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三個問題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三個問題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三個問題

因為有“倒吊人”在,不用擔心被“盔甲幽影”攻擊的問題,所以盧米安并未以“愚者”先生的名義召喚,而是按照最簡單的流程,布置“靈性之墻”,用召喚信使的方式將“盔甲幽影”召喚了出來。

膨脹幽綠的燭火前,那道模糊的幽影穿著染上不少金色的魚鱗式漆黑盔甲,靜靜屹立在半空。

那一塊塊鱗片上的微縮臉孔猙獰扭曲著,無聲嘶喊著,毫不掩飾地將自身的痛苦張揚了出來,把它們變成了對周圍所有生靈的仇恨和惡意。

做水扮的“倒吊人”阿爾杰往前走了一步,“靈性之墻”內頓時有一道又一道細微的銀白電光噼里啪啦冒出。

它們轉瞬即逝,又憑空再生,讓盧米安和芙蘭卡體表的汗毛應激而立,酥酥麻麻。

雷暴來臨前的極度壓抑里,“盔甲幽影”身上那無數透明臉孔恢復了安靜,但充滿痛恨之意的視線依舊存在。

盧米安看了眼擺在祭壇上的六根金條,平復了下狀態,用赫密斯語說道:“我獻上祭品,請你回答我三個問題。”

“盔甲幽影”體表那一張張模糊臉孔同時轉向了散發出誘人光芒的黃金,將“可以”的意念傳遞給了盧米安。

盧米安隨即對“倒吊人”點了下頭。

“倒吊人”略作斟酌,給出了第一個問題:“你是誰”

盧米安用赫密斯語重復起這個問題作為他的契約生物,這種情況下,“盔甲幽影”只會和他溝通。

短暫的靜默后,“盔甲幽影”又一次說出了現場只有芙蘭卡能勉強聽懂的那種語言:“天師敕封,鎮鬼之神,吾名陳荼。”

天師.…….芙蘭卡想了好幾秒,快速斟酌著語言道:“他姓陳,名荼,是道教首領敕封的神靈,負責鎮守惡靈。”

“什么是道教”“倒吊人”思索著問道。

“什么是敕封”盧米安側頭望向芙蘭卡,改用因蒂斯語詢問。

在他看來,既然稱之為教派,不管前綴是什么,那都和“愚者”教會、“永恒烈陽”教會這些沒有本質區別。

“這兩個問題說來話長,等會再討論吧,我怕‘盔甲幽影’等不了那么久。”

也是....盧米安將目光投向了“倒吊人”先生。

“倒吊人”短暫沉吟,給出了第二個問題。

盧米安將它翻譯成了赫密斯語:“東邊的海洋上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盔甲幽影”低沉威嚴地回答道:“東海有仙山,上古已失落,其名為蓬萊。”

蓬萊……還真是家鄉啊…….芙蘭卡心中一喜,翻譯的速度都變快了不少:

“東邊的海洋上有一座居住著各種強大巫師和特殊神靈的山峰,它在很古老的年代里就已經消失不見,名字叫做‘蓬萊’。

這段話相當容易理解,不管是盧米安,還是“倒吊人”,都未提出疑問。

過了幾秒,“倒吊人”阿爾杰語速緩慢地問道:

“最近幾年,東邊的海洋有什么異變”

最近幾年“盔甲幽影”疑似被那位“冥道人”所殺,拘禁在身邊,帶入了“黃泉”,而“冥道人”舍身入河應該都是一兩千年前,“血皇帝”剛隕落或者隕落不久的事情了,他哪還會知道最近幾年外面發生了什么芙蘭卡聽得犯了嘀咕,但沒敢糾正“倒吊人”先生。

盧米安重復了一遍后,“盔甲幽影”陰森冰冷地回答道:“河上漂來了源于蓬萊的尸體.....”

芙蘭卡聽得一陣愕然,脫口而出道:

“那座叫蓬萊的山又出現了,有居住在上面的強大巫師或者特殊神靈死去,尸體漂到了也許是‘冥河’的地方!就是,就是‘血皇帝’亞利斯塔.圖鐸被‘冥道人’鎮壓的那條河流,‘撒瑪利亞婦人泉’的源頭!”

意思是,“盔甲幽影”所在的那個世界東邊海洋最近幾年發生了異變,早已消失的神山蓬萊重新出現,且有居住在那里的強大非凡者死去那座名為蓬萊的山是一直屹立在東海了,還是偶爾才出現盧米安很想追問一句,但根據類似召喚的規則,他沒法再提出更多的問題。

擺在祭壇上的六根金條隨之崩解,化作點點澄凈光芒,融入了那漆黑為底的魚鱗式盔甲表面。

這一次又有近五分之一的甲片染上金色,變得神圣。

“倒吊人”看著“盔甲幽影”消失在陰綠的燭火里,許久沒有說話,不知在想些什么。

盧米安結束儀式,快速收拾好祭壇,轉而對芙蘭卡道:“你可以解釋第一個回答里的那些名詞了。”

這是在為難我!芙蘭卡無聲抱怨了一句后,邊思索邊說道:

“敕封,就相當于,恩賜,對,恩賜!

“這個叫陳荼的‘盔甲幽影’被授予了教會內部或者神靈國度的一個職位,從而獲得了對應的恩賜力量,能夠鎮守惡靈。

“這不是神靈直接賜予的,而是由那個教派的首領舉行儀式,代表神靈,通過給予頭銜的方式恩賜的。”

盧米安認真聽完,對敕封之事大概有了一個較為清楚的認知:

更制度化的恩賜體系,不僅把恩賜力量與具體的職位深度捆綁在了一塊,而且還讓神靈的代行者發揮起更加重要的作用。

“基本就是這樣,想要深入去講會牽扯很多,短時間內根本說不完,比如,天庭,地府,儀軌,受箓,等等,等等,很多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一個名詞。”芙蘭卡吐了口氣道。

看見“倒吊人”先生和盧米安依舊望著自己,她內心一顫道:“你們,不會真讓我講吧”

“倒吊人”微微點頭:

“我知道讓你現場講很困難,也會出現不少的錯誤,你可以回去之后,慢慢回憶和整理,形成一份書面的資料,通過你的大阿卡那牌轉交給我。”

“好。”芙蘭卡先是慶幸“倒吊人”先生很好說話,很講道理,擅于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接著無聲嘀咕起來:

我怎么一下就答應了…..

“倒吊人”氣質頗為威嚴,但沒有明顯的傲慢,他微笑說道:“弄好書面資料后,你可以考慮下想要什么樣的報酬。”

芙蘭卡有很多想要的,比如,有類似“哼哈之術”的神奇物品,可以讓她“傳送”的封印物,序列5“痛苦魔女”的魔藥配方等。

她頓時陷入了掙扎,提前考慮起報酬,差點忘了還要解釋“道教”這個名詞,直到盧米安做出提醒。

反復斟酌了十幾二十秒,芙蘭卡用一種很簡潔的方法說道:

“那是崇拜世界的運行規律和對應哲學,將它們塑造成一位位特殊神靈來祭祀的教派,他們的領袖叫‘天師’,意思是明悟天道,傳播天道的老師,呃,我是這么理解的,‘天道’就是我剛才說的世界的運行規律和對應哲學。”

“天師’就相當于教皇、教宗、牧首、主母,屬于不同教派對首領的不同稱呼”盧米安試圖提取重點。

芙蘭卡怔了一秒道:“也可以這么理解。”

只要不考慮加入道教,這么理解也沒什么大問題。

盧米安旋即點頭:“聽起來,‘天師’和‘冥道人’好像是一個層次的。”

“我也這么覺得。”芙蘭卡深表贊同。

兩人交流時,“倒吊人”阿爾杰很少插話,大部分時候都安靜地聽著,只偶爾表達下個人的想法或提出一點疑問,讓談話很順利地維持了下去,盧米安和芙蘭卡一口氣說了很多。

最后,這位大阿卡那牌的持有者望向盧米安道:“盔甲幽影’的三個回答對我有很大的幫助,你想要什么報酬”

有很大的幫助除了讓我們對那個世界有更進一步的了解,知道失蹤的蓬萊神山重新出現了,沒什么實際意義啊......盧米安遵從著“魔術師”女士的提醒,毫不猶豫地開口道:“我想要探索這艘幽靈船的機會。”

芙蘭卡沒想到盧米安會索要這樣的報酬,先是有點愣住,旋即變得興奮:我也想,我也想有駕駛幽靈船,研究幽靈船的機會!

“倒吊人”看了盧米安一眼道:

“你果然已經感應到‘幽藍復仇者’號的特殊,它是圖鐸帝國的遺產之一,你現在就想探索嗎

盧米安還未回答,腦海內霍然響起忒爾彌波洛斯恢弘層疊的聲音:“危險。”

危險...…真的假的忒爾彌波洛斯是純粹擔心被我牽連,所以給予提醒,還是害怕我在探索“幽藍復仇者”號的過程中有特別收獲,可能破壞特里爾潛藏的那場災難,讓他的圖謀失敗盧米安一時不知該不該相信忒爾彌波洛斯的話語。

忒爾彌波洛斯嗓音渾厚地繼續說道:

“如果你想讓亞利斯塔.圖鐸在你的體內復活,那現在就可以去探索。”

盧米安沒關心忒爾彌波洛斯是怎么說的,記起了“魔術師”女士之前的提示:

自己決定具體什么時候展開探索.....

這潛在的意思是,可以考慮推遲要不然,根本不需要加這么一句,直接說“報酬可以要探索的機會”就行了…….奧蘿爾最喜歡的理念是“平衡”,我體內各種負面影響暫時處在平衡狀態,沒必要急著加強“血皇帝”的氣息……

已成為“陰謀家”的盧米安很快有了決定:“倒吊人’先生,我想在合適的時候再探索‘幽藍復仇者’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