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動機

第一百四十五章 動機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四十五章 動機

夸張的笑聲里,兩間臥室的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芙蘭卡和簡娜分別出現在門口,疑惑地望向盧米安。

“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嗎?”芙蘭卡嘟嘟囔囔地走了過去。

怎么審問個犯人審問出看喜劇表演的反應?

盧米安停止了大笑,揶揄著說道:

“無知會帶來很多危險,傲慢同樣如此,而既無知,又傲慢,則幾乎沒法拯救。”

簡娜見狀,又縮回了臥室,關上了房門。

她知道夏爾和芙蘭卡有些事情是不方便自己了解的。

“怎么,這家伙既無知又傲慢?”芙蘭卡用右手充當梳子,快速整理了下剛睡醒時的亂糟糟長發。

她坐到安樂椅上,將目光投向了平靜到沒有任何情緒的“我有個朋友”。

盧米安把“我有個朋友”覺得單純逃跑沒有意思,非得找點樂趣,又不知道追捕者和“塔羅會”關系的事情完整講了一遍。

一住://boquge

芙蘭卡聽得竟一時無言。

她都不知道該說這位“愚人節”核心成員很有職業精神,非常堅持自身理念,還是他既傲慢又無知。

過了幾秒,芙蘭卡回頭望了眼客臥的房門:

“簡娜越來越多地參與到我們的事情了,遲早會察覺到我們的真實信仰和背后的隱秘組織.…...

盧米安不甚在意地說道:

“這個簡單,‘愚者’先生是官方承認的正神,你過幾天找機會把簡娜帶到拉維尼碼頭,告訴她我們真實信仰的是誰,在為哪位神靈的眷者做事,問她要不要暗中改信“愚者’先生,不改也沒關系。

“嗯。”芙蘭卡略有些沉重地點了下頭。

盧米安重新望向平靜等待的“我有個朋友”,將話題拉入了正軌:

“你們為什么要針對奧蘿爾,‘麻瓜’?”

“我有個朋友”像在說一件和自己沒什么關系的事情:

因為很多研究會成員在夸她,所以我們決定讓她出次糗。”

“這什么邏輯?”芙蘭卡脫口而出,“別人夸,你們就要捉弄?”

“我有個朋友”輕輕點頭:

“讓許多人心目中的美好形象破碎是惡作劇的精神之一,他們的反應能很好地取悅我們。

芙蘭卡氣得臉都漲紅了,想罵臟話卻恨自己的語言庫不夠豐富。

她深吸了口氣又緩緩吐出道:

所以現在的你還知道什么是高興和愉悅嗎,還會有這兩種情緒嗎?

盧米安則長長地吐了口氣道:

“然后呢?

“我有個朋友”露出回憶的表情:

“借著‘麻瓜’到我們小組尋求交易的機會,我不定期給了她很多有用的意見,她越來越信任我,甚至會將一些困擾她的事情告訴我這位心理醫生,尋求解決的辦法。

“那段時間,我表現得非常可信,但那只是為搜集足夠的資料,設計一場大的惡作劇做準備,然后,我知道了‘麻瓜’穿越時占據的這具身體屬于一名信仰宿命邪神的小女,而且,她當時還發現父親、母親、哥哥、姐姐和弟弟都有點異常,存在許多深入思索會讓人感覺恐懼的細節,于是,她找了個機會離家出走。

“這和我認識的某個家庭的情況很像,他們也有一名女性成員突然失蹤。

“經過反復的對比,我、‘洛基’和那個家庭都確認‘麻瓜’就是他們失蹤的女性成員,然后,有一天,‘洛基”拿著那個家庭改良過的‘喚魂術’,對我說,想辦法賣給麻瓜’,讓她對自己使用。

“我依靠對麻瓜心理狀態和精神情況的了解,精心設計了一整套說辭,借助她返回故鄉的渴望和四處尋找線索的慣性,讓“瘋女把“喚魂術’賣給了她。

“她果然開始精神分裂,洛希.露易絲.桑松在某種意義上又活了過來。

“后續的每一次治療,我都在讓她表面看似好轉,其實問題一次比一次嚴重,有的時候,我還會特意引導洛希那個人格出現,和她聊上幾句,這很有趣。”

盧米安沉默地聽著,沒有憤怒打斷“我有個朋友”講述,倒是芙蘭卡,氣得用連續喝水來平復心情。

這群人怎么這么可惡!

完全沒有把別人當成真的人來對待!

等到“我有個朋友”講完,盧米安開口問道:

“喚魂術’來自洛希.露易絲.桑松的家庭?”

“對。”“我有個朋友”的狀態和無風的湖面一樣,“他們將恩賜來的知識與某位巫師’發明的‘喚魂術’結合,有了‘麻瓜’買到的那個‘喚魂術’,具體有什么特殊,我不清楚,我不是巫術研究者。”

恩賜來的知識……盧米安將“舞蹈家”、“托缽僧侶”和“受契之人”自帶的知識在腦海里快速過了一遍,沒發現有可以和“喚魂術”結合的內容。

他合理懷疑是宿命途徑更高序列附帶的知識或者那位以宿命為名的邪神特意恩賜的。

盧米安想了幾秒,語速緩慢地問道:

“洛希.露易絲.桑松的家庭知道‘麻瓜’的存在和狀態,甚至掌握了她現實的身份和居住的地點?”

“我有個朋友”點了下頭:

“前面部分是我告訴他們的,后面是洛希自己說的,他們后來還繞開我和‘洛基’,直接建立了聯系。”

科爾杜村宿命信仰的傳播、各種資源的獲得都有那個“罪人”組織的身影啊…….也是,本堂神甫離開科爾杜村后立刻就能加入他們,成為所謂的大主教,這間接證明了這點…….盧米安情緒低沉但頭腦非常清晰。

他雙手不自覺握起,看著“我有個朋友”道:

“那個家庭的成員分別叫什么,住在哪里,是否為某個隱秘組織或者邪神教派的成員?

“我有個朋友”搖了搖頭:

“我住進瘋人院后,就和他們失去了聯系,這段時間,我試過去找他們,發現他們已經搬離了住處,似乎也沒再用原本的身份,好像在躲避著什么。

“洛希的父親叫瓦贊,母親叫康斯塔絲,哥哥叫布利斯,姐姐叫安妮特,弟弟叫阿蒂爾,都是桑松家族一個支系的成員,現在用什么名字我不知道。

“瓦贊是一名商人,曾經接近破產,但后來加入了那個名為‘罪人’的隱秘組織,奇跡般擺脫了困境,重新取得了成功,他有很多產業,最出名的是兼具酒店、餐廳等功能的瓦贊咖啡館,來往的都是上流社會人士,但在他們搬走之前,這些產業都被賣掉了。

盧米安又仔細問了問“罪人”組織的情況和那個家庭每位成員的外形特征、步伐步態、舉止習慣。

掌握好這些信息,他才若有所思地說道:

“你知道科爾杜村那場災難里,‘罪人’組織的半神或者較高序列的非凡者扮演了什么角色嗎?

“我有個朋友”回答道:

“我住進瘋人院前不久,瓦贊告訴我,他們對此很意外,這比他們約定好的時間節點提前了不少,以至于他們沒有一個趕到現場。

“那似乎是某些人太過心急獲得恩賜造成的,那次失敗帶來的事故還導致他們失去了大量線索,否則你早就被他們找到了。”

隱藏在科爾杜村暗處和我周圍的“受難者”不是“罪人”組織那位半神?那和忒爾彌波洛斯配合干擾我命運的是誰?盧米安皺了下眉頭道:

“洛希沒有把提前舉行儀式的事情告訴‘罪人’組織,告訴她的父母兄弟?”

“沒有。”“我有個朋友”平鋪直述地說道,“他們猜測她想減少獲取恩賜的人,讓恩賜的力量更加集中。”

盧米安陷入了沉默,覺得這事透著點怪異。

是那蜥蜴狀小精靈做的嗎?

它一邊阻止奧蘿爾向“海拉”女士求助,一邊不讓洛希.露易絲、桑松與“罪人”組織聯系?

盧米安就這個細節反復問了幾遍,未獲得更多的信息。

他怕“吐真劑”的效果過去,抓緊時間改變了話題;

“你們信仰的那位神靈讓你們在特里爾做什么?”

“我有個朋友”空洞洞的眼眸對著沙發區域道:

“偶爾會給我們一些啟示,讓我們自己解讀。

“如果能正確理解,完成了相應的事情,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獲。

“除了啟示,他幾乎不給我們神諭,我們只有布置儀式,才能向池祈求,而這每周不能超過一次。”

“福生玄黃天尊”和“愚者”先生的狀態很接近啊……盧米安本想追問“福生玄黃天尊”

福生幺黃天尊”和

先生的狀態很接近啊

給過哪些啟示,但又擔心涉及這種存在的話題會帶來危險。

...戶米安本想逅問

福生幺黃天尊

經過短暫的斟酌和推敲,他決定從另一個角度切入,間接打聽:

“人血面包的流言是你制造的嗎?

“是的。”“我有個朋友”沒有否認。

盧米安繼續問道:

“曼德拉草可以治病的流言呢?”

“我有個朋友”平靜說道:

“也是我弄出來的。

“那是天尊給的啟示,然后我才發現可以這么玩,過了一段時間就散布起人血面包的流言。”

曼德拉草的流言是“福生玄黃天尊”給的啟示?那用它壓制靈性潮涌狀態會不會有什么隱患?盧米安考慮起要不要提醒那個有點天真的吸血鬼拉諾.布魯赫。

他又繞著圈子問了問“福生玄黃天尊”別的啟示,沒得到太有用的情報,只好進入最后一個話題:

“講一講“瘋女、‘咸蛋超人’、‘西索’、‘洛基”和‘吟游詩人’的情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