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章 天尊的情報(感謝暖陽1314)

第一百三十章 天尊的情報(感謝暖陽1314)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三十章 天尊的情報(感謝暖陽1314)

盧米安聽得愣了一下:

“動靜很大嗎?

他知道“血皇帝”氣息一旦激發,必然會引來附近官方非凡者和周圍厲害人物的關注,就像跑去圣維耶芙教堂縱火一樣,動靜肯定小不了,但他沒想到的是連似乎不在特里爾的“魔術師”女士都驚動了,專門趕了過來。

他還打算寫信匯報這件事情呢。

“魔術師”女士認真點了點頭:

“很大。

“甚至讓部分人以為進入第四紀那個特里爾的大門打開了。

動靜比我想象的還要大啊,不愧是“血皇帝”亞利斯塔.圖鐸…….盧米安既不懊惱也不詫異,平靜地坐到了睡床邊緣。

事情都發生了,懊惱和詫異沒有任何意義,而且,即使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么做。

盧米安從自己假扮成姐姐混入“卷毛狒狒研究會”,確定賣給她“喚魂術”的人是否有問題開始,一直講到了“洛基”失控身亡卻未析出非凡特性,疑似有復活辦法和“海拉”、

“圣杯二”拼湊出了邪神的完整尊名。

網址p://m.

“魔術師”沒有打斷他,臉上的笑容不知什么時候已然消失。

“我需要間雜著把那四句尊名念出來,還是可以直接講?”盧米安最后問道.

“魔術師”女士嗓音平緩地說道:

“直接講,不用古赫密斯語、巨人語等缺乏保護的超凡語言就沒有問題。”

盧米安下意識環顧了一圈,發現整個房間都黯淡了少許,緋紅的月光雖然能穿透玻璃窗照進這里,但似乎還是受到一層無形的、隔音的、偏深的簾布阻隔。

他隨即將芙蘭卡翻譯后的尊名完整復述了一遍。

說完,他看見“魔術師”女士沉默不語,就像變成了一尊雕像。

“這有什么不對嗎?”盧米安試探著問道。

“魔術師”思索著望向他道:

“你說,你是靠怒火爆發帶來的瀕臨失控狀態引發血皇帝’氣息的共鳴,從而再三重控制下弄出了可以突破淡薄霧氣掩蓋的動靜?”

“對。”盧米安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況依舊心有余悸,“正常來說,我的情緒一旦超過限度,就會記起蘇茜女士留下的暗示,但當時,連相應的回憶都變得斷斷續續,時而模糊,暗示沒能產生應有的效果,其實,我剛被控制時,如果不抱有僥幸之心,直接嘗試激發血皇帝’氣息,‘洛基’應該是沒法真正阻攔的,等到控制加深,就不行了,只能依靠這種被動的反應.…..

“魔術師”女士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未做回應。

“這部分情況存在問題?”盧米安直截了當地問道。

魔術師”微微頷首道:

“這部分細節本身沒什么問題,很合理,是當時情況的正常發展,有問題的是你才獲得‘血皇帝’氣息沒多久,這正好就派上了用場。”

盧米安怔了幾秒,愕然脫口道:

“阿蒙把‘地血’礦石塞入我的衣兜,難道就是預見到了我今晚的遭遇?

“池的目的是幫我?”

差點把我害死的幫忙?

“這可能只是目的之一,而且不是他的目的。”“魔術師”女士輕輕嘆了口氣道,“是約等于父親的那位的目的。

盧米安再次愣住:

“‘極光會’信仰的那位?繼承了‘遠古太陽神’一半遺產的那位?”

不知為什么,他腦海里回想起了K先生的瘋狂大笑:

虔誠才是唯一的出路!

“魔術師”女士自言自語般回應:

“我之前以為是要安排你更深地卷入索倫家族、‘鐵血十字會’和第四紀那個特里爾相關的事情,現在看來還有破壞另外那位謀劃的目的.…”

見盧米安依舊不明白為什么會牽扯到“極光會”信仰的那位神靈,“魔術師”誘導式提醒了一句:

“你還記得你當時感覺接受另外一名大阿卡那牌的委托是正常的、合理的小事,不需要告訴我嗎?

“記得。”盧米安不覺得這有什么問題,“這確實是我犯了錯,但和那位沒什么關系啊,是我真實想法的體現。”

“魔術師”女士笑了起來:

“恰好在那段時間,我和“正義’小姐沒有碰過面,于是有了信息差。”

盧米安突然嗅到了陰謀的味道,眸光閃爍不停。

“魔術師”女士繼續說道:

“兩個巧合疊在一起也許就不是巧合了,你再想想那位完整的尊名。”

“想不起來。”盧米安搖了搖頭,“正義’女士做了心理暗示,只有祈求來‘愚者’先生的天使庇佑才能想起來。”

“也不急,等你能回想的時候自然可以明白問題來自哪里。”“魔術師”簡單提醒道,“遇見的巧合多了,一定要高度警惕。”

盧米安鄭重點頭。

“魔術師”女士旋即寬慰了他一句:

“也不用太緊張,更不用排斥和K先生接觸,這一次,那位安排得這么明顯,就是告訴我們,他知道,在看,池有聽。

“這也意味著袍暫時是沒有惡意的,要不然,不僅你已經完蛋,我也很危險。”

盧米安背負的問題已經很多,這種太高層次的他完全顧不上煩惱,煩惱了也沒什么用,畢竟他最能依仗的就是“塔羅會”了。

他轉而詢問道:

“女士,‘洛基’他們信仰的究竟是哪位邪神?”

弄清楚了那個邪神的領域和特點,將來才能更好地防備和對付池的信徒。

“魔術師”沉默了好幾十秒,沉默到盧米安這種膽量驚人的非凡者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終于,她嘆了口氣道:

“其實,我給你提過那位邪神。”

?”盧米安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印象。

“魔術師”女士又默然了幾秒才道:

“我告訴過你,‘愚者’先生在對抗某位古老的神靈,那關系到我們所有人的結局和這個世界是否能度過末日。

“那個古老的神靈就是福生玄黃天尊’。”

“竟然是‘愚者’先生的敵人……”盧米安沒想到會獲得這樣的答案。

有“愚者”先生烙印的自己……疑似被“福生玄黃天尊”弄到這個世界的奧蘿爾……信仰“福生玄黃天尊”的“洛基”等人將“喚魂術”賣給了奧蘿爾,帶來了后面一系列災難……..

“愚者”先生在對抗“福生玄黃天尊”……..

這種種信息瞬間浮現在盧米安的腦海,讓他感覺快要交織出一個代表真相的線團但又還缺了關鍵部分。

“魔術師”女士想了下又道:

“我還告訴過你,如果用‘愚者’先生那三段尊名之外的描述或者不舉行儀式向他祈禱,我不保證回應的一定是他,甚至會有非常危險的遭遇。

“現在,我可以明白地給你答案,那些情況下,回應你的也許是“福生玄黃天尊’。”

以不正確的方式向“愚者”先生祈禱,回應的也許是“福生玄黃天尊”……盧米安覺得這信息量好大,自己的腦袋都似乎要爆炸。

霍然,他發現了一個細節:

“愚者”先生尊名里的“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和芙蘭卡翻譯的“福生玄黃天尊”有點像!

想到這里,盧米安驟然全身冰冷。

他猶豫了幾秒,還是決定開口詢問:

““愚者’先生和福生玄黃天尊’究竟是什么關系?”

“魔術師”女士略顯苦澀地笑了笑:

“我知道的也不那么詳細和準確,舉個例子就是,‘極光會’信仰的那位繼承了'‘遠古太陽神’一半遺產后,‘遠古太陽神’以某種方式復活了。”

盧米安大概理解了,松了口氣道:

“也有點像奧蘿爾和洛希.露易絲.桑松的關系。”

這更有助于他理解。

“魔術師”女士聽得怔了一下。

她本能伸手,想要從虛空里拿出點喝的,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盧米安將整件事情再次過了一遍,有點痛苦又明顯不解地問道:

“那位天尊究竟想做什么?奧蘿爾只是一個序列7,就算洛希.露易絲.桑松和她的家人是宿命的信徒,也做不了什么大事啊…….

“魔術師”女士又嘆了口氣:

“也許想加速末日的到來,想讓屏障外面的邪神們更多入侵。

“那樣一來,‘愚者’先生為了保護這個世界,保護我們這些人,可能會放棄對抗,

讓天尊完整歸來。”

盧米安怔怔聽著,腦海內忽然閃過了一個念頭:

“愚者”先生要是放棄對抗“福生玄黃天尊”,會有什么樣的結局?

魔術師”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更多的信息我現在也不能告訴你,總之,追殺‘洛基’那些人,既是你的私人仇恨,也是我們‘塔羅會’的公共任務,你要是有把握,就自己動手,如果沒有,隨時找我,找別的大阿卡那牌幫忙,務求最大程度地清理掉天尊的爪牙。”

說到這里,這位女士站了起來,房間內驟然冒出點點繁星。

這讓盧米安仿佛來到了浩瀚璀璨的星空。

那些星辰不斷轉動著,似乎在昭示著什么,“魔術師”女士凝望了片刻后道:

“確實占卜不出復活后的‘洛基’在哪里,有什么身份,而其他人還缺乏足夠的信息。

“等‘海拉’整理好相應的資料,你寄一份給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47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