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八十四章 奇怪的失竊

第八十四章 奇怪的失竊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八十四章 奇怪的失竊

望著敞開的鐵皮柜,盧米安有種荒謬不真實的感覺:

小偷進了屋,沒拿最值錢的“拷打”拳套,也未翻動奧蘿爾的巫術筆記,看有沒有夾一些紙鈔在里面,僅僅只是取走了一塊完全不像是寶石的礦物標本。

不談陷阱的問題,如果那個竊賊是真正的“偷盜者”,具備超凡能力之人,那他肯定不會放過材質獨特能力很強的拳套,若他只是普普通通的小偷,則不可能僅拿走地血礦石,甚至會把這看起來就不值錢的物品隨手丟到地上。

一切的一切讓盧米安懷疑入室偷盜者的目的只有一個:

拿走那塊地血礦石!

對方明確地知道那礦物標本具備什么特殊,并試圖利用!

“忒爾彌波洛斯,是誰偷走了地血礦石?”盧米安思前想后都找不出嫌疑犯。

除了前幾天對付紀堯姆.貝內,他有將地血礦石取出,交給芙蘭卡,其余時候都把這礦物標本放在安全屋內,從未隨身攜帶,不至于被人盯上。

當然,那個小偷可能是借助“占卜”或者“預言”的手段,縮小了范圍,一個個房間搜索過來,終于找到了目標物品。

忒爾彌波洛斯恢弘層疊的嗓音驟然響起:

“不知道。”

網址p://m.

不知道……盧米安心中一驚。

這個答案本身沒有意義,但從忒爾彌波洛斯口中說出,則能代表很多事情。

雖然忒爾彌波洛斯被封印在盧米安的體內,沒法透出一點力量,但祂終究是天使,宿命領域的天使,即使只是依靠盧米安的眼睛和命運,也能發現不少中低序列非凡者察覺不了的問題和痕跡。

而現在,祂說祂不知道!

這說明偷走地血礦石的人絕對不簡單,有可能牽扯高層次的力量,來源于某個隱秘組織或邪神教派!

嘶,得寫信把這件事情告訴“魔術師”女士,畢竟她曾經預見地血礦石會給我帶來一些或許好或許壞的遭遇,結果,遭遇還沒到來,東西先丟了……盧米安原本不想麻煩大阿卡那牌的,對他而言,地血礦石也不是什么太有價值的物品,應用的場景非常狹窄,丟了也就丟了,可問題一旦變得詭異,就不能輕視。

在神秘學世界,疏忽大意往往會收到血的教訓!

坦白地講,盧米安現在既沒有丟失財物的憤怒,也缺乏將礦物標本找回來的動力,地血礦石雖然可能會給他帶來一定的際遇,但那太虛無縹緲,不夠明確,也沒有實體,難以讓他重視和珍惜。

而且,“魔術師”女士說過,那際遇有壞的可能,盧米安覺得丟失了反而少一份風險。

他將安全屋又檢查了一遍,確認所有陷阱都未觸動,只丟失了地血礦石后,坐了下來,開始寫信。

這一次,被召喚來的“人偶”信使不再像上次那么冰冷,不再有壓抑著強烈情緒的感覺。

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魔術師”女士回了一封簡短的信:

“這件事情確實有問題,我也無法鎖定偷走地血礦石的人是誰,如果你不害怕,可以去‘與眾不同’歌舞廳門口,隨便找一個右眼戴單片眼鏡的人詢問,即使不是他們做的,他們也應該知道嫌疑犯是誰,要是你覺得這太冒險,那就再等一等,過段時間會有人幫你去問。”

“與眾不同”歌舞廳……也是,詐騙犯的上一個序列就是“偷盜者”……那些戴單片眼鏡的人能控制整個特里爾涉及超凡力量的所有小偷?盧米安無聲嘀咕起來。

奧蘿爾的巫術筆記提過,“偷盜者”是其中一條神之途徑的序列9,往上是“詐騙師”,再往上是“解密學者”。

思索了一陣,盧米安決定等一段時間等人幫自己去問,反正他又不急著使用地血礦石。

他一想到“與眾不同”歌舞廳,想到戴單片眼鏡的群島騙子莫尼特,想到和他造型一致的那些詐騙犯們,就心里長毛,頭皮發麻,能不接觸就盡量不接觸。

燒掉信紙之后,盧米安將目光投向了存放奧蘿爾巫術筆記和“拷打”拳套等物品的鐵皮柜。

這個安全屋已不再安全,必須給它們換一個地方了。

“‘拷打’隨身攜帶,其他能帶就帶,能賣就賣,不能的另外找一個安全屋……奧蘿爾的巫術筆記和那些黃金,呃,找個大的銀行,租個無記名的保險柜存放……這里租約滿了就不再續租……”盧米安迅速有了想法。

其實,他既沒法帶在身上,也不想賣掉的,除了奧蘿爾的巫術筆記和積攢的黃金,只有那五張儀式皮毛,得給它們重新找個家,當然,于他本人而言,也必須另外準備安全屋了。

考慮好這些事情,盧米安給“海拉”寫起信。

他說自己從某個隱秘的渠道知道了“撒瑪利亞婦人泉”的大致位置,而情報的提供者要求他進入地底,取一瓶真正的“撒瑪利亞婦人泉”。

寫到這里,盧米安忽然有點疑惑:

這件事情好像不是必須他直接參與,他完全可以委托“海拉”,讓她幫忙帶一瓶泉水出來。

“‘正義’女士不該想不到這點,可她言語里的意思就是我得自己去地下墓穴第四層……在她看來,僅靠‘海拉’女士,找到‘撒瑪利亞婦人泉’并取走泉水的成功概率也不高,必須有我提供輔助?

“我有什么特殊的?除了身上封印著一個天使,就是序列不算高……

“‘海拉’女士序列較高,靠近‘撒瑪利亞婦人泉’會相對危險,容易瘋狂,我是負責監控她狀態,及時將她喚醒的?

“我之前以為‘海拉’女士至少序列4,否則她不會說自己能在降臨儀式前解決科爾杜村的問題,現在看來,她應該還沒有成為半神,要不然,她應該沒法進入地下墓穴第四層,更別說靠近‘撒瑪利亞婦人泉’……她身上有‘1’級封印物或者相當于圣者的神奇物品?”盧米安把整件事情梳理了一遍,大概有了一些猜測和判斷。

他繼續寫起書信,用情報提供者的要求為借口,明確提出自己希望親自進入那座古代墓室。

經過召喚儀式,那顆純銀打造般、散發著柔和光芒的骷髏腦袋取走了信件。

沒多久,這位信使送來了“海拉”的回信:

“沒有問題,明天下午四點,我們在那座死亡帝國的大門前見。”

呼……盧米安吐了口氣,身體隱隱有些顫栗。

這既是興奮,也是恐懼。

他向來有冒險和嘗試精神,而地下墓穴內詭異消失的那對情侶讓他印象深刻。

第二天上午,泉水街11號。

盧米安盡職盡責地來到加德納.馬丁的別墅,向他匯報和普伊弗伯爵等“黑貓”成員見面的細節。

精神比往常亢奮的加德納.馬丁坐在書桌后面,心情相當愉快地說道:

“雖然你自己說沒有藝術細胞,但你的出身來歷決定了你可以和他們聊到一起,這也就是我派你去,而不是找阿不思的原因。

“我原本還擔心你表現不出足夠的慷慨,但伱做得很好,第一次就了他們4000費爾金。”

這位“鐵血十字會”的“長官”言下之意就是,盧米安你作為暢銷作家奧蘿爾.李的弟弟,再沒有藝術細胞,平時耳朵聽到的,眼睛看到的,也不會缺少文學和藝術圈子內的緋聞流言、恩怨情仇。

“我不理解的是那個國王餅游戲為什么讓我感覺危險,昨晚還做了幾次噩夢。”盧米安直奔主題。

加德納.馬丁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這是因為普伊弗比較特殊,他和他那位先祖佛蒙達很像,血緣關系緊密,舉行儀式的時候能省略很多關鍵步驟。”

“他那位先祖變成惡靈了嗎?幾百年過去,竟然還能接受獻祭。”盧米安沒提K先生講的內容,用正常人的邏輯來推測和詢問。

加德納.馬丁正色說道:

“這就是你接近普伊弗要調查的事情,放心,那個國王餅游戲,你只要不是兩三天就參與一次,除了做些噩夢,不會有任何后遺癥,嗯,保持那種危險直覺,不要成為‘國王’,你比普伊弗之外的人都更容易成為‘國王’,你要是沒有信心做出正確的選擇,讓普伊弗先選。”

“鐵血十字會”想找出神秘失蹤幾百年的佛蒙達.索倫的下落?呵呵,為什么不事前就告訴我國王餅游戲的危險,提醒我最后一個選?盧米安懷疑加德納.馬丁之前不講是想利用自己確認某個關鍵點。

下午時分,距離特里爾歌劇院不算太遠的地底,一個需要穿過隱蔽縫隙才能抵達的采石場空洞內。

戴著半臉面具的芙蘭卡和簡娜又一次見到了那位套著黑袍的“巫師”。

他是給出深谷修道院看門人失蹤之事的委托人。

芙蘭卡環顧了一圈,望向那位巫師打扮的男子,故意沙啞著嗓音道:

“我們調查深谷修道院看門人失蹤案件有了一定的收獲,想和你私下交流。”

那男子沉默了十幾秒,點了點頭道:

“好。”

戴著鐵色面具的骸骨主持者立刻領著這名男子和芙蘭卡、簡娜進入了采石場空洞邊緣刻意隔出來的一個“交談室”內。

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盧米安就提著電石燈,進入了市場區對應的地下特里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3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