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膽猜測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膽猜測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膽猜測

“獨自一人”酒吧?聽到答案的盧米安一陣愕然。

“卷毛狒狒研究會”“愚人節”小組的創立者“洛基”居然也在特里爾,并且和那間“獨自一人”酒吧有關聯?

這會不會有點巧?

盧米安對“獨自一人”酒吧的印象是,開在“與眾不同”歌舞廳的斜對面,地下室有表演木偶戲的劇場,燈光昏暗,色調偏黑,略顯陰森。

他原本不覺得這有什么大問題,但知道“與眾不同”歌舞廳那些戴單片眼鏡的人都處在“是阿蒙”和“不是阿蒙”的疊加狀態后,認為能和這家歌舞廳競爭并存活下來的“獨自一人”酒吧也絕對不簡單。

加上他曾經看見第八局的莉雅進入那家酒吧,他懷疑那是第八局的秘密據點,目的就是監控“與眾不同”歌舞廳內的阿蒙們。

“洛基”難道也是第八局的成員,是真正意義上的官方非凡者?

或者,他只是住在天文臺區,知道“獨自一人”酒吧有足夠的特殊,所以才借著喝酒的機會,利用那里的機械打字機制作資料副本,以防被人追溯?

“怎么了?”芙蘭卡看著盧米安微皺眉頭,陷入沉思,許久沒有說話,于是伸出右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盧米安思索著說道:

“這家酒吧的問題很大。

一住://boquge

“你知道這家酒吧?”芙蘭卡一臉詫異。

這家伙似乎掌握著很多自己不知道的隱秘!

盧米安笑了一聲:

“這得從我和‘海拉’女士尋找“撒瑪利亞婦人泉’說起。”

“……”芙蘭卡愣了一下,“這么一件事情,你要分幾次才能把所有細節講完?你是屬牙膏的嗎?擠一下才出一截!”

“之前的重點是‘撒瑪利亞婦人泉’內的情況,而這事發生在途中。”盧米安完全不覺羞愧地解釋道。

他從遇見群島騙子莫尼特,被他嚇唬了幾次開始,將查理被騙、“與眾不同”歌舞廳的特殊、“魔術師”女士對阿蒙們的介紹串聯了起來,最后提及“獨自一人”酒吧就開在“與眾不同”歌舞廳的斜對面,曾經有第八局的正式成員進出。

芙蘭卡有種在聽鬼故事的感覺,下意識想拿個枕頭抱住,但發現安樂椅上沒有。

她很快醒悟過來,挺了挺腰背,一臉“鐵血真男人”怎么能被恐怖事件嚇到的表情。

這都是用來欺負簡娜的!

等到盧米安講完,她“嘶”了一聲道:

“你的經歷還真是豐富啊,都遇上這種只存在于恐怖故事里的老怪物了。

“你之前怎么不提醒我?那個群島騙子時不時就會來市場區一次,我要是哪天遇到了怎么辦?

“那是為你們好,你們要是不知道他有問題,遇上他時就不會表現出異常,也就不會被他注意到,而現在,你看他的眼神如果有了變化,說不定就會被他懷疑,成為“寄生’的產物。”盧米安半是恐嚇半是提醒地點了芙蘭卡一句。

“也是。”芙蘭卡咬了咬牙道,“只要遇上他,回家之后,我都向“愚者’先生祈求一次天使的庇佑!

她甩了下腦袋,將對阿蒙們的恐懼放到一邊,把話題拉回了正軌:

“這涉及‘獨自一人’酒吧,后面真的很難調查了…….”

說到這里,芙蘭卡忽然有了一個充滿想象力的猜測:

“你說,‘洛基’會不會已經被某個阿蒙‘寄生’了?

“啊?”盧米安有點跟不上芙蘭卡的思路。

芙蘭卡表情凝重地說道:

“你想想,‘遠古太陽神’的典籍和傳說都遺失兩三千年了,而既然七神教會的圣典都是抄他的,那肯定會抹去相關的信息,‘洛基’又是從哪里拿到這些資料的?

“雖然存在很多可能,但如果他就是阿蒙,那就很好解釋了,再沒有人比池更清楚他父親的情況。

“作為穿越者的孩子,別說可以通過寄生’獲取‘洛基’的記憶,就算不行,也能完美地扮演我們的同伴,你還說過,喜愛欺詐,幾次嚇你,這和‘洛基’平時的表現很像。

“嗯,‘與眾不同’歌舞廳的阿蒙制作資料副本時,特意跑到斜對面的‘獨自一人酒吧使用機械打字機,誤導可能的追溯,也是這種風格的體現。”

盧米安被芙蘭卡不受約束的想象力驚到,隔了好一會兒才思索著說道:

“這樣一來,確實能解釋這份資料為什么那么巧合地指向‘獨自一人’酒吧。

“而在這種邪惡天使的引導下,‘愚人節’的組員們逐漸對未來絕望,越來越追求自我的快樂,開始對卷毛狒狒研究會’別的成員下手,也是合理的發展。

“但是,阿蒙不會故意讓資料指向‘獨自一人酒吧,那會讓調查者很自然地懷疑上住在斜對面的.….

“可能預料到了調查者會這么想。”芙蘭卡習慣性地反駁了一句。

盧米安緩慢搖頭:

“如果是阿蒙,你剛才的占卜肯定會被誤導,或者得不到答案。

“嗯,不管怎么樣,這確實是一種可能性,我打算這兩天去‘獨自一人’酒吧喝點東西,實地再勘察一下,但不做深入的調查。”

芙蘭卡“嗯”了一聲,唉聲嘆氣道:

“其實,我也知道洛基’被某個阿蒙“寄生’的可能性很小,我們進入聚會之地的本質是轉入某種特別的狀態,這種狀態下,‘海拉’女士借用的那件封印物應該能分辨出每位成員體內是否有異常,并不對相應事物做轉化,將它留在原地。

“哎,我只是在給自己找理由找借口,我們在缺乏實質性證據和有力懷疑的情況下,就追溯‘洛基’的蹤跡,試圖將他找出來,是一件,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這讓我感覺自己背叛了研究會,背叛了同伴們,所以才希望洛基被阿蒙‘寄生’了,那樣我就沒有類似的負罪感了,是在替研究會清除隱患。”

轉入特別狀態前往聚會之地能篩選出體內的異常?可忒爾彌波洛斯也沒出問題啊……盧米安不知道是“愚者”先生封印的特殊,還是“海拉”女士借用的封印物其實不存在過濾異常的能力,防備不了阿蒙等可以“寄生”的天使。

他暫時未提出異議,笑著說道:

“在我看來,‘洛基’必然有問題,只是大和小的區別。

“他賣你資料的時候,是不是慫恿你去地底探索,尋找更多的‘遠古太陽神’遺留?”

“是啊。”芙蘭卡點了點頭,“他還說類似的地方,序列越高越危險,越容易失控,只有我們這些中低序列者能夠靠近。”

“這只是相對而言,你覺得我之前探索‘撒瑪利亞婦人泉’危險嗎?”盧米安反問道。

“很危險。”芙蘭卡對那件事情已有足夠的認知。

這還是你不知道“血皇帝”的殘影差點把我抓過去的情況下……盧米安咕噥了一句道:

“尋找“遠古太陽神’的遺留只會比這更危險。

“洛基’要是沒有試過,就慫恿你們去地底尋找,是拿你們當炮灰,而他如果試過了,那必然會遭受污染,一點點出現異化,他可沒有愚者’先生這種偉大存在給予凈化。

“所以,盡早把‘洛基’找出來,既是對你們好,也是對他好。”

芙蘭卡聽完之后,咬了咬嘴唇道:

“也是。

“在這件事情上,‘洛基’真的用心險惡,‘愚人節’的其他組員看似好奇,試圖參與,但我覺得是在配合他。

說服芙蘭卡后,盧米安好奇問道:

“你說,進入聚會之地的前提是轉入某種特別的狀態,是什么狀態啊?

芙蘭卡收起剛才的猶豫,頗為興奮地分享道:

“我以前詢問過我的大阿卡那牌,雖然我沒法說出咒文,也難以詳細描述聚會之地,但她還是根據我的話語和表現推測是隱秘’的力量。”

“隱秘’的力量……”盧米安輕輕頷首。

是挺隱秘的,連咒文都被隱秘了,無法告訴別人。

芙蘭卡繼續說道:

“隱秘’的力量在“黑夜’途徑,也就是“黑夜女神’教會掌握的神之途徑。”

說到這里,芙蘭卡不自覺壓低了嗓音:

“我懷疑海拉’女士是黑夜教會的人。

“類似于‘007'?”盧米安今天并沒有遇到那位“007”,因為參與聚會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他又不知道對方慣常的打扮和長期出沒的小組。

芙蘭卡再次“嗯”了一聲:

“差不多,但可能更受重視,所處的位置更高,掌握的隱秘知識也更多。”

回想了下“海拉”女士在取“撒瑪利亞婦人泉”泉水這件事情上的種種表現,盧米安覺得芙蘭卡的描述是沒有問題的。

那位女士確實掌握了很多隱秘知識,并且有明顯超越普通神奇物品,疑似具備神性力量的黑鉆石指環。

另外,她借用來召集聚會的那件封印物厲害到超乎盧米安想象。

盧米安隨口問道:

““黑夜’途徑的力量主要有哪些表現?

根據奧蘿爾的巫術筆記,這條途徑的前面三個序列分別是“不眠者”、“午夜詩人”和夢魘”,主要涉及靈性的增強、精力的提升、睡眠的減少、詩歌的神秘學應用和強行讓人沉睡的特殊。

芙蘭卡回想了下道:

“隱秘’的力量,對靈的驅使,真實的夢境....

真實的夢境……聽到這個回答,盧米安突然怔住。

他記起了自己在科爾杜村廢墟里做的那個真實夢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