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畫的力量

第一百八十五章 畫的力量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八十五章 畫的力量

翌日上午。

盧米安換好衣物,正準備出門,忽然看見“玩偶”信使從墻壁內鉆了出來,丟下一張折疊得整整齊齊的信紙。

“魔術師”女士從布瓦爾被污染的尸體上找到了線索盧米安心中一喜,邊感謝信使的忙碌,邊展開了信紙:

“對于屏障之外的部分邪神,我們了解得還不夠,暫時還不清楚‘旅舍’指的是什么,位于哪里,只是有一些猜測。

“從布瓦爾.蓬派羅的尸體上,我發現了和‘學徒’途徑有一定相似性的污染,那是來自異度時空和另外維度的侵蝕,如果不是我來處理,除非它從那種狀態里走出,發動攻擊,否則你們沒法真正接觸到它。

“我們注意到那些畫家往往都已經瘋了,只是因為藝術家本身的特點,所以沒人察覺,他們近乎無意識囈語和抽搐式幻想的畫作有的體現出了世界的某種真實,有的對周圍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有的讓虛假的內容變成了真實存在的事物,從畫布或者紙張里走了出來,徘徊于一定范圍之內,而那大部分都有時間的限制。

“其中一個例子是,某位畫家在服食了精神類藥品后畫出了一個不可名狀的生物,之后,那生物從畫布中出來,殺掉了自己的創作者和那間公寓內的其他活物。

“我曾經接觸過一件危險的畫作式封印物,里面畫的神靈就活了過來,不知去了哪里,幸運的是,他并未帶來大的災難。

“同樣的,我們在處理一個瘋掉的邪神信徒時,在他居住的建筑物內見到了格爾曼.斯帕羅,見到了“疾病女王”,見到了原本只存在于小說里的各種人物和不同場景。

“還好,這些人物并不具備原型擁有的實力,只有外形、個性和能力的簡單詮釋。

“經確認,這些都是那位瘋掉的邪神恩賜者弄出來的,他以前是小說愛好者,失去理智后本能地根據小說的內容在自己家里弄出了一個幻想的國度。

“從這方面看,這和‘觀眾’途徑也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本質上不同,一個主要源于心靈的力量,一個更像是在借助其他維度或者異時空的特質和力量創造事物,那前期可能是通道,是危險的門,后期也許是近乎真實的異度空間,甚至異度世界。”

看到這里,盧米安眼皮一跳,產生了很多念頭。

他第一反應是:這是我能看的內容嗎

其中部分還好,只是客觀描述那些邪神恩賜者的力量,但對應的例子和分析,看得盧米安腦袋發脹,心跳加快,皮膚緊繃。

曾經有畫的神靈活過來,走到現實

有這么恐怖嗎

那么一幅畫要是沒被封印,豈不是能毀掉整個特里爾

再多給點時間,整個世界都可能完蛋!

思緒電轉間,盧米安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如果把有類似力量且位格不低的“畫家”抓起來,讓他給奧蘿爾畫一副完美復刻的油畫,豈不是能讓畫里的奧蘿爾活過來,回到現實

這等同于一種復活。

過了十幾秒,盧米安長長地吐了口氣。

他的內心充滿了沖動,但他的理智告訴他,那種方式“復活”的奧蘿爾大概率不是真正的奧蘿爾,只是一個頂著奧蘿爾外形的危險生物。

如果單純只要外形上的奧蘿爾,有“謊言”耳夾的他隨時可以。

緊接著,盧米安想到了自己很久沒用的一件神奇物品:“窺秘眼鏡”!

這幅有著橡膠質感的茶色金邊眼鏡來自于一位死去的非凡者,而那位非凡者臨死前就畫了一副充滿瘋狂氣質、用色極其艷麗、圖案古怪迷幻的油畫!

另外,盧米安戴上“窺秘眼鏡”后,會看見原本看不見的事物,偶爾在某種程度上洞見到這個世界的真實,并充滿畫畫的渴望和沖動。

那種狀態下,他畫的圖畫都會帶有一點超自然力量,根據內容的不同產生不同的效果,比如,帶來渾身的瘙癢,帶來陽光的溫暖和光明的呈現,這和“魔術師”女士描述的邪神恩賜者某些畫作能對周圍產生一定的影響吻合。

自從有了“尼瑟之臉”和“謊言”耳夾,不再需要“窺秘眼鏡”來偽裝自己的盧米安翻找出了那幅茶色的金邊眼鏡,仔細審視了幾秒,無聲自語道:

“它原本的主人是‘旅舍’相關途徑的恩賜者,或者是接觸到了相應的事物,遭受了一定的污染

“嗯,等會去找k先生匯報,問一問現場還有發現什么細節,呃.....‘極光會’狂熱于獵殺邪神信徒,掌握的邪神情報也許比‘塔羅會’多,k先生說不定知道一點‘旅舍’的事情..…”

盧米安身處四個不同的隱秘組織,能從四個情報系統異常發達的渠道獲取信息,以至于沒有參加神秘學聚會的迫切需求,只偶爾去看一看,湊個熱鬧,聽聽流言和故事。

將那副“窺秘眼鏡”塞入衣兜后,盧米安閱讀起剩下的內容:“在此之前,這條途徑的邪神恩賜者都不怎么活躍,也不愛傳教,搞血腥祭祀的次數同樣不多,即使出事,也只是弄死自己和所在房屋內的人,危險性相對不那么大。

“現在看來,他們也不是那么‘無害’,危害甚至可能很大。

“在‘旅舍’這件事情上,你可以試著問下忒爾彌波洛斯,他對那些邪神和他們恩賜者的了解比我所有人加起來還要深,當然,他未必會回答你。”

盧米安用赤紅的火焰點燃信紙后,壓著嗓音,低聲笑道:“忒爾彌波洛斯,你知道‘旅舍’代表什么,屬于哪位邪神嗎”

“不是邪神,也是一位偉大的存在。”忒爾彌波洛斯恢弘層疊的嗓音回蕩開來。

他反駁之后才回答了盧米安的問題:“知道。”

然后,就沒有了下文。

這讓盧米安有點被挑釁到:

我是想聽你說知道還是不知道嗎我是想聽究竟代表什么,屬于哪條途徑!

他做了追問后,忒爾彌波洛斯嗓音渾厚地反問道:“你真的想了解”

盧米安突然有了強烈的危險感,異常警惕地回答道:“不用具體講那位邪神的尊名等信息,只說一說‘旅舍’對應途徑的情況和特點。”

忒爾彌波洛斯頓時恢復了沉默,未做介紹。

盧米安“呵”了一聲,覺得這家伙剛才是抱著“反正不會損失什么,不如試一試,萬一宿主犯傻了呢”的心態回答的,根本沒想過出賣“旅舍”的情報!

他吐了口氣,轉身離開207房間,準備去找k先生。

盧米安前往林蔭大道區的時候,芙蘭卡已經見到了布朗絲.索倫。

她們都穿著獵裝,帶著雙管獵槍,站在東洛涅森林的邊緣,一邊瞄準著樹木后面的野鹿,一邊做著交流。

“布朗絲,你tmd什么時候才讓我結束考核期”芙蘭卡用說臟話這種刻板的方式強調自己原本的性別。

橙紅色頭發大半塞入了獵鹿帽的布朗絲望著前方道:

“快了,快了。”

芙蘭卡憤憤不平地說道:

“究竟是負責特里爾的高位魔女想再考核我一段時間,還是你在中間使壞”回布朗絲預備扣動扳機的手指停了下來,表情有了些許變化。

“難道真是你”芙蘭卡略顯愕然地脫口而出道。

布朗絲正色回答道:“我只是建議,上面的人也同意了。”

“她為什么要同意這么荒謬的提議她是你媽媽嗎”芙蘭卡罵了起來。

砰!布朗絲扣動了扳機。

子彈穿過樹林,未能命中那頭野鹿。

看到這一幕,芙蘭卡犯了嘀咕:不會真有親戚關系吧,或者,親密情人

魔女教派又叫魔女家族,許多成員間有點親戚關系也挺正常的....

索倫家族原本掌控著“刺客”的相鄰途徑,有些分支長以來都受到魔女教派的侵蝕也不是不可能.….…

見芙蘭卡沉默,未做回應,布朗絲清了下喉嚨道:“如果你答應不參加紅房子咖啡館的歡樂派對,你這周就能結束考核期。”

“……”芙蘭卡想罵,但最終變成了笑聲,“哈哈,說你純情吧,你有一整個女性歡樂派對,說你濫交吧,你又不愿意讓外人參與進去。”

不等布朗絲做出回應,她“哼”了一聲道:“我可以答應你,反正我自己也能弄。”

她的真實想法是特里爾再有一兩周就可能爆發災難,得趕緊混入魔女教派,看能不能蹭到點好東西,等到災難過去,如果還活著,再打布朗絲歡樂派對的主意!

真正的男人既能肆意張揚,也能暫時委屈自己!

布朗絲忍不住側過了腦袋,上下打量起芙蘭卡。

芙蘭卡一點也不心虛,任由布朗絲審視。

過了近十秒,布朗絲才低聲說道:“記住你剛才的話。”

芙蘭卡笑了笑,表示沒有問題。

就結束考核期達成一致后,芙蘭卡拿著獵槍,轉而說道:

“前段時間,我和夏爾去了一次地下墓穴,走到了‘克麗絲芒娜夜柱’那里,我對那根柱子隱約有點奇妙的感覺,那不會是第四紀哪位魔女留下的吧”

從簡娜那里知道她聽見虛渺嘆息后,芙蘭卡就對“克麗絲芒娜夜柱”產生了興趣。

“夏爾你那個小情人”布朗絲又轉過腦袋,望了芙蘭卡一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