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兩個小孩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兩個小孩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兩個小孩

那人影七八歲的樣子,穿的像個小紳士,黃發棕眼,臉頰有肉,氣質略顯憨厚,正是布里涅爾男爵的教子,那個奇怪的小男孩路德維希。

路德維希正欣賞著墻上一副畫有甜甜圈的作品,忽然察覺到有人在看他。

他連忙轉身,發現了盧米安。

盧米安露出笑容,用調侃的口吻道:“又離家出走啊”

“不是。”路德維希這次很是鎮定,“我只是告訴我的教父,學習不能局限于課本上的知識,多看多聽多接觸別的事物同樣重要。”

“然后他就帶你來看畫展”盧米安左右望了一眼,沒發現布里涅爾男爵的身影。

他感覺眼前這個家伙的智商和見識好像都成長了一點,竟然能想出自己當初使用過的這類理由。

這說明學習對他真的有用!

路德維希點了下頭道:“是的。

“從小培養欣賞藝術的眼光對一個孩子來說也是很重要的。”

盧米安“嘖”了一聲道:“然后今天就不用看課本,不需要寫作業,不必煩惱考試”

“這是附帶的。”路德維希回答的同時,臉上不自覺地浮現出充滿快樂的笑容。

有成長但不多…...盧米安中肯地在心里做了評價。

這時,戴著絲綢禮帽穿著黑色正裝的布里涅爾從展廳另外一邊走了過來。

“你不擔心他走丟嗎”盧米安嘲諷般問道。

身為“陰謀家”的他,敏銳地從這個細節里發現了一些反常之處。

以路德維希之前兩次離家出走時,布里涅爾表現出來的焦急和緊張,他不應該讓這個小孩獨自待在展廳才對!

布里涅爾笑了笑道:

“路德維希這段時間表現得很好,沒再嘗試離家出走,而剛才他欣賞畫作又很專心,所以我去盥洗室就沒有帶上他,免得打斷他這種狀態。”

聽起來像是不負責任的父母會做出的事情,但男爵你之前可不是這樣,我謹慎懷疑你是故意的.…...故意把路德維希一個人留在展廳,想看看這個古怪的孩子會做什么呵呵,你是不用擔心他,需要擔心的是周圍的參觀者,這家伙要是餓了,又沒有你及時提供食物,我怕會有人被吃掉……盧米安一邊腹誹一邊做起猜測。“

他感覺布里涅爾男爵安排這次觀看畫展的活動也包含著別的目的,就像是牽一條有經驗的獵犬到特定場合,放開它的繩索,看它會不會追蹤到某些獵物……

回答完盧米安的問題,提著脹鼓鼓公文包的布里涅爾男爵看向了路德維希:

“回去以后寫一篇參加畫展的作文,詳細講講自己的感受和印象最深刻的作品。”

路德維希的表情一下就垮掉了。

盧米安對此一點也不意外,他可是有豐富經驗的人。

他沒再和布里涅爾男爵、路德維希閑聊,繼續觀看起畫作,重點放在了相應作品內是否有旅館型建筑、是否有薩法莉這個人體模特、是否會對參觀者的精神和周圍的環境造成一定影響上。

可惜,他看完了三個不大的展廳,都沒有發現值得注意的作品,倒是馬倫用屁股畫的那幅《咖啡館》被大量游客圍觀,既有贊美,也不乏詆毀。

盧米安站在最后那個展廳內,思索了片刻,又一次拿出了那副茶色的金邊眼鏡。

既然肉眼和“靈視”都看不出有什么實質的問題,那就用大概率屬于同一途徑的“窺秘眼鏡”試一試!

盧米安將眼鏡架至鼻梁后,忍受著天空和大地都在旋轉般的那種眩暈,將注意力放在了“視線”內的那一幕幕場景上。

這里的每一幅畫都似乎脫離了墻壁,正圍繞著他轉動。

部分畫作上的人物眸光冰冷地望向了盧米安。

盧米安先是嚇了一跳,還以為這里所有畫著人物的作品都存在異常,情況非常嚴峻,隨即發現自己并沒有遭遇襲擊。

不同畫上的不同人物只是看著他,靜靜地看著他,冰冷地看著他。

它們仿佛有了一定的意識,有了活著的感覺,但又沒有完全地活過來,可以走出畫布。

盧米安霍然產生了某種明悟:這是利用“窺秘眼鏡”看到的另一種真實。

也許每一幅畫作都在世界的某個層面表現出了真實,但它們是單薄的、扁平的、低層的,沒法給人類和靈界帶來足夠的影響,只偶爾出現幾個特例,比如,某些作品看久了會讓人精神錯亂或是焦慮煩躁。

而“畫家”或許能增強這種低層扁平的事物與人類世界交互的能力,給它們打開進入現實的通道!

也就是說,普通畫作里的人物在低層次的、扁平單薄的世界里本身可能就有不完整的、壓縮的、缺乏靈性的意識,現在被“窺秘眼鏡”呈現了出來。

同樣的,盧米安還看到了別的真實,那是畫家本人最深層次創作意圖的揭露。

其中一幅畫原本描繪的是未來的特里爾,它分為兩層,地面是參加宴會、衣物華麗的男男女女,地下是爬行于黑暗隧道內,吃著蚯蚓、老鼠和苔蘚的衣衫襤褸者,而在“窺秘眼鏡”中,盧米安看見地上是一頭頭滿嘴流油的肥豬,地底則是一張張猙獰扭曲的臉孔和向上伸出的腐爛之手。

這才是畫家真正想表達的。

下一秒,盧米安看見了布里涅爾男爵和他的教子路德維希。

前者在“窺秘眼鏡”內沒什么特殊,只是身上散發出了淡淡的黃銅色光芒,后者卻突然側頭,仿佛在隔著兩個展廳回望盧米安。

那張帶著嬰兒肥、氣質略顯憨厚的臉孔表面,皮膚像是要蛻掉般地蠕動了起來,下方似乎有什么東西行將鉆出。

盧米安心中一緊,本能地就摘掉了“窺秘眼鏡”。

他視線內的場景瞬間恢復了正常。

路德維希那個家伙果然有問題…….還好我反應快,要不然真可能看到不該看見的東西...….盧米安腦袋很暈,雙腳像是踩在棉花上,輕飄飄地無處著力。

他一直都知道小男孩路德維希存在異常,相當古怪,但沒想到這家伙會給自己這么強的危險直覺。

憨厚可愛的人皮之下是不是真正的人類真正的小男孩還得兩說!

嘔.……盧米安這次戴“窺秘眼鏡”太久,渾身上下都不舒服,雖然頭暈已在消退,但還是極度惡心,肚子絞痛,想吐又想拉。

這以“陰謀家”的體質都無法對抗。

他做了個深呼吸,往緊鄰著三個展廳的盥洗室走去。

那位于一條很深走廊的底部,兩側或擺放著雕像,或懸掛著畫作,很符合特里爾藝術中心這個名稱。

盧米安腳步急促地沖入盥洗室,解決起自身的問題。

用冷水洗了把臉后,他終于活了過來,不再有明顯的不良反應。

走出盥洗室,盧米安自然地將目光投向了對面的墻壁。

那里依次排列著幾幅畫作。

其中一幅既驚悚又怪異,引得盧米安多看了幾眼:

那是一幅油畫,背景色彩斑斕,層疊交錯,主要部分則是一名赤裸著身體的女性。

女性的臉部很模糊,像是畫家刻意留白,與此相對,這位女性的體表,有一張又一張清晰的面孔,它們有的憤怒,有的痛恨,有的惡毒,有的喜悅,有的來自貓,有的源于狗,有的仿佛只存在于幻想,共同點是都半透明卻足夠真實。

盧米安望著這幅油畫,霍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雖然加布里埃爾參觀這場畫展的過程中,表現得一切都很正常,但這只是那幾名作家說的,他們并沒有時時刻刻跟著這位先生,比如,去盥洗室時!

市場大道,老鴿籠劇場。

簡娜剛走出來,就看見馬路對面的煤氣路燈桿下站著一道似曾相識的身影。

那是一個小男孩,白襯衫、銀馬甲、黑外套配水銀色的領結,淡黃的頭發梳理得整整齊齊。

上次那個給我好運的小孩……那個非常厲害的非凡者!簡娜驚訝愕然的同時,本能地橫穿街道,走到了那名小男孩旁邊。

她略微埋低身體,微笑問道:“你是在等我嗎”

小男孩側頭看了她一眼,嘟噥著說道:

“不是我在等你,是你在等我,你比別的選擇都更早遇到我。”

這次又有什么事為了那場即將到來的災難,要給我好運,讓我去發現什么

簡娜念頭電轉間,隨口問道:

“你上次不是說這個方向有點危險嗎,這次怎么過來了”

小男孩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那天是那天,今天是今天,那天有點危險不代表今天也有危險。”

“好吧.……”簡娜試探著笑道,“你是想找我幫忙嗎,讓我幫你買一個冰淇淋”

小男孩長長地、大人般地嘆了口氣:“是別的事情,我會支付報酬的。”

報酬,給我好運簡娜隱約有點猜測,沒詢問報酬是什么,直截了當地問道:“什么忙”

小男孩將手探入了衣兜,拿出一枚金燦燦的錢幣,答非所問地說道:“它將是你的報酬,一枚幸運金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