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更早的穿越者

第一百一十四章 更早的穿越者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一十四章 更早的穿越者

面對盧米安的問候,“愚人節”那十幾名成員都短暫陷入了沉默。

這里面,有好幾個人的目光變化和肢體語言讓盧米安覺得問題較大。

他們分別是套著絲襪以遮掩容貌的“吟游詩人”,戴著半臉面具、留著紅色豎發、臉頰畫著淚滴和星星狀妝容的“西索”,頂著紅黃白小丑油彩的“瘋女”和裝扮滑稽搞笑的“咸蛋超人”。

這四個“愚人節”小組成員有的眼現驚訝疑惑之情,有的不自覺縮了縮身體,有的下意識瞇起了眼睛,有的微不可見地改變了身體姿態,顯得比剛才更加防備。

要不是這段時間里,盧米安經常找安東尼.瑞德這位“心理醫生”請教,并集中記憶了心虛之人發現早已死去的苦主還活著時會有什么樣的眼神變化和肢體動作,肯定沒法分辨得如此清楚,或多或少會遺漏一些。

相比較而言,盧米安之前重點懷疑的“洛基”和“我有個朋友”,各方面的反應都很正常。

——前者是“愚人節”小組的創立者和領導者,這個小組真要存在什么異常,他沒出問題的概率很低,后者按照“袖劍”芙蘭卡的說法,疑似“觀眾”途徑的“心理醫生”,而奧蘿爾在記錄這條途徑的知識時,內容缺失嚴重,和夢境中只言片語透露出來的信息不太吻合。

穿著馬戲團占卜家式黑袍的“洛基”只是簡單地用兜帽陰影來模糊化臉孔,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被人看出具體的容貌。

短暫的沉默后,他沒有掩飾自身訝異地說道:

“麻瓜’,你竟然又出現了。

“我還以為你聽隱匿賢者’的課后輔導把自己聽成了瘋子,失去了控制,幾個月沒參加任何聚會。”

“RAP,是RAP,不是課后輔導。”頭套絲襪的“吟游詩人”笑著糾正道。

盧米安聽芙蘭卡講解過,RAP是一種奇怪的音樂形式,“卷毛狒狒研究會”很多成員喜歡把來自未知存在的危險吃語比喻成RAP。

“麻瓜”不厚不薄的紅唇保持著微微翹起的姿態道:

“是有點瘋的跡象和表現,但還能控制。”

在“卷毛狒狒研究會”,這是一個很常見的話題,之前已經有多位成員因各種各樣的原因失控,或變成了怪物,或成為了死人,所以,“心理醫生”們僅是靠類似聚今葉治療同伴的心理或精神問題,就能狠賺一筆。

套著白大褂,戴著鳥嘴面具的“我有個朋友”點了點頭:

“去年我評估過你的精神和心理狀態,問題不是太大,但之后有快一年,你都沒再定期評估,要小心啊,我有個朋友就是疏忽大意,太有信心,結果住進了瘋人院。

這位“心理醫生”看起來足夠正常,而且還很關心患者的情況,但他加入“愚人節”小組這點,就讓盧米安覺得他應該也有異常,至少精神狀態不會太健康。

像盧米安這種惡作劇大王,也沒有對未來絕望,以追求樂趣為人生唯一目的,出現類似情況的,心理或多或少都有問題。

“洛基”沒有追問“麻瓜”缺席多次聚會的原因,攤開雙手,對“愚人節”小組所在區域的全部“卷毛狒狒研究會”成員道:

“各位,我最近又發現了一位歷史上的穿越者!

“誰?”頭套絲襪的“吟游詩人”脫口問道,其他成員亦是一下集中起注意力。

見所有人都投來了目光,“洛基”手勢豐富地說道:

“我收獲了一些古代典籍,上面提到第三紀曾經存在過一位“遠古太陽神’。

“我們之前不是一直在疑惑各大教會的圣典,尤其是‘永恒烈陽’教會的,和我們那個世界的宗教典籍很像嗎?

“現在,我應該找到了答案。”

這位“愚人節”的首領一邊說一邊在胸口以上下左右的順序點了四下,仿指故鄉的某個宗教。

盧米安看得眼皮一跳:

K先生向那位祈禱時做的也是這個手勢!

是巧合,還是有某種必然的聯系

而且,“遠古太陽神”不是“與眾不同”歌舞廳那位天使的父親嗎?

“洛基”語調浮夸地繼續說道:

“對,就是你們想的那樣,各大教會的圣典都是抄的‘遠古太陽神’的,只是側重點不同,修改了相應的細節。

“那位的典籍我只找到很少一些,但看得出來,絕對來自我們的世界。

“希望你們能搜集到更多的‘遠古太陽神’資料,最終確認池也是穿越者,比羅塞爾更早,你們要是希望看一看我收獲的那些典籍,等會記得尋求交易,100克黃金或者等值貨幣換一份副本,很便宜是不是?也就大家是自己人,也就這牽涉到回家的希望,要不然我肯定不會只賣這么一點黃金。

裝扮滑稽搞笑的“咸蛋超人”嘆了口氣道:

“這沒什么意義,我知道,你覺得那位已經成為了神靈,肯定比我們更加了解整個世界的真相,說不定已經掌握了穿越的秘密和回去的辦法,但按照你的說法,不也沒有回去嗎?

“要看見光!”“洛基”翹起嘴角道,“而且我懷疑,那位沒能回去的原因是袖隕落了,死在了某場神戰里。”

“聽起來很有意思。”衣物印著撲克圖案的“西索”忽然開口。

洛基”緩慢環顧起周圍的“卷毛狒狒研究會”成員,笑著說道:

“那位的資料和典籍被有意識地抹去,只剩少量在秘密流傳,它們絕大部分都藏在地底,靠近著那位遺留的力量源泉。

“據說,在類似的地方,序列越高越危險,越容易失控,我們這些普通的非凡者反而有機會接近,那也許就藏著兩個世界連通的真相和返回故鄉的方法。”

說到這里的時候,“洛基”的目光掃過了盧米安戴著面具的臉龐。

這是想悄然慫恿奧蘿爾和別的“卷毛狒狒研究會”成員去地底?盧米安對可能存在的“惡作劇”相當警惕。

當然,他能瞬間就察覺到問題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正義”女士提過,靠近“撒瑪利亞婦人泉”后,序列越高越危險,而且,她還講解過問題的本質是什么。

這讓盧米安懷疑“洛基”提到的“遠古太陽神”遺留是類似“撒瑪利亞婦人泉”的地方,而“撒瑪利亞婦人泉”有多危險多恐怖,他是深有體會的!

慫恿別人去探索地底是因為渴望回家又不想自己冒險,還是單純地做損害別人卻不有利于自己的“惡作劇”?盧米安望了“洛基”的側臉一眼,故意說道:

“我最近也在思考類似的問題。

“為什么這個世界的很多神話傳說里都有一條涉及死亡領域的虛幻河流,而我們的故鄉也有

“會不會是某些穿越回去的前輩弄出來的?”

基于盧米安對奧蘿爾的了解,她要是聽到什么地方有返回故鄉的線索,不可能不感興趣,而既然要問,那就盡量不要掉入對方預設的節奏里,最好找到一點相關性,把話題扯開。

這是盧米安和姐姐為學習、作業、考試、格斗、惡作劇等事情斗智斗勇的一點經驗。

頂著紅黃白小丑油彩的“瘋女”呵呵笑道:

“人類不就是這樣,喜歡拿自己身邊的事情往神話傳說里加,最古老的年代里,人類必然是依水而據,周圍肯定有河流,他們就會覺得死后的世界應該也有這么一條河流,同樣的,挖掘土地埋葬尸體時,挖得越深,越可能挖出地下河。

盧米安模仿著奧蘿爾的語氣做出回應:

“你說得很科學,但我覺得不夠神秘學,而我們想要回去,依靠的只能是神秘學。

他把剛剛從“煉獄”小組獲得的冥河傳說講了一遍,末了道:

“我覺得這也是一個調查的方向。

臉龐藏在兜帽陰影里但隱約能夠看見的“洛基”輕聲笑道:

“雖然說冥界應該在靈界的某個地方,但我覺得它和地底肯定也有密切聯系,在南北大陸許許多多民俗傳說里,所謂的地獄也是藏在地底的。

“所以,我們的調查重心得放在地底,不管是第三紀那位‘遠古太陽神’的遺留,還是冥河的相關問題,都得深入地底才能真正接觸到。

你這是怕大家死得不夠快啊……盧米安無聲咕噥了一句。

他裝著很感興趣,和“洛基”、“我有個朋友”等“愚人節”成員交流起“遠古太陽神”、地底和冥河的信息。

過了近二十分鐘,盧米安決定暫時脫離“愚人節”小組所在的這片區域。

他已經試出有至少四名“愚人節”組員存在異常反應,接下來就要交給“袖劍”芙蘭卡了。

——如果那幾位“愚人節”組員真有問題,那他們在面對“麻瓜”時必然高度警惕,輕易不會做試探和接觸,免得踩中陷阱。

他們目前應該會以觀察和側面搜集情報為主。

而對于“袖劍”,他們可以放心大膽地惡作劇,到時候,芙蘭卡以自身遭遇惡作劇,受到實質性傷害為理由,于現實中把那幾名“愚人節”組員找出來,挨個揍一遍,是可以說服其他“卷毛狒狒研究會”成員的,至于揍的過程中有沒有問出什么了不得的情報,那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盧米安剛脫離這處缺口幾步,就看見身高超過兩米四的會長“甘道夫”走到那個巨大石椅前,嗓音洪亮地說道:

“各位,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們討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1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