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手稿

第一百八十九章 手稿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八十九章 手稿

翌日中午。

2區,圣米歇爾街。

盧米安抵達這里后,才發現它和“尋夢者”慈善組織所在的圣瓦羅街只隔了幾百米,僅僅一個街區加一座廣場的距離。

“不愧是藝術區……”盧米安挑了下眉毛,有種自己在緩慢靠近真相發現答案的感覺。

他將視線從廣場偏中位置的太陽尖碑收回,沿著建筑群明顯偏古老和陳舊的道路行走于圣米歇爾街。

他一眼就能看見廣場的邊緣和街道的兩側有支著畫板給人做素描的多位貧困畫家,以及用六弦琴、小提琴、長笛等演奏著不同曲目的音樂愛好者,時而飛起的白色信鴿旁則是伴隨著節律起伏的噴泉。

秋日的暖陽灑在這里,帶來了某種詩般的美好。

盧米安長期混跡于市場區,到特里爾別的地方不是復仇、調查,就是參加宴會,很少體驗到這種特里爾核心區域的日常生活。

他沒有因太陽的照射和周圍的環境變得懶洋洋的,戴著棕色圓帽,穿著淺藍襯衫和偏休閑的棕黃正裝,拐入了一家名為“三流作家”的酒吧。

這里的客人大多數衣物偏舊,喝著不貴的酒精飲料,談論著各種各樣的事情,偶爾有了靈感,則會拿出一個不知翻了多少遍的筆記本,用隨身攜帶的鋼筆刷刷記錄下來。

盧米安走向吧臺的途中,聽見幾名酒客在討論最近的一場畫展:

“那副名叫《咖啡館》的作品爭議很大啊,有的人贊美它用色艷麗,構圖大膽,用荒誕的形式來表達沉默的抗議,有的人則認為那是故意用一種抽象的概念來作畫,愚弄大眾的智商。

“我覺得很有趣,作家的構思在重疊于一起的色塊里展現得非常充分,你們想想,很多咖啡館不就是這樣嘈雜,熱鬧,來自不同地方的生命堆疊在一起,互相污染,形如泥濘……“

“我愿意將它稱為抽象畫派的里程碑式杰作!

“你是想說那個從來沒得到過承認,沒賣出過一幅畫的抽象畫派

《咖啡館》.…這不是馬倫用屁股畫的那副作品嗎還真有人欣賞啊這難道會成為他這一生最出名也最值錢的作品盧米安悄然撇了下嘴巴,在心里由衷感嘆道:“你們特里爾人啊.….…”

抵達吧臺后,盧米安花費8個里克要了杯苦艾酒,拔高聲音道:“各位,我有個問題,誰要是回答我,這杯酒就是他的!”

等到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將目光投向了他,盧米安才繼續喊道:“我想知道劇作家加布里埃爾住在哪里。”

“我想請他寫一個劇本。”

在圣米歇爾街,即使只是在路上撞到一個人,都有很大可能是作家或者畫家,更別提以文學討論、藝術創作交流聞名的這間酒吧內。

而加布里埃爾少不了和同行們聚會,甚至可能在他租住的公寓里舉行過私人宴會,畢竟《追光者》也算是成功上演了,相當受歡迎,這會給他帶來足夠的收益。

“加布里埃爾有幾天沒出現了,說是要把自己關起來寫完手頭的一個故事。”

就在吧臺不遠的一名中年男子笑著回答了盧米安的問題,“他應該不會接你的委托,他已經忙不過來了,有太多的劇本要寫,怎么樣,要不要考慮別的劇作家這里就有好幾位同樣有才華的年輕人。”

有幾天沒出現了……盧米安微微皺起眉頭,旋即舒展開來:“不試一試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我可是帶著足夠豐厚的誠意。”

“好吧。”那名穿著舊正裝外套的中年男子咕噥著說道,“但愿你不要失望。”

他領著盧米安來到了圣米歇爾街34號,沿階梯至距離閣樓很近的第五層。

這里無論是外墻,還是樓梯,都相當舊,有的部分還殘留著幾十年前流行的裝飾性花紋,但和金雞旅館相比,足夠干凈,足夠寬敞。

“加布里埃爾就住在這里。”那名留著兩撇胡須的中年男子抬手拍了拍503房間的棕色木門。

砰砰砰的聲音回蕩開來,無人回應。

“可能是外出尋找食物了,也可能是完成了創作,去找委托他的劇場經理了。”

那中年男子堆起笑容道“要不要回酒吧再喝一杯我也是經驗豐富的作家,雖然沒寫過劇本,但我的在地下市場賣得很好。”

“你寫過什么”盧米安望了眼緊閉的棕色木門,沒有表現得太急切。

那中年男子嘆了口氣道:“《追逐狗的僧侶》和它的續篇《追逐僧侶的狗》,這都是我寫的,但它們署得不是我的名字,這一是會導致我被密探抓捕,二是我的老板不允許。”

“有續篇了”盧米安有一段時間沒逛過地下書市和違禁書店了,上次去還是為了買《羅塞爾大帝秘錄》。

他再看這位有點猥瑣有些油膩的中年男子時,目光發生了一定的變化,這算是他的啟蒙者之一!

“上個月出的。”那中年男子輕輕點頭,“這兩本幫我的老板賺了很多,可我分到的連十分之一都沒有,不,百分之一都沒有!”

“老板”盧米安順勢問道。

他這是想起“愚人節”核心成員“吟游詩人”曾經寫過《羅塞爾大帝秘錄》,打算趁機了解下這行的情況,為后續的追蹤做點準備。

那中年男子又一次嘆息:“我們沒有署名權,只是老板的寫作工具,他支付我們固定但不多的稿酬,提出寫作的方向和要求,最后通過自己的渠道賣出去。“

“在圣米歇爾街,像我這樣連筆名都沒有的三流作家還有很多很多,和流水線上的工人一樣。”

“怎么稱呼”盧米安還算尊敬地問道。

“拉貝。”那中年男子望著盧米安,眼睛里寫滿了期待。

盧米安又問了和地下文學相關的一些問題,最后說道:“如果我最終沒能和加布里埃爾談妥,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個機會。”

“只要老板沒有新的任務,我每天都在‘三流作家’酒吧!”拉貝喜悅的情緒溢于言表。

看著這位地下作家,無數因蒂斯少年的啟蒙者沿樓梯往下后,盧米安從衣兜內掏出一截鐵絲,打開了加布里埃爾的房門。

這里比劇作家在金雞旅館的房間寬敞了很多,自帶一個盥洗室和一個不大的臥室,外面既是客廳,也是書房、餐廳和廚房,做飯的煤炭爐子就堆在角落里。

盧米安飛快掃了一圈,看見靠窗的書桌上凌亂擺放著一疊疑似手稿的紙張。

他反手關上木門,走向了那里。

“是加布里埃爾的筆跡,拉貝沒有騙我,這確實是加布里埃爾住的地方..…”盧米安拿著那疊紙張,隨意翻看了一下。

他轉入臥室,發現床邊搭著一條黑色背帶褲,愈發確定自己沒有找錯房間。

這是加布里埃爾以前經常穿的一條褲子。

可這位劇作家現在卻不知去了哪里。

想到拉貝說加布里埃爾有好幾天沒出現,盧米安驟然升起警惕之情。

他認真審視起這里的每樣物品,就像一名獵人在分辨獵物的蹤跡。

過了幾分鐘,盧米安端起書桌上的白釉瓷單耳水杯,發現里面還有三分之一的冷水,表面浮著許多正常人難以看清楚的灰塵。

“至少有一天了。”盧米安心中一緊。

加布里埃爾會出什么事情

不會是太出名,被政府密探找去“談話”了吧,或者引來了追逐金錢的綁架者

盧米安將白釉瓷水杯放到手稿旁,在房間里仔仔細細搜查了一遍,沒找到什么值得留意的痕跡。

最后,他又回到了書桌前,拿起那疊手稿,想看看加布里埃爾失蹤前在寫什么。

這個劇本的故事梗概是一名落魄的作家遇到了一個被逼加入黑幫的女人,兩人在絕望、痛苦、煎熬、惡劣的日常生活里互相安慰,彼此鼓勵,用肉體溫暖著對方的心靈,后來,作家得到報紙主編的賞識,獲得了穩定的收益,名聲逐漸響亮,而那個依舊沉淪在黑幫的女人選擇消失。

故事還未寫完,停留在戀人不知去向后的部分,停留在那名作家的內心獨白上:“她來了;”

“我的愛人從黑夜里來了。

“她走了;

“我的愛人走向了遠方的旅舍..….”

看到旅舍這個單詞,盧米安額角猛然一跳。

雖然在劇本里,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一個單詞,完全不突兀,但最近每天都在念叨它的盧米安還是不可避免地精神一震,有所聯想。

霍然間,他將目光從手稿上抽離,投向了書桌。

被他挪至手稿旁的那個白釉瓷單耳水杯不知什么時候已回到原本的位置!

盧米安眸光一凝,衣服下的皮膚和肌肉瞬間緊繃。

作為一名“獵人”,他不會忘記自己對環境做過的任何一點改變,這是陷阱的基礎!

一個肉眼難見的生物,只能通過一些痕跡來確認它的存在盧米安無聲自語,迅速記起了簡娜轉述的官方情報。

他猛然將手探入衣兜,略作選擇,拿出了一副眼鏡。

那是茶色的金邊眼鏡,那是“窺秘眼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