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同小組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同小組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同小組

“小矮星”是個身高只有一米六出頭的男子,他頭上戴著裝飾亂糟糟黃發的表演皮套,右掌被銀色的、浮夸的手套包裹著,身上是一件敞開的棕色夾克,里面配深色的襯衣。

看到盧米安過來,這個“小矮星”迎了上去,又驚又喜地說道:“麻瓜’,你總算又出現了。

盧米安用奧蘿爾的嗓音微笑回答道:

“之前出了點事情,休養了一段時間。”

“現在沒事了吧?”“小矮星”關切地問道。

“還好。”盧米安不確定對方和奧蘿爾有多少交情,未用開玩笑的方式來回答。

他轉而將目光投向了坐在石階上的一位女士。

那女士戴著蝴蝶造型的黑色面具,身穿打著領結的白色襯衣和長長的深色外套.胸前佩戴著明顯來自打字機的紙制銘牌:

“教授。”

“副教授’沒有來嗎?”盧米安笑著問道。

“副教授”是位男性,前幾年因為“代號”相近的緣故,和“教授”在現實里約著見了面,成了夫妻。

網址p://m.

他們都是“巫師”,喜歡研究各種各樣的法術,奧蘿爾巫術筆記內的“除草術”就來自“副教授”。

“教授”嘴唇顏色偏淡,臉型顯瘦,有雙好看的褐色眼眸,她簡單回答道:

“他現實里有點事情,需要招待客人,抽不出時間,反正我參加了就等于他參加了,都一樣。”

“麻瓜’,你有什么事情嗎?”

盧米安淺笑道:

“我想感謝他的除草術’。”

“這有什么值得感謝的?難道你的家里遭遇了大量野草的入侵?”“小矮星”在旁邊好奇地問道。

盧米安學著奧蘿爾回憶往事時的表情細節,淺藍眼眸微微轉動道:小矮星

在旁邊好

“我前段時間遇到了一種據說來自深淵的植物,它不僅長得很快,生命力旺盛,還會釋放麻醉氣體,會像食人花一樣吃人,每次出現都幾百上千,而‘除草術’能讓它們全部枯萎,雖然不至于直接死亡,但也會在一定時間內失去活力。”

“除草術’還能對付超凡植物?”“教授”都有點驚訝了。

盧米安輕輕點頭:

“但必須是草本和藤本類植物。”

這是奧蘿爾在巫術筆記上添加的使用心得。

看得出來,她曾經用本堂神甫的“深淵魔花”實驗過,并且在狀態明顯不對的時候還很有學術精神地記錄了下來。

“這是一個有趣的發現。”“教授”拉著盧米安,討論起“除草術”的種種細節。

還好,盧米安深入研究過這個法術,并且還請教過芙蘭卡和“海拉”女士,雖然他沒法真正的使用,但若只是單純交流相關問題,完全不會露怯。

和“學院”小組的成員們就法術問題、神秘學知識探討了一陣,盧米安忽然感覺自己連同周圍區域都籠罩上了一層陰影。

他猛地抬頭,看見了一道巨大的身影。

那身影超過了兩米四,套著簡單樸素的亞麻長袍,頭部被附帶的兜帽籠罩著,手里拿著一根能敲破所有正常人類腦袋的粗大魔法杖。

這是“卷毛狒狒研究會”的會長“甘道夫”,芙蘭卡說他應該是轉生到了弗。

個有巨人血統的中年男子身上,酷愛喝烈酒和研究神秘學知識,具體途徑不詳,時而像是“知識”,也就是“閱讀者”途徑的,時而表現出了“通識者”和“窺秘人”的特質,時而讓人覺得,以他的身體條件,不走“戰士”途徑就太可惜了。

像“非凡特性不滅定律”等高端神秘學知識,最早就是從“甘道夫”這里傳播出去的。

不知為什么,芙蘭卡提及“甘道夫”時,表情總是怪怪的,似乎覺得這個代號和對方的身高體重不太匹配。

臉龐被奇怪陰影擋住的“甘道夫”望著盧米安,嗓音粗獷地笑道:

“你錯過好幾次聚會了,我之前還擔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是出了點事情,但已經解決了。”盧米安抿了抿嘴巴,沒有掩飾心底突然涌現的唏噓和無奈。

“解決了就好。”

甘道夫欣慰地點了點頭。

他和盧米安又寒暄了幾句,走向了別的小組。

盧米安第一次參加“卷毛狒狒研究會”的討論,按照“海拉”女士的建議,始終少說多聽,大部分時候保持著沉默。

這個過程中,已坐到石階上的他用帶著淺淡笑意的姿態,傾聽般望著每一個發言的人,讓自己表現得非常專注。

奧蘿爾也經常這樣,和普阿利斯夫人、科爾杜村那些老太太們聊天的時候,如果話題進入了自己不感興趣的領域,她就會含笑看著講話的人,讓對方感覺自己得到了重視,說的內容是足夠有意思的,而實際上,奧蘿爾的思緒已經漫無邊際地發散開來,想著自己的事情,時不時回歸一段時間,抓一抓重點,免得等會接不上話,讓場面變得尷尬。

盧米安當然不會在討論神秘學知識,間或做些交易的時候真的放飛自我,他主要是在模仿奧蘿爾的狀態。

過了一段時間,盧米安抓住空隙,站了起來,準備離開“學院”小組的聚集地。

臉上用可洗油彩畫著元素周期表的女士略感詫異地說道:

“你今天居然沒有買點什么?”

姐姐,你每次參加聚會都要花一筆錢才開心嗎?盧米安無聲咕噥了一句,笑著說道:

“有兩個原因,一是最近到了瓶頸期,更專注于搜集“卷軸教授’魔藥的配方和材料.....”

他娓娓道來,講了一堆,主要是分析為什么沒有相應的需求,最后才說:

“二嘛,沒錢,還欠了別人一大筆。”

“學院”其他組員頓時發出了善意的笑聲。

他們都看出來了,“麻瓜”沒來參加聚會的這段時間,確實是遇到了不小的事情,讓本來富裕的她竟然變成了窮鬼,而且還是欠了一堆債的窮鬼。

當然,他們也不是太擔心“麻瓜”,因為這幾年來,他們都見識到了這位同伴賺錢的能力。

盧米安腳步輕盈地走向了巨大石椅右側的第三根柱子旁,那里聚集的是“煉獄”小組的成員,“海拉”就經常參與他們的討論。

這位女士已經抵達,和之前不同的是,她身上的冰冷感減弱了不少,附帶頭紗的帽子下,皮膚蒼白但不慘淡,面容一片模糊。

盧米安靜靜旁觀著“煉獄”小組的成員們討論和交易,隔了一會兒才若有所思地問道:

“你們有誰聽說過一條涉及死亡領域的虛幻河流?

“海拉”望了盧米安一眼,未做回答。

另外一名“煉獄”小組的成員,代號是“三頭惡犬”的男性思索著說道:

“麻瓜’,你問這個做什么”

“我只是聽說,在地獄,也就是冥界的深處,存在這么一條虛幻的河流,‘收尸人途徑的其中一個高序列就和它有關。”

居然直接就回答了,沒收點情報費,雖然也只是據說,完全沒有證實……盧米安笑了笑道:

我最近常常在想,為什么我們故鄉的神話傳說里有這么一條河,這里的也有。

他間接地點了一句,沒有多提。

“三頭惡犬”想了想道:

“這可能得從神話根源和人類思維的相似性來討論。”

盧米安用奧蘿爾的嗓音“嗯”了一聲,未做更多的詢問。

他又旁聽了一陣,才轉向這座古老宮殿的一處破口。

有了前面的鋪墊后,他可以自然地接觸“愚人節”的成員,聽一聽他們的交流了。

往目標地點走去的途中,盧米安將之前看到的、聽到的在腦海內快速過了一遍。

他發現姐姐奧蘿爾的人緣相當不錯,不管是“學院”,還是“煉獄”的組員都對“她”表

現出了足夠的善意。

斜穿過古老宮殿后,盧米安看見一個頭上罩著絲襪的男子跳到半截斷柱上,對周圍裝扮各異的“卷毛狒狒研究會”成員道:

“我來朗誦一首詩!

“大海啊,你全部都是水;

“駿馬啊,你長著四條腿;

“魔女啊,你滋味真不錯!”

這完全不是詩啊…..盧米安已經買到《羅塞爾大帝秘錄》,知道這是在調侃那位大帝和某個“魔女”發生了超友誼關系,并在日記里感慨魔女的滋味真不錯。

一步,兩步,盧米安來到了“愚人節”小組附近,看見背對自己的那個男子套著黑色的占卜家式長袍,身后用金色油彩寫著一個古弗薩克語單詞:

“洛基”。

根據芙蘭卡的說法,“洛基”是他們那個世界某些傳說里的謊言、詭計和火焰之神,而這個以“洛基”為代號的成員是“愚人節”小組的創立者,他在神之途徑上不比“海拉”他們走得慢,但并沒有擔任副會長……盧米安腦海內閃過了一系列的信息。

他隨之進入了“愚人節”小組所在的那片區域,所有的笑聲、歡鬧聲忽然停止。

“洛基”等人同時轉過身來,將目光投向了戴著半臉面具套著巫師黑袍的盧米安。

頂著“麻瓜”身份的盧米安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抹略顯燦爛的笑容:“各位,好久不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4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