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虛幻的嘆息

第一百七十七章 虛幻的嘆息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七十七章 虛幻的嘆息

“倒吊人”答應了盧米安的請求,并告訴他通過“魔術師”聯系。

說過感謝的話語,盧米安和芙蘭卡離開船長室,沿著僅能供三人并行的過道,踩著發出吱嘎聲音的木板,在黯淡的火把照耀下,回到了甲板上。

他們注意到這艘名為“幽藍復仇者”號的幽靈船不是只有“風暴使者”阿爾杰一個人,在尾端,在船艙外側,在桅桿瞭望臺內,還有為數不多的十幾名水手,他們藏在黑暗的邊緣,沒試圖靠近這邊。

下一秒,盧米安和芙蘭卡同時看見前方懸掛起一顆璀璨的星星,它染著些許妖異的藍色,仿佛剛從靈界出來。

這顆星星越來越大,像是瞬間降臨到了地面,它的光芒隨之散開,將周圍的一切全部吞沒。

盧米安和芙蘭卡只是眨了下眼睛,就被星光卷入,等到視線恢復,他們已是回到金雞旅館207房間。

“太,太華麗了!”芙蘭卡由衷贊道,一臉向往。

她恨自己轉途徑的唯一選擇是“獵人”,沒法體驗“學徒”們的瀟灑,只能考慮將來弄一件有類似能力的封印物。

盧米安沒有附和芙蘭卡,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芙蘭卡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道:“是不是覺得這事有點奇怪

“籌集10萬費爾金的黃金對實力相當于海盜王者的寶藏獵人來說,應該是非常簡單的事情,那三個問題也不需要想太久,可‘倒吊人’先生過了這么多天,才找你召喚‘盔甲幽影’,而且還是在他已經抵達特里爾的情況下。

“另外,以‘魔術師’女士表現出來的能力,完全可以輕輕松松把我們送到海上,送到‘幽藍復仇者’號內部,然后再接回來,為什么非得等‘倒吊人’先生來了特里爾才這么做”

盧米安笑了起來,夸獎起芙蘭卡:

“這次很敏銳,看來腦子還是得多用才行,總是閑置會顯得智商不足。”

“艸,你是夸我還是罵我”芙蘭卡“呸”了一聲,微皺眉頭道,“要么是‘倒吊人’先生前段時間處在特殊環境內,難以準確定位,要么是他到特里爾還有別的目的....”

說到這里,盧米安和芙蘭卡同時想起了即將到來的那場災難,嗅到了暴風雨壓在城市上空快要降臨的壓抑和恐怖。

“塔羅會’在調派更多的大阿卡那牌到特里爾為的是災難如果沒能成功阻止,就盡可能多地保護好市民”芙蘭卡做出了猜測。

盧米安輕輕點頭,沒有反駁。

一陣沉默后,芙蘭卡轉移了話題,充滿動力地嚷嚷道:“我要成為半神,我要積攢黃金!”

見盧米安挑了下眉毛,用眼神表示詢問,芙蘭卡滿是向往和渴求地說道:

“這樣我就能直接讓你召喚‘盔甲幽影’,問我自己想問的問題,不需要請大阿卡那牌們保護!”

“努力吧,歡愉小姐。”盧米安打趣了一句。

第二天,接近正午的時候。

從泉水街返回的盧米安領著簡娜進入地底,抵達了地下墓穴第三層,來到了那個聳立著兩根祭祀之柱的小廣場。

“為什么帶我到這里”簡娜一臉的疑惑。

如果不是她對盧米安非常了解,知道這家伙是什么樣的人,都懷疑是不是朋友突然起了歹心。

斜背黑色挎包的盧米安筆直而立,雙手插兜,微笑說道:“給你一個最安全的晉升環境。”

結合芙蘭卡的說法和“魔術師”女士的只言片語,盧米安知道“刺客”途徑的序列0,魔女教派崇拜的那位真神,本身應該是男人變成的女性,內心非常扭曲。

據稱,這位“原初魔女”沉浸在痛苦里無法自拔,想將自己的遭遇一代又一代復制,所以,他非常痛恨正常的女性成為“女巫”,連帶的魔女教派也在獵殺女性“刺客”、女性“教唆者”和真正的“女巫”。

這種情況下,簡娜服食“女巫”魔藥說不定會受到點影響,畢竟連“隱匿賢者”這個占據了序列0位置的存在都能無差別影響“窺秘人”途徑的每一位非凡者,時不時對他們耳語,在他們服食魔藥晉升時灌輸知識,那真正的邪神“原初魔女”沒道理完全影響不了“女巫”們。

雖然序列較低的情況下,這種影響應該不會太強奧蘿爾在“隱匿賢者”一路耳語灌輸下都可以晉升序列7,成為“巫師”,但小心總比大意好,既然有辦法降低或削弱類似的影響,那為什么不做

要知道,“女巫”是“刺客”途徑的第一個質變節點,甚至是核心意義“魔女”的起始,只想看著男人改變性別的“原初魔女”對這個序列的晉升者大概率會比較關注,不管是芙蘭卡,還是盧米安,都不想簡娜冒險。

當然,“魔術師”女士偶爾提到過,這位邪神的狀態不是太好。

“最安全”簡娜環顧了一圈,不是太相信。

周圍一片黑暗,全是尸骸,怎么能叫安全

只有那兩根斑駁的石柱周圍才顯得比較溫暖,讓人平靜。

盧米安簡單介紹了下這座祭祀廣場的特殊,末了道:

“刺客’途徑的頂端是位邪神,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突然發瘋,而同途徑神靈是有能力在非凡者服食魔藥晉升時施加一定影響的,人為,不,神為提升難度。

“這里可以很大程度上削弱那種聯系。”

簡娜專注聽完,走向銘刻有“太陽圣徽”的斑駁石柱,微張雙臂,做起禱告。

見她沒問芙蘭卡當初為什么沒受影響,之前交流注意事項時也未提及這件事情,盧米安抬起右手,摸了摸下巴,暗自“嘖”了一聲。

“贊美太陽!”禱告的最后,簡娜相當虔誠地歌頌起“永恒烈陽”。

盧米安沒有出聲,將黑色挎包內的“女巫”非凡特性和陰影蜥蜴的鱗片等材料交給了簡娜。

他用對方給的1萬費爾金從加德納.馬丁那里換來了這些東西。

簡娜看了那幽藍豎眼般的“寶石”和它外表的絲線般紋路一眼,單膝跪下,就著異常干凈的廣場地面,調配起魔藥。

沒多久,一杯色澤暗紅藏著陰影的藥劑出現在了簡娜的手中。

簡娜平復了下心情,只覺這幾個月來,自己就像被各種事情推動,不由自主地往前,而她現在沒法停下來了。

這也許就是我的命運……贊美太陽!簡娜閉上了眼睛,然后在心里偷偷地加了一句:贊美愚者!

當此關鍵時刻,為了晉升順利,為了自己能活下來,她內心的信仰天平不由自主出現了一點傾斜。

這是因為芙蘭卡和盧米安在服食魔藥,提高序列這件事情上,都表現得較為輕松,至少看起來是這樣,而他們都信仰“愚者”先生。

沒有猶豫,簡娜抱著一種就當自己在刺殺于格.阿圖瓦時已經死掉的心態,咕嚕喝下了那份魔藥。

那魔藥冰冷虛幻,如同快融化的白霜,簡娜很快有了種全身皮膚既癢又痛的感覺。

她的思緒逐漸模糊,就像在水里緩緩下沉。

霍然,劇痛從她的體內爆發,簡娜清醒了不少,發現自己正被黑色的、安靜的火焰包圍著,一點點吞噬。

她的上方,有白霜凝結的透明冰層,那如同一面鏡子,擋住了簡娜爬出黑焰的努力。

下一秒,簡娜看見冰層之上多了張臉孔,多了道人影。

那臉孔和她長得一模一樣!

那人影是另外一個簡娜,但慣用手變成了左手!

冰層上的“簡娜”惡毒地看著黑焰里的人影,一臉的期待和渴望。

簡娜也算是有過戰斗經歷的人,詫異驚悚之余,立刻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一起,往上揮出了拳頭。

冰層無聲破碎,“惡毒”的簡娜也落入了黑焰。

這個時候,遠處隱約有一條蟒蛇般的黑色事物輕輕晃蕩,它的前端長著一只幽藍色的豎眼。

那怪異的“蟒蛇”一閃而逝,沒有進入這片區域,只是投入了一道黑影。

幾乎是同時,簡娜的耳畔聽見了一聲悠長的、痛苦的嘆息。

這虛幻的嘆息距離她很近,就像來自祭祀廣場的周圍,來自旁邊的尸骸。

怪異“蟒蛇”投射進來的黑影瘋狂滋長,越來越大,但也越來越淡。

它一下將簡娜和惡毒的人影覆蓋住,不斷地往她們的體內滲透。

簡娜沒有放棄,強忍著疼痛和恍惚,竭力爬出了黑焰地獄,來到附近的冰層上,那黑影后繼乏力,沒有追趕,只能拖著惡毒的“簡娜”墜入看不到底部的黑淵。

這樣的場景瞬間破碎,簡娜的視線恢復了正常,看見了銘刻著“太陽圣徽”的斑駁石柱。

她的表情已經扭曲起來,但身上的疼痛在一點點緩解。

盧米安見簡娜體表的黑焰在迅速收縮和消散,周圍的冰霜則飛快融化,明白這位同伴成功晉升序列7,是一名“女巫”了。

他這才將目光投向祭祀廣場的邊緣,投向被黑暗籠罩著的陵墓和尸骸。

簡娜服食魔藥沒多久,他就感覺那里有一點異動,但最終沒什么事物進入兩根祭祀之柱所在的干凈廣場。

終于,簡娜不再有異常,她爬了起來,看見盧米安正眺望遠處,于是疑惑說道:“我喝下魔藥后,好像聽見那邊有嘆息的聲音。”

盧米安緩慢點頭道:“在地下墓穴的這一層,有根‘克麗絲芒娜夜柱’,那代表曾經隕落在這里的一位‘災難魔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2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