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九十二章 真正的泉水

第九十二章 真正的泉水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九十二章 真正的泉水

死一般的寂靜里,盧米安只覺右手掌心異常灼熱,如被火燒。

他連忙取下了拳套,轉過手掌,發現被地血礦石侵蝕的部分已深入骨肉,鮮紅欲滴,傳來一陣陣讓人煩躁和暴戾的疼痛。

除此之外,暫時沒什么異常。

這種時候這種場景下,盧米安顧不得做詳細的檢查,一邊忍著身軀的冰冷和思緒的“平靜”,向后退開,一邊打量起“撒瑪利亞婦人泉”的情況。

那一道道沉于水中的模糊身影和雜草般的黑色長發已被卷入連光都無法照進的孔洞,那里不斷搖晃著,內部似乎在發生激烈的爭斗。

徘徊于周圍、套著白袍的死尸般身影雖然未被蒼白泉水帶走,但也消失不見,像是憑空蒸發了一樣。

這讓盧米安懷疑自己能在第四層別的地方遇見那位疑似高位魔女的存在,就是“撒瑪利亞婦人泉”出現了類似的變化。

眼前的場景讓盧米安陡然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既然那道恐怖的身影被奇怪的力量拉回了泉眼,一個掙扎反抗,一個竭力壓制,一時半會好像分不出勝負,那不如保留警惕,暫停逃跑,看有沒有辦法做好布置,趁蒼白的泉水重新涌出,取走一點。

現在既沒有沉在泉底的“水鬼”,又沒有徘徊于周圍的模糊身影,是最安全的時候!

下一秒,盧米安看見“海拉”拿出了一個黃金制成的小瓶,瓶身銘刻著許多復雜神秘的符號,它們和盧米安在“高地秘藥”商店地下室大門處看到的那些很像。

一住://boquge

“海拉”沒有等待蒼白的泉水再次涌出,直接蹲了下來,將瓶口湊向邊緣的泥土。

那些泥土一片深暗,越靠近黑幽幽的孔洞越是讓人覺得它自有特殊仿佛包容著無數顏色,而越往外越普通,到了泉水未曾浸沒的區域,更是完全接近斜坡本身的狀態。

此時,因為蒼白的、偏虛化的泉水已縮入那個黑幽幽的孔洞,絕大部分的深暗泥土表面都變得干燥,不帶一點液體,但最邊緣的部分還有點濕漉,沁出了些許比蒼白泉水更有實感、更接近夜晚湖泊顏色的水滴。

見“海拉”的目標是這些液體,盧米安疑惑問道:

“你不等‘撒瑪利亞婦人泉’重新涌出來?”

“海拉”搖了搖頭:

“這才是真正的‘撒瑪利亞婦人泉’泉水,那些蒼白的水流是我們現在根本不能接觸的危險事物,只要沾到一點,立刻就會死去,永遠徘徊于泉水旁邊或者沉在泉眼附近,我們使用的容器也不會例外。”

這么恐怖?“撒瑪利亞婦人泉”是蒼白水流的衍生品而非本體?盧米安也拿出自己提前預備好的金屬小瓶,接起泉水邊緣那些泥土沁出的液滴。

僅僅只是一滴,他那個瓶子就出現了浸泡在水底很久的生銹腐化跡象。

“海拉”沒有說話,又拿出一個同樣銘刻著大量復雜符號的黃金小瓶,丟給了盧米安。

盧米安這才成功接住了滴落的“撒瑪利亞婦人泉”泉水,大半的注意力則放在黑幽幽的泉眼上。

只要那里停止了地震般的搖晃,他就立刻帶著已接到的“撒瑪利亞婦人泉”泉水轉身狂奔!

一滴,兩滴,三滴,那泉水以一種緩慢到似乎隨時會停止的狀態進入了黃金小瓶,而盧米安原本準備的那個越來越銹,變得殘破。

盧米安看著無法加快的進度,擔憂著蒼白泉水再次涌出。

他被各種負面因素影響的內心一陣狂躁。

于是,他張合嘴巴,無聲罵起各種臟話,以此緩解心中的情緒。

滴答,滴答,他只裝了三分之一瓶泉水就看見“海拉”主動停止,擰上了黃金小瓶的蓋子。

不能貪婪……盧米安告誡了自己一句,跟著“海拉”結束了收取“撒瑪利亞婦人泉”泉水的舉動。

兩人快步奔向了斜坡頂端。

沒多久,他們身后傳來了嘩啦的水聲。

蒼白的泉水又一次涌出了黑幽幽的孔洞!

兩人沒有回頭觀望情況,繼續狂奔向灰白霧氣之外,就像背后有無形的、恐怖的怪物緊追不舍。

也就是幾秒的時間,兩人終于來到了霧氣的邊緣,盧米安抓住“海拉”的手臂,腳下用力一踩,撲了出去。

脫離灰白霧氣籠罩的區域后,盧米安終于松了口氣,感覺身上的冰冷和思維的沉淀都好轉了不少。

“精神刺穿”!

簡娜的身體從陰影內浮現了出來,眼中是兩道一閃而逝的“電光”。

套著巫師袍的男子聽到了虛幻的破裂聲,只覺強烈的痛苦從靈體深處涌出,占據了自己的大腦。

他本能地倒了下去,蜷縮起來,似乎想通過這種方式緩解疼痛。

芙蘭卡沒給他這個機會,將剛才拿出來的鏡子照向了他。

隨著鏡中映出這個巫師打扮的委托者,芙蘭卡掌中燃起黑色的火焰,抹向玻璃表面。

魔女的詛咒!

那名男子體內頓時冒出了一股股黑焰,將他還在痛苦掙扎中的靈燒得異常虛弱。

緊接著,晶瑩的寒冰層層覆蓋了他,無色的蛛絲一圈又一圈纏繞,顯露出了形體。

芙蘭卡打算的是控制住對方,而不是殺掉,畢竟沒人知道這家伙有沒有牽涉什么污染或者高層次的東西,魯莽通靈很容易遭遇意外。

看到那名男子已變得非常虛弱,遭重重控制,芙蘭卡略感意外地低語了一句:

“就這?”

她對自己和簡娜配合著突然襲擊能打敗對方沒有疑問,只是沒想到會這么輕松這么簡單。

下一秒,那男子在黑焰、冰層和蛛絲的三重控制下艱難張開了嘴巴,透出了微弱的聲音:

“你們在犯罪!”

他話音剛落,地底深處仿佛發生了劇烈的震動,隧道頂部一塊石頭猛然掉落下來,直直砸向簡娜的腦袋。

簡娜向前撲出,翻滾著躲避,但還是被不斷掉落的石塊砸了兩下。

芙蘭卡也處在類似狀況中,感覺再持續下去整個隧道都會垮塌,哪怕她有“鏡子替身”,也不能保證一定可以撐到這段隧道之外。

她不再猶豫,右手一握,讓那名委托者體內殘余的黑焰再次爆發。

黑焰燃燒著靈體,那名巫師打扮的男子迅速失去了生命。

隧道的震蕩隨之停止,只剩下粉塵彌漫于半空。

芙蘭卡舒了口氣,沒有浪費時間,趕緊布置起通靈儀式,簡娜則揉了揉肩膀和背部,警戒起四周,防備有人路過。

過了一會兒,芙蘭卡完成了“魔鏡通靈術”,拿著那面鏡子,看著那張蒼白泛青氣質略顯高傲的臉孔道:

“對于深谷采石場的秘密,你知道多少?”

那男子的靈茫然回答道:

“有人想用機械延長生命,有人想要機械獲得生命。

“深谷修道院的一部分人正在滑落深淵。”

說得含含糊糊的,就不能詳細點嗎?芙蘭卡追問道:

“你是哪個組織的,為什么要利用看門人的失蹤?”

那男子正要開口回答,鏡子內部突然彌漫起一層不斷變化的霧氣。

喀嚓!

芙蘭卡手中的鏡子瞬間破碎。

那名男子被冰層和“蛛絲”包裹的身體跟著爆炸,血肉化成霧氣,籠罩了這片區域。

幾乎是同時,芙蘭卡如鏡子般破裂了,化作一塊塊碎片掉落于地。

她的身影很快勾勒于隧道的路口,出現在簡娜的身旁。

“果然有問題。”芙蘭卡凝重地望著那團形體不定的血霧,看著它逐漸沉淀,融入大地。

此時,那具尸體已成了一灘肉泥,身上的物品除了金屬制成的那些,全部成了殘渣。

芙蘭卡和簡娜略作搜索,找到了一把黃銅制成的鑰匙和價值兩三百費爾金的硬幣。

她們沒敢繼續停留,清除掉痕跡后就離開了這里。

大概兩三分鐘后,一雙套著及膝棕靴的腿出現在了那灘血肉之泥旁邊,手里托著一個縮小的、金色的、伸出燈芯的水壺。

熾烈的陽光照在了煉獄廣場的地下墓穴入口,照在了盧米安的身上,讓他仿佛從亡者的國度回到了活人的世界,身上的冰冷都被驅散了不少。

他側頭望了眼臉色依舊蒼白、紫紅尸斑和腐爛痕跡還未愈合的“海拉”,笑了笑道:

“雖然沒發生真正意義上的戰斗,但卻是我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能在蒼白泉水內長久保留印記的都是曾經的大人物。”“海拉”簡單說了一句。

盧米安一邊往廣場邊緣走去,一邊隨口問道:

“‘撒瑪利亞婦人泉’究竟有什么用,總不能真的拿來遺忘過去遺忘痛苦吧?”

“海拉”搖了搖頭:

“對我來說,它能用來取代某個儀式,或者說,成為另一個儀式的主要部分。”

盧米安不是太懂,也沒有追問。

很快,他發現那種身體冰冷思緒沉淀的感覺并沒有因為自己離開地下墓穴就徹底消失。

被驅散了大半的它們仿佛變成了自身的一部分,等到夜晚又會緩慢滋長。

“我們身上的異常還在。”盧米安沉聲提醒起“海拉”。

“海拉”點了點頭:

“我有辦法處理,讓你帶泉水的那位應該也有辦法。”

盧米安“嗯”了一聲,揮別“海拉”,往公共馬車站點走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