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敲打

第一百六十九章 敲打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六十九章 敲打

阿不思看見坐在沙發上的盧米安,怔了一下道:“很快嘛。”

“你也不慢。”盧米安回以“親切”的笑容。

在他看來,阿不思這家伙能從仿佛來自地底的虛幻嘶吼聲里掙脫,沒有變成蠟像,絕對不只是“鐵血十字會”成員這么簡單,除非市場大道13號那棟建筑內的危險污染能幫助他對抗恐怖的嘶吼。

相比較而言,擁有索倫家族血脈又展現出了特異之處的愛洛絲.艾因霍恩更可能全身而退,平安歸來。

阿不思笑著拉過一張椅子坐下,若無其事地吃起點心,并吩咐旁邊的仆人換一杯紅茶。

過了大概四五分鐘,盧米安和阿不思同時將視線投向了大客廳的門口。

穿著輕便長裙的愛洛絲走了進來。

看到盧米安和阿不思后,她明顯一愣,但并不驚訝,旋即換上了乖巧安分的笑容。

她靜靜地坐到原本的位置,又成為了那位寄住在外祖父家里的拘謹少女。

詩人伊萊特似乎沒察覺到怪異的氣氛,喝著苦艾酒,和盧米安聊起了詩歌創作。

一刻鐘后,穿著紅色天鵝絨外套的普伊弗伯爵領著小說家阿諾利和畫家馬倫回到了大客廳。

看見盧米安的第一眼,這位紅天鵝堡的主人瞳孔急劇放大,表情險些失去控制。

他似乎沒想到還能再次遇上夏爾.杜布瓦,或者說這種狀態的夏爾.杜布瓦!

緊跟著,普伊弗的視線掃過了阿不思、愛洛絲和伊萊特,神情又驚又疑,仿佛陷入了真實的夢境。

“噢,普伊弗,你總算回來了,我們早就放棄冒險,不想再深入黑暗的迷宮。”

阿不思放下手里的千層酥蛋糕,熱情地迎了過去,“怎么樣,找到那個伯爵冠冕了嗎”

普伊弗本能側身,不讓雙手沾著些許酥皮的阿不思擁抱自己。

他強行擠出笑容道:“我們也沒有找到,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的”

“不到兩刻鐘。”阿不思這才記起拍拍手掌,抖落酥皮。

盧米安也站了起來,故意問道:“安永先生呢”

小說家阿諾利搖了下頭:

“他和我們走散了,希望他能記得拉響鈴索,讓仆人們去找他。”

“是啊,這座城堡里的仆人比我更了解地宮的情況。”普伊弗的表情恢復了正常,坐到了單人沙發上。

盧米安急著回去確認收獲,看了眼墻上懸掛的古典壁鐘,笑著對普伊弗道:“我還有一些事情,就不參加今天的晚宴了。”

普伊弗的心思明顯已經不在這里,完全沒有挽留,只是重新站起,將盧米安送到了大客廳的門口。

盧米安看了這位紅天鵝堡的主人一眼,笑著握住他的手,情真意切地輕輕搖晃道:紀念堂區,泉水街11號。

加德納.馬丁行走在大廳內那一具具盔甲、一件件武器間,邊撫摸著金屬帶來的質感,邊聽著盧米安講述他在地宮深處遇到的蠟像房間、“蠟像師”、變異黑蛛、鐵皮士兵、青銅棺材、白色蠟燭和虛幻嘶吼。

當然,盧米安沒有講自己送詩人伊萊特返回地宮出口的經過,也沒有講燒掉那堆蠟像,殺死“蠟像師”的事情。

末了,盧米安沒有掩飾自己的憤怒、不滿和疑惑:

“長官’,你不是說會暗中看著,防備意外嗎如果不是我莫名其妙醒來,現在已經是蠟像了!

“難道你是讓阿不思幫你看著

加德納.馬丁沒因盧米安的質問而生氣,轉過身體,微笑看著他道:“我確實在暗中注視。”

說到這里,他臉上的笑容更明顯了,語氣卻非常平緩:

“我有看見你送那個詩人回地宮入口,有看見你燒掉那個房間內的蠟像,引爆‘蠟像師’的腦袋。”

這……盧米安眸光一凝,汗毛聳立,背脊發涼。

他脫口而出道:“阿不思已經回來了”

老大怎么會知道我做的那些事情

他不會真在暗中跟隨,或者用某種方式監控著地下迷宮的一舉一動吧

他怎么辦到的我完全沒有察覺!

加德納.馬丁輕笑了一聲:“阿不思還沒有回來。”

不是阿不思講的也是,阿不思完全不知道我擊殺“蠟像師”的方式是炸掉了他的腦袋……現場沒有別的人在啊…….老大究竟是怎么看到的盧米安再望向加德納.馬丁時,已沒有往常那種掩蓋得很好的輕視,感覺這位薩瓦黨的老大,“鐵血十字會”的“長官”比自己原本認為的更神秘,也更強大。

在此之前,可能是“塔羅會”的“魔術師”女士和“極光會”的K先生都展現過讓盧米安難以想象或者充滿畏懼的能力,以至于他在面對三個“上司”里看起來最弱的加德納.馬丁時,總是會覺得他也就那樣,甚至認為雙方如果處在在五米范圍內,自己有機會殺死這位“長官”。

從現在的情況看,盧米安沒什么把握了。

考慮到加德納.馬丁這么直接說出來很可能是為了震懾自己,盧米安沒有掩飾自己的表情變化和肢體語言。

加德納.馬丁看著他驚疑不定中帶著點畏懼的表情,笑著補了一句:“你真覺得自己是莫名其妙醒來的”

嚯,難道還是你幫的忙如果不是我聽到了恢弘層疊的聲音、奧蘿爾的哼唱和科爾杜村各位的交流,感受到了右掌的灼燒般疼痛,我還真相信你了……本質是市場大道13號的污染能幫我掙脫那種狀態,但老大故意不說清楚,想讓我以為是他提供的幫助這位“獵人”也是假話不說,真話不全啊,他剛才講的那些究竟有多少是

他親眼看到的,又有多少是他通過別的渠道搜集來的盧米安思緒電轉間,低下了腦袋:

“謝謝‘長官’。”

加德納.馬丁微笑頷首,親切說道:

“這次的行動算是有了一定的收獲,至少我們知道了紅天鵝堡的地宮深處封印著某些恐怖事物,你是想直接換成獎勵,還是積攢起來,之后一次性兌換貴重東西,比如,更高序列的魔藥”17

這一個多月里,盧米安靠著加德納.馬丁給的經費、微風舞廳的“薪水”和扮演時的收益,又攢到了兩萬費爾金的存款,暫時不缺錢花。

他想了下道:“先攢著吧。”

他一邊說一邊拿出了“蠟像師”的非凡特性等物品,詢問起加德納.馬丁:

“老大,這些可以用來調配‘陰謀家’魔藥嗎”

加德納.馬丁拿過縮小版的血色大腦和干癟發黑的心臟,仔細審視了一陣道:

“它們合起來可以調配‘陰謀家’魔藥,但會比正常材料多一份‘獵人’特性、一份‘挑釁者’特性和一份‘縱火家’特性,你必須有非常大的把握才考慮使用它們。

“嗯,這顆心臟還有索倫家族的血脈殘留,也許會對你的晉升造成一定的影響,你要是沒把握,我可以給你一份‘陰謀家’魔藥換這些材料,再補上差價,就當是部分獎勵。”

也就是說,正常的狩獵黑蛛和人身獅只有“陰謀家”非凡特性,不含前面部分,而“蠟像師”和變異黑蛛就像是劈成了兩半的“陰謀家”,組合起來是完整的序列9到序列6...….盧米安大概明白了情況,笑著說道:

“這聽起來會讓我更強大一點,我想試試看能不能承受相應的風險。”

加德納.馬丁未再勸說,任由盧米安離開。

回到金雞旅館后,盧米安坐到書桌前,開始給“魔術師”女士寫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