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的1991  >>  目錄 >> 第21章,青春年華

第21章,青春年華

作者:三月麻竹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三月麻竹 | 我的1991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的1991 第21章,青春年華

每次月假,下面縣鎮的中班車就會提前來學校接人。

不過一中沒有。

因為盧安所在的縣鎮是二中的生源地,盡管一中比二中更好,但他們家鄉所在地的學子是沒資格進一中的。

而他之所以能來一中,一是中考成績足夠出眾,二是走了孟叔的后門。

一中在城中心,二中在城東靠近郊區,中間隔著一段距離,坐公交車大概需要半個小時的樣子。

這年頭跑前鎮的中班車少,每天回去只有三趟車,早、中、晚各一趟,要是錯過了點,那就只能等第二天。

盧安每次放月假回去,都是先坐公交車到花門,然后匯合二中的曾令波和魏方圓一起坐中班車回鎮上。

最后三人再騎自行車趕12里山路,就到家里了。

這年代,從山疙瘩里讀書來到外面的大世界,對于農民的兒子來說,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猶記得當初三人剛踏進寶慶城里時,一下車就被許多新奇的東西迷住了,城里的男人女人都好時尚,那時候覺得彌漫在城市上空的炭煙味聞起來都是別具一格的。

“花門有下的沒啊?花門有下的沒?”

就在盧安透過車窗看著外面的老街、回憶起往事時,公交車不知不覺到了花門。

他立即站起身喊:“師傅,踩一jio!”

剎!車子停了。

門一開,盧安提著包迅速下了車,張望一番,看到前面有人向自己用力招手,他立馬朝那邊快速跑了過去。

招手的人是曾令波,一見到他就在那邊跳起來大喊:

“這邊!盧安!盧安!這邊!”

盧安急匆匆跑過去,氣吁吁地問:“車呢?”

曾令波右手伸進書包里一摸,掏出一瓶可樂給他:

“車子去別處接人了,司機讓我們在這等,來,請你喝個新鮮洋玩意兒?”

盧安正好有點渴,擰開蓋子灌一大口,問:“你發財了?”

曾令波詭異地說,“發什么財,別個請我的。”

盧安一副我懂地樣子笑道:“女生?”

曾令波嘿嘿直笑:“確實是女生,但不是你想的那樣?”

兩人從小一塊耍大,玩性很投合,見對方不說,盧安就知道不是時候,所以沒往下問。

又喝了一口可樂,盧安有些后知后覺,“不對啊,怎么就你一個人,魏方圓呢?”

“盧安,你怎么才反應過來?”

“抱歉,我最近忘性有點大,她人去哪了?”

提起魏方圓,曾令波似乎有些寂寞,“人家現在成績好,在學校不怎么叼我了咯。”

盧安看了眼他,笑著說:“都是一個村里出來的,從小到大都是同學,以咱們三的交情不至于這樣。”

魏方圓和曾令波后面關系不和,前生他一直穩著沒問過,但他隱隱感覺老曾是喜歡老魏的。

曾令波似乎不想多提她,只是說一句“人家在城里有窩,今次不回去了”了事。

城里有窩?

盧安愣了下,這才想起來,魏方圓有一個親姐姐后來在寶慶中醫院當護士,以前記不起是哪一年,難道是今年開始的?

沒等多久,中班車來了,像裝豬仔一樣,車里的每個空隙都擠滿了人。

花門到鎮上有95里路,多山多彎,還比較陡,中班車像老爺蹦迪一樣搖搖晃晃花了三個多小時才到。

此時天已經快黑了。

車費要7塊錢,可以買兩斤多肉呢,盧安心疼死了。

曾令波有一輛不知道幾手的二八大杠在鎮上一親戚家,兩人取了車就走,沿著河流一路往北,一個帶一個,往家里趕去。

從初中開始,兩人就這樣共同騎過好幾年車子,一路換著騎,輕松而愉快。

這在交通基本靠走的鄉下村落,兩人怡然是馬路上最靚的崽,把同齡人羨慕得不要不要的。

因為有這輛自行車,曾令波這混蛋初三時還騙過一個女孩身子。

據說當時干完農活回來的女孩父親發現柴房不對勁,疑惑地湊頭往窗口一探。

嚯!

這不探頭還好,一探頭差點腦梗死亡!

女孩父親發現這小子把自己閨女剝得精光,當時人家火冒三丈,口里白沫都被氣出來了。

那一天,曾令波被女孩父親用鋤頭追出十里地,成了鎮上最矚目的少年。

至于后面是怎么解決的,曾家守口如瓶,盧安也不知道詳情,只曉得動用了很多關系協調,賠了很多錢。

想起這事,盧安就問:“當初那女孩你到底睡了沒?”

這事讓曾令波極其郁悶:“沒呢,我剛脫完褲衩,就發現柴房窗口有個大腦殼,當時人都嚇尿了。”

盧安又問:“伱當初為什么選擇在女孩家里掏工具作案,不去別的地方?”

曾令波如此回答:“事前我們也沒想過啊,當時看了20來頁金瓶梅,發現渾身燥的慌,我就先把自己衣服脫了,然后把她衣服也脫了。”

盧安笑得不行。

笑了好會問:“如今那女孩去哪了,還有聯系沒?”

曾令波搖頭:“沒有,自那以后她們一家就不見了。”

上村在水庫邊。

進村有一個很長的斜坡要爬,每次兩人都是換著來推車。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坡時,盧安猛地一下停在了原地,他突然發現妹妹宋佳站在村路邊,像是在等人,說不得就是在等他哩。

“哥!哥!”宋佳眼尖,隔老遠就開始喊他。

盧安把自行車丟給老曾,背著書包像風一樣跑了過去,然后急剎車停在了宋佳面前,臉上全是笑。

還是這么年輕啊,真好!

此時宋佳穿一件洗的發白的舊衣服,那張清麗的臉蛋被太陽曬得發黑,頭發倒是打理的順條,但發質開叉蠟黃,一看就是營養不良,找不出丁點青春少女的氣息。

望著眼前的人,盧安心里突突地不是滋味,剛才還因跟老曾開玩笑時的嬉笑蕩然無存,感覺到身上肩負著沉甸甸的擔子。

抑制住心中的復雜情緒,盧安問:“你怎么在這?”

宋佳伸手熟稔地接過他書包:“等哥你啊,方圓姐昨天下午打電話回家,我才得知你們今天放月假呢。”

盧安心里暖暖的,跟在她身后進了一棟明清時期留下來的木房子。

由于年代久遠的緣故,木房子不僅腳底爛了,還有點向右傾斜了,那頭是用四根干松樹頂著的。

房子不大,有三間。

進門就是堂屋,左右兩邊是房間,堂屋后面是灶屋,灶屋光線不好,有些黑。

灶屋連著后院,后院左邊是一排豬欄,右邊是堆積柴草的地方,背靠一座大山。

這就是老盧家的格局。

進到堂屋,盧安不自覺瞄一眼神龕上的黑白遺照,又抬頭望了望橫梁,這里有他非常不好的回憶。

迫不及待尋找一番,沒見著大姐影子,他問:“妹子,大姐呢?”

宋佳在灶屋忙活:“姐打豬草去了,去了蠻久了,應該快回來了。”

聞到有肉香味,盧安回到灶屋,見她竟然在用小腸炒豬肝,一時間有點發怔,這伙食嚴重超標了啊。

忍不住問她:“這是你買的?”

宋佳小小的嗯一聲,說:“我放學從閻屠夫那里買的,她女兒跟我是同學,賣的吊肉價。”

所謂吊肉價就是屠夫從農戶手里買豬時的價錢,人家賣給小妹沒掙錢。

盧安問:“你哪來的錢?”

宋佳道:“我把頭發賣了...”

盧安下意識問:“你為什么把頭發賣了?留長發更好看啊。”

宋佳說:“哥,留長發廢洗發水,我就懶得留了。”

盧安視線落到她頭上,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坐到灶膛,用鐵鉗子時不時夾點柴火放進灶里,然后就那樣聽著菜鏟炒鍋的聲音、望著噼里啪啦的火星子發呆。

豬肝十八鬧,很快就出鍋了。

宋佳接著開始炒新剝的綠皮毛豆,放碎辣椒放鹽,這是一道極其下飯的美味。

盧安用鐵鉗子扒拉一下堆積在鍋底的柴灰,抬頭問:“讀初三是什么感覺?課程難不難?”

在土灶的火光映照下,宋佳身子顯得極其單薄:“不難,很輕松啊,我這次考試拿了全校第二名。”

全校第二名,挺好,盧安發自內心高興,暗道這輩子絕對不能讓她高一沒讀完就輟學了。

十多分鐘后,大姐盧燕回來了,背了一籃子豬草,全是嫩長嫩長的糯米草。

“小安,回來哪。”

盧燕把鐮刀插門背后的架子上,然后整個人嗖地一聲就來到了廚房。

“大姐。”看著眼前這個灰里灰氣的大姐,不知怎么的,盧安眼里一下就濕潤了。

“嗯?好像白一些了,白嫩秀才。”盧燕偏頭打量他,很是滿意。

接著不等他說話,盧燕指著碗里的豬肝說:“知道你今天生日,小妹昨晚就跑去跟閻屠夫預定豬肝,咱小妹對你可好了,怕你讀書營養跟不上。”

ps:試水期間,求追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的1991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8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