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關鍵的干擾

第一百九十九章 關鍵的干擾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九十九章 關鍵的干擾

盧米安心中一驚,猛然坐起。

他快速解開襯衫的扣子,望向左胸位置,發現代表“愚者”先生封印的青黑色符號已然凸顯了出來,那由部分“無瞳之眼”和部分“扭曲之線”組合而成。

發生了什么事情,“愚者”先生的封印竟然被激發了…….是忒爾彌波洛斯試圖逃離盧米安驚疑之中,忽然察覺到環境不對:

拉上的窗簾處有少許陽光透了進來,將整個207房間照得半明半暗。

這粗看沒什么異常,就像一個人睡過了頭,從凌晨一直睡到了太陽高照。

可問題在于,盧米安本人是有特殊的,他每天清晨六點,就會重置身體和精神狀態,自然地醒來,而現在已是秋天,特里爾的早上得七點才有晨曦!

他甚至還記得,沒多久前似乎有地震發生,他認為這很可能是官方非凡者們在采取行動,傾聽了下周圍的情況,確定市場區很安穩后,又繼續睡起自己的覺。

當時還是深夜!

“要么是忒爾彌波洛斯已經脫困,我不再受‘環中人’力量影響,要么是市場區發生了異變……”盧米安動作很輕地縮起身體,靠到緊挨著睡床的書桌側面,小心謹慎地將窗簾掀起了一角。

他看見了熟悉的日常景象,但旋即注意到漂浮在半空的、散發著微光的模糊人影。

那些人影面容各不相同,但都一樣的呆板、空洞、冷漠、抽離,和被污染的布瓦爾尸體、變成了怪物的加布里埃爾有某種程度上的相像,似乎隨時可以躲到空間的夾縫里,冷淡平靜地注視現實。

“旅舍”途徑的怪物,它們入侵了特里爾特里爾的保護力量呢不,感覺不是很強,更像是被污染的產物.…….盧米安仔細在看,發現街邊的小販、路上的行人都有某種空洞感,無一例外。

結合時間上的不對,結合已然偏西的太陽,盧米安迅速有了猜測:我不在真正的市場區!

我被拉入了某個奇怪的世界,疑似“旅舍”所在,而“愚者”先生的封印被激發就源于這件事情!

盧米安松開右手的指頭,任由窗簾輕輕靠向墻邊,重新封鎖了內外。

他翻身下床,檢查起身上的物品,確認它們都在。

緊接著,盧米安布置祭壇,制造“靈性之墻”,準備舉行儀式魔法,向“愚者”先生祈求幫助。

用靈性依次點燃那三根蠟燭,焚燒了草藥粉末和純露精油后,他退后兩步,莊嚴誦念起“愚者”先生的尊名:“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愚者,灰霧之上的神秘主宰,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

“我向您祈求……”

“靈性之墻”內霍然彌漫起淡薄的灰霧,燭火隨之染上青黑的顏色,整個祭壇都變得陰森而幽暗。

盧米安再次有了那種思維遲鈍,血肉瘙癢,皮膚底下仿佛有無數條蟲子在爬動的感覺。

而和以往不同,他突然有了強烈的危險預感,就像灰霧對他產生了不加掩飾的、異常明顯的惡意。

這惡意一閃而逝,又浮現了出來,沒有完全消失,又未變成事實。

它重復著消失又凸顯的變化,如同水中的怪物不斷地將觸手伸向岸邊,又被某種力量拖回了深海。

盧米安艱難完成儀式,等待了一會兒后,依舊沒有獲得天使的庇佑,也未得到任何啟示。

隨著灰霧影響的逐漸加重,他不得不結束了儀式,熄滅了燭火。

嗚的“靈性之墻”崩解聲音里,盧米安的思緒恢復了正常:

“時而有惡意,時而沒問題.….….這是那位‘福生玄黃天尊’在干擾‘愚者’先生回應

“他平時都做不到的,這是積蓄力量于關鍵時刻搏一把

“這說明事情到重要關頭了………”

埃拉托區,聳立著多個尖塔,染著大片金色的圣心修道院外面。

穿著白色帶領結襯衣,套著米黃色長裙的“魔術師”和衣裙淡藍,素雅干凈的“正義”兩位大阿卡那牌持有者都在凝望著那片恢弘的建筑。

她們的身旁,一條金毛大狗同樣如此。

轟隆隆,大地震顫起來,特里爾仿佛發生了一場短促的地震。

“魔術師”笑了笑道:“開始了。“

她們知道這是深谷修道院和那個采石場出現的動靜,希望能由此激發一系列的變化,產生連鎖的反應,讓躲在圣心修道院的“月女士”自行走出,提前啟動他們的計劃。

這樣一來,她們就不用強闖圣心修道院,得罪“永恒烈陽”教會了,可以直接針對“月女士”,將這位孕育神靈的邪神恩賜者抓住。

在屏障內很少有天使層次的邪神眷者這個前提下,“月女士”可以說代表著那位“偉大母親”,代表著特里爾所有邪神信徒的最強力量,她大概率是問題的核心,只要能控制住她,不用去管命運編織出來的復雜網絡,就可以抓住主干,認清本質,甚至當場解決掉問題。

要是“月女士”不出來,“魔術師”也會趁著特里爾的混亂,嘗試將這片宏偉的建筑群,將這個得到“永恒烈陽”眷顧的修道院,短暫拋入一片隱秘的空間內,強行找出目標。

“正義”輕輕點頭:

“其實我一直覺得‘月女士’這邊有些反常,問題或許不是我們猜測的那樣,這有可能導致我們被拖在這里。

“但不管怎么樣,我們已經有很多值得信任的同伴,即使別的地方出現意外,我也相信他們能夠應付。”

“魔術師”嗯了一聲:

“只靠我們兩個是做不完所有事情的,相信同伴既是期待,也是必須做的選擇......”

說到這里,她突然側過腦袋,望向遠處。

“怎么了”“正義”平和問道。

“魔術師”皺了皺眉道:“封印有波動.....”

“愚者’先生也有啟示,但我不確定是真是假..…”

收拾好祭壇后,盧米安正打算靜下心來,思考當前的情況和與外界聯系的辦法,就聽見兩道腳步聲從樓上往下,由遠及近。

這是要到207房間剛才“靈性之墻”的解除讓這里某些人察覺到了一定的動靜盧米安環顧了一圈,抓著報紙糊住的墻壁縫隙,蹭蹭爬到了天花板上。

他如同一只大蜘蛛,依靠“舞蹈家”的柔韌性和“獵人”的身體素質,靜靜貼在那里,等待走廊內的兩個人靠近。

要是他們沒有發現問題,那就這樣糊弄過去,如果他們感覺到了異常,則立刻發動攻擊。

此時此刻,盧米安非常感謝金雞旅館相當陳舊,多有破損,到處都是修補的痕跡,所以他才能抓住某些凸起,扣住部分縫隙,穩穩地將身體固定在天花板處。

也就是十幾秒的時間,207房間的門被吱呀打開了。

盧米安眸光一凝,看見了加布里埃爾的發際線和額頭,看見了他鼻梁上架著的黑框眼鏡。

而這位劇作家的后面,是套著湖水藍色長裙,氣質抽離的人體模特薩法莉。

果然是“旅舍”…..盧米安雖然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莫名其妙就到了“旅舍”,但他還是在精神緊繃之余,產生了一些振奮之情。

接下來,只要能瞞過薩法莉他們,和外界建立起聯系,找來幫手,那問題就有解決的希望了!

加布里埃爾往內走了兩步就停了下來,他環顧了一圈,對薩法莉道:“沒什么問題。”

薩法莉“嗯”了一聲,往內看了一眼,從門口離開,檢查起別的房間。

加布里埃爾緊緊跟隨這名人體模特,沒忘記將207的大門關上。

等到兩人從二樓往上,盧米安松開雙手和雙腳,輕輕落在了地板上。

他隨即拉過椅子,掉轉方向,坐了下來,身體后靠地望著門口。

過了幾分鐘,有腳步聲從三樓下來,靠近這邊。

盧米安一動不動,看著房間的木門被輕輕打開,完全不意外。

加布里埃爾的身影出現在了那里。

“你怎么進來了”這位已變成怪物,表情略顯空洞的劇作家還算有理智地關切問道。

盧米安輕笑了一聲:“我也很想知道。”

加布里埃爾輕手輕腳地進了房間,關上了那扇門。

穿著白色襯衣、深色夾克、黑色長褲和無綁帶皮鞋,戴著黑框眼鏡的他臉龐輕微扭曲,表情里透出了幾分痛苦:“你盡快離開這里吧。“

“我越來越沒法控制住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出賣你。

“對了,簡娜也進來了,現在不知道藏在哪里。”

簡娜也進來了盧米安挑了下眉毛,先問最重要的事情:“我該怎么離開”

加布里埃爾正要回答,207房間的門吱呀一聲又打開了。

盧米安直到此時才有所察覺,將目光投向了那里。

站在門口的是臉龐豐潤,棕發自然披散,褐眸藏著獨特飄忽感的薩法莉。

盧米安沒有驚慌,笑了笑道:“你真了解加布里埃爾啊。”

他看似鎮定,其實每塊肌肉都緊繃了起來。

“他不是一個擅于隱藏自己心思的人。”薩法莉嗓音發空地回答道。

能夠交流……盧米安控制住使用“哼哈之術”的沖動,頗為感慨地說道:“我以為你已經是純粹的怪物。”

薩法莉嘴角微翹,于強烈的抽離感里帶著點自嘲地笑道:“我和她們不同的地方是,我在成為純粹的怪物前,發現還有人真正愛著我。”

加布里埃爾露出了笑容。

盧米安嘆了口氣道:“這里是‘旅舍’”

“是的。”加布里埃搶先回答。

盧米安眺望了昏暗的走廊一眼:“可這里的房間不是7號,12號,依舊是207,309。”

薩法莉看著盧米安,神情愈發飄忽了,嗓音也更加虛幻:“我在這里的名字是:“12號房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