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八十二章 夢

第八十二章 夢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八十二章 夢

需要出色的忍耐能力才可以對抗隨身攜帶'拷打’帶來的自控能力下降,各種欲望和情緒的波動變強……'托缽僧侶’很擅長這種事情啊……”盧米安一邊閱讀“魔術師”女士的信,一邊快速思考著自身是否能滿足使用那件神奇物品的條件。

當然,他也不是非得隨身攜帶“拷打”拳套才能使用它,盧米安完全可以提前把拳套放在某處,將敵人引入了埋伏圈再拿出,也可以攢一筆錢,買蒸汽機器人,讓沒有情緒和欲望的工具幫他背負,但既然“托缽僧侶”的能力可以很好地讓他控制住負面效果,那他就不需要采取太過麻煩的方法。1

思考到這里,盧米安聯想起了“受契之人”種種契約帶來的負面影響。

它們之中很大一部分似乎同樣可以被“托缽僧侶”的忍耐和克制削弱。

“先獲得'托缽僧侶’恩賜,之后才是'受契之人’,就是因為得先提升忍耐能力,才可以承受契約要不然,像本堂神甫那樣背著十幾種負面影響的,早就自行'爆炸’了…....

“嗯,紀堯姆.貝內對'托缽僧侶’和'苦修士’能力的應用也不是太好,這是因為他早已習慣放縱欲望,改不回來了,還是他屬于一步跳到'受契之人’,再變成'獵命師’那種,對'托缽僧侶’和'苦修士’恩賜掌握得不夠,更接近于本能地使用”盧米安無聲自語起來。

回想夢境里本堂神甫在一天內從普通人變成了“獵命師”,他更傾向于后面那種可能,認為夢境中那種表現是紀堯姆.貝內只用了兩到三次恩賜就晉升“獵命師”的象征。

盧米安重新將目光投向了手里的信紙,把后面的內容一口氣讀完。

使用“拷打”拳套會吸引來危險生物這點,他打算找個機會,找個合適的地方,邀請芙蘭卡幫忙確認下具體的情況。

要是真的很危險,那之后就得考慮預留一次“靈界穿梭”來擺脫影響或襲擊。

赤紅的火焰無聲騰起,點燃了那張寫滿單詞的信紙。

灑落的灰燼里,盧米安將手伸向了那對鐵黑色的拳套。

那沒有金屬的質感和冰冷的意味,但卻非常堅硬。

幾乎是同時,盧米安聽見的所有聲音里,有兩道自然而然地放大于他的腦海:

一道是那對私奔情侶夾雜咒罵的動靜,一道是街上醉鬼摔碎酒瓶并大喊大叫的噪音。

前者讓盧米安產生了一些旖念,后者帶來了拔出左輪,往下射擊的沖動。

它們都不算太強烈,屬于可以忍耐可以克制的范疇。

確定拳套的大小合適后,盧米安將它們放到了枕頭旁邊。

深夜,迷迷糊糊間。

盧米安仿佛來到了一座古老的米黃色城堡,它的表面有許多黑中泛紅的痕跡,像是沾染過大量的鮮血。

歇斯底里的笑聲和喊聲從城堡內傳了出來,盧米安下意識抬起腦袋,看見三樓某扇狹窄窗戶處,有張發色暗紅的臉孔正望著自己。

雙方視線剛有碰撞,那人就抬起右手,猛地挖掉了自己偏紅的棕色眼眸。

一根根細小血管隨之脫離了眼眶,留下一對血淋淋的漆黑窟窿。

“哈哈哈!哈哈哈!”那失去雙眼的人瘋狂大笑。

盧米安思緒模糊,條件反射般走入了那座古堡。

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幕幕血腥的場景:

侍女用餐刀割開自己的肚子,扯出了染著鮮血的蒼白小腸;男仆們不斷從樓梯爬到二樓,又跳回大廳,一次又一次摔著自己;疑似管家的人捧著一顆美麗的女性腦袋,自己卻沒有了下半身,用雙肘交替支撐著艱難爬行,留下了一道又粗又長的血痕;無頭的夫人坐在單人沙發上,端起咖啡,倒入脖子處的裂口……

濃郁的血腥味和瘋狂的氛圍刺入盧米安的精神,讓他猛地睜開了眼睛。

他看見了熟悉的、骯臟的天花板,聽見了亂街夜晚不變的吵鬧。

“剛才只是在做夢”盧米安能清晰回想起夢里的場景,心中還殘留著些許害怕情緒。

作為一名已正式進入神秘學世界的非凡者,他沒有輕視這樣的夢境。

那很可能是星靈體給他的啟示,或者來自外界的某種影響。

將這一天經歷的事情快速過了一遍后,盧米安鎖定了兩個“嫌疑犯“:

“是白天那場國王餅游戲的后遺癥,還是'拷打’拳套的影響”

他看了看沒隨身攜帶只是放在枕頭旁邊的鐵黑色帶刺拳套,感覺應該是那場游戲的問題。

他嘗試詢問忒爾彌波洛斯,沒有獲得回應。

將“拷打”拳套轉移至木桌抽屜內后,盧米安重新睡下。

這一晚,他做了好幾次噩夢,每次都夢見了那座詭異的古堡。

讓他慶幸的是,夢境的清晰程度在不斷降低,到了后來,和正常的噩夢沒有區別。

第二天上午,盧米安照例跑步練拳,尋覓市場區的特色早餐。

于微風舞廳坐到快十二點后,他再次拉響了白外套街3號601公寓的門鈴。

“很積極嘛。”芙蘭卡臉色紅潤精神極佳地打開了房門。

盧米安完全沒有掩飾自己的來意:“你不是說要講羅塞爾大帝的事情嗎”

“這個,這個……”芙蘭卡的表情又變得古怪。

她嚷嚷著說道:“我生病了!”!

“什么病”盧米安覺得這位“歡愉魔女”的狀態好得不得了。

芙蘭卡一邊走向客廳,一邊嘟囔道:“替人尷尬的病!”

盧米安關上房門,坐至沙發,思索著問道:“替羅塞爾大帝尷尬”

“是啊。”盤腿坐在安樂椅上的芙蘭卡抓了抓偏亞麻色的頭發,“我真怕祂尷尬到爬出棺材,掐死每一個知情者!”

雜亂沒有邏輯地說了一堆后,芙蘭卡終于嘆了口氣:

“簡單來說就是,羅塞爾大帝和我們一樣,也來自另外一個世界。”

“羅塞爾大帝也是你說的'穿越者’”盧米安愕然脫口。

芙蘭卡“嗯”了一聲:

“他很多發明創造和觀點理念都是我們那個世界原本有的,更關鍵的證據是他的日記是用我和你姐姐那個國家的語言寫的,所以之前那么多年才沒人破譯,直到我們也穿越到了這里。”

盧米安腦海亂糟糟一片,既覺得這匪夷所思,像是故事,又從姐姐奧蘿爾對羅塞爾大帝和他日記的態度里感受到了芙蘭卡剛才那種說法的真實性。"

見他沉默不語,芙蘭卡很是理解地補充道:

“但他確實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從序列9都沒有的普通人一步步走完了神之途徑,推翻了索倫王朝,給因蒂斯和這個世界帶來了極大的改變,深刻地影響著這兩三百年的歷史和這一代代人類。”

也是,羅塞爾大帝說過,“英雄就是英雄,和他的出身來歷無關”……羅塞爾大帝來自哪里并不重要……盧米安迅速就調整好了心態,好奇問道:

“羅塞爾大帝的那些名言都是你們那個世界的哲人曾經說過的”

“大部分是。”芙蘭卡幫“老鄉”粉飾起形象,“但也有部分屬于他自己,你想,一個經歷了那么多事情,有過那么多輝煌和挫折的人,必然對各方面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不會缺乏名言。”

“難怪我只要講羅塞爾大帝說過什么,奧蘿爾就會發笑……”盧米安恍然大悟,體會到了姐姐在那種時候的心情,也明白了“卷毛狒狒研究會”對大帝的調侃態度。

他轉而問道:“《羅塞爾大帝秘錄》是你們之中某位寫出來的”

“對,但我不知道是誰。”芙蘭卡很是誠實,“文采還挺不錯的。”

“那里面的都是真實的嗎”盧米安考慮著要不要找個地下書商買一本。

芙蘭卡笑了起來:“一半一半吧,就算是真實的那一半,也是把大帝日記內的兩三句話擴充成一個章節,填滿香艷的細節,比如,大帝曾經和某位魔女發生過超友誼關系……”

說到這里,芙蘭卡突然頓住。

她想起自己現在也是一個魔女。

值得……羅塞爾大帝果然和傳說里一樣風流……盧米安開始期待那本地下書籍。

他沒繼續大帝和魔女的話題,提及昨天的國王餅游戲和晚上的噩夢,詢問起擅

于占卜的芙蘭卡:“那場夢境有隱藏什么啟示”

“解讀不出來。”芙蘭卡想了半天道,“有危險、遠離的意思在內,嗯,那些噩夢更像是沾染了某種瘋狂氣息的后遺癥。”

盧米安思索了幾秒,沒再探討這個問題,打算下午請教兩位“心理醫生”。

下午三點二十分,盧米安抵達植物園區梅森咖啡館,坐到了D卡座,要了杯香濃的因蒂斯咖啡和兩塊涂著奶油的松軟小蛋糕。

等甜品和咖啡送至,他又等了一兩分鐘,就聽見了蘇茜溫柔的女聲:“下午好,盧米安.李先生。”

盧米安放松地笑了起來:“下午好,蘇茜女士,下午好,'正義’女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