊的陰暗的地方有些動靜,可能是死過一次的原因,他在黑暗中也能看清東西。

富江這小子竟然一直在那墻角偷聽?

想到這里,吉崎川有些忍俊不禁,覺得富江肯定是誤解了什么東西。

她安排的房間也十分有趣,將伽椰子安排到最大也是位于最前面的房間,借口其他房間堆滿雜物,將自己安排到距離她最近的房間……

這不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么?

不過也正是這傻傻的可愛,反而讓吉崎川挺喜歡她。

“在看什么呢?”

想到這里,吉崎川并沒有裝作若無其事,而是滿臉嚴肅的看著那邊,呵斥道。

片刻后,藏匿在黑暗中的川上富江這才有些訕訕的走了出來——

“我……那個,就只是好奇嘛……”

富江之前專門去見了一趟自己的師傅,比嘉琴子,得知她沒有大事、身體也可以被修復后,心中石頭便一下子落了下來,自然也回歸了平常的她。

按照師傅的話來說,驅魔人,什么地方都可以不行,但唯獨身體,那一定是鐵打的、鋼造的。

看著后者這副模樣,吉崎川會心一笑,倒也沒有繼續為難,只是問道:“你師父現在只見你,不見我,她現在情況怎么樣?”

聞言,富江倒是樂觀;

“師傅說她沒事,肢體也冰凍了起來,等恢復一些后,便可以進行手術,只要修養一段時間就可以恢復了。”

“精神看起來怎么樣呢?”

吉崎川又問道。

“還好……吧,跟我說話都有說有笑的……”

但唯一有一點,在自己提及到吉崎川后,師傅的表情便變得有些沉重。

富江是個敏感的人,自然也能察覺自己師傅敏感的變化。

她似乎在考慮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還與吉崎川有關。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在東京當老師!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