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夢境行者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夢境行者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夢境行者

從“洛基”的身體失控崩潰,卻沒有徹底死亡開始,盧米安就在提防著“愚人節”小組核心成員對自己的舉報,提防著官方非凡者可能的突襲,畢竟“洛基”知道了他是盧米安.李,也知道了他是薩瓦黨的頭目,掌管著微風舞廳,甚至還知道他身上有“血皇帝”亞利斯塔.圖鐸的氣息。

結果,官方非凡者只是找市場區警察總局的人來詢問了下那天晚上的異常,看夏爾.杜布瓦這個能力不錯的黑幫頭目是否知道點什么。

這讓盧米安確信“愚人節”小組還在打自己的主意,以至于不愿意將目標送給官方勢力或是逼離市場區,脫出他們的視線。

要知道,一個封印著天使的秘偶對“洛基”來說絕對屬于可以讓他實力獲得質變的物品,錯過了盧米安,他幾乎不可能遇到第二個。

另外,“福生玄黃天尊”可能還想借忒爾彌波洛斯做點什么事情。

“愚人節”小組核心成員們在這件事情上的態度非常赤裸,不加掩飾,帶著強烈的嘲諷和惡意,他們相信盧米安看得出來,也覺得他會被激怒,選擇在市場區等待。

至于什么時候動手,主動權在他們手上,肯定不會在盧米安有幫手的情況下盲目出擊。

簡娜聽出了盧米安冷峻表情和平靜話語下潛藏的憤怒和戾氣,沒有再勸,只是咕噥著說道:

“希望這群壞蛋都有匹配他們的結局。”

盧米安剛才有了情緒的劇烈波動,以至于之前瀕臨失控狀態遺留的一點小問題又變得明顯。

他做了個深呼吸,抬起右手,捏了捏兩側太陽穴,緩解腦袋的抽痛。

一住://boquge

“怎么了?”簡娜關切問道。

盧米安言簡意賅地回答道:

“和‘洛基那場戰斗留下的精神創傷,需要一兩周才能完全復原。”

簡娜眼眸微動,試著問道:

“需要我幫你按摩下腦袋嗎?芙蘭卡教的,我學得還不錯。

“不用不好意思,誰叫我們是朋友呢!

她后面那句話帶上了點尾音,試圖用調侃打趣的語氣轉移盧米安的注意他的情緒狀態。

盧米安嗤笑道:

“你怎么時不時就來一句,芙蘭卡說過,芙蘭卡教的。”

“你不也經常…….”簡娜突然閉上了嘴巴。

她原本想說的是“你不也經常我姐姐說過,我姐姐教的”。

盧米安一下沉默。

簡娜同樣如此。

過了幾秒,看盧米安沒有拒絕,簡娜離開椅子扶手,來到他的身后,伸手揉捏起他的太陽穴和頭部兩側。

盧米安的身體一下僵硬。

“你不會真的沒和女孩子親密接觸過吧?”簡娜下意識調笑了一句。

盧米安“呵”了一聲:

“作為一名獵人’,誰的手敢靠近我的腦袋,我都會本能地給他一個背摔,或者賜予他一枚巨大火球,我剛才忍得很辛苦才沒有把你烤焦。”

簡娜又好氣又好笑地加重了揉捏的力量:

“是不是‘挑釁者’魔藥徹底改變了你的語言系統和說話方式?”

“喲,用詞這么文雅?”盧米安毫不客氣地回了一句。

兩人互相嘲諷間,盧米安的身體逐漸放松,過了幾分鐘,他后靠住了沙發背,半閉上了眼睛。

他一邊享受著簡娜的按摩和頭疼的緩解,一邊自然地說起“洛基”和“我有個朋友”等“愚人節”核心成員的“惡作劇”,這聽得簡娜憤怒之情充滿胸口,下意識加重了力度。

“輕,輕點。”盧米安的臉龐肌肉扭曲了一下。

“刺客”的力氣可一點不小。

簡娜憤憤不平地放柔了動作:

我在那么多戲劇劇本里都沒看到過這么混蛋這么惡劣的人,他們值得所有的酷刑!

“十,我為什么還不是‘女巫’?”

盧米安閉著眼睛,開口問道:

“你的‘教唆者’魔藥消化得怎么樣了,總結出扮演守則了嗎?”

簡娜被轉移了注意力,邊揉捏邊回想道:

“目前有兩條,一是‘教唆是手段,不是目的’,二是‘教唆的核心是對事情本質和相應人員狀態的洞察,而非使用能力’,另外,我還領悟了一件事情,教唆必然會帶來災難,只是看你希望讓誰來承受這個災難。”

“進度不錯嘛。”盧米安少有地贊了一句。

站在他背后的簡娜不自覺抬了抬下巴,謙虛說道:

我每天都在找扮演的機會,而老鴿籠這種戲劇演員和學徒們很多的地方最不缺乏矛盾,我就是因為每次教唆前都得思考清楚自己希望誰獲得利益,誰得到教訓或是承受損失,才明白了教唆只是手段。”

盧米安的狀態平和了不少,任由思緒蔓延,閑聊般問道:

“你覺得我能去哪里找扮演‘縱火家’的機會?”

簡娜雙手未停,思索著說道:

“特里爾是有基本秩序的地方,你只能從各種小事扮演,沒法來一次大的……..

“追殺那幾個壞蛋的過程里應該有扮演的機會,我剛才聽你說的時候,都恨不得把他們給點了!”

盧米安突然有了些想法,但不夠清晰。

就在這時,有腳步聲從樓梯處傳來,逐漸清晰。

簡娜松開了按捏盧米安頭部的雙手,邊迎向門口,邊笑著說道:

“芙蘭卡回來了。

特里爾許多街區的夜晚都不夠寧靜,但這不妨礙住在那些地方的市民們進入沉眠。

有人夢到了自己的孩子吃下人血面包后,病情逐漸好轉,越來越健康。

突然,他的夢里多了條負著小背包的金毛大狗。

金毛大狗蹲在夢境的邊緣,引導著迷蒙渾噩的場景呈現出潛意識深處的某些畫面。

那是擠出人群,拿著面包,奔向死刑犯尸體的激動;那是相信人血面包能夠治病后的猶豫;那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情時的欣喜和懷疑……..

金毛大狗借此看見了將那則流言告訴夢境主人的身影,那是住在隔壁房屋的鄰居。

就這樣,金毛大狗穿行于一個又一個夢境,激發著對應的潛意識,以尋覓人血面包流言的源頭。

幾百個夢境后,這條金毛大狗發現其中兩個夢境有較為明顯的矛盾。

那一個屬于父親,認為是自己從偶然路過的巫師那里獲得了人血面包的奧秘,才讓女兒戰勝了病魔,一個是他的孩子,夢中先突然生病又突然好轉,人血面包的效果好得就像真正的魔藥。

金毛大狗引導起那個父親,讓他在夢中呈現出路過巫師的形象。

這很普通,沒什么特點。

夢境內的畫面飛快閃爍,對于巫師形象的回憶不斷往前追溯著。

等到兩人相遇的那刻展現了出來,金毛大狗看見巫師有張完全不同于“剛才”的面孔!

然后,那面孔急速變化,定格在了夢境主人正常印象里的樣子。

金毛大狗對此有自己的解讀:

那個巫師的“催眠”必須面對面才能完成,所以夢境主人看到他的第一眼會不受干擾,留下最真實的模樣,之后才被催眠影響,發生記憶形象的改變。

無需重復用夢境喚醒潛意識的過程,金毛大狗腦海里自然浮現出了巫師最初的模樣:

梳成三七分的棕色短發,帶著笑意的亞麻色眼眸,臉龐偏瘦,有不少雀斑,鼻梁上架著一副金邊眼鏡.....

金毛大狗退出夢境,看著驟然凸顯于自己身側的“魔術師”女士,竟發出了人類的聲音:

“有結果了。

身穿女士襯衫和棕色長裙的“魔術師”女士嘆了口氣,有點躍躍欲試地說道:

“把信息給我,我來確認一下。

金毛大狗沒有說話,眼眸霍然變得幽深。

過了幾秒,“魔術師”女士前跨幾步,讓身周浮現出了一點又一點星輝。

那就像是浩瀚星空在地上的倒影。

璀璨而微縮的繁星飛快轉動起來,給出了一個啟示。

“魔術師”女士解讀完畢,直接拉開了隱藏在黑暗中的虛幻之門,消失在了原地。

也就是十幾秒的時間,她重新出現,對金毛大狗道:

“占星結果指向的那條街道沒有目標。”

“被誤導了?”金毛大狗再次用女性嗓音問道。

“魔術師”女士點了下頭,勾起嘴角道:

“但這也證明了你看見的就是目標。

她話音剛落,套著白底綠邊長裙的“正義”女士的身影就飛快勾勒而出。

“你剛才去了哪里?”“魔術師”疑惑問道。

“正義”女士嗓音清柔地回答道:

“去給那些想要追逐人血面包的夢境種下了一點暗示,告訴他們,這個周末,愚者

藥品公司會在紀念堂區做一次義診,提供免費的診治和藥物。”

“什么時候計劃做義診的?”“魔術師”下意識問道。

“正義”女士微微一笑:

明天。

“我會的。”

早上六點,金雞旅館,207房間。

盧米安自然地從夢中醒來,做起洗漱。

他還沒決定今早吃什么,就看見“玩偶”信使出現,丟下了一封信。

盧米安略感疑惑地展開信紙,看見了一副畫像。

畫像的旁邊則有“魔術師”女士的筆跡:

“這應該就是‘我有個朋友’的模樣,我們會發動所有在特里爾的持牌者尋找他,包括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