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的1991  >>  目錄 >> 第7章,降落傘與麻布袋

第7章,降落傘與麻布袋

作者:三月麻竹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三月麻竹 | 我的1991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的1991 第7章,降落傘與麻布袋

九十年代初的寶慶,常住居民有幾百萬(包含城郊),城市人口在全國排第17,市中心地帶便是以第一百貨商店為地標的商業區。這里也曾時髦過,也曾標新立異,人聲鼎沸,燈紅酒綠。

貴妃巷恰好在這一區域的邊緣地帶,從小巷出來,轉入桃花坪街道一直往東,直達貴妃酒店,另一頭較長,向北走300來米就到了市人民醫院。

此時天色尚未完全黑下來,路上人潮此起彼伏,兩人倒也不是特別擔心安全問題。

走過一個十字街口,孟清池問:“盧安,你心中的理想大學是哪所?”

理想大學?

這事讓盧安十分頭疼,重生回來他就出現在獎學金考場,懵逼中做完地理試卷后,到現在都還沒來得及碰過書本,也不知道高中知識他還熟悉多少?

在對方的注視下,盧安說了前世他上過的大學:“武漢大學吧。”

上輩子他之所以讀這大學,是因為他的老父親是這所學校畢業的。

孟清池顯得有些驚訝,扭頭看著他,“以你的成績,不考慮清北復交?”

重生前,他的確有沖一沖這四所名校的實力。但如今,他心里恓惶的緊,在沒有對高中課本系統復習一遍之前,說考哪個學校都感覺是在吹牛。

為了不讓她失望,盧安說:“清北復交能考上自然好,要是考不上,南京大學和中山大學也是我比較向往的地方。”

孟清池再次問:“為什么是這兩所學校?為什么不想著去首都京城走一走?”

盧安坦誠道:“南大離滬市近,中大在羊城,改革開放以后這兩個地方逐漸成為了全國的經濟中心。清池姐,不瞞你說,我打小窮怕了,我想到這些地方看看。”

孟清池默然。

因為孟家人脈都集中在體制內的緣故,原本她還希望他從政,不過想起盧叔叔的悲慘結局,想起盧家的經濟狀況,又非常能理解。

聊著天,很快就到了醫院家屬樓。

看他停住腳步,走在前面的孟清池回眸一笑:“真這么怕清水,不去家里坐坐?”

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長大了以后學會了移情別戀,還哪會怕那丫頭呢?

不過他懶得解釋,擺擺手說:“清池姐你進去吧,我在這看著你。”

見他堅持,孟清池也不好過多勉強,臨了囑咐:“得獎學金了,記得跟姐分享好消息。還有,國慶早一天收假回來醫院找我,頭痛的事情不能拖,知道嗎?”

盧安應聲:“好,我知道了,你快進去吧,趁著天黑我也能趕回去。”

聽他這么說,孟清池點點頭,轉身走了,片刻功夫就消失在了家屬樓。

往回走時,他一直在被動思索孟清池提出的關于“理想”問題。

理想大約是有的,回來后他最迫切的事情就是填飽肚子,改善家里伙食,安穩好家里人。

而考上大學后,他將會試著靠記憶里的知識拼一拼,看能不能盡早實現財務自由?

不過他最主要的還是想跟上輩子一樣,當個大學老師,見見老朋友老同事。把畫畫的愛好重新撿起來,爭取搏個更大的名聲。

在畫壇功成名就,在畫壇擁有一席之地,這是他前世想做卻沒做成的事情。

但話說回來,都重生了,就意味著未來有無限種可能,這輩子的心態還能保持跟上輩子一樣嗎?

思及此,他忽然生出一種緊迫感。

這個處于大變革的時代很多機會稍縱即逝,沒點準備一不小心就錯過了,對于他這種見識過后世繁華的人來講,呆在學校死讀書是一種煎熬。

時不待我,要想想辦法才行。

辦法不求有多高明,至不濟也得改善伙食、解決吃肉問題,以前那種因為營養不良而經常暈眩的情況不能再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為了在短時間內改善經濟條件,他決定到中心地帶商業區看看。

接下來幾小時,盧安把商業區的大街小巷、各處市場,全部逛了一個遍。

一路看下來,發現能賺到錢的門路不少,但真正適合自己學生身份的并沒有。

自己的課余時間不多,缺少資金,沒哪條路子來錢又多又快。

首先苦力活排除。

其次pass掉使用下半身的活計。

呃,這活雖然以技術為主,但也算半個苦力活吧。他怕自己入場后,小堂叔盧學平會因“失業”而上門找自己麻煩,他是最怕麻煩的了。

最后是倒買倒賣。他的全部家產加一塊就137元,也做不來大的生意。

不死心又逛了一圈,發現最切實際的、最自由的、最能見效快的,還是擺攤。

不過說到擺攤,他又心里沒底。

其它地方擺攤還好,可惜這是寶慶啊,旁邊不遠處就有一個聞名全世界的邵東假貨批發基地。

這可是一個把日用品倒賣到蘇聯和東歐各國的牛B存在,想利用地域信息差賺取暴利根本不現實。

再加上這年頭各種店鋪、小攤都不怎么缺了,各路擺攤大媽唾沫橫飛瘋狂在卷,盧安覺得自己干不過人家。

臉皮不臉皮的先不說,他都窮成這個鬼樣子了,逼急了,論不要臉的方式真的不比任何人差。

但人家舌燦蓮花的買賣話術,把來往顧客吃得死死的,他這個教書匠真是甘拜下風,學不來。

哎,思緒到這他有點沮喪,常規的賣衣服、賣襪子、賣玩具、賣吃食等賽道都擠滿了參賽選手,不太行得通。

有那么一剎那,他想從邵東進貨去偏遠縣鎮賣,這樣估計能掙一筆,但這念頭才升起就被他掐滅了。

一是時間不充足。他首先要保證學習,其次才是掙錢,不能本末倒置。

二是下面的縣鎮鄉村,地方偏僻,信息閉塞,用一句“扒手遍地走,攔路搶劫多如狗”真一點不夸張,單獨來往不甚安全。

一次兩次可能沒事,但走多了夜路總會遇到鬼。

弄不好還被哪個少婦暗暗相中了,被拖到小樹林里...那...

嗨...他真的只喜歡有活力的降落傘,不喜歡過時的麻布袋啊。

ps:新書時期數據非常重要,求,求追讀,求月票!求大佬們支持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的1991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2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