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漩渦中心

第一百三十一章 漩渦中心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三十一章 漩渦中心

盧米安也等著被放棄的那些“愚人節”組員能回想起有用的細節,點了下頭道:

“好的。

魔術師”女士看了他幾秒,仿佛在思考般說道:

“將來,如果我給你的任務有明顯的不對,你可以拒絕接受,或者當面答應,私下聯絡別的大阿卡那牌。”

“為什么?”盧米安聽得有點糊涂。

“魔術師”女士這不相當于在說她自己可能會出問題嗎?

“魔術師”自嘲般笑了笑:

“因為我是高危人士,容易被天尊影響的高危人士。

“天尊占據的是‘占卜家’、‘偷盜者’和‘學徒’這三條途徑的頂端,相應的非凡者序列越高,越容易被他影響,畢竟每個人體內都有最初,而,嗯,你需要理解的是,我作為‘學徒途徑的高位者,又是“愚者’先生的信徒,偶爾被天尊誤導、愚弄、欺詐,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當然,‘愚者’先生也在這三條途徑的頂端,所以他才會和天尊對抗,所以你也不用擔心我,我絕大部分時候受到的是‘愚者’先生的影響,狀態沒什么問題,只偶爾有異常。”

這就像我如果不舉行儀式就祈禱或是使用那三段描述外的尊名,都有可能被天尊注視,得到的回應,埋下隱患……“占卜家”、“偷盜者”、“學徒”這三條途徑的高位者更接近天尊和“愚者”先生,即使所有行為都按正常的流程走,也有概率出問題……盧米安先是理解了“魔術師”女士剛才的叮囑,接著發現她的話語里透露出了一些違背神秘學常識的信息。

“愚者”先生和“福生玄黃天尊”竟然能占據三條途徑的頂端!

正常而言,一條途徑走到最后的序列0就代表了真神,那占據三條途徑頂端的又叫什么呢,偉大存在

盧米安第一次較為清晰地認知到,“愚者”先生、“福生玄黃天尊”的位格也許高于“永恒烈陽”等真神。

同樣的,阿蒙的父親,那位“遠古太陽神”應該也在這個層次,畢竟池一半的遺產就造就了“極光會”現在信仰的那位。

很快,盧米安又想起“魔術師”女士對不同神靈有不同的描述:

有些神靈即使只是知道池的存在,了解池的尊名,也會因此遭受污染,出現異變,或是遇到危險;

有些神靈平時可以掛在嘴邊,只要不用超凡語言念出三段及以上的尊名就不會被注視。

這大概就是神靈層次的劃分……“愚者”先生和“福生玄黃天尊”占據的是三條相鄰的、可以互換的途徑,這是掌握復合途徑的暗藏條件?盧米安不敢再深入去想,害怕知道得多了會出什么問題。

對于“魔術師”女士在“學徒”途徑這個信息,他是早有預料的,因為奧蘿爾的巫術筆記上提到,這條途徑的序列9“學徒”擅長開門,序列7則叫“占星人”,符合“魔術師”女士的日常表現和時不時說出口的“占星”、“占卜”、“命運”等詞語。

“我明白了。”盧米安轉而說起自己在兩個月內要是沒能徹底殺死“洛基”

借助“鐵血十字會”內部程序調離市場區的事情和怎么掩蓋身上封印痕跡的問題。

“魔術師”很是理解:

“沒有問題,雖然你也能寫信給我,用自己當誘餌,但‘洛基’未必沒有耐心再等幾個月,而我又不可能始終待在你周圍。

“封印痕跡的問題嘛,你要是不主動激發,也就信仰了天尊的‘占卜家’、‘學徒和‘偷盜者’途徑非凡者能直接感應到,這和天尊氣息的不可控是不一樣的。

“如果你短時間內有需求,既可以向‘愚者’先生祈求天使的庇佑,也可以寫信給我,我會給你做個能守秘的符咒。

“圣杯二’身上的天尊氣息暫時也只能這么處理,好在‘欲望母樹’等邪神不在特別關注他們這類人。

盧米安舒了口氣道:

“我可以把您剛才講的天尊情報告訴‘圣杯二’嗎?”

“她的大阿卡那牌會給她簡單解釋的,但沒法像我剛才說的那么明確,她本身知道的也不夠清楚。”“魔術師”女士否定了盧米安的想法,“你要是把我說的完整告訴了‘圣杯二’,會給她帶來危險的。”

盧米安不再提問,看著“魔術師”女士用星光制造出夢幻大門,一步踏入,消失不見。

房間內加裝了深色隔音玻璃般的感覺隨之退去,緋紅的月光穿過窗戶,將擺放著電石燈的桌子照亮。

他又一次做起深呼吸,對接下來要做什么事情有了非常明確的想法:

盧米安坐在床邊,望著月光,腦海里思緒紛呈,總是忍不住去回想“洛基”描述的奧蘿爾被害經過。

消化“縱火家”魔藥!

植物園區,巴斯德街。

天剛蒙蒙亮,芙蘭卡就和簡娜一起沿這條街道返回市場區。

她暫時還沒想好該怎么給簡娜講昨晚的危險情況,借口簡娜哥哥在家,擔心被他聽到,把這件事情推到了今天晚上。

回到市場大道后,簡娜揮了揮手,走向老鴿籠劇場。

她還未進入那棟改造過的磚紅色三層建筑,就看見墻角位置有小孩玩鬧般的幾個涂鴉。

這是“凈化者”們要求緊急見面的標志,并附帶了時間和地點信息。

簡娜自然地收回目光,走入了老鴿籠劇場。

過了一刻鐘,作為老板“情人”的她沒受任何阻攔,從后門離開,來到靠近圣羅伯斯教堂的一條僻靜巷子內。

沒多久,瓦倫泰和伊姆雷出現了。

前者沒有客氣,直接問道:

“對于昨晚的恐怖氣息,你有收到什么消息?”

簡娜很是茫然:

“什么恐怖氣息?”

“你沒有感應到?”有部分南大陸血統的伊姆雷皺眉詢問,“也沒做噩夢?”

簡娜搖了搖頭:

“我昨晚不在市場區,回家看望我哥哥了。”

“這樣啊……."伊姆雷仔細觀察著簡娜的表情,認為她沒有撒謊。

她確實不知道那恐怖氣息的事情。

兩名“凈化者”簡單講了講昨天晚上白外套街突然出現一股恐怖暴戾氣息的事情,讓簡娜多留意最近有誰表現得較為反常。

簡娜答應了下來,好奇問道:

“那氣息很明顯嗎?為什么你們在教堂都能感應到?”

“這沒法描述清楚,你要是有機會體驗就知道了。”伊姆雷自己都不清楚那恐怖氣息究竟影響了多大范圍。

告別兩名凈化者,返回老鴿籠劇場的途中,簡娜突然想到昨晚最反常的不就是芙蘭卡嗎?

神神秘秘地說有危險,讓自己回家躲一陣,結果深夜又跑過來擠一張床,說白外套街出了點事情,沒法回去…….

那恐怖氣息就是在白外套街出現的…..簡娜有所猜測地點了下頭。

此時,芙蘭卡喝完咖啡,回到了已歸于正常的白外套街。

她剛打開601公寓的門,就發現自己藏在門縫里的無形“蛛絲”已然掉落。

這說明有人進來過!

下一秒,她看見自己的安樂椅上坐了一個人。

那是五官深邃、眼眸棕紅、氣質親和、鬢角有幾根白發的加德納.馬丁。

“你怎么來了?”芙蘭卡嚇了一跳。

她分外慶幸自己不是和盧米安一起回來的。

加德納.馬丁若有所思地問道:

“你對昨晚那股氣息有什么看法?”

“什么氣息?”芙蘭卡一臉茫然。

身穿正裝但未打領結的加德納.馬丁看著芙蘭卡的臉龐,進一步解釋道:

“一股透著血腥味和鐵銹味的恐怖氣息。”

“什么時候的事?”芙蘭卡回想了下,搖起了腦袋,“我咋晚去簡娜家里做客了,不在市場區。”

加德納.馬丁緩緩點頭,笑了起來:

“難怪你沒有感應到。

除了我、夏爾和“海拉”女士對付“洛基”,昨晚還發生了什么事情嗎?芙蘭卡疑惑地走向茶幾,端起自己的杯子,咕嚕喝了口水道: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加德納.馬丁站起身來,走到窗邊,望向下面的白外套街:

“昨天深夜,這條街道的6號建筑內,有一股暴戾恐怖的氣息冒出,維持了近十秒鐘。

號…6號?芙蘭卡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這不是她通過一個現在已經離開特里爾的魯恩商人租的安全屋所在嗎?

這不是昨晚和“洛基”戰斗的地方嗎?

難道是“海拉”女士或者“洛基”弄出來的動靜?

或者,夏爾?

芙蘭卡趁著加德納.馬丁沒有轉身,迅速平復起狀態。

她感覺自己因為昏迷了過去,好像錯過了不少關鍵點。

亂街,金雞旅館。

晨練回來的盧米安剛換好衣服,走到一樓大廳,就看見了最近專注于調查腓力將軍遺孀和孩子的安東尼.瑞德。

這位“心理醫生”看了盧米安一眼道:

“市場區昨晚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堆人找我買相應的情報?”

盧米安笑了起來:

“可能是白外套街那邊爆發了奇怪氣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