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利用特殊環境

第一百七十一章 利用特殊環境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七十一章 利用特殊環境

被根根石柱撐起的黑暗隧道內,有沒有電石燈都無所謂的芙蘭卡側頭望向盧米安,略顯擔憂地說道:

“用那顆心臟晉升真的沒有問題嗎雖然你好像不怕索倫家族的詛咒,但它會影響你服食魔藥后的狀態,有可能導致你失敗,其實,你真的可以考慮下加德納的提議,多服食一份序列9到序列7的魔藥是會讓你更強一點,但也就那樣,不會有任何質的改變,還不如選擇更穩妥的方案。”

這位“歡愉魔女”已經從盧米安那里了解了紅天鵝堡地下迷宮內發生的事情和“魔術師”女士的大部分回復。

她驚嘆于“特殊士兵”的存在和失控天使的瘋狂嘶吼之余,有些擔心盧米安逞強使用“蠟像師”非凡特性和變異黑蛛干癟心臟來調配魔藥的想法。

提著電石燈的盧米安輕笑了一聲:“我肯定是有足夠的把握才這么做。”

“你有辦法消除那顆心臟殘余血脈的影響”芙蘭卡不是太相信。

說到這里,她仿佛才回過神來:

“我們這是去哪里你不是要喝魔藥嗎,找個沒什么人的地方就行了,沒必要一直在地底繞來繞去吧”

盧米安笑了起來:

“就是目的地足夠特殊,我才有把握將那顆心臟內索倫家族殘余血脈的影響壓到最低。”

同時還能削弱他體內污染在晉升這件事情上帶來的危險!

“目的地是哪里”芙蘭卡頓時一臉好奇。

盧米安微笑回答:“到了你就知道了。”

“艸!最討厭你這種不把話說完的人!”芙蘭卡忍不住罵了一句。

“你說的目的地是這里”大半個小時后,芙蘭卡指著前方那個天然形成有所改造的巨石門洞,又驚訝又隱約明白了點什么地問道。

那巨石門洞上雕刻著大量的骷髏頭骨、白骨手臂、太陽花和蒸汽相關符號。

這是地下墓穴的入口之門,前方是死亡帝國!

“它里面的某個地方。”盧米安從放“拷打”拳套的挎包里拿出一把白色蠟燭扔給了芙蘭卡,并語帶笑意地說道,“我要在神的注視下服食魔藥。”

神的注視下”芙蘭卡狐疑地打量起盧米安,覺得這家伙是不是染上了“占星人”的壞毛病:不說人話!

盧米安沒有解釋,點燃一根白色蠟燭,托著它走入了地下墓穴。

照例有管理員的阻攔,照例有自我的承諾,兩人一路來到地下墓穴第三層,看見了那兩根斑駁巨石堆成的祭祀之柱和周圍的小型廣場。

踏足干凈到不可思議的區域后,芙蘭卡恍然大悟:“你是想利用這里的特殊”

她曾經在地下墓穴探過險,但從未深入第三層,只是聽盧米安提過,這里有一個廣場,修建有分別象征“永恒烈陽”和“蒸汽與機械之神”的兩根祭祀之柱。

在這兩根祭祀之柱的庇護下,哪怕手中的燭火熄滅,身處廣場區域的人類也不會被黑暗吞沒,連存在過的痕跡都死去。

“是的。”盧米安笑了起來。

他將手里的白色蠟燭交給芙蘭卡,走到雕刻著“太陽圣徽”、太陽花和放射性線條等大量符號的斑駁巨柱前,尊敬地展開雙臂,真誠祈禱:“贊美太陽!”

他的計劃就是利用地下墓穴本身的特殊和這座祭祀廣場的庇護壓制索倫家族殘余血脈和體內宿命污染的影響。

根據他的經驗,這樣的影響有很大一部分來自外界,來自對應的源頭,比如地宮深處被封印的佛蒙達.索倫和屏障外的宿命力量。

沒有了這部分影響,剩下的也就是體內污染趁著晉升時身體狀態短暫失去平衡、封印有所變化做出的侵蝕,盧米安之前三次晉升都深刻體會過,覺得完全可以承受,因為這些污染的外來幫助會被地下墓穴的特殊和祭祀之柱的庇護壓制削弱。

這個方案最初的靈感來源于“碧翠絲的項鏈”這件非凡飾品的形成,來源于“魔術師”女士說某些特殊環境可以切斷聯系,阻止恩賜力量回歸母體,比如“撒瑪利亞婦人泉”周圍區域。

盧米安覺得地下墓穴內的這個祭祀廣場雖然肯定不如“撒瑪利亞婦人泉”周圍區域那么特殊,但也不會差到哪里去,經過地下墓穴本身詭異和“永恒烈陽”祭祀之柱庇護雙重過濾后,外來的影響絕對會顯著降低。

而且,這處祭祀廣場的神圣來源于正神的庇佑,盧米安也不用擔心自己在此地服食魔藥晉升的行為會引來周圍環境的反噬。

看著盧米安在那里誠摯地贊美太陽,芙蘭卡一時有點傻住。

還真是在神靈的“注視”下啊!

可你不怕實際為“愚者”先生信徒的自己被直接凈化嗎

完成禱告后,盧米安回到芙蘭卡身前,拿出一個造型精美的香水瓶遞了過去。

“這是”芙蘭卡疑惑問道。

“灰琥珀香水。”盧米安的表情在燭火的搖晃下陣明陣暗,“我服下魔藥后,你觀察我的反應,如果覺得不對,就擰開蓋子,把瓶口湊到我的鼻子前。”

這件事情原本是他自己做的,但這次,有了索倫家族殘留血脈的影響,本身也處在中序列了,他擔心情況會變得比較嚴重,自己未必有那個能力去打開香水瓶,而如果一開始就使用,他的潛意識里會記住這是自己弄出來的,有可能導致效果缺失。

“好的。”芙蘭卡見盧米安沒有解釋的意思,按捺住內心的好奇,未做詢問。

盧米安望了眼通往地下墓穴第二層的寬大石制臺階,補充道:“你還需要做的一件事情是阻止游覽者打擾我。”

“你當我是傻的嗎”芙蘭卡翻了個白眼。

這還需要交代

盧米安沒再多說,從挎包內拿出了一個水晶制成般的啤酒杯。

他利用量筒,先是放入了暗紅色的“蠟像師”血液,足足80毫升,然后依次將變異黑蛛的毒腺和之前一個多月搜集到的琥珀粉末10克、白橡樹果實兩顆丟了進去。

這些或有很強靈性或有相應象征的材料混雜在一起,沒出現瞬間的溶化,但有了一定的黑色泡沫浮起。

盧米安隨即將那個縮小人腦般的血色事物和干癟發黑的枯萎心臟輕輕沉入了血液里。

滋的一聲,染著血色的霧氣彌漫而出又縮了回去,所有的固體飛快分解,彼此交融,讓魔藥的顏色越來越深。

咕嚕咕嚕的氣泡冒出又破裂,到了最后,啤酒杯內的液體變成了鐵黑色,浮著大量的發紅銹跡。

芙蘭卡見狀,小聲嘀咕道:

“果然,玩戰術的心都臟,魔藥也這么臟......”

看著那深沉幽黑、血色暗涌的魔藥,盧米安取下挎包和軍用酒壺,將它們丟到了一旁。

他把“謊言”也扔給芙蘭卡后,緩慢吐了口氣,調整起自己的狀態。

過了二三十秒,他盤腿坐下,手腕很穩地端起那個啤酒杯,沒有絲毫猶豫地喝起魔藥。

這魔藥有著強烈的鐵銹味,入口冰冷,仿佛黑暗里爬過的蛇類生物,滑膩膩的,冰冰涼涼。

盧米安沒有像之前幾次那樣身體灼熱,如被焚燒,反而渾身發冷,有種全部火焰都被魔藥吸取走了的感覺。

與此同時,他的腦袋開始了熟悉的抽痛,眼前飛快出現了幻覺他所有的想法和掌握的信息都變成實質,以微縮圖畫的形式串連在一起,結成了一張層層交織的蛛網。

這讓盧米安的大腦四分五裂,他的耳畔隱約又響起了似乎來自無窮遠處又好像近在身前的恐怖囈語,并伴隨著暴戾瘋狂情緒的蔓延。

但這些都不嚴重,前者帶來的劇痛沒讓盧米安近乎昏迷,本能翻滾,只是表情不自覺扭曲猙獰,雙手緊握了起來,難以遏制地痛哼出聲,而后者完全在“托缽僧侶”的忍耐范圍內。

盧米安的右掌受到刺激,隱約有了點發熱。

終于,火焰的灼燒來臨,這一次,它集中在盧米安的腦內,不真實,很虛幻。

這個過程中,旁觀的芙蘭卡好幾次想打開那瓶香水,但剛產生這么一個念頭,盧米安又正常了一些。

說起來很慢,實際也就二三十秒的時間,盧米安緊握的雙手緩慢放開,扭曲的臉部肌肉逐漸復位。

呼…...盧米安吐出一股灼熱的氣流,睜開了雙眼。

“成功了”芙蘭卡下意識問道。

盧米安感受著頭部和身體的刺痛,好笑回應:“要是沒成功,你已經開始和失控的我戰斗了。”

這竟然比他前面三次晉升都要輕松一點。

“誰知道‘陰謀家’的失控是不是假裝成正常人,偷偷襲擊我……”芙蘭卡知道自己剛才是一時嘴快,但還是本能地爭辯了一句。

盧米安抬手揉了揉額角,感覺疼痛歸疼痛,自己的思緒好像比以往更清晰了。

他快速回想起之前發生的種種事情,敏銳察覺到它們的部分細節也許存在一點問題。

這是他之前沒有發現的。

比如,根據噩夢,伊萊特這位經常參加國王餅游戲的詩人應該早就半蠟像化,隨時可能發瘋自殘或傷害周圍的人,但他不僅沒事,而且還出入有問題的圣心修道院,巧合地看見了阿不思.梅迪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