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災禍巨人

第二百一十三章 災禍巨人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二百一十三章 災禍巨人

普伊弗伯爵奔入劇烈變化的天氣中,迎著狂風、暴雨和閃電艱難前行時,戴藍色貝雷帽的“妖精”作為“旅舍”的管理者,又距離微風舞廳那片黑暗很近,同樣找到機會,通過了那扇神秘虛幻的鐵色大門。

她知道里面會很危險,但神靈的意志就是她的思想,即使因此死去,也沒什么好害怕的,那反而會讓她獲得神的贊賞,回歸那永恒的幻想國度。

不幸的是,她出現的位置直接就是半空,直接就是風暴、煙霧和火焰的深處。

她的眼眸內較為清晰地映出了那道巨大的身影:

那仿佛是一個被燒焦的恐怖巨人,血肉已不復存在,焦黑色的金屬骨架周圍填充著熊熊燃燒的紫色火焰,它們構成了看似完整的肌體,可卻布滿縫隙,不斷有閃電、冰雹、霧氣等虛幻符號衍生出來的東西從內噴薄而出。

這煊赫的紫色火焰和鐵黑的金屬骨架還仿佛蘊藏著某些難以描述的知識,是許多真實現象的代表,不可名狀,難以形容。

✿ttkan✿c○滴答,滴答,這巨人體表的裂縫里滑落了大量泛著血色的、巖漿般的淡黃膿液,它們于半空于地面綻放成發黑的紫火和各種天氣現象。

僅僅只是看到這一幕,戴藍色貝雷帽的“妖精”就從內到外燃燒了起來。

她眼中流露出了明顯的、本能的恐懼,急切地伸手按向面前的虛空,進入了無法被觸碰到的狀態。

可她的身體情況沒有任何的改觀。

騰的一聲,這位“妖精”的每一團血肉每一個細胞都被點燃了,包括她背后那對透明的、蜻蜓式的巨型翅膀。

她痛苦地扭曲了幾下,變成了由赤紅色火焰組成的“妖精”,眼神徹底空洞,不再有絲毫靈性。

火焰凝聚而成的蜻蜓式翅膀扇動之中,這變異的“妖精”繞著那巨人的身影飛舞了起來,如在簇擁。

轟隆隆!

一道道閃電落在了普伊弗伯爵的周圍,一朵朵紫色的火焰于附近綻放。

他淋著暴雨,忍受著將他腦袋和身體砸出血液的冰雹,終于沖過了濃郁的煙霧。

或許是體內有索倫家族血脈的原因,他很幸運地沒有遭受別的影響。

一看到眼前的煙霧變得稀薄,暴雨也不再那么明顯地遮擋視線,普伊弗激動地抬起腦袋,望向那幾十米高的巨人身影。

他看見鐵黑的頭骨外,紫色的火焰中,有一張極度扭曲的痛苦臉孔時隱時現。

而這臉孔和普伊弗本人竟有六七分相像,最主要的區別是眼眸不為棕紅色,而是風化血液般的黑色,一片死寂,無比空洞。

看到巨人身影的同時,普伊弗伯爵也燃燒了起來。

這帶來了劇烈的、難以想象的痛苦,但他的腦袋依舊仰著,他的視線仍然落在那巨人身影的臉部。

圍繞著鐵黑色腦袋的那一朵朵紫色火焰里,一張張或怨毒或憎恨或瘋狂詛咒著所有生靈般的臉孔不斷地交替呈現,他們有男有女,和那巨人,和普伊弗伯爵,都有一定程度的相似,長在一顆顆沉浮于紫火內的枯萎心臟表面。

普伊弗看到了家族油畫上的多位先祖,他因為被點燃而扭曲的臉孔上,嘴角艱難地翹了起來。

騰的動靜里,他也變成了火焰鑄就的精靈,但他沒有環繞失控的巨人飛行,而是受到家族血脈的吸引,投入了鐵黑頭部的危險紫火內,投入了那張時而消失時而出現的佛蒙達臉孔。

剎那間,兩者融合在了一起。

佛蒙達那張空洞痛苦的臉孔上,嘴角微微動了一下,眼眸里多了少許靈性。

他張開嘴巴,發出了一聲充滿毀滅欲望和瘋狂氣質的嘶喊。

伴隨這聲嘶喊,被紫火燒空的地面夸張搖晃,從深處爬出來一個又一個泥土人偶。

它們同樣非常高大,足有三四米,體表以燒焦的鐵色為底,點綴著大量的暗紅血液。

這些泥土人偶蠕動變化著,仿佛有了屬于自己的生命,化身為了守護這片區域的士兵。

幾乎是同時,高空落下了一團劇烈燃燒的流星。

這流星劃破天際,墜向了那片迷霧的邊緣。<

隕石落地般的巨響和晃動中,那流星內顯出一道身影,筆直站了起來。

那是套著鐵黑染血盔甲的斯納爾納.艾因霍恩。

這位身高一米八十多,留著深紅長發,戴著浮夸耳環的天使沒有絲毫遲疑,讓身體膨脹開來,展現出了與佛蒙達.索倫當前狀態很像的神話生物形態。

那是代表災禍,由火焰等多種象征元素構成的巨人。

高空靜靜燃燒的無形火焰下方,荒野另外一側,身穿黑色典雅長裙,戴著同款紗帽的普阿利斯.德.羅克福爾正在眺望不遠處的那座恢弘城市。

她并沒有讓自己的丈夫、管家、孩子等進入“旅舍”,而是安排他們暫時搬離了特里爾,住到了城墻外面的郊區小鎮內。

短暫眺望后,普阿利斯夫人側過腦袋,看了眼距離自己只有二三十米的那名男子。

那男子雖然有五十多歲的樣子,但茂密的金發只是少量泛白,湖水藍色的眼眸內不見半點渾濁。

他嘴邊胡須整齊,五官異常深邃,可以明顯地看出年輕時絕對是一名英俊的美男子。

這是“罪人”組織的“環中人”,瓦贊.桑松!

洛希.路易斯.桑松的父親。

普阿利斯夫人重新將目光投向了那座仿佛看不見邊際的城市,感覺那里的某個地方有什么事物在召喚自己,并緩慢地收縮和膨脹著,就像已然遺忘在記憶深處的母親懷抱。

她向前邁開了步伐。

芙蘭卡沒想到一走出鏡中世界,就看見了“失蹤”的加德納.馬丁。

作為“塔羅會”和魔女教派共同的臥底,她本能地心虛,下意識想打聲招呼,說句“真巧啊”,但她已經不是剛穿越過來時的懵懂新人,見過的世面和經歷過的戰斗即使在“卷毛狒狒研究會”內部也能排得上前列,所以,她迅速反應了過來,沖著安東尼.瑞德低喝了一聲“趴下”,并一邊隱去身形,一邊往側方地面撲去。

安東尼的眼眸內只有腓力將軍套著黑色斗篷的身影,耳畔則回蕩起芙蘭卡那聲“趴下”。

他也算是經驗豐富,雖然不明白會發生什么,但還是按照隊友的提醒進行了躲避,并根據自身的想法做了更好的修正——他雙腳用力下蹬,未選擇側面,直接撲向了腓力將軍。

轟隆轟隆的連環爆炸聲里,腓力將軍有些愕然地看見一個穿著軍綠色迷彩服、有點油膩的中年男子滿眼恨意地盯著自己,并撲了過來。

我和他有仇嗎腓力腦海內閃過這么一個念頭的同時,眸子變深,失去了焦點。

他“看見”了大量的命運交織,看見了“線頭”大概源自何處。

原來是那個祭品連的幸存者……當時你幸運逃掉了,現在還敢回來復仇腓力將軍不屑地冷笑了一聲。

他作為“獵人”途徑的序列5“收割者”,選擇信仰偉大的“命運女神”,接受相應的恩賜,就是因為看到了原本途徑在神秘學領域的局限和問題,看到了那無法逃避的末日。

他想在短時間內成為半神,想獲得偉大存在的庇佑以度過末日,而這是正常渠道沒法給他的。

所以,雖然“命運女神”的途徑前面部分非常弱,限制又多,但他還是沒有猶豫地接受了。

要知道,那條恩賜途徑對應的序列9“失夢人”僅僅給了他一個不會做夢的狀態和能夠感應到命運流動的能力,他還因此失去了依靠夢境獲取靈性啟示的可能。

序列8“樂師”稍好一點,據說在某些世界,“樂師常常弄瞎自己的眼睛,讓自己更專注地傾聽命運的聲音,將它演奏出來”,可這需要大量的準備工作,需要足夠的時間演奏,才能讓目標的命運被影響到,出現一定程度內的改變。

而序列7“窺命師”和“占卜家”這些沒有本質的區別,只是不需要使用媒介,可以直接看到或聽到命運的啟示。

到了序列6,“命運女神”的恩賜者終于有了一些較為厲害的能力——看到命運的人可以將命運轉述出來,直接影響到目標,可是,每一次使用完都必須長久地禁言,自我沉默,限制很大。

這個序列就叫“啞巴”。

直至完成了假死,從原本的命運里脫離,序列5的“逝者”才不再受之前那些限制影響,可以較為正常地發揮了。

作為雙序列5的腓力將軍從命運的交織里看見了安東尼.瑞德仇恨的源頭后,笑了起來,于胸腔內發出一道被囚禁許久般的聲音:“命運無法逃避,你終將成為我的祭品。”

伴隨著這道話語,伴隨著轟隆隆的爆炸聲,安東尼.瑞德回想起了當初營地被襲擊時的血腥場景,忍不住于半空瑟瑟發抖。

撲通!他落到地面,害怕地抱住了腦袋。

不遠之處,一根半坍塌的灰白石柱后,盧米安和簡娜同時聽見了那聲“趴下”,聽出了那是芙蘭卡的聲音。

芙蘭卡也進來了怎么進來的盧米安心中一驚。

請:wap.ishuquge.ne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4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