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七十七章 “黑貓”

第七十七章 “黑貓”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七十七章 “黑貓”

這條街以售賣糖果聞名,隨處可見顏色各異繽紛多彩的糖果。

機械咖啡館就位于隆巴街的底部,和一家小型的糖果工廠毗鄰。

它的外表平淡無奇,即使透過那一排玻璃窗望進去,也看不出與機械有什么關聯,沉重木門上的黑色三角圣徽大概是唯一能讓人想到“機械”的事物。

盧米安推了推那扇深棕色的大門,發現它一動不動,仿佛從里面鎖住了。

他略作觀察,拉動了懸掛在副窗上的門鈴。

叮叮咚咚的聲音里,盧米安聽見了金屬輕微碰撞的動靜,看到大門緩緩向后推開。

它的背后固定著一只機械手臂,這金屬造物一直延伸到了吧臺位置,看起來更像是裝飾品。

盧米安一邊打量這里的環境,一邊靠近著咖啡館的角落,那里堆了兩張獨腳桌,圍繞它坐了五六個人。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一位滿頭紅發的中年男子,他的皮膚被脂粉堆得很白,眼周有一圈黑線,將棕紅色的眸子襯得更為深邃。

他未留胡須,穿著敞開的褐色天鵝絨外套和未打領結的紅色襯衫,既精致又隨意。

這正是盧米安要找的普伊弗“伯爵”,因蒂斯前前王室索倫家族的一員。

他繼承了父親的豐厚遺產,沒進入政壇,也未加入軍隊,更沒有成為商人,一直以文學評論家的身份混跡于各個藝術圈子里,而最常能見到他的就是“黑貓”的聚會。

盧米安走了過去,笑著問道:“您就是普伊弗伯爵”

普伊弗.索倫抬頭望向他,一派輕松地反問道:“你是馬丁說的那個朋友”

“對,夏爾.杜布瓦。”盧米安沒有拘謹,直接拉過一張椅子坐下。

普伊弗上下打量了他幾眼,滿意笑道:“不錯,是個漂亮朋友。

“你最喜歡文學,油畫,雕塑,詩歌,還是音樂”

“。”盧米安回答得毫不猶豫。

普伊弗舒展身體,指了指斜對面的矮胖中年男子道:“阿諾利,最近幾年最有文學氣質的作家。”

那個忘記自己的目的是寫人性的情色作家盧米安自然而然想起了奧蘿爾對這位家的評價。

他早期的作品用情愛彰顯人性,之后越來越沉迷于前者,要不是有官方管制,奧蘿爾相信他肯定會寫一本類似于《追逐狗的僧侶》的色情。

當然,盧米安不在乎人性,就愛看那些點綴。

“你的讓我成長。”他發自內心地對阿諾利說道。

黑發藍眼的阿諾利抽著煙斗道:“還好你沒說喜歡我的《先驅者之死》。”

《先驅者之死》……那不是阿德里的作品嗎嗯,奧蘿爾說過,這兩位作家的名字拼寫比較像,經常被人搞混……盧米安有所明悟地反問道:

“你是說那個被政府豢養,每年拿著上萬薪水,卻只能寫出一堆狗屎的阿德里”

阿諾利頓時哈哈大笑:“這句話值一杯苦艾酒!”

他一邊說一邊拍了拍面前獨腳桌上的銀灰色金屬按鈕,連續拍了三下。

普伊弗伯爵對盧米安的表現也頗為欣賞,介紹起另外幾名“黑貓”組織的成員:

他們分別是臉色蒼白疲憊的畫家馬倫、長相略顯刻薄的文學評論家安永和端著櫻桃木大煙槍的詩人伊萊特。

盧米安剛打完一輪招呼,就看見阿諾利那張獨腳桌的鐵色表面霍然裂開,如花一樣綻放。

“花蕊”處,一杯閃爍夢幻光澤的綠色苦艾酒放在托盤內,置于機械升降機中,緩緩上升。

作家阿諾利拿起了那杯酒,丟了價值1費爾金的銀幣到托盤內。

機械升降機平穩下沉,帶動裂開的金屬表面合攏,獨腳桌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阿諾利將苦艾酒推給了盧米安,笑著說道:“為剛才那句話!”

還真是機械咖啡館啊……盧米安重新認識了這里。

他將目光投向了桌子又寬又粗的獨腳,相信那里應該是空心的,連接著埋在地下的管道。

喝了口苦艾酒,感受到熟悉的苦澀后,盧米安又望了眼那張獨腳桌:“沒有找錢”

“在這里,一杯苦艾酒就得1費爾金。”阿諾利笑了笑道。

這也太貴了吧微風舞廳和地下室酒吧才賣7個里克,品質也差不多……盧米安無聲腹誹了兩句。

1費爾金等于20里克。

這時,臉色蒼白仿佛很久沒有睡覺但長相絕對稱得上英俊的畫家馬倫喝了口咖啡道:

“聽說特里爾動物園來了一頭大象,那可是非常罕見的動物。”

矮胖的阿諾利嘟囔道:“一頭大象有什么好聊的,你們難道不覺得這毫無意義”

普伊弗伯爵笑了起來:

“那我們聊議會和兩大教會的矛盾,聊什么都做不好的政府高官,聊那可惡的出版審查,聊鬣狗一樣徘徊于我們周圍的密探”

阿諾利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們還是聊那頭大象吧。”

其余幾名“黑貓”組織的成員哄笑間,普伊弗伯爵翹起右腿道:“既然有新的朋友,那不如玩一個涉及神秘學的游戲。”

涉及神秘學的游戲盧米安的眉毛動了一下。

“什么游戲”抽了口大煙槍的詩人伊萊特問道。

普伊弗伯爵笑道:“吃國王餅的游戲。”

見其他人都一臉不解,普伊弗伯爵好笑說道:“你們都沒有童年沒有家庭,沒玩過這個游戲嗎

“游戲的規則是,將國王餅平均切開,數量是參與者加1,多的那塊通過儀式獻給我們信仰的某位神靈或者崇敬的某位先祖,剩下的里面,有一塊藏有蠶豆或者硬幣,誰咬到了它,誰就是今天的國王,可以命令其他參與者做任何事情,當然,必須在一定程度內。”

涉及神秘學的部分在獻祭多余的國王餅上盧米安掃了躍躍欲試的阿諾利、馬倫等人一眼,不知道他們之中是否存在非凡者。“

當然,僅從外表上看,一個都不像。

也就是十幾秒的時間,普伊弗伯爵的提議得到了盧米安之外所有人的響應。

他開始拍擊獨腳桌上對應的按鈕,用相應的次數告訴廚房送一塊國王餅過來。

那據說是索倫王朝時期就開始流行的一種甜品。

圣羅伯斯教堂地底,宗教裁判所內。

瓦倫泰、伊姆雷等凈化者聚集到了昂古萊姆執事的辦公室內。

穿著淡金色襯衣和淺白色長褲的昂古萊姆拿起手里的卷宗道:

“已經確認,紅公主區文森特街50號那具尸體屬于被通緝的前神甫紀堯姆.貝內,你們記得找警察總局把市場區的通緝令撤掉。”

這起案子不歸市場區的“凈化者”管理,瓦倫泰只是知道有這么一件事情,現在終于得到了確認。

套著藍色正裝外套的他望向昂古萊姆道:“執事,有調查出是誰殺掉紀堯姆.貝內的嗎”

“暫時沒有嫌疑者。”金發金眉金須的昂古萊姆看了眼卷宗道,“目前能確定的事情是,現場有明顯的火焰焚燒痕跡,而紀堯姆.貝內大概率死于魔女的詛咒。”

“至少序列7的‘獵人’和魔女這樣的組合很少見啊。”混血兒伊姆雷頗為驚訝。

據他所知,“魔女”途徑大部分掌握在魔女家族手里,那是實力不弱的隱秘組織,不怎么需要和別人合作。

“少不代表沒有。”昂古萊姆反駁了一句。“

作為“凈化者”的執事,他能閱讀保密權限更高的卷宗,而他的經歷也比伊姆雷、瓦倫泰等人豐富,甚至親手處決過兩名魔女家族的成員。

瓦倫泰皺眉想了想道:“會不會是盧米安.李做的“

“他有足夠的動機。”

“但他沒有足夠的實力。”伊姆雷搖了搖頭,“他離開科爾杜村才多久,怎么可能已經晉升‘縱火家’他不怕失控嗎而且,按照你的描述,就算是‘縱火家’,也肯定不是紀堯姆.貝內的對手。”

瓦倫泰堅持自己的猜測:“所以他才需要魔女的幫助。

“他會不會為了復仇,加入了魔女家族,將來轉成‘魔女’

“如果真是這樣,事情會很麻煩,盧米安.李身上藏著非常嚴重的問題,而你們說過,魔女家族熱衷于傳播災難。”

昂古萊姆點了點頭:

“這確實需要重點關注,我會匯報上去的,同時,加大對市場區可疑人員的排查。”

做出決定后,他安撫了瓦倫泰幾句:“也不用太緊張,有動機干掉紀堯姆.貝內的人不只是盧米安.李,還有厲害的賞金獵人、‘極光會’的正式成員、其他邪神的恩賜者。”

瓦倫泰“嗯”了一聲,表示自己很清楚。

討論完最近需要處理的幾起超凡案件,瓦倫泰和伊姆雷走出執事辦公室,從學習怎么使用機械打字機的查理身旁經過,往通向圣羅伯斯教堂的隧道走去。

“伱說,那個準魔女主動找我們有什么事情她又發現了什么有價值的情報“

伊姆雷有些好奇地和隊友做起交流。

瓦倫泰想了下道:“會不會是紀堯姆.貝內之死”

伊姆雷怔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她接觸到魔女家族了”

不等瓦倫泰回應,伊姆雷搖起了腦袋:“不可能,魔女家族很仇視女性‘刺客’,一旦遇上,必定清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