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好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好運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好運

盧米安看著手里的畫像,低聲笑了起來。

他真沒想到大阿卡那牌們很快就弄清楚了流言的源頭,找出了“我有個朋友”的真實模樣。

這想想也正常,流言出現在兩三個月前,盧米安都還沒來到特里爾,也未混入“卷毛狒狒研究會”,不管是“洛基”,還是“我有個朋友”,都未感受到實質的威脅,做“惡作劇”的時候自然肆無忌憚,再是謹慎,再是小心,也不可能做到現在這種程度,難免會留下一些痕跡。

“心理醫生”途徑的高位者,不僅對“我有個朋友”的各種能力都足夠了解,而且還全方位克制他。

對于別的非凡者,想發現這種痕跡非常困難,但“正義”女士是“觀眾”途徑,也就是即使實際行動的不是這位大阿卡那牌的持有者,她的搭檔蘇茜也能出色地完成這個任務,因為在盧米安的認知里,這位女士至少是“心理醫生”途徑的序列5,只差一步就到半神的那種。

望著戴金邊眼鏡,臉有雀斑,臉型偏瘦,棕色短發三七開的“我有個朋友”畫像,盧米安摩挲著紙面,勾起嘴角,自言自語道: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控制不住作惡欲望的人總有一天會被找出來。”

他拿上畫像,趁著早出晚歸時常不回的安東尼.瑞德還未離開金雞旅館,敲響了305房間的門。

“幫我留意下這個人,很可能是一個醫生或者醫學研究者。”盧米安將畫像展示給了打扮成小職員的安東尼.瑞德。

緊接著,他簡單講了講“我有個朋友”在聚會里的表現和有代表性的幾次惡作劇,誠懇詢問道:

網址p://m.

“這么一個人會躲在哪里?

安東尼.瑞德嘆了口氣道:

“我是‘心理醫生’,不是‘占卜家’。

“你說,他平時聚會里表現出了豐富的醫學知識?”

得到盧米安肯定的答復后,安東尼.瑞德想了下道:

“在一個充斥著惡作劇的聚會里,‘觀眾’途徑的非凡者表現出來的各種細節應該都是他想讓你們記住的細節,不等于他真實的形象,甚至會相反。

“我推測,‘我有個朋友’實際上不是醫生,但對醫學有足夠的了解,積累了豐富的知識。

實際不是醫生……“魔術師”女士的信里也提到不要將搜尋的范圍局限在醫生群體……可這樣一來,特里爾幾百萬人都有嫌疑啊……盧米安既慶幸又煩惱。

安東尼.瑞德補充了兩句:

“這么一個具備反人類傾向又有足夠智商的人很可能藏著挑戰危險的嗜好,喜歡將別人當成小丑來戲弄,也許用不了多久,他又會來一次惡作劇,嘲弄所有的追捕者。”

前提是他不知道有多位半神在盯著這件事情……盧米安目送安東尼.瑞德后,轉去了白外套街。

他本來打算的是找盧加諾.托斯卡諾這個準“醫師”問問認不認識畫像上的人,但現在時間還太早了,磨坊舞廳尚未開門,那個家伙也不知道住在哪里。

白外套街3號,601公寓內。

芙蘭卡早已醒來,因為她也收到了自己大阿卡那牌的信件,正和簡娜討論可能的調查方向。

“不能委托太多情報販子去找,那很容易讓‘我有個朋友’提前察覺,從而改變外形或是離開特里爾。”芙蘭卡提醒起盧米安。

盧米安緩慢點頭道:

“只靠我們自己,在特里爾想找出這么一個人幾乎沒什么希望.…...

“不是還有安東尼嗎?”芙蘭卡對盧米安擠了下眼睛,意思是還有在特里爾的所有持牌者。

“是啊,我也會幫忙的。”簡娜主動說道。

盧米安“嗯”了一聲,打算按照預定的計劃,先從醫生群體開始。

下午時分,簡娜來到市場大道,于站牌旁等待起公共馬車。

今天的她穿著偏米白色的長裙,頭上戴了頂能遮擋陽光、扎著幾朵布花的淡棕色草帽,將棕黃的頭發于腦后扎了個輕便的發髻,其余自然披下。

她沒有化妝,臉龐很是干凈,藍色的眼眸雖然缺乏黑線映襯,但更顯甜美。

簡娜坐上公共馬車,一路來到了7區,也就是溫泉區。

這個區位于天文臺區西側,環境不錯,富人眾多,已經破產的古德維爾化工廠老板之前就住在這里,查理當見習侍者的那個白天鵝酒店也在這里。

溫泉區還有不少出名的博物館,又被稱為“博物館區”,而特里爾最大也最正規的瘋人院代爾塔就位于其中一個溫泉的旁邊。

簡娜這是去看望曾經非常照顧她的那個地下歌手,那位被毒刺幫的馬格特強暴,身心受到摧殘,離開市場區,住進瘋人院的“浮夸女”。

等到盧米安殺掉馬格特,簡娜特意找到了她,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她,之后一直有定期看望她。

原本的簡娜自身也沒什么錢,還惦記著償還欠債,沒法為這個朋友多做什么,后來,她在盧米安狩獵本堂神甫這件事情里,一口氣就賺到了5000費爾金,加上那兩筆賠款和各種進項,在償還掉芙蘭卡之外的所有欠款后,身上還剩7500多費爾金。

因為芙蘭卡那邊的還款壓力很小,所以簡娜終于能抽出一筆錢,將那位曾經的“浮夸女”送到無論設施、環境,還是醫生、護士都明顯更好的代爾塔瘋人院。

她隔段時間就會去看望對方一次,一是交付費用,二是向醫生和護士們表明,這個病人是有親戚朋友關注的,誰要是敢欺負她,會有人幫她撐腰的。

簡娜走下公共馬車,戴上棕色草帽,沿著一條頗為熱鬧和繁華的街道往前走去。

沒幾步,她看到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孤零零站在路邊。

那小男孩臉蛋肉乎乎的,穿著屬于小紳士的那種正裝,一頭淡黃的頭發被梳理得整整齊齊。

注意到小男孩的眼神很是迷茫,簡娜走了過去,埋低身體,好心問道:

“你和家人走丟了嗎?需要我帶你去警察局嗎,或者,直接把警察找過來?”

小男孩白色的襯衣上打著一個水銀色的領結,他嘆了口氣道:

“沒有走丟,只是一個喜歡喝酒的女人找我幫一個忙,而我不知道該怎么幫忙,那邊又似乎有點危險,只好在這里等。”

那邊……簡娜順著小男孩抬起的手指望了一眼,感覺他說的是紀念堂區、市場區或者植物園區。

“為什么提供幫助需要在這里等?”簡娜難以理解小孩子的思路。

肉乎乎的小男孩再次嘆氣: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的直覺讓我這么做。”

說到這里,他抬起腦袋,望著簡娜,露出可憐巴巴的表情:

“你能請我吃一個冰淇淋嗎?特里爾的天氣實在是太熱了!”

“那位請你幫忙的喜歡喝酒的女士呢?”簡娜又疑惑又謹慎地問道。

小男孩左右看了一眼道:

“我說要在這里等后,她就自己找地方喝酒去了。”

這也太不負責任了吧?小孩子走丟了怎么辦?簡娜忍不住皺了下眉頭。

小男孩再次眼巴巴地說道:

“你可以買這家咖啡館的冰淇淋,這樣我既能吃到冰淇淋,又可以在里面等,不用擔心迷失方向。

也就是簡娜最近財政寬裕,她猶豫了幾秒道:

“要什么味的?

“香草味!”小男孩回答得又快又大聲。

簡娜隨即花費1費爾金,在旁邊的咖啡館內給小男孩買了一杯香草味冰淇淋。

小男孩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邊接過那杯冰淇淋,一邊任由內心的喜悅表現在臉上。

“謝謝你,你會獲得好運的!”

簡娜沒有在意對方的道謝,看見小男孩專心致志地吃起冰淇淋后,快步離開這里,找到巡邏的警員,告訴他們前方咖啡館內有個走丟的孩子。

確認兩名警員轉入了那間咖啡館后,簡娜舒了口氣,腳步輕快地繼續往前。

沒多久,她抵達了代爾塔瘋人院。

這瘋人院緊靠溫泉,圍墻后是灰藍色的三層帶附樓建筑,建筑四周是一片片沐浴著金色陽光的青翠草坪和許多活動器械,環境非常好。

簡娜順利見到了自己的朋友。

那個曾經的“浮夸女”和別的女病人一樣,留著齊耳的短發,臉龐素凈,眼眸平和,看起來和正常人沒什么區別。

簡娜和她聊天時,也經常會出現對方沒有生病沒有發瘋的錯覺,但簡娜同樣很清楚,她一旦受到某些刺激,會立刻進入狂躁的狀態,既自殘,也傷害他人。

聊了近半個小時,簡娜走出指定的見面室,準備離開。

穿行于外側走廊的途中,她將目光投向了窗外。

一片碧綠的草坪上,二三十位精神病人或緩慢散步,獨自思考,或背靠樹木,曬著太陽,或聚在一起,嘀嘀咕咕地不知聊些什么。

他們也表現得和正常人差不多。

簡娜隨意掃了一圈,準備收回目光。

就在這時,她看見了一道穿著藍白條紋病服的身影。

那身影超過一米七五,棕色的短發梳成了三七分,亞麻色的眼眸被金邊眼鏡擋住了大半,臉龐明顯偏瘦,有著不少雀斑,此時,他正沐浴著陽光,于綠色草坪上來回踱步,仿佛在思考著什么哲學問題。

簡娜的瞳孔驟然放大。

這,這是“我有個朋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8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