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反常的安靜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反常的安靜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反常的安靜

芙蘭卡也注意到了那些腳印和痕跡,仔細觀察了一陣道:“最近兩周內的,一起來的,至少四個人…...

“邁普.邁爾還有同伙?”

盧米安凝望著已被初步填上的塌陷,思索著說道:

“重要的不是有沒有同伙,而是他們到這里來做什么。

“如果真是邁普.邁爾,而不是路過的洞穴探險家團隊,那他早就知道這里被官方非凡者摧毀了,不會有任何具備價值的事物遺留,最近為什么還要特意帶人來這里,祭奠嗎?”

“也不是不可能。”芙蘭卡咕噥著說道,“萬一他發了取得什么成就的宏愿,得到欲望母樹’新的恩賜,成了‘墮落樹精’呢?”

“那又叫小愛神’,肯定有愛情方面的扭曲欲望,就像蘇珊娜.馬蒂斯對查理那樣,所以,邁普.邁爾專門來祭奠自己死去的愛情是符合途徑特點的。”

“但沒必要帶三四個人看他表演吧?”盧米安收回目光,環顧起四周,“也許不是特意,而是路過附近,順便過來?

芙蘭卡大概明白了盧米安的意思:

“你想說邁普.邁爾和他的同伙經常到市場區的地底?”

盧米安“嗯”了一聲:

一住s://

“我現在感覺邁普.邁爾不是為了對付我才回到市場區,他最終也許會復仇,但那只是事情的結果,而不是事情的過程。

“他們的目的是市場區地底某些東西?”芙蘭卡皺了下眉頭,“可暗影之樹’都被重創了啊,這里還有什么特殊的?總不能第四紀那個特里爾的入口就在市場區的地底吧.

說到這里,芙蘭卡戛然而止。

那也不是不可能!

盧米安將自己知道的市場區情況和各種流言在腦海內飛快過了一遍,霍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魔術師”女士的“玩偶”信使很厭惡微風舞廳,說那里的地底都是老骨頭!

這應該代指市場區地下的某些特殊情況,而且那正對著微風舞廳所在的建筑,疑似與圣羅伯斯教堂的舊墓園有關。

盧米安立刻將這個猜測告訴了芙蘭卡,然后追蹤著那些痕跡離開了這座被摧毀的祭祀礦洞。

“還真有問題啊……這個好弄清楚,你回頭再召喚那位信使問問。芙蘭卡一邊感嘆市場區的風水真的不好,一邊跟隨盧米安,為他的追蹤提供神秘學上的。

兩人在地底穿來行去,最終還是跟丟了目標,因為疑似邁普.邁爾團伙的那些人經過了幾段被洞穴探險家、走私商隊和種蘑菇市民們廣泛知曉且長期使用的隧道,痕跡于十幾天時光的侵蝕下,遭后來者徹底掩蓋了。

頂著一團赤紅火球的盧米安停下了腳步,望著前方黑幽幽的礦洞,許久沒有說話,不知在想些什么。

芙蘭卡正要提議離開,盧米安突然開口:

“你覺不覺得,市場區最近這一個多月太安靜了?”

“哪里安靜了?”芙蘭卡下意識反駁。

“007”老兄可完全不這么認為!

盧米安斟酌著語言道:

“那換個說法,除了我們惹來的超凡問題,市場區在神秘學事件上,是不是太安靜了?”

“不,更準確的說法是,那些邪神的信徒們在‘暗影之樹’被重創后,變得很不活躍!”

“嗯,沒有新的勢力進入,吞掉剩下的幾個小型黑幫,和薩瓦黨對抗,也沒有疑似獻祭的案件,就連暗中傳教,我也只碰到了一個病教的騙子,那還是普通人….....”

“暗影之樹”事件后,盧米安和芙蘭卡真正遇到的邪神信徒只有“罪人”

組織的紀堯姆.貝內和“至福會”的碧翠絲.安庫爾,但這是他們根據之前的線索主動追蹤到的,也不在市場區。

“玫瑰學派”的狼人勉強算一個,但那屬于“暗影之樹”事件的余波。

魔女教派的布朗絲.索倫只能算半個,因為這個組織有足夠的歷史,信仰的也是本世界的邪惡存在,而不是外來的邪神。

芙蘭卡怔了一下:

“這不很正常嗎?信仰邪神的隱秘組織肯定要隱秘做事,要是天天被你這種人遇上,他們早就被滅光了!

“你看,我們之前就沒發現邁普.邁爾回市場區了。’

如果換成別人,你的說法完全沒有問題,但我身上封印著一位外來的邪神天使,根據“魔術師”女士的垃圾受斥聚合理論,我這么久沒遇上搞事的邪神信徒必然有不尋常的原因……忒爾彌波洛斯這段時間也安靜得過分……盧米安思緒電轉間,對芙蘭卡說道:

“你能對我用夢境占卜’,幫我想起一些事情嗎?”

“不能,也許厲害的‘占卜家可以,但我不行。”芙蘭卡搖了搖頭,“你想回憶什么?可以請‘海拉’女士幫忙啊,她現在肯定能制造真實夢境。”

盧米安緩慢點頭道:

“我想記起一個地址,那里住的疑似邪神信徒,我打算去那里看看,看看他們是不是也消失了,潛藏了,安靜了,嗯,暫時不用麻煩海拉”女士,我知道該問誰了。

他這是在大膽假設的基礎上準備小心求證。

芙蘭卡見盧米安一邊說一邊往地上返回,連忙追問道:

“什么地址?問誰”

“等下再說,現在先去諾爾區的金雀花街。”盧米安頭也不回地說道。

這地址怎么這么耳熟……芙蘭卡緊隨其后的同時犯了嘀咕。

快到地面時,她終于記了起來:

那是普阿利斯夫人的住址!

那位來自科爾杜村的“夜夫人”!

諾爾區,金雀花街。

這里偏郊外,所有的建筑都像別墅,既有臨街的草坪,又有后方的花園。

盧米安行走在路燈光芒沒能照到的陰影里,不斷打量著每棟建筑的草坪和花園。

芙蘭卡也在做著類似的事情,因為他們不清楚普阿利斯夫人的門牌號是多少,只能從植物的不正常旺盛和富有生命力來判斷。

快到街尾時,盧米安和芙蘭卡同時發現了一個花朵全部盛開,宛若植物林地的花園。

那花園所屬的灰白色建筑無燈光亮著,完全沉睡在黑暗里,與周圍那些享受家庭之樂的住客們形成鮮明對比。

“感覺很久沒人住了……”芙蘭卡開始覺得盧米安的擔憂有點道理,“普阿利斯夫人這位夜游會’的成員也搬走了,安靜地藏起來了?

盧米安又觀察和傾聽了一陣,確定那棟建筑確實沒有人后,掏出半截鐵絲,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這個過程中,芙蘭卡用“魔鏡占卜”的方式做了神秘學上的確認。

房屋的客廳很空,布草等都已不見,桌上積著塵灰,明顯有段時間沒再住人。

盧米安一路往前,芙蘭卡拘謹地跟在他身后,這也不敢靠近,那也不敢觸碰。

抵達茶幾后,盧米安彎腰拿起了一份丟棄于地的報紙,它已被老鼠咬得破破爛爛,但還有部分“尸骸”殘留。

盧米安就著月光看了那份報紙一眼,低聲說道:

“七月初的.....”

“這說明普阿利斯夫人不是在路易斯.隆德被我問出地址后立刻搬走的,也不是‘暗影之樹’事件一結束就離開了,她在金雀花街又住了一段時間,因未知的原因選擇放棄這里。”

“事情確實有點怪異了。”芙蘭卡的表情凝重了不少。

他們飛快搜索了這棟建筑一遍,乘坐出租馬車前往下一個地點。

從曾經的金雞旅館租客,現在的《小特里爾人》報副主編洛朗特那里拿到有星際大橋的舊報紙后,盧米安和芙蘭卡來到了2區圣馬丁街9這里的5樓是那伙既像騙子,又疑似邪神信徒的人租的辦公室,他們

想要募集資金修建一座通往紅月的星際大橋。

星光不亮的夜色之下,整個5樓一片昏暗。

盧米安小心翼翼地伸手推開了以公寓形式存在的那間辦公室。

窗外的緋紅月光照入,兩人看見不少紙張散落在地上,表面用復雜的機械符號和精密細致的橋梁示意圖展現出了一些似乎源于想象又帶著某種可行性的構思。

這里許多抽屜都打開著,里面空空蕩蕩,沒有任何物品殘留,就像那些詐騙犯發現有警察要來后匆匆忙忙撤離了一樣。

從現場的文字資料和大量痕跡,盧米安和芙蘭卡判斷這一層樓空置了接近兩周。

“真的有問題啊。”芙蘭卡有感而發,“不同組織的邪神信徒怎么都突然減少了活動,藏了起來,變得安靜?”

盧米安的神情已然變得凝重,嗓音低沉地說道:

“反常可能就意味著也許有大事在醞釀。

不等芙蘭卡回應,他直接安排起對方:

“你聯絡007,問下他知不知道病教那件事情的后續,還有,圣羅伯斯教堂舊墓園藏著什么問題。

“我去給‘魔術師’女士寫信,講出我們的發現和猜測。”

并趁機問一下那位“玩偶”信使老骨頭代表什么!

“好。”芙蘭卡沒有啰嗦。

金雞旅館,207房間。

盧米安布置儀式,召喚出了那位穿著淡金色小裙子的“玩偶”信使。

他一邊把折成方塊的信紙遞給對方,一邊堆起笑容道:

“你之前說的地底老骨頭指的什么啊?”

“玩偶”信使露出了厭惡和嫌棄的表情:

“一些骯臟的、惡心的第四紀老骨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