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物品的搭配

第二百一十六章 物品的搭配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二百一十六章 物品的搭配

帶著熾烈火焰的鐵黑色子彈又一次命中了被欲望控制的加德納.馬丁,命中了那套銀白色全身盔甲的胸口。

這一次,就像有巨錘被掄起,重重砸在了那里。

蜘蛛網般的裂痕從撞擊點向著四周飛快蔓延,加德納.馬丁前撲的動作為之一滯,整個人往后仰了起來。

這讓他稍微清醒了一點,看見腓力將軍被黑焰點燃,遭冰霜覆蓋,而盧米安出現在了這位“逝者”的身后,用右手充當左輪,向著對方的后腦發射了一枚赤紅近白的火球。

加德納.馬丁面具下的瞳孔驟然放大,就跟被人從頭頂澆了一桶冰水一樣,渾身發冷。

這有效地壓制了他的欲望,他毫不猶豫地單膝跪地,將手中的沉重巨劍刺入了荒野。

那巨劍隨之崩解,化作數不清的光之碎片,狂暴地席卷向芙蘭卡、盧米安等人,席卷向頹然倒地的腓力將軍尸體。

喀嚓的聲音里,不斷改變位置的芙蘭卡依舊被“光之風暴”籠罩了進去,身體如鏡子般破碎了。

盧米安和簡娜亦然,只有安東尼.瑞德沒“鏡子替身”,本能地撲到地面,蜷縮起身體,將要害部位保護了起來。

這光芒組成的風暴很快平息,盧米安等人的身影迅速勾勒在了荒野的邊緣,淺黑色石磚的前方。

他們看見一根熾白的火焰長槍被人投擲了出去般向著遠處的恢弘城市飛去,一下就是上百米的距離。

那由火焰凝聚而成的長槍剛落到地面,只隱約顯現出加德納.馬丁穿著銀白色全身盔甲的身影,就重新騰起,再次投向彌漫著淡薄霧氣的城市。

連續幾次后,加德納.馬丁已是和芙蘭卡等人拉開了不短的距離,繼續狂奔向城市邊緣的廢墟建筑。

盧米安沒有追趕,奔跑著來到之前那片晨曦的邊緣,查看起安東尼.瑞德的情況。

這位“心理醫生”渾身都是血淋淋的傷口,最為嚴重的地方在后背偏左,跳動的心臟都隱約可見。

側躺于地,蜷縮著身體,滿臉血污的安東尼.瑞德看到盧米安后艱難地露出了一個笑容。

那個笑容里沒有對死亡的恐懼,只有解脫、輕松和滿足。

復仇的果實是那樣的美味。

見安東尼.瑞德嘴唇翕動,似乎想囑托點什么,盧米安嗤笑道:“你是想講遺言嗎是想讓我們把你的遺物送到間海西岸的故鄉”

他一邊說,一邊拿出銀色的耳夾,將它戴在了左耳耳垂上。

然后,盧米安蹲了下去,伸出左手,按住了安東尼背后那個巨大的傷口。

他手掌霍然往上一滑,那猙獰的傷口竟也移動了起來,轉到了肩膀位置。

只是眨眼的工夫,安東尼身上最致命的傷口不見了,那里完好如初,倒是他本來只有許多細小傷痕的肩膀,裂口變得很深,白骨暴露,鮮血流淌。

這是“謊言”轉移傷害的能力,一次只能一個傷口。

安東尼怔了一下,感覺生命好像又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雖然疼痛依舊存在,身體還在虛弱下去,但至少他不再有剛才那種彌留般的感受。

緊接著,他看見簡娜走至面前,將自己從側躺推成了仰臥。

噗的一聲,簡娜把手中的黑曜石斷箭插入了安東尼的胸口。

這支“嗜血者之箭”立刻汲取起那里的血液,安東尼的瞳孔隨之染上些許紅色,只覺高空靜靜燃燒的無形火焰有點刺眼,充斥在周圍的血腥味很是誘人。

而與此同時,他身上那些較小的傷口飛快愈合了,比較嚴重的那些也有了明顯的好轉,再過個幾分鐘,應該就能初步收斂,不再影響行動。

剛剛還瀕死的安東尼.瑞德站了起來,有些茫然又有些不敢相信般檢查起自己的身體狀況。

這就快好了這就沒事了作為一名“觀眾”,他有了明顯的情緒起伏。

“這套組合拳不錯。”芙蘭卡見狀,贊了一句,“只要不當場死亡,不失控成怪物,就還有挽救的機會,頂多變得虛弱。”

“謊言”的“傷害轉移”搭配“嗜血者之箭”給予的強大自愈能力竟有這樣的作用。

芙蘭卡隨即望向盧米安:“我以為你會攔截加德納.馬丁。”

當時那種情況下,其他人完全跟不上加德納.馬丁的逃離速度,只有能夠使用“靈界穿梭”的盧米安可以追上,做出有效阻攔。

“你以為我是不想嗎”盧米安嘲諷了一句。

是沒能力!

如果不是今天第一次“傳送”被瓦贊.桑松的“環中人”影響,回歸了原點,相當于沒有消耗靈性,他連穩定的狀態都無法保持,連借助“謊言”進行“傷害轉移”都辦不到,必須交給芙蘭卡或者簡娜去做,哪還有這個能力追趕加德納.馬丁

芙蘭卡瞬間明白了盧米安的意思他在進入這里的前后,和別人戰斗過,靈性已接近干涸。

“好吧。”芙蘭卡將目光投向了靜靜躺在地上,沒被“光之風暴”破壞的一黑一白兩尊“原初魔女”神像,皺起眉頭道,“這倆玩意兒丟哪里好”

一次又一次帶來異變,簡直在坑它爹啊!

“帶上吧。”盧米安想了下,笑著說道,“這次要不是它們,哪有那么容易干掉腓力將軍之后說不定還得靠它們離開,嗯,不能放在一個人身上,你拿一個,簡娜拿一個。”

芙蘭卡權衡了幾秒道:“我還是拿白色那尊。”

我好歹是魔女教派的成員,當然得拿正統的“原初魔女”神像。

看到簡娜拾起那尊漆黑的“原初魔女”神像后,芙蘭卡疑惑自語道:“怎么會有這樣的神像“

“根據‘凈化者’的卷宗和其他隱秘組織的情報,魔女教派成員帶的都是白骨神像,沒這種漆黑一團的。”

說話的同時,芙蘭卡一直在觀察那尊焦骨雕成般的“原初魔女”神像,并和自己手里的對照。

很快,她發現了一些細節上的不同:

除了顏色一個潔白,一個漆黑,“原初魔女”蛇般長發頂端的眼睛朝向也是不一樣的:一個往左看,則另一個必然向右。

“鏡像一樣,鏡子……這是鏡中的‘原初魔女’”芙蘭卡結合“魔女”途徑的能力和特質,以及自己在那個特殊鏡中世界的遭遇,做出了一定的猜測,“這正常應該不可能出現,‘鐵血十字會’能找到這么一尊神像也不簡單啊…..…”

她現在明白了自己等人為什么會和加德納.馬丁、腓力將軍碰上。

這算是“非凡特性聚合定律”的表現,在場除了安東尼這個被同伴帶入的無辜“心理醫生”,其他的不是“獵人”,就是“魔女”。

而且,芙蘭卡他們和腓力將軍是通過同一種方式進入這里的,必然會在這片灑滿鏡子碎片的荒野邊緣出現。

鏡中的“原初魔女”……盧米安覺得這個描述聽起來就很邪異。

他沒有浪費時間,對芙蘭卡等人道:“你們搜一搜腓力將軍的尸體,幫我戒備四周,我布置一個儀式恢復靈性。”

“有儀式能恢復靈性”簡娜很是詫異。

她的目光自然地掃過了腓力將軍的尸體,發現它被分成了五六塊,每塊都血肉模糊。

此時,非凡特性還沒有析出,來自邪神的恩賜因無法歸于母體,正緩慢沉降回尸體內。

盧米安隨即走入有灰白色石柱的淺黑區域,找了遮擋物,快速布置起祭壇,芙蘭卡猜得到他要向誰祈求,也跟了過來,防備意外。

簡娜想了幾秒,來到祭壇旁邊,拿出那枚幸運金幣,對盧米安道:“這是那個小男孩給我的幸運金幣,我不知道交給別人有沒有作用,但試一試又不會損失什么。”

她將搜尸體的任務留給了正快速恢復的安東尼.瑞德。

芙蘭卡旁觀得默然了一秒道:“是啊。”

盧米安沒有客氣,畢竟小男孩威爾和“塔羅會”有密切的關系,他送出的幸運金幣即使沒法借用,也不會帶來負面影響。

將那枚魯恩金鎊放到祭壇上后,盧米安制造“靈性之墻”,點燃所有的蠟燭,向后退了兩步。

他沒直接舉行那個祈求恩賜的儀式,而是嘗試著誦念起“愚者”先生的尊名:“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愚者,灰霧之上的神秘主宰,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

伴隨著赫密斯語的回蕩,祭壇上那枚幸運金幣亮起了些許光芒,而“靈性之墻”內,淡薄的灰霧彌漫,并滲透了出去,將荒野的邊緣也籠罩了起來。

遠處那座恢弘城市內的霧氣似乎也變厚了,變濃了。

沒過多久,就在盧米安開始祈求恩賜時,那片天氣混亂、隱約有巨人身影徘徊的地方傳來一陣瘋狂恐怖的嘶吼。

即使隔著淡薄的灰霧,他們四人的腦袋也暈了一下,體內血液流動的速度明顯加快,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還真有用啊,還真幸運啊.………”盧米安望著祭壇上的金燦燦錢幣,由衷感慨了一聲。

如果不是正在舉行儀式,處在“愚者”先生灰霧的保護下,剛才那道嘶吼足以讓靈性快要干涸的他遭受嚴重傷害,甚至可能直接失控,重傷還未完全愈合的安東尼.瑞德也有相應的危險。

呼......盧米安吐了口氣,在芙蘭卡和簡娜的注視下,沉聲誦念道:“宿命的力量啊!

“您是過去,是現在,也是未來;

“您是原因,是結果,也是過程....”

請:wap.ishuquge.ne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4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