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九十五章 疏忽之處

第九十五章 疏忽之處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九十五章 疏忽之處

“魔術師”女士笑了一聲:

“關心這個做什么?你又用不了,只能拿來遺忘掉所有的記憶和原本的感情,變成一個嶄新的人。

“嗯,在‘收尸人’、‘不眠者’和‘戰士’這三條途徑,根據用法、儀式和搭配,‘撒瑪利亞婦人泉’有不同的用處,包括但不限于暫時清理記憶、愈合靈的本質損傷、提高本身的靈感、成為重要儀式的材料、帶來能力的不同分支,等等,等等。”

對應“收尸人”、“不眠者”和“戰士”這三條可以互轉的相鄰途徑?盧米安提煉著關鍵信息。

這時,“魔術師”女士看了他一眼,收斂起臉上的笑意:

“沒有問題了吧?”

盧米安想了想道:

“暫時沒有了。”

“魔術師”女士點了點頭:

“那該我問了。”

“問什么?”盧米安很是疑惑。

網址p://m.

他把所有細節都講了啊。

“魔術師”女士的手指輕敲了幾下面前的虛空:

“你為什么不把‘正義’小姐讓你去‘撒瑪利亞婦人泉’這件事情告訴我?”

盧米安一陣愕然:

“我以為她會告訴您,而且,我想著她也是‘塔羅會’的大阿卡那牌,接受她的委托應該沒什么問題,不需要找您確認。”

“魔術師”女士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正常是沒什么問題,但這個世界上總有太多的不正常。”

盧米安驚疑不定地問道:

“‘正義’女士出現異常了?”

“那倒不是。”“魔術師”女士搖了搖頭,“問題是你同意去‘撒瑪利亞婦人泉’沒多久,地血礦石就丟失了,而我不知道你即將去地下墓穴第四層,‘正義’小姐則不清楚地血礦石落到了別人手上,不是你不想帶去,就確定不會帶去。

“如果提前溝通好,我可以讓你推遲一段時間,確認了地血礦石的下落再說,或者做一些安排。”

盧米安仔細思索了一陣,發現還真是“魔術師”女士說的那樣:

預見到地血礦石會在地下帶來一定遭遇的她不會忽視掉“地血礦石丟失”和“前往撒瑪利亞婦人泉”這兩件事情間暗藏的關聯。

而盧米安小小的疏忽或者說自認為合理的處置是后續遭遇的源頭。

“魔術師”女士深深地看了盧米安幾秒,思索了片刻道:

“這也不能怪你,伱的處理其實沒太大問題,這只是提醒你,以后還要更謹慎一點。”

她頓了頓,意味深長地說道:

“將來去尋找第四紀那個特里爾的入口時,更是如此。”

“是,‘魔術師’女士。”盧米安誠懇接受了教育。

等到“魔術師”拿著那瓶裝有“撒瑪利亞婦人泉”的泉水消失在自己眼前,盧米安快速收拾好祭壇,重新坐了下來。

他復盤起自己在這次行動里犯下的錯誤:

“第一,‘魔術師’女士說的沒錯,我應該將‘正義’女士的委托告知她,即使她們已經私下溝通過,且事情沒有任何問題,我也應該講,畢竟我直屬的大阿卡那牌不是‘正義’,是‘魔術師’,幫別的大阿卡那牌做事得經過自己的大阿卡那牌允許。

“第二,進入‘撒瑪利亞婦人泉’之前,我該檢查下自身的狀態和物品,做最后的確認,除非是遭遇戰或者突發事件,否則這該成為必須的流程。

“如果我能記得并完成這件事情,就能提前規避掉很多問題,不至于毫無察覺地將地血礦石帶進‘撒瑪利亞婦人泉’區域,莫尼特,不,阿蒙,幾次出現,故意驚嚇,就是為了打斷我的思緒,讓我的注意力始終保持在對祂的警惕而不是自身的狀態上,從而忽視掉地血礦石的‘回歸’?

“第三,沒注意到忒爾彌波洛斯的反常,面對莫尼特的出現,祂竟然一直沉默,不像上次那么警惕和焦慮,呵,雖然祂被封印著,但能借助我感受到周圍的情況,作為一名天使,祂會沒有發現阿蒙將地血礦石塞回了我的衣兜?

“而且,祂的命運和我的命運是關聯在一起的,帶著地血礦石進入‘撒瑪利亞婦人泉’時,我的命運肯定發生了改變,祂不會沒有察覺,為什么不提醒我?

“祂也想利用‘撒瑪利亞婦人泉’的特殊環境和地血礦石帶來的異變,找到擺脫封印的辦法?對,最早就是祂提醒我地血礦石有特殊,說會給我帶來一場際遇!

“那奇怪的力量最終讓祂的目的沒有達成,會是誰的呢?

“邪神的天使確實不能完全相信,忒爾彌波洛斯這段時間表現得那么可靠,時不時提醒我一句,除了是需要避開能對祂產生影響的危險,也是在麻痹我,就等著機會到來,背后給我一刀。

“呵呵,你也是獵人啊?

“進了‘撒瑪利亞婦人泉’后,我的選擇倒是沒什么問題,負面影響爆發,各種精神污染疊加的情況下,我還能做出基本的應對,已經很不容易了,就別管對還是錯了……要不是那些污染彼此矛盾,互相拉后腿,我可能當場就瘋了。”

盧米安復盤完整件事情,忽然低聲笑道:

“忒爾彌波洛斯,你怎么沒發現莫尼特把地血礦石塞回來了?”

忒爾彌波洛斯保持著沉默,未做回答。

盧米安大概確認完這位宿命的天使在剛才那些事情里發揮的作用,就檢查起身上的物品,害怕它們也走向了“死亡”。

還好,無生命的物品遭受的影響都較低,未有實質性損傷,而“拷打”拳套遇上的“鐵銹”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攻擊,除了讓它留下了點痕跡,并不影響使用。

至于佩戴這對拳套會帶來的注視和危險生物,盧米安沒有任何感覺,認為是“撒瑪利亞婦人泉”的特殊環境限制了相應的負面影響。

做完這些事情,盧米安環顧了一圈,對這間被阿蒙進來過的安全屋有著說不出的畏懼和厭惡,總覺得周圍的空氣都藏著一些眼睛。

當然,這主要是他心理上的感受,畢竟“魔術師”女士已經來過。

解除掉這間安全屋內隱藏的陷阱后,盧米安帶著所有物品,開門而去,打算再也不回這里,寧愿浪費掉租金。

特里爾,一座綠草如茵的公園內。

穿著棕黃色長裙的“魔術師”望著正在草地邊緣散步的金毛大狗,對身旁的女士道:

“‘撒瑪利亞婦人泉’拿回來了。”

那位女士穿著白底綠紋的簡單長裙,金發潤澤披下,只隨意束著,眼眸碧綠如同寶石,又仿佛映著樹木的澄澈湖水。

她微微一笑道:

“出了什么意外嗎?你本來應該讓信使帶過來的。”

“魔術師”點了點頭,將整件事情的關鍵信息大致提了提,末了道:

“正好我們這幾天也沒有碰面,缺乏交流。

“這就造成了我知道他丟了地血礦石,疑似被阿蒙偷取,卻不知道他要去拿‘撒瑪利亞婦人泉’,而你剛好相反,知道他要去拿‘撒瑪利亞婦人泉’,卻不知道地血礦石被偷。”

“正義”靜靜聽完,沉默了幾秒,嘆息著說道:

“很像那位的風格……”

“真是那位嗎?”“魔術師”微微皺眉,“祂從什么時候投來目光的?從一開始就沒有瞞過祂?”

“正義”想了下道:

“這樣也不算意外,現在最重要的是祂究竟想安排什么。”

“不知道。”“魔術師”自嘲一笑道,“但既然已經發生了‘撒瑪利亞婦人泉’這件事情,那我能預見到……”

說到這里,她一邊在星光的簇擁下走入虛空,一邊嘆了口氣道:

“用不了多久,第四紀那個特里爾的大門就會真正打開。”

一座廢棄古堡外。

“正義”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手里握著那個裝有“撒瑪利亞婦人泉”的黃金小瓶。

她的前方,幽幽暗暗的虛幻大海浮現了出來,她邁步其中,抵達了一片特殊的夢境。

夢境里,一層層往下形似倒立的黑色陵寢不僅缺少了一部分,而且裂成了兩半,表面多有深刻的裂縫,到處灑落著沾滿油污的淡黃羽毛和各種象征著死亡的事物。

“正義”漂浮在半空,將手中的黃金小瓶傾倒了過來。

部分“撒瑪利亞婦人泉”的泉水在她的引導下,化作幽暗的雨水,輕柔地灑落向大地上。

所有破損的痕跡進一步愈合,分成兩半的陵寢逐漸靠攏。

這樣的變化中,“正義”收起黃金小瓶,望著剩余的“撒瑪利亞婦人泉”,無聲自語道:

“再來兩次應該就可以了。”

微風舞廳二樓,屬于盧米安的臥室內。

睡了一覺的他抬起右掌,發現鮮紅的疤痕褪色了不少,更接近那種擠壓后留下的痕跡。

“這樣倒是不引人注意。”盧米安舒了口氣。

他原本打算的是用白色的繃帶纏繞右掌,免得被老大他們一眼看出問題。

現在嘛,盧米安想了想,將繃帶纏在了沒任何異常的左掌上。

做完這件事情,他期待起“正義”女士說的報酬,也不知道那什么時候能送來。

他相信應該等不了幾天。

突然,盧米安猛地回頭,望向了對著后方巷子的窗戶。

砰砰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