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章 “強闖”

第一百二十章 “強闖”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二十章 “強闖”

單片眼鏡掉落并滑動的聲音里,那名守衛偏著腦袋,用一種既愕然又疑惑的目光望向盧米安。

他的態度相當詭異,既沒有憤怒反擊,也未高聲呼喊別的同伴來幫忙,仿佛剛才遭遇的一切不過是場充滿謎團的戲劇表演。

盧米安帶著笑容,越過了這名守衛,頭也不回地沿樓梯往上。

守衛眸光閃爍了幾下后,放棄了伸手阻攔。

他的臉上雖然殘留著不解和思索的表情,但眼神卻飛快變化,嘴角也翹了起來似乎在期待著什么,似乎覺得即將有好戲上演。

盧米安抵達二樓后,那里兩名戴著單片眼鏡的守衛同樣未阻止他,用透著點古怪和期待的笑容目送這名闖入者與自己擦肩而過。

都沒有低序列的非凡者嗎?盧米安頗為失望地無聲咕噥了一句。

他本來預備好也等待著一場戰斗,為的是表演給對面的“獨自一人”酒吧看,誰知道,“與眾不同”歌舞廳內剩下的這些假阿蒙們都是普通人,沒誰嘗試對付他。

不過,這想想也正常,阿蒙又不是“愚者”先生和“偉大母親”等存在,可以大規模給予信徒恩賜,而中低序列非凡者們應該都被“寄生”過,在之前那場普通人無法察覺的天使間戰斗里,估計已經被清除了。

剩下的這些大概率連歌舞廳已經發生了異變、多位同事神秘失蹤都不清楚,還以為盧米安等一下就會變成同類,或者遭遇足以將他嚇瘋的惡作劇。

既然沒有假阿蒙來和自己演對手戲,盧米安只好自導自演。

網址p://m.

他直接拔出了藏在腋下槍袋內的左輪,向著走廊兩側的房間,隨意地扣動扳機。

砰!砰!砰!

每一枚子彈都準確地命中了一面玻璃窗,嘩啦的破碎聲此起彼伏,伴隨著槍響,傳出很遠。

二樓的守衛們看著盧米安的表現都有點詫異和迷惑,懷疑這家伙是不是被哪個同事反復欺詐過,以至于精神崩潰,成了瘋子。

要不然,他怎么會和空氣、窗戶過不去

這些守衛都本能地抬起右手,捏了捏夾在眼窩內的單片眼鏡,神情間愈發期待,想看一看這出好戲會有什么樣的結局。

去吧,去面對海水下的冰山和黑暗里的恐懼吧!

盧米安連開四槍后,來到了看起來最大的那個辦公室前。

他推開虛掩著的房門,發現寬大木桌的后面坐著一名男子。

那男子額頭較寬,臉頰偏窄,頭發深黑而微卷,眼眸淺藍卻沒有焦距。

同樣的,他右眼戴著一個水晶制成般的單片眼鏡,身上套著寬松而舒適的黑袍。

“蒂蒙斯?”盧米安走了進去,微皺眉頭問道。

那名男子猛然回神,仿佛丟了什么重要物品般心情失落地回答道:“我是蒂蒙斯。

“你還沒死?”盧米安又詫異又好笑地問道。

在他的認知里,“與眾不同”歌舞廳別的人會處在“是阿蒙”和“不是阿蒙”的疊加態內,但這里的老板蒂蒙斯必然是被深度“寄生”的那類,而這樣的人在之前那場天使層面的戰斗里,肯定都會被徹底清理,失去自己的生命。

現在看起來,似乎不是這樣。

蒂蒙斯看了盧米安一眼,保持著那種丟失了靈魂般的沮喪和空虛道:

“有很多人希望我死,但他們似乎沒有詛咒的能力。

“也許我已經死掉,現在活著的只是一個軀體。”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歸還我的委托人11萬費爾金,本金加利息。”戶米安用左手從挎包內拿出了破產商人菲茲給的那份合同。

他躍躍欲試地等待著,等待蒂蒙斯拒絕自己的要求,選擇攻擊自己。

蒂蒙斯擺脫了部分沮喪,抬手托住額頭,笑了笑道:

“保險柜里有現金和飾品,你自己拿吧,密碼是010103。

我以為你會反抗一下的。”盧米安失望地嘆了口氣。

蒂蒙斯看著他手里的左輪道:

我只是一個詐騙犯,不是守財奴,錢沒了還可以再騙,人要是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

“而且,我今天已經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和它相比,11萬費爾金不算什么。”

什么叫錢沒了還可以再騙?就沒想過合法致富嗎?盧米安撇了下嘴巴,側身走向就放在這個辦公室內的機械保險柜。

三,二,一……他一邊靠近保險柜,一邊倒數著時間,等待蒂蒙斯從背后襲擊自可是,這位“與眾不同”歌舞廳的老板什么都沒做,甚至未高聲呼救,試圖報警。

盧米安蹲到了鐵灰色的機械保險柜前,按照蒂蒙斯給予的密碼,一次次擰動旋鈕,聽到了喀嚓的聲音。

他瞄了眼那明顯超過10萬費爾金的鈔票和金條,打開挎包,將它們全部掃了進去。

做完這件事情,盧米安抬起左輪,砰地打碎了這間辦公室的窗戶,攀爬了上去。

蒂蒙斯的嘴角重新勾起,又帶上了這里所有人都具備的玩味笑意。

就在這時,盧米安突然回身,向他扣動了扳機。

一枚黃澄澄的子彈擦著蒂蒙斯的頭發打在了旁邊的柜子上,鉆了進去。

戴著單片眼鏡的蒂蒙斯身體猛地一縮,笑容不復存在,眸光驚疑不定。

他甚至聞到頭頂有發焦的氣味傳出。

盧米安笑了起來,揮了揮手道:

“驚喜嗎?

問完,他躍下窗臺,落到了“與眾不同”歌舞廳后面那條巷子內。

蒂蒙斯的表情逐漸收斂,又疑惑又茫然。

“與眾不同”歌舞內,那些右眼戴著單片眼鏡、身上穿著短西裝的人雖然各自做著不同的事情,但都在殷切期盼著剛才的闖入者戴著單片眼鏡下樓,正式加入這個大家庭。

間或響起的槍聲里,他們始終沒有等到希望看見的畫面。

舊街靠近煉獄廣場的位置有一座隸屬于“永恒烈陽”教堂的鐘樓,鐘樓的旁邊是足有十層高的新型建筑。

芙蘭卡做著常見的女性傭兵打扮,拿著一個黃銅色的伸縮式單筒望遠鏡,站在天臺邊緣,遠遠望著那間“獨自一人”酒吧。

隱約傳來的槍聲里,白襯衫、黑領結配深色過膝裙的酒保莉雅出現在了門口,眺望起斜對面的“與眾不同”歌舞廳。

沒多久,芙蘭卡發現有灰色老鼠從莉雅腳邊爬出,橫穿街道,消失在了那棟古代建筑的墻邊。

又過了兩三分鐘,一男一女離開“獨自一人”酒吧,強行闖過守衛的阻攔,進了“與眾不同”歌舞廳。

芙蘭卡利用單筒望遠鏡仔仔細細地打量了這兩人一陣,發現他們和守衛“交流”時表情生動,肢體靈活,沒有任何的異常,可在穿越街道時和越過守衛后,神情都相當呆板,舉止動作透山幾分僵硬。

“秘偶?”芙蘭卡做出了猜測。

至于制造并操縱傀儡的“秘偶大師”在哪里,她完全看不出來,只能粗略判斷這種能力的有效范圍有好幾十米,甚至更多。

與此同時,她忍不住吐槽了幾句:

“有觀眾的時候是真人’,沒觀眾的時候就懶得維持臉部表情和人物細節了?這也太不敬業了吧?

或者是,專門為了嚇唬周圍偷窺的人,以及正巧經過,偶爾瞄上一眼的市民?

芙蘭卡耐心做著等待,一直等到盧米安變回原樣,換了衣物,做好反跟蹤之事,來這里和她會合,都未發現任何一名“秘偶大師”的身影。

來來回回的,除了莉雅,都是傀儡!

“這也太,太謹慎和小心了吧?我什么都發現不了,只能確認真的有‘秘偶大師’在這里,很可能不止一位。”芙蘭卡向盧米安抱怨道。

盧米安僅僅是聽她描述,就有種面對阿蒙時的腦袋脹痛感。

他們成為“鄰居”的原因是都擅于隱藏本體,詭異難找嗎?

“沒法用‘魔鏡占卜’來獲得線索?”盧米安想了想道。

芙蘭卡搖了搖頭:

“這可是‘占卜家’途徑,除非我能直接拿到其中一個傀儡,否則沒辦法找出他們的本體。

盧米安沉默了下去,望了已歸于平靜的“與眾不同”歌舞廳一眼道:

“回去吧,下次聚會時從‘我有個朋友’、‘西索’和‘吟游詩人’他們身上搜集線索,他們應該沒有‘洛基’這么難找,我們還能假裝被騙,看能不能把他們釣出來。

到時候,不能“袖劍”出面,得“麻瓜”自己上,因為芙蘭卡已經買過“洛基”的資料副本,是追查他的嫌疑者之一。

“好吧。”芙蘭卡想想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兩人迅速離開這棟高層公寓,雇傭了一輛四輪四座的出租馬車。

馬車來到天文臺區和紀念堂區交界之處時,芙蘭卡側過腦袋,看了盧米安一眼:

“不再做一次反跟蹤嗎?

“有你反占卜不就行了?”盧米安笑著回應道,“再說,脫離‘與眾不同’歌舞廳后,我已經做過好幾次反跟蹤了。

芙蘭卡凝視了他兩秒,無奈地嘆了口氣道:

“好吧。

市場區,市場大道。

盧米安斜背著裝有大量鈔票和黃金的挎包,揮別芙蘭卡,往亂街方向走去,芙蘭卡則返回白外套街。

亂街一如既往地吵鬧和擁堵,盧米安從一個個攤販和一位位行人間穿過,靠近著金雞旅館。

忽然,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不夠協調,關節內仿佛被灌入了不少膠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