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自爆穿越后,老朱心態崩了  >>  目錄 >> 第627章 大碴子味兒

第627章 大碴子味兒

作者:妖道本妖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腹黑 | 妖道本妖 | 大明:自爆穿越后 | 老朱心態崩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自爆穿越后,老朱心態崩了 第627章 大碴子味兒

楚澤當沒看到。

他才不想帶朱樉呢。

有個潭王朱梓就夠他受的了,再來個朱樉,他這隊伍不得雞飛狗跳?

不帶!

誰也不帶!

朱樉氣得直磨牙。

朱標道:“時辰不早了,你也起程吧,一路保重。”

“楚澤,一路保重。”

“楚澤哥哥,一路保重,早點回來。”

“嗯,咱知道了,你們也回吧。”楚澤跟大家擺了擺手,坐上馬車,晃晃悠悠地往福建方向走。

要去琉球,就得走福建泉州的刺桐港,也稱為泉州港。

泉州港素來得每朝每代帝王的重視,更是現代聯合國公認的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

但在明朝,因后期的“禁海”政策,限定了泉州港只能通往琉球,使得泉州港對外貿易受到了極大的限制。在成化之后,因市舶司移設到福州,導致泉州的來遠驛也隨同市舶司廢置。至此,泉州港的繁華,便開始沒落。

楚澤上次去福建,卻沒能到泉州港一觀,他還頗為遺憾。

沒想到,這么快就有機會體驗了。

雖然他并不是很想要這個機會。

楚澤坐在馬車里,身體歪歪斜斜地倚在軟榻上,手里捏著一卷書,就著溫暖的爐火正讀得津津有味。

忽然間,一聲響亮的馬嘶聲,突兀響起。

“吁!”

馬夫迅速勒住馬韁,正勻速行駛的馬車,忽然停下來。

到底是停得太急,馬車里的楚澤毫無防備,身體猛地往前一傾,險些直接撲火盆里去。

等馬車停穩,楚澤才手忙腳亂地爬起來,一把掀開厚厚的車簾子,黑著臉沖外面喊:“怎么回事?遇著劫道的了?慌成這樣!想把老爺咱烤成燒雞不成!”

馬夫滿臉委屈回頭,指著橫在車前的馬,以及馬身上那道戴著面紗的倩影,道:“大人,您看。”

楚澤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驚訝地挑了下眉。

“你怎么來了?”

來人沒說話,而是翻身下馬,大步朝馬車走過來。

對方的身手利落干脆,英姿勃發。

當此人走到馬車前時,在楚澤吃驚的視線中,猛地伸手一推——

哐當!

“哎喲!”楚澤被推了個倒仰,重重地摔在車板上,饒是車廂里鋪著一層厚厚的地毯,依舊摔得他眼冒金星。

他揉著摔疼的屁股,罵罵咧咧地爬起來:“星月,你到底要干什么!”

平日里古古怪怪就算了,反正沒惹大事。

可現在她跑來干什么?

還見面就推人。

這毛病很不好。

楚澤坐起來,就對上了一雙冷冽的眼。

那雙眼里毫無波瀾,只有一片幽寒,仿佛那雙眼眶里裝的不是眼珠子,而是兩枚由三九寒冰雕成的圓球,看得人渾身一涼。

楚澤堅決不承認自己有被嚇到。

他別開視線,抬手抵唇虛掩著咳了兩聲。

再開口時,楚澤的語氣好了不上一半:“星月,你來做什么?”

星月沒直接回答他,而是側頭往馬車門口看了一眼。

門口處,趙四瞪大眼睛,警惕地看著星月,旁邊的侍衛不知何時也圍了過來,他們的手握在刀柄上,目光肅殺。

“咳咳,沒事沒事,都退下吧。”楚澤讓眾人退下,又讓趙四將車簾子放下來,然后才抱著手臂,一副審問人犯的態度看著星月,“現在你可以說說,你來此的目的了吧?”

星月目光古怪地掃了楚澤兩眼,從頭到腳、從腳到頭,像是在看什么稀奇古怪的稀罕物件兒一樣,而后視線定在楚澤臉上,一開口:“朱標沒跟你說過?”

男音。

十分渾厚。

如果再加點兒粗獷,就妥妥的東北大碴子味兒了。

楚澤表情瞬間龜裂,愣在當場。

他、他剛才是把耳朵摔壞了嗎?

為什么會從這樣的大美女嘴里,聽到極具男人味兒的大碴子聲??

這就好比林黛玉倒撥垂楊柳,賈寶玉大鬧天庭一樣讓人震撼。

楚澤顫抖著手指向星月,他張了張嘴,然后果斷收回手,開始掏耳朵拍腦袋。

——肯定是他剛才不小心摔壞了,不然怎么會聽見這么離譜的聲音?

等他掏一掏,等下就好了。

楚澤嚴肅著臉,像是在進行一件極其重大的事件。

“……”星月看楚澤的眼神逐漸變得嫌棄。

他徑直走到軟榻上坐下,大敞著兩條腿,一手支在膝蓋上,目光鋒利地看著楚澤,再次開口:“別掏了,我是黎星,男的。”

就算你把耳朵掏破,我的聲音也是男的。

楚澤從黎星的語氣里,聽出了濃濃的嫌棄。

楚澤:“……”

楚澤:“!!!”

“你男的,你還跟嫣兒走這么近?!”一想到平日里兩人的親昵模樣,楚澤瞬間炸了。

黎星:“……”

黎星以為,在自己說明身份之后,楚澤最先關注的,不是自己的真實身份,就是詢問自己隱匿在他身邊用意,或者就是談一談接下來的計劃。

結果楚澤最先關注的,竟然是這個?

黎星一時無語。

他組織了一會語言,然后道:“你想多了,當時情況緊急,我不得不扮作女裝來保全性命,但我對豆芽大的小姑娘不感興趣。”

楚澤就這么看著他,即不說信,也不說不信。

黎星才不管他信不信,他拍拍身邊位置,對楚澤道:“坐下,我們聊聊。”

“可以啊。不過在聊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先交待一下,你這什么情況?”楚澤抱著手臂,走到車廂左側坐下。

這位置離黎星還挺遠,擺明了對他還有意見。

黎星只當沒看見。

他道:“我的事,你應該是知道的吧?”

楚澤點頭,然后又搖頭:“知道,但不多。說說唄,一路時間長又無聊,正好說出來讓咱解解悶。”楚澤說著,還順手敲了敲門框,示意趙四繼續趕路。

馬車繼續朝前行駛,車廂里響起略顯沉痛的聲音。

“我是琉球的太子,我爹是前任琉球王,如今琉球王的親哥哥……”

黎星的父親名為黎世興。

責任的琉球王黎世昌,本為幽王。

幽王與康誠聯手,糾集了一批大臣,竟然趁著宮宴謀反,殺害了他的父王、母后、弟弟、妹妹,還有無數忠于他們的忠臣良將。

那段時間,對黎星而言,即殘酷又血腥。

他也數次險些喪命。(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自爆穿越后,老朱心態崩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1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