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宿命般的結局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宿命般的結局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宿命般的結局

盯著昏迷在走廊上的敵人,盧米安沒有立刻動手,沉默著蹲了下去。

他拿出源于“至福會”倫塔司的那瓶迷藥,擰開蓋子,將它湊到了那名身穿藍白條紋病服的患者鼻端。

芙蘭卡探頭望了一眼道:

“先把胸口那根斷箭拔下來,要不然我感覺他的體質能硬抗很大一部分迷藥效果。”

疑似“我有個朋友”的那名非凡者身上,灰白石頭般的鱗片正因“哼哈之術”帶來的靈性昏迷而緩慢消退。

盧米安點了點頭,用拿瓶蓋的手拔掉了那支黑曜石斷箭。

芙蘭卡見狀,悄然舒了口氣道:

現在的問題是,怎么確定這家伙是真正的‘我有個朋友’。

“厲害的‘催眠師’完全可以催眠’一個同途徑同序列的非凡者,改變他的自我認知,讓他替代本人出現于各種場合,完成不同的惡作劇,與來襲的敵人戰斗。

“媽的,這怎么比“秘偶大師’'還煩的樣子!

她的意思是,眼前的敵人或許也是受害者,是被修改了認知,自以為是“我有個朋友”的受害者。

這種可能現在完全沒法排除,所以她不是太狠得下心直接殺掉對方通靈。

而且,這種情況下,盧米安僅剩的那點“吐真劑”也不會管用,因為被催眠的人說的肯定是自認為的真話。

盧米安擰上了迷藥的瓶蓋,思索著說道:

“布置儀式,向“愚者’先生請求確認,既然“洛基’可以依靠那位天尊的幫助找出一定范圍內的‘卷毛狒狒研究會’成員,那我們也能用類似的辦法激發‘我有個朋友’身上的特殊氣息,有就是真的,沒有就是假的。”

“萬一他是被‘洛基’和‘我有個朋友’抓起來的研究會某位成員呢?以前有好幾位只是失蹤,還沒確認死亡,里面就包括心理醫生’。”說到這里,芙蘭卡忽然懷疑起“我有個朋友”晉升序列7時用的非凡特性來源。

被他們狩獵的那位研究會成員

盧米安又想了下道:

“那讓簡娜進來,她應該還殘留著這方面的好運,沒碰上別的人就證明昏迷的這個是‘我有個朋友’。

“你負責給簡娜提供保護……..

盧米安話音未落,耳畔突然響起了“魔術師”女士的聲音:

“不用這么麻煩。”

蹲在昏迷者面前的盧米安旋即感覺周圍的空間活了過來,往內收縮,一下就把疑似“我有個朋友”的非凡者吞噬了。

哇哦……”芙蘭卡發出了驚嘆的聲音,盧米安則緩慢站直了身體。

兩人耐心做起等待,也就是二三十秒的時間,那穿著藍白條紋病服的非凡者被虛空“吐”了出來。

緊接著,他們同時聽到了“魔術師”女士的回復:

“是‘我有個朋友’。

高空緋紅的月亮下,代爾塔瘋人院被明顯濃郁過周圍、彎曲成弧形的黑暗籠罩著。

那棟灰藍色三層建筑的天臺上,影影綽綽的“魔術師”對身旁同伴道:

“除了那個瘋掉的家伙,沒有暗藏的危險和更多的陷阱。

“是我反應過激,重視過度了?

同樣隱約可見,如同一場迷夢的“正義”平和說道:

“你的選擇沒有任何問題,面對那位天尊相關的事情,再怎么重視都不算錯誤。

“只有每次都足夠重視,才不會突然被他欺詐,踩中真正的陷阱。”

“魔術師”輕輕頜首,合攏手中的筆記本,將目光又投向了這個位置根本看不到的三樓走廊。

聽完“魔術師”女士的結論,盧米安笑了起來。

他放好還剩一半的迷藥,側頭對芙蘭卡道:

“可以讓簡娜進來了。”

芙蘭卡點了點頭,隨即消失在了走廊靠內側的陰影里。

盧米安低頭端詳起面容平凡無奇的“我有個朋友”,眸光幽深,嘴角含笑。

“哼哈之術”的效果應該早已過去,但“至福會”的迷藥還在發揮著作用。

以“我有個朋友”展現出來的體質,這應該也持續不了多久,但對早有準備的盧米安而言,這點時間足夠了。

此時,受剛才大火和喊叫的影響,代爾塔瘋人院內不少人都醒了過來,一樓尤其熱鬧,值班醫生帶著幾名健壯的看守到處巡邏,確認是否還有火種殘存,沒有真正熄滅。

簡娜和芙蘭卡借助陰影的遮掩,避開他們,上到了三樓。

盧米安從簡娜那里接過了來自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的一張綿羊皮,將它鋪在了地上。

然后,他把“我有個朋友”裹了進去。

又凝視了這位“愚人節”的心理醫生幾秒,盧米安突然揚起手里的黑曜石斷箭,噗地一聲將它插入了“我有個朋友”的左眼。

劇烈的疼痛讓“我有個朋友”掙脫了迷藥的影響,左眼一片血色。

幾乎是同時,他聽到了一聲帶著笑意的低語:

“羊!

回蕩的赫密斯語單詞里,被儀式羊皮包裹的“我有個朋友”頓時遭幽暗的光芒吞沒,無法使出任何能力。

等到幽暗的光芒平息,他已變成了一只灰白色的綿羊。

盧米安將黑曜石斷箭從破碎的眼珠里抽了出來,噗地又插進了“我有個朋友”的右眼。

“咩”的慘叫響起,盧米安收回黑曜石斷箭,一手按著掙扎的“綿羊”,一手撫摸起他的頭頂,微笑說道:

“現在,我們終于能好好聊一下天了。”

他一邊對“綿羊”低語,一邊將黑曜石斷箭丟給了簡娜。

緊接著,他拿出一瓶普通的創傷藥,細致地抹到了“我有個朋友”的血色眼窩里,并用隨身攜帶的白色繃帶將對方的雙眼一層層纏住。

直到此時,從昏迷中醒來又遭遇劇烈疼痛的“我有個朋友”才找回了一定的思緒,他急切地使用起能力,卻一個都沒成功。

旁邊的芙蘭卡和簡娜看著盧米安認真地給“我有個朋友”變成的綿羊包扎傷口,皆有點疹得慌,后者原本還想幫盧米安出出氣,猛踢那個惡劣心理醫生的胯部,現在覺得這樣就夠了。

她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手中的黑曜石斷箭上,沒發現它有特別的負面效果,也不知道是不是芙蘭卡曾經講過的神奇物品。

在盧米安拿出提前預備好的棕黃麻繩,纏繞到那只綿羊的脖子上時,聽到羊叫的值班醫生帶著幾名健壯的看守巡邏到了這一層。

芙蘭卡和簡娜立刻躲入了陰影里,而男性化奧蘿爾模樣的盧米安不慌不忙地轉過身體,牽著那只綿羊前往走廊的盡頭。

一股股赤紅色的火焰從恢復了少許靈性的他身上冒出,于走廊上熊熊燃燒。

那位值班醫生和幾名看守不敢靠近,只看見一道人影行走于火焰的深處,一步步靠近著附樓走廊的盡頭。

那人影還奇怪地牽著一頭灰白色的綿羊,綿羊原本不想走,卻被繩索拽住脖子,直接往前拖動。

在地面滑行了一段距離后,脖子越勒越緊呼吸越來越困難的綿羊最終站了起來,邁開步伐,跟隨往前。

等到走廊上的火焰戛然熄滅,未燒到任何一個房間,值班醫生和看守們已失去了牽羊男子的蹤跡。

是我的幻覺嗎……事情太過奇怪,匪夷所思,以至于這幾位都產生了同樣的想法。

可留下燒焦痕跡的走廊證明剛才確實發生了一場沒傷到任何人的火災。

吩咐一名看守去最近的警察總局報警后,值班醫生茫然恍惚地回到了一樓辦公室。

他倒至椅內,忍不住做起猜測:

“不會是執掌火災的惡魔從深淵里爬出來了吧?

“它的特征是牽著一只綿羊?那是火焰的化身?

值班醫生越想越夸張,覺得不應該報警,應該直接去教堂請主教神甫們過來看看。

咚咚咚!

他聽到了敲門的聲音。

值班醫生坐直了身體,沉聲回應:

“請進。”

房門吱呀一聲打開,值班醫生的眸光瞬間凝固。

來的人是剛才那個金發惡魔,他牽的綿羊甚至用白色的繃帶纏繞住了眼睛,臉上的灰白毛發則沾染著點點血跡。

“有件事情麻煩你。”盧米安牽著“我有個朋友”進了醫生辦公室,嗓音平和地說道,“我這只羊有嚴重的反人類傾向和極端暴力行為,我想治療它的精神疾病。”

怎么治……值班醫生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見那個長相俊秀的金發惡魔開口問道:

“你會腦額葉切除手術嗎

“會,會一點。”值班醫生下意識回答道,“可它是羊啊……..

這腦部結構能一樣嗎?

發出這么一個疑問的同時,值班醫生看見那只綿羊瘋狂掙扎,試圖逃離,但被繩索緊緊束縛,沒法擺脫。

盧米安笑了起來:

“沒關系,可以試一試,它只是一只羊,死了就死了,我們還能吃烤全羊。”

他一邊說一邊將試圖攻擊自己的綿羊拖到了旁邊的診療臺上,然后用雙手和雙腳將它死死壓住。

若患者是人類,沒太多經驗又被禁止做腦額葉切除手術的值班醫生肯定不敢動手,但既然是一只羊,他就沒什么顧忌了。

本著不惹怒那個縱火惡魔,好好配合以等待警察到來的想法,值班醫生走到了診療臺前。

他有些猶豫地說道:

“我需要一把冰錐。

他這是想找借口去冰庫,和縱火惡魔拉開距離,可話音剛落,就看見陰影內伸出一只手掌,遞給自己一把銳利的細冰錐。

這,這是怎么回事……值班醫生驚愕之余,隱約聽到了“不用謝”這句話。

他麻木地接過那根細冰錐,解開了綿羊頭部纏繞的白色繃帶。

那只綿羊掙扎得更加激烈了。

值班醫生辨別了下它眼窩內部的受損情況,猛地將細而尖的冰錐從縫隙里插了進去,攪動起大腦里的額葉。

灰白色的綿羊掙扎了幾秒后,霍然安靜了下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7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