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罪人”們的首領

第一百八十一章 “罪人”們的首領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八十一章 “罪人”們的首領

棕色的小公牛前蹄緩慢地敲打起體型和自己不太匹配的機械打字機,每一下都必須非常注意才不至于連帶到附近的鍵帽。

盧米安把玩著那枚厄運金幣,耐心地等待著布瓦爾的完整回答。

趁此機會,他快速將這次的行動在腦海內過了一遍:

從開始,他就沒打算親自動手,這一是嘗試扮演“陰謀家”,二是讓小團隊的成員們更好地發揮,提升配合的默契程度。

根據布瓦爾.蓬派羅占有欲較強這一點,他把陰謀的重心放在了保利娜本人身上——通過安東尼.瑞德反復的“心理暗示”,這位夫人因被虐待而積攢的痛恨得到發酵,化成了一枚種子,等到身體的捆綁被解除,就會立刻發芽。

為了讓布瓦爾放松警惕,“危險預感”直到最后才爆發,盧米安不僅讓芙蘭卡做了反占卜方面的神秘學準備,而且通過這位同伴偽裝成保利娜又被識破的行為,讓目標下意識地相信被綁起來的那個是真的。

當然,那確實是真的,在布瓦爾割斷繩索前,保利娜對他甚至沒有實質的仇恨,充滿了想要得到解救的渴望,這是任何表演都偽裝不出來的真情實感,足以讓布瓦爾相信,也不會觸動“危險預感”。

簡娜的作用一是做出攻擊,給予壓迫,不讓目標有空閑觀察環境、思考細節,逼著他急切地靠近保利娜,試圖在最短時間內帶著自己的禁臠逃離露臺街20號,二是讓敵人本能地相信埋伏集中在主臥周圍區域,放置真正保利娜的房間是相對安全的,沒有問題的。

于是,布瓦爾如盧米安事前預料的那樣,一路“狂奔”,踩中了陷阱。

如果不將陰謀的重心放在保利娜身上,以布瓦爾具備的“危險預感”,芙蘭卡即使表演得再真實,再像保利娜,對方也會提前察覺,放出豢養的小鬼,謹慎地做一次確認。

“從這次扮演看,陷阱是最簡單最直觀的陰謀,而陰謀是陷阱的深化和升級...…”盧米安感受著魔藥的少許消化,在心里暗嘆了一句。

與此同時,見布瓦爾牛蹄敲打間沒有危險的感覺醞釀和滋長,隱身狀態的芙蘭卡放松了不少。

她忍不住回憶起自己假扮保利娜時和這位“罪人”組織聯絡員的對話,一張臉燒得通紅,又熱又燙。

太尷尬了!太TM尷尬了!

終于,布瓦爾完成了第一次鍵盤聊天。

簡娜從那臺機械打字機處扯下印滿單詞的紙張,飛快讀給盧米安和芙蘭卡聽:“兩個多月前,桑松一家去了某個地方,暫時還沒有回來。”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聽他們的意思是,和某件重要的事情有關。

“在此之前,桑松家的主母康斯塔絲已經瘋掉,為了不讓她在完全無法自控的情況下做出過激的行為,引來官方非凡者的關注,影響到組織內的其他成員,她的丈夫瓦贊.桑松連同他們的孩子一起將她殺掉,讓她回歸了主的國度。”

因瘋狂被清理你們什么時候產生了自己沒瘋的錯覺只是瘋的程度還不太嚴重,處在部分觀點扭曲,異于正常人的階段,還知道偽裝自己……聽完之后,盧米安無聲咕噥了幾句。

在他看來,從與宿命為名的那位存在建立起聯系開始,那些信徒就不再是正常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點污染,有潛在的精神問題,不知什么時候就會徹底瘋掉或是崩潰。

盧米安自己要不是有“愚者”先生封印,有非凡特性的影響來平衡,絕對比布瓦爾口中的康斯塔絲更瘋,也更恐怖。

處在他和布瓦爾之間的簡娜則忍不住嘶了一聲,愈發覺得對邪神信徒們狠一點是好事。

那些人已經失去了正常的情感,對自己的妻子和母親說殺就殺,說清理就清理!

自己的親人都能這樣,他們會怎么對待周圍的人類可想而知!

“哪些人去了你說的那個未知之地”盧米安追問道。

啪啪啪,小公牛又敲打起鍵盤。

這次,它比剛才熟練了不少,回答的內容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在紙張上呈現了出來:“瓦贊.桑松是我們的首領,他得到神諭,帶著在特里爾的幾位‘獵命師’一起去了那個地方。”

“瓦贊.桑松是‘罪人’組織的首領”盧米安略感愕然地問道。

根據“我有個朋友”的說法,瓦贊.桑松不是因為快破產才選擇加入“罪人”組織,后來成功轉運并獲得恩賜力量的嗎

啪啪啪,新的回答打印到了紙上,被簡娜讀了出來:

“他是最早在特里爾傳播宿命信仰的人,他在近三年前就獲得神性,成為了‘環中人“。

“他喜歡偽裝,在合作者面前會假裝自己只是組織的一名核心成員,而不是組織的建立者。

“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們,都是他帶著走入神秘學世界,成為宿命恩賜者的,除了死去的洛希,他的妻子和另外三個孩子現在都是‘獵命師’,當然,康斯塔絲已經被清除。”

一位半神,一名“環中人”,竟然以中低序列非凡者的身份和“洛基”、“我有個朋友”接觸,屬實有點陰險和狡詐……也不知道“我有個朋友”他們有沒有察覺,如果沒有,呵呵,那真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覺得周圍的人都是蠢貨,都是可以利用和榨取價值的對象……究竟誰是獵人,誰是獵物盧米安再次嘲笑起“愚人節”那兩名核心成員。

同時,他對“罪人”組織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以桑松家庭為核心發展起來的邪神教派。

至于瓦贊.桑松是怎么接觸到宿命信仰,獲得邪神恩賜的,那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目前看起來,他應該是生意失敗,接近破產,沒有其他辦法的情況下嘗試了某些事情。

“瓦贊.桑松為什么不讓紀堯姆.貝內知道他是‘罪人’們的首領”盧米安確認起細節。

紀堯姆.貝內已經是序列5的“獵命師”,不比桑松家庭那些人和其他核心成員差,實力顯著強于布瓦爾.蓬派羅。

小公牛又一次用打字機滿足起自己的傾述欲:

“瓦贊閣下認為紀堯姆.貝內有太強烈的野心,如果讓他參與核心事務,會導致他自我膨脹,做出不必要的事情。”

簡單來說就是,紀堯姆.貝內在科爾杜村提前舉行那場祭祀儀式的行為讓瓦贊很不滿意,認為他搞砸了宿命天使的降臨,但礙于以宿命為名的那位存在沒有當場懲戒這位“獵命師”,他只能捏著鼻子,忍著不滿,暫時接收了紀堯姆.貝內,做邊緣化處理盧米安從布瓦爾的回答里大致把握到了瓦贊.桑松的心態。

他斟酌了下,改變了問題:“瓦贊.桑松去了那個地方后,會偶爾聯系你嗎你負責做什么,為什么認為自己需要謹慎,不能出現紕漏”

小公牛使用機械打字機的熟練度又一次上升了:“瓦贊閣下出發前告訴我,三個月內不會和我聯系,等到事情結束才會回歸。”

“我和另外幾名成員負責管理不同的產業,聯絡不同的信徒,讓他們在這三個月里專心于自我的祈禱和產業的經營,不能惹出任何事情來,我們幾個同樣如此。”

宿命的神諭認為三個月內那場災難就會降臨從瓦贊.桑松他們消失,已經兩個多月了……不超過三周,問題肯定就會爆發時間很緊迫啊.…....盧米安圍繞著桑松一家和“罪人”組織的現狀又問了不少細節,但看得出來,布瓦爾.蓬派羅知道得也不多,只了解自己手頭上這攤事情。

最后,盧米安指了指從對方衣兜內掏出來的數件物品,開口問道:“這些都是什么,具體有什么作用”

小公牛用機械打字機如實回答道:“你剛才拿的是用‘轉運之術’制作的厄運金幣。“

“我曾經遇到過一個非常倒霉的人,利用‘轉運之術’讓他重獲了新生,他也因此成為我主的信徒,這枚厄運金幣則是那次幫助的產物。”

曾經…..盧米安微皺眉頭道:“苦修士’的‘轉運之術’效果能維持多久”

他在“托缽僧侶”階段,依靠儀式將目標命運轉移到對應物品上后,效果只能維持三天,超過這個期限,要是還沒有找到另外一個人來承擔這份命運,那它將回歸原主,且再也無法被轉移。”

成為“受契之人”后,盧米安沒再用過“轉運之術”,只能根據獲得的神秘學知識大致判斷維持時間會提升至五到七天。

說話的同時,他集中注意力,望向手中的5費爾金幣,發現它纏繞著血紅近黑的運勢,試圖侵蝕向自己又什么都無法撼動。

普通的倒霉應該是可以影響我的,但極致的厄運會波及忒爾彌波洛斯和我交織在一起的命運,沒有對應的位格根本動搖不了原本的河流…..盧米安有了初步的判斷。

小公牛啪啪回答道:

“十三天,這是‘轉運之術’的極限,再想提升,只能依靠‘獵命師’的能力。

“十三天內,我如果沒有需要對付的敵人,就會隨意挑選一個目標,讓他承受厄運,然后在他開始倒霉后,宣揚宿命的力量,幫助他轉運,再次獲得一枚厄運金幣,以及,一個新的信徒。”

“我艸,永動機啊!”隱身狀態的芙蘭卡忍不住腹誹了一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6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