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的1991  >>  目錄 >> 第5章,禁忌

第5章,禁忌

作者:三月麻竹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三月麻竹 | 我的1991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的1991 第5章,禁忌

跳了一段,想起什么的高瑤突兀問:“你是不是姓盧,全名叫盧安?”

盧安面露詫異。

剛吃了癟的高瑤為自己扳回一城很是得意:“我雖然是第一次見你人,卻聽過你名字。

現在后知后覺才想起來:哦,原來你就是那個負心漢盧安啊!”

負心漢?

不知所云,盧安更迷惑了。

高瑤抬頭問:“對了,聽說你初一就和女生談戀愛了?”

聽到對方道破自己初中往事,盧安從記憶中摳啊摳,卻還是對眼前這女人沒太大印象。

高瑤惡意笑道:“你初戀孟清水今年下半年才讀高三,伱們初一談過戀愛,你們應該年紀差不多吧,十七八的樣子?”

盧安有點反應過來了,看情況這妞跟孟家姐妹都很熟啊,于是打個機鋒道:“那并不是我。

但你要是堅持,也可以是我。”

高瑤眼睛閃爍不斷:“啊哈!我還以為你真的不同凡響,鬧了半天,也落了俗套,原來你在跟我吹牛。”

盧安說:“好吧,我俗,但是你別忘了,我們從今往后就是熟人。”

“這誰知道呢?”

這時一首曲子放完了,高瑤笑著松開了手、往旁邊角落快速走去,挨著坐下就對孟清池丟了一句:

“這就是你嘴里常說的不善于交際的表弟?”

孟清池掃一眼正朝這邊走過來的盧安,若有所思:“他怎么你了?”

見他來到了跟前,全程落了下風的高瑤沒好當面說破,只是道:“怎么了?你自己以后慢慢體會咯。”

休息小會,音樂再次響起的時候,走過來一個白襯衫黑西褲、扎領帶的青年男人,半彎腰很禮貌地對孟清池說:

“清池,能請你跳一支舞嗎?”

孟清池輕輕搖頭:“我不會跳這首曲子。”

被拒絕了,青年男人臉色不變,換一桌、換個邀請目標進了舞池。

目光跟隨了會剛才這男同事,高瑤面露感慨:“還是你好,想拒絕就拒絕,在場的人沒誰敢拿你怎么樣。”

這話沒毛病。

孟清池父親是縣里的二把手,媽媽是市人民醫院副院長,在寶慶城里這一畝三分地,還真沒有不開眼的會招惹她。

目光在舞池里晃蕩一圈,盧安順嘴問高瑤:“現場還有你不能拒絕的?”

高瑤下巴呶呶,一副你猜猜的樣子不作答,從桌上拿過一瓶汽水喝了起來。

喝著汽水,聊了會天,等到一曲完畢又一曲襲來時,孟清池起身說:“走,陪姐跳會。”

“哦,好!”盧安放下沒喝完的汽水,跟著進了舞池。

此時的舞曲是“藍色多瑙河”,兩人沉浸式地跳了一小會后,孟清池問:“你自己私下常練?”

面對這姐兒,盧安收起了剛才和高瑤說話時的調皮勁兒,“上回你教過我后,我放松休息時練習了幾次。”

轉半圈,孟清池問:“怎么樣,高瑤?”

盧安問:“問哪方面?”

孟清池說:“性格。”

盧安回答:“還行,比較活潑。”

孟清池關心說:“剛才看你們有說有笑的樣子,姐放心不少,以后單位有類似活動我帶你過來。”

感受到對方的真心實意,本想拒絕的盧安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臨了開口道:“好啊。”

兩人很早就相熟,互相半摟著也不覺得尷尬,反而隨著節拍跳地越來越有默契,情緒越來越高漲,興致越來越好。

感受到四周好多目光聚集在自己兩人身上,盧安說:“清池姐,這一刻我感覺自己像個明星。”

孟清池莞爾:“你在學校不一直是個學習明星嗎?”

盧安說:“那不一樣,因為在你身邊,我才發光發熱。”

孟清池靜靜地注視著他眼睛,淡淡笑著沒回應。

中間,輕快跳著舞步的盧安晃動中不小心觸碰到了她前面,他體察到了她身上超乎界限的那部分。

一瞬間,剛才還配合漸入佳境的兩人微微怔了怔,氣氛微妙的猶如狂暴天氣中意外靜止的湖水。

孟清池眼瞼下垂幾分,糾正道:“你剛才有一步節奏快了半拍。”

“嗯。”

盧安摟她腰側的手緊了緊,跟著她學。

帶他連著跳了三支舞,孟清池似乎有點累了,抬起右手腕瞧了瞧表,跟他說:“時間不太早了,我們走。”

盧安汗都跳出來了,巴不能得,跟著出了禮堂。

來到醫院門口,孟清池停下腳步問:“今天是中秋,是跟我回家一起吃飯,還是去你家?”

盧安本能地說:“回貴妃巷。”

聽到這回答,孟清池一點都不意外,笑問:“你還在懼怕清水?”

盧安說:“不是怕,只是覺著叔叔阿姨對我太好,兩手空空不好意思去。”

這是他的大實話。

雖然如今是兩世為人,但他并不是特別想見孟叔。

因為每次見到對方,就會情不自禁回憶起自己的過世老父親。

對于在梁上套一根繩索就解決了他自己痛苦一生的老父親,盧安總是顯得意難平,總是有種糾結,總是心情復雜。

年少困苦時曾學著鄰里在心中罵過他懦弱,怨他腿一蹬就撒手人寰不管一家老小死活。

可是大了經歷世事艱辛后,這種罵和怨逐漸沒了,偶爾還會同情老父親,懷才不遇嘛,它自古以來就害了不少書生。

孟清池往前走,一邊走一邊打趣似地勸慰道:“都說冤家宜解不宜結,何況你們曾是戀人,你作為男子漢,要主動去緩和這關系。”

盧安靜默,思緒不知不覺進入到了往事中。

孟清水是孟清池的妹妹,初一時曾和他在一個學校,兩人關系破裂源于初一第二學期時的司令臺。

在80年代,早戀是一種禁忌,一個脫離了詩歌和流行歌曲不能單獨呼吸的詞,老師和家長避之如虎。

為此,學校三令五申不許在校談戀愛。

有一次,前腳校長還在學生大會上重申不許早戀,后腳就有人把孟清水偷偷給他寫情書的事給舉報了。

ps:新書時期數據非常重要,求,求追讀,求月票!求大佬們支持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的1991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4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