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新祭司

第一百五十六章 新祭司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五十六章 新祭司

邁普.邁爾回市場區做什么

這個問題不分先后地出現在了盧米安和芙蘭卡腦海,他們都嗅到了危險暗藏的氣味。

難道邁普.邁爾是真心喜歡蘇珊娜.馬蒂斯的,想要替她報仇

可就算這樣,把真正的“兇手”和隱藏的秘密都告訴“至福會”別的核心成員,才是最好的報仇方法啊!

不發動和依靠整個組織的力量,僅憑個人之力,只會間接幫到盧米安這個仇人!

望著臉龐青白雙眼空洞的碧翠絲,盧米安嘗試著代入邁普.邁爾,從他的角度來思考這么做的理由:

“邁普.邁爾是序列6的‘受勛者’,有著難以遏制的尋求他人肯定的欲望,有強烈的成就欲.....

“在被至福會’其他核心成員排斥和疏遠的情況下,他確實有獨自做出重大貢獻,企圖真正得到認可的動機...

“雖然他把暗影之樹’相關之事都告訴碧翠絲等人也算是貢獻,但絕對比不上單槍匹馬彌補之前過失,最大程度取悅“欲望母樹夠分量,后者更能讓他獲得認可……..”

“對普通人來說,很難理解這種別扭的較勁想法,但發生在“受勛者”身上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現在的問題是,邁普.邁爾究竟想做什么來獲得認可?”

“找我報仇?雖然正面戰斗他沒什么希望,但隱藏在暗中,關鍵時刻突然給予影響,做出致命一擊,還是能切切實實地威脅到我,畢竟我既沒有替身能力,身體強度和普通人相比也沒發生質變,一把左輪就可以把我干掉。”

“可是,邁普.邁爾應該從蘇珊娜.馬蒂斯那里聽說了我不少事情,大概率知道我體內封印著天使,他不怕我死亡之后污染爆發,拉著他陪葬嗎?”

“他要是死了,還怎么滿足獲得認可的欲望?”

“或者,他僅是想到自己拖著這么一個強大的仇人一起死去,讓‘至福會’別的成員既震撼,又佩服,發自內心地悔恨,就自我高潮到流淚,然后被欲望驅使著去死?”

“要不然,他也想來一次類似蘇珊娜.馬蒂斯的獻祭?嗯。獲得‘欲望母樹’認可是更高級更值得追求的認可。”

“可是,‘暗影之樹’受了重創,沒有很長一段時間恢復不了,他怎么獻祭?”

盧米安思來想去都分析不清楚邁普.邁爾的計劃和想做的事情,只能隱約把握到他的動機。

但不管怎么樣,盧米安一想到路上的行人、附近的租客、舞廳的消費者和隨處可見的小販里很可能藏著一雙冰冷的眼睛,一想到周圍的熟人會不知不覺被邁普.邁爾替換掉,就一陣煩躁和暴戾,恨不得立刻把那名“演員”揪出來。

他身上契約、物品、烙印的負面效果疊加在一起還是讓他的情緒不如前段時間那么穩定了。

芙蘭卡沒去做過多的思考,雖然“魔鏡通靈術”比一般的“通靈術”維持的時間要長不少,但也不是完全無限,依舊有以分鐘為單位的限制,她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之后隨時可以做的分析上。

她繼續詢問起碧翠絲.安庫爾:

“在‘至福會’所有成員里,邁普.邁爾和誰關系最好?”

碧翠絲的聲音愈發虛幻:

“他和在市場區的成員關系最好,但那些不是死了,就是被抓了。”

還真是被排斥得厲害啊…….芙蘭卡不抱什么希望地試著問道:

“至福會’里誰最有可能知道邁普.邁爾的行蹤和計劃?”

碧翠絲死氣沉沉地說道:

“沒有人,連新的大祭司都不清楚。”

芙蘭卡只好改變了問題:

“誰是新任大祭司。”

碧翠絲眼眸空洞到瘆人地回答道:

“是希貝爾。”

“她真實的身份是什么?”芙蘭卡追問道。

碧翠絲浮現在鏡子表面的臉孔比剛才又透明了不少:

“我不知道,她是后來才加入的,那個時候我們已經不是單純的女性愛女性組織,彼此間開始注意隱藏原本的身份。希貝爾現在可能還是一名戲劇演員。”

阿黛娜公寓的外墻上。

布朗絲.索倫宛若一只黑色的巨型蜘蛛,靜靜地攀附在那里。

她透過窗簾只看見了兩道相隔不遠的黑影,而耳畔聽到的聲音比剛才還模糊還遙遠,只隱約能分辨出都是女聲。

阿黛娜和假德麗莎還在聊天?不對,這個距離下,以“刺客”的聽力,即使隔著關上的玻璃窗和厚厚的簾布,我也能聽得清清楚楚……里面究竟是什么情況?布朗絲.索倫愈發擔憂和好奇,嘗試著把“無形蛛絲”從窗戶的縫隙里延伸了進去。

“魔鏡通靈術”到了極限,芙蘭卡理智地結束了維持,看著碧翠絲.安庫爾的身影消失在鏡子表面。

她不是太失望,因為她已經掌握了“至福會”好幾位核心成員的現實信息和她們每周聚會的時間、地點、方式。

但好像沒必要親自追蹤啊,她們都不清楚夏爾的問題,即使“玫瑰學”找到了她們,也問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芙蘭卡側頭看了盧米安一眼,收起鏡子,解除了“靈性之墻”。

嗚的風聲里,兩人同時察覺到窗口有異動,有疑似人類的黑影。

——“靈性之墻”隔離動靜,減少干擾的同時也影響了他們對周圍環境的感應和監控。

芙蘭卡的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盧米安則側行幾步,避開了窗戶正面。

他們沒立刻展開攻擊,是因為他們隱約猜到了外面的是誰。

嘩的聲音里,悄悄把窗戶撬開的布朗絲看見簾布“自行”向兩側退走,自己的身影驟然暴露。

她剛要做出反應,就看見了芙蘭卡.羅蘭今晚偽裝成的那張臉孔。

兩人四目相接,有了那么十幾秒的沉默。

終于,布朗絲回過神來,關切問道:

“阿黛娜呢?”

“昏睡著。”芙蘭卡指了下靠近窗戶的地毯。

布朗絲打量了女伴幾眼,又望了望一動不動的假德麗莎,再次提出了問題:

“解決了嗎?”

“解決了。”芙蘭卡心平氣和地回答道。

靈都通完了!

布朗絲的目光在芙蘭卡和角落的盧米安身上來回移動了幾次,又驚訝又疑惑地問道:

“你們什么時候動手的”

在窗簾還沒完全拉上的時候……芙蘭卡本想這么回答,但覺得這會暴

露夏爾和自己的一些戰斗方式,又連忙改口,笑著說道:

“你猜。”

布朗絲,索倫回想起剛才感應到的種種微弱動靜,竟沒發現明顯的戰斗痕跡。

這讓她愈發驚愕:

這個野生野長的魔女和她的年輕情人竟如此厲害

更多的經歷更雜的收獲真的那么有用?

感受著嫉妒帶來的痛苦,布朗絲跳入了房間,關上了窗戶。

完全不擔心被我們攻擊……是她經驗太少,還是對魔女的各種替身非常有信心,或者,另有依仗?盧米安冷眼看著,沒去搭理。

芙蘭卡則笑道:

我們問出了一些情報,包括‘至福會現任大祭司和部分核心成員.….

她把自己從碧翠絲那里獲得的信息都講了一遍。

布朗絲越聽越是愕然。

他們竟然問出了這么多的情報?

這應該會花費大量的時間啊!

他們究竟是什么時候動手的,又用了多長時間解決戰斗?

總不能假德麗莎一進房間,一靠近窗戶,就被突然襲擊,啪地解決了吧?

按照之前觀察到的種種表現,這位“至福會”的成員應該是相當于序列6的“受勛者”,和自己和芙蘭卡.羅蘭層次相當,高于疑似序列7“縱火家”的夏爾.杜布瓦啊!

芙蘭卡沒有在意布朗絲的反應,自顧自說完后道:

“很高興告訴你,我們的問題比預想得簡單,已經得到解決,之后是你們的問題了,呵呵,盯上紅房子咖啡館的可不只是碧翠絲一個‘至福會’核心成員。”

她這么說是希望魔女教派“接手”對“至福會”剩余成員的清除行動。

“你在教唆我?”布朗絲敏銳反問。

芙蘭卡笑吟吟回答道:

“不,只是提醒。”

她們對話的時候,盧米安回到了碧翠絲的尸體旁,蹲了下去,做起更細致的摸索。

這次,他找出了價值1500費爾金的鈔票和金幣,找出了一張整齊折疊的紙條。

盧米安打開紙條,看見上面用因蒂斯語寫道:

“三天內,到旅舍取走那副畫。”

旅舍……什么旅舍?什么畫?這是那個真正的畫商德麗莎達成的一筆交易,但回執落到了假扮者手上?真正的德麗莎現在在哪里……剛才忘了問這方面的問題……盧米安望著手中的紙條,腦海內閃過了許多念頭。

他站起身來,準備問一問布朗絲.索倫知不知道真正的德麗莎處境如何,而布朗絲雖然知道芙蘭卡在教唆自己,但也不得不承認對方說得很有道理。

她低頭看向了阿黛娜,試圖弄醒這位女伴。

就在這時,三人同時停下了動作,將目光投向了碧翠絲.安庫爾的尸體。

那里的光線似乎黯淡了一點,那具尸體仿佛有了某種微妙的變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