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九十三章 疤痕

第九十三章 疤痕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九十三章 疤痕

隨著時間的推移,盧米安感覺自己的體溫在緩慢流逝,哪怕公共馬車的窗外陽光熾烈,也無法阻止這樣的變化。

他的思維越來越不活躍,手背皮膚越來越蒼白。

終于,盧米安堅持到了市場區。

跳下公共馬車的時候,他的手腳都似乎變得有點僵硬。

他剛轉入白外套街,迎面過來的一位紳士忽然怔了一下,低呼出聲,眼含恐懼。

盧米安下意識望向側面,打量起咖啡館玻璃窗映出的自己。

金中帶黑的頭發仿佛有多日未洗,臉色蒼白到泛出了青色,脖子處隱有紫紅的斑塊和腐爛的痕跡,雙眼冰冷而空洞,如同一具已死去多日的尸體。

盧米安沖著那位紳士笑了笑道:

“怎么樣,我扮活尸是不是扮得很真?”

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在向“海拉”那種冰冷靠近。

紳士無聲咒罵了一句,繞過了這個看起來準備參加化裝舞會的家伙。

一住://boquge

盧米安明白自己身上的污染越來越嚴重了,加快腳步,用一種已不太協調的姿勢跑入了還未退租的那間安全屋。

他快速布置好祭壇,攤開紙張,給“魔術師”女士寫了一封簡短的書信:

“我完成了‘正義’女士的委托,拿到了‘撒瑪利亞婦人泉’的泉水,但我也遭受了污染,越來越嚴重,該怎么清除?”

整整齊齊折好信紙,盧米安召喚出了“魔術師”女士的信使。

那位“玩偶”信使浮現于幽藍燭火的上方,望著盧米安,贊許地點了點頭:

“你現在的氣質我很喜歡,除了頭發太油膩。”

快死掉的氣質嗎?盧米安連嘀咕的沖動都比以往少了很多。

看著“玩偶”信使離開后,他給自己設定了一刻鐘的等待限制,超過這個時間,“魔術師”女士要是還沒有回信,他就得另外想辦法解決身上的污染,比如,舉行儀式,直接向“愚者”先生祈求。

喀嚓,喀嚓,從微風舞廳“借”來的那只懷表的指針按照固定的節奏正常跳動著,但盧米安之前就發現它已經比正常的時間晚了近十分鐘,就好像越靠近“撒瑪利亞婦人泉”,跳動得越慢一樣。

突然,片片星光從虛空中飛出,瞬間凝聚成了一扇神秘而夢幻的大門。

大門敞開,穿著棕黃色長裙的“魔術師”女士走了出來,門后幽深黑暗,星輝點點。

這位“塔羅會”的大阿卡那牌持有者看了盧米安一眼,輕輕點頭道:

“向‘愚者’先生祈求天使的凈化。”

還是得向“愚者”先生祈求嗎?盧米安沒有多問,就著已布置好的祭壇,舉行起儀式。

按照正確的順序點燃蠟燭,滴入純露,燃燒草藥后,他退后一步,望著燭火,沉聲誦念道:

“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愚者,灰霧之上的神秘主宰,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

“我向您祈求;

“祈求您凈化我身上的污染……”

等到儀式完成,盧米安又一次看見了那位光芒凝聚的天使,再次被十二對光之羽翼層層覆蓋。

眼中只剩余光的情況下,他感受體內有陰冷在蒸發,體溫迅速恢復。

沒多久,天使回歸,盧米安將目光投向了房間內的全身鏡,發現自己的臉色、頭發、眼睛已完全恢復,紫紅的尸斑也徹底消失,只有幾處腐爛的痕跡還存在,但沒有了惡化的跡象,這似乎需要時間來愈合。

盧米安誠心誠意地感謝起“愚者”先生,結束了儀式。

他正要轉向“魔術師”女士,忽然想起一事,連忙抬起右手,望向掌心。

地血礦石腐蝕的傷口還在,雖然不像剛融入“鐵銹”時那么鮮紅欲滴,但也不算黯淡,就像用血液在那里點了幾個疤痕一樣。

感受著右掌隱隱傳來的瘋狂和暴戾,盧米安疑惑皺眉道:

“這個不能凈化嗎?”

“魔術師”女士盯著他的右掌看了幾秒,未直接回答,轉而說道:

“講講詳細的經過。”

她主動拉過了一張椅子坐下,沒有站著交流的想法。

盧米安跟著坐于木桌前的椅子上,從“正義”女士的委托開始,一直講到自己和“海拉”各自取了三分之一瓶“撒瑪利亞婦人泉”的泉水。

這里面,他重點描述了那道瘋狂恐怖的巨大身影和將對方拉回去的奇怪力量,同時沒忘記提莫尼特的出現和他的種種行為,以及地血礦石的“回歸”。

“魔術師”女士安靜聽完,笑了一聲:

“真正的大人物太難徹底死去,哪怕沒有了非凡特性,沒有了身體,沒有了靈魂,也還存在精神烙印、死亡印記、殘留氣息等事物,一旦條件滿足,說不定就能借助合適的身體回到現實世界。”

“就像最初那位造物主?”盧米安大概明白了“魔術師”女士想表達的意思,斟酌著問道,“那身影是哪位大人物?”

“魔術師”女士想了下道:

“應該是第四紀那位‘血皇帝’,亞利斯塔.圖鐸。”

“血皇帝”?四皇之一的“血皇帝”?盧米安從加德納.馬丁那里聽說過這個稱呼和名字。

亞利斯塔.圖鐸建立的帝國包含今天的因蒂斯,沉入地底的那個特里爾就是祂的首都。

按照加德納.馬丁的說法,這位“血皇帝”是真正的神靈,掌握著“獵人”途徑,也就是說,祂是序列0“紅祭司”!

“對。”“魔術師”女士點了點頭,“‘四皇之戰’是真正意義上的神戰,亞利斯塔.圖鐸隕落在了第四紀那個特里爾,讓帝國的首都沉入地底,而早已瘋狂的祂還做了很多事情,據說差點就讓當時參戰的所有神靈給祂陪葬,直到今天,特里爾地下都還有那場戰爭的許多遺留,甚至可以這么說,它們深刻地影響著第五紀的部分歷史。”

第五紀就是盧米安等人生活的這個紀元,被稱為“黑鐵時代”。

差點讓參戰的所有神靈陪葬?“血皇帝”還真是瘋狂啊……盧米安聽得一陣好奇:

“‘四皇之戰’究竟是什么情況?”

“我也不太清楚。”“魔術師”女士攤了下手,“我只是聽兩位親身經歷過‘四皇之戰’的存在提過幾句,祂們其實也不了解全貌,畢竟不可直視神,記住,不可直視神,哪怕只是序列4圣者失控變成的不完整神話生物。”

還有親身經歷過“四皇之戰”的存在活到今天?祂們能參與那場神戰,至少是天使了吧……“愚者”先生神座旁邊的其中兩位天使?嗯,圣典上提過,“愚者”先生的“時之天使”是古老年代的天使,祂是其中一位?盧米安結合自己掌握的信息,嘗試著做起推測。

他聽奧蘿爾提過神話生物這個概念和相應的問題,對“不可直視神”這句話沒有任何疑問。

盧米安興致勃勃地問道:

“‘血皇帝’隕落后,還有精神烙印、死亡印記或者殘留氣息被封印在‘撒瑪利亞婦人泉’的泉眼里?”

“那應該是死亡印記,但我覺得還參雜了精神烙印,殘留氣息,甚至包含一些因某種緣由保留下來的殘靈,要不然,‘血皇帝’亞利斯塔.圖鐸不可能在那個泉眼內還保持著和人爭斗的狀態,呵呵,爭斗也算是‘獵人’的特質。”“魔術師”女士說著自己的推測。

她一邊說一邊將手探入了虛空,前端消失在了盧米安眼中。

摸索了幾下后,這位女士拿出了一杯色澤誘人的淡紅酒。

“你啊,你姐姐不是教過你嗎?有客人的時候要記得詢問對方喝茶還是喝酒,要不要點心。”“魔術師”女士抿了口淡紅的酒液,搖頭說道。

這種時候,我哪還記得?她的酒是從哪里拿出來的?盧米安這才發現自己忘記問最重要的事情了。

他誠懇接受了教導,先提了別的問題:

“把‘血皇帝’拖回泉眼的奇怪力量源自哪里?”

“不知道。”“魔術師”女士回答得非常干脆,“哪怕真神,也未必知道,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和‘四皇之戰’無關。”

盧米安暫時將這事壓到了心底,抬起右手道:

“這些痕跡到底是什么,‘愚者’先生都凈化不了嗎?”

“這不算污染,怎么凈化?”“魔術師”女士慢悠悠喝了口淡紅酒道,“這就相當于一件鑲嵌在你手上的神奇物品,會帶來一些負面影響,而負面影響是凈化不了的,除非你把物品本身取掉。”

“神奇物品……它有什么作用,又有什么隱患?”盧米安沒想到會聽見這樣的答案。

“沒有作用。”“魔術師”女士笑了起來,“我說的是相當于,不代表等于,當然,它也不是完全沒作用,只不過沒法讓你直接變強,傳聞,在地底那個第四紀特里爾內,在別的隱秘之處,有‘血皇帝’亞利斯塔.圖鐸留下的多個寶藏,只有具備圖鐸家族血脈的人才能打開,而現在,你也可以打開了。”

相當于我這只手掌有了點不涉及超凡力量的圖鐸血液和氣息?盧米安嘗試著將精神延伸向了右掌那幾個鮮紅的傷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4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