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二百零八章 上下翻轉

第二百零八章 上下翻轉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二百零八章 上下翻轉

和伊姆雷、瓦倫泰一起往圣羅伯斯教堂奔去以獲取更多情報、最新命令的昂古萊姆突然被陽光刺了下眼睛,就像處在黑暗狀態太久無法適應光明一樣。

緩了好幾秒,他才和隊友們同時抬起腦袋,望向天空。

剛才還是深夜的特里爾瞬間來到了陽光明媚的下午!

感受著太陽帶來的溫暖,昂古萊姆卻遍體生寒,覺得問題徹底爆發了,災難即將來臨。

下一秒,他們聽見了一連串的爆炸聲,那來自里斯特碼頭,來自老實人市場,來自蘇希特蒸汽列車站,來自那附近的堆場和倉庫。

轟隆隆的動靜回蕩開來,即使隔了不短的距離,昂古萊姆等人也看見了升騰的赤紅火光和被點燃的一棟棟建筑,聽見了槍聲、炮聲和叫喊聲。

整個市場區一下就陷入了混亂。

埃拉托區的軍隊叛亂同樣是在分散特里爾的非凡力量,為的是讓市場區潛伏起來的暴動更加順利這和天亮后的碼頭、工廠大罷工大游行肯定不是同一批人......

這都是什么事啊!昂古萊姆表情凝重地改變了方向,往爆炸聲最密集的地方趕去。

伊姆雷和瓦倫泰緊隨其后。

微風舞廳,二樓咖啡館。

加德納.馬丁換上了之前的一套銀白色全身鎧甲,站在窗口,微笑看著身穿棕色雙排扣大衣的昂古萊姆.德.弗朗索瓦與他的手下們遠離了這片區域。

這位薩瓦黨的老大腦海里已然能浮現出里斯特碼頭、老實人市場等地方的情況。

他將“鐵血十字會”在市場區的隱藏力量沒有任何保留地展現了出來,務求于最短時間內制造出最大的混亂。

此時,不管是負責老實人市場的“血手掌”布萊克、在里斯特碼頭的文森.洛林、管理堆場的帕西法爾,還是潛入了蘇希特蒸汽列車站的管家福斯蒂諾,都正帶著一支隊伍瘋狂縱火,引爆炸藥,開槍射擊,無差別地破壞和殺戮。

“還好我們準備得足夠充分,即使被迫提前,也能完成相應的儀式。”加德納.馬丁回過腦袋,對站在身后不遠處的“督導”奧爾森說道。

餓熊一樣的奧爾森依舊提著他那個偏棕色的小皮箱。

奧爾森嗓音淡漠地說道:“你沒殺那個魔女”

加德納.馬丁笑了笑:

“那么蠢的魔女沒有必要殺,她也破壞不了什么,而且,真要動手,我沒把握在很短時間內解決她,你知道的,魔女有很強的生存能力,那會讓我們錯過時機的。”

“至于其他有問題的人,阿不思被我派去了埃拉托區的軍營,盧米安”

說到盧米安,加德納.馬丁臉上的笑容愈發明顯了。

他將頭盔的面甲拉了下來,重新將目光投向窗外。

明亮的陽光下,老實人市場的火焰已讓天空染上了一片赤紅,到處都是喊聲、叫聲、槍聲和爆炸聲。

加德納.馬丁微抬下巴,半閉上眼睛,自得地等待著戲劇被推至高潮。

儀式即將完成。

畫中世界,高空的偏西太陽愈發真實,與隱約透出的虛影重疊在了一起。

這里每棟建筑都出現了類似的變化,街上的小販和行人不再呆板空洞,他們混亂地到處奔跑,尋找地方躲避。

地底的畫中市場區和地上的真正市場區一個逐漸變成現實,一個被火焰渲染得像是油畫,兩者愈發相像,在靈界的“投影”彼此交錯。

驟然間,它們仿佛虛幻事物般上下翻轉了,畫中世界的市場區來到地面,不再和特里爾其他部分組成完整的封印,而真正的市場區變成了巖洞內的壁畫,與地底相連。

現實的特里爾,微風舞廳位置覆蓋上了一片深暗,周圍的封印效果被削弱到了最低。

深暗之中,三頭六臂的巨人盧米安被吸附在了神秘大門上,聽到它發出沉重的吱嘎聲,看見染著鮮血和紅銹的它緩慢向后打開,露出了一道似乎有無形火焰在燃燒般的縫隙。

轟隆隆!

整個特里爾搖晃了起來,被陽光照亮的天空像是來到了黃昏,布滿火燒一樣的云朵。

埃拉托區,紅天鵝堡內。

沉睡的普伊弗伯爵霍然從夢中驚醒。

他看見厚厚的窗簾處有些許染著血色的陽光透入,耳畔聽到了殘忍瘋狂的吶喊。

多有陳舊血痕的整個米黃色古堡正不斷搖晃,似乎地底有什么龐然大物在抱著它的根基用力晃動。

普伊弗感受到了來自靈魂深處般的召喚和吸引,猛地翻身下床,神情激動地沖出了臥室。

他非常急切,顧不得穿上拖鞋,換掉棉制的暗紅睡袍,就這么赤著雙腳,搖晃著衣物下擺,沿走廊奔向了樓梯。

不知有多少個夜晚,他都希望自己能這樣醒來。

那代表著他終于獲得了先祖殘余精神的承認,代表著“密修會”神秘首領預言里說的時機到來了,代表著索倫家族看見了重新強大的希望,代表著別的索倫不再被詛咒困擾,可以獲得新生了!

普伊弗伯爵知道這對自己來說未必是一件好事,但他沒有任何的退縮和遲疑。

每一名選擇住進紅天鵝堡或者沒在成年后搬離的索倫家族成員不都是早就做好了這方面的心理準備嗎

成為先祖復活的載體,和他融合在一起,是索倫家族成員們的榮耀!

普伊弗伯爵沿樓梯往下,一路進入了那個地底迷宮。

他身后的黑暗里,緊挨著樓梯的位置,一道身影走了出來。

那是不知什么時候已換上米色獵裝,棕紅長發扎成馬尾的愛洛絲。

這位同時有著索倫家族和艾因霍恩家族血脈的少女凝望著表哥的背影,不快不慢地、無聲無息地跟在了后面。

市場區,白外套街3號,601公寓內。

看到太陽出現,懸掛在偏西位置后,芙蘭卡和安東尼.瑞德短暫處在了茫然狀態里。

現在是半夜兩點多啊,出什么太陽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為什么會有這種詭異的現象

芙蘭卡和安東尼是被市場區的爆炸聲、槍響聲驚醒的,后者出現了明顯的顫抖,本能地想要躲避。

但比以往好的是,早做出決定留在特里爾的他勉強控制住了自己。

兩人彼此互望了一眼,皆看見了對方眸中的驚訝、疑惑和擔憂。

“是那場災難來臨了嗎”安東尼.瑞德沉聲問道。

芙蘭卡皺了下眉頭:

“可布瓦爾尸體的預言里,那場災難伴隨雨和水,而現在...…”

她話音未落,靈性忽有感應,又一次望向了窗外。

她看見對面建筑出現了明顯的虛影,兩者重疊在一起,又很快分開。

與此同時,芙蘭卡的腦袋一陣眩暈,就像來了一次失重下墜又沒來得及使用刺客的“羽落術”。

安東尼.瑞德也有類似的感覺,他凝重說道:“無差別地影響了每一個人”

“儀式的效果”

開啟災難的儀式

芙蘭卡正要提議離開公寓,邊往拉維尼碼頭愚者教堂方向靠攏,邊確認下當前的情況,就感覺衣物暗袋內有兩件物品陡然出現了異變。

她根據位置,迅速做出了判斷:一件是那尊巴掌大小的“原初魔女”神像,即使有衣服所隔,也讓芙蘭卡覺得異常冰冷;

另一件是她得自地底的古代銀鏡,這連通著一個特殊鏡中世界的物品正輕輕顫抖,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亦或與當前的環境、不遠處的事物發生了共鳴。

這……芙蘭卡眸光一凝。

結合兩件物品是同時異動的這個細節,她懷疑周圍有“魔女”途徑高位者相關的東西存在!

變成太陽的圣心修道院內,不斷有嬰兒的啼哭傳出。

這聽得“魔術師”女士臉上星光點點,似乎有大量的、彎曲成門型的蟲豸在那里爬進爬出,聽得“正義”小姐的皮膚表面覆蓋上了灰白色的鱗片,讓她不得不對自己做起“安撫”。

而刺目的陽光還使兩位大阿卡那牌本能地閉上了眼睛,她們的前方,一層又一層虛空交錯,一道又一道星光層疊,將蔓延過來的熾烈擋在了“遠方”。

來襲的力量她們都很熟悉:

那是“永恒烈陽”的神力!

這位真神雖然沒有離開星界,降臨于現實,但通過孕育神靈的“月女士”,通過她剛生出來的那個嬰兒,間接地“借”出了少許力量。

神的力量!

苦苦支撐的“魔術師”和“正義”沒有驚慌,因為她們有同伴。

她們發現“月女士”藏在圣心修道院后,就做了最壞的預案。

停在拉維尼碼頭的“幽藍復仇者”號上,做水扮、頭發深藍的“倒吊人”阿爾杰立于船頭,看到高空驟然明亮,太陽懸掛在了偏西的位置。

他有些擔憂又有點激動拿出了一件物品。

那是一張紙牌,正面描繪著高舉雙手,頭戴三重冠冕的羅塞爾大帝,背后是閃電、狂風和海浪等元素。

“暴君”牌!

這是羅塞爾大帝制作的褻瀆之牌中的一張。

“倒吊人”阿爾杰專程來到特里爾,且沒有參與其他方向的行動,為的就是防備最大的那個意外!

根據事前的溝通,預置的烙印,熟練的祈禱,身為“水手”途徑圣者的他可以利用“暴君”牌短暫承接某位的力量,以此在不影響星界穩定的情況下,對抗高空的那輪太陽。

嘩啦啦!

隨著阿爾杰低頭祈禱,隨著那張“暴君”牌發亮,特里爾的天空驟然變得昏暗,無數水珠在陽光里吧嗒落地。

雨,暴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