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七十四章 “魔術師”的推測

第七十四章 “魔術師”的推測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七十四章 “魔術師”的推測

“海拉”女士到特里爾了盧米安拿著那封信,表情有些復雜。

這件事情本身并沒有什么問題,代號“海拉”的“卷毛狒狒研究會”副會長之前就提過她最近會來特里爾,但盧米安下午才從紀堯姆.貝內那里得知洛希.露易絲.桑松的存在,懷疑奧蘿爾原身的家庭可能早已信仰宿命,懷疑“卷毛狒狒研究會”“愚人節”小組的某位成員有問題,這位女士晚上就到了特里爾,發出見面請求。

要知道,她之前就提醒盧米安注意“麻瓜”,也就是奧蘿爾原本的家庭,認為那是一個調查方向。

純粹的巧合,還是另有原因盧米安思索了片刻,坐了下來,就著電石燈的光芒,開始給“魔術師”女士寫信。

他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和芙蘭卡的討論、“盔甲幽影”的問題大致提了提,沒有隱瞞“海拉”的到來,只是未講“卷毛狒狒研究會”的成員都來自另外一個世界這個秘密。

大概半個小時后,盧米安收到了“魔術師”的回信:

“你放棄恩賜自帶的生物,選擇自己從靈界挑選契約對象,是非常正確的選擇,這足以讓你成為宿命獵手,專門針對宿命途徑的恩賜者,不枉我一直暗示你這么做。”

讀到這里,盧米安有點疑惑了:

“魔術師”女士什么時候暗示過自己放棄恩賜自帶知識外的怪異生物

我念頭一轉,忽然有所明悟:

“融合洛希的部分記憶和感情內心掙扎一人格團結前兆自我和解獲得新生。

“你相信'罪人’不僅是這個隱秘組織的名稱,還是'簡娜’途徑的序列2或者序列1。

易絲桑漫步于這一棟棟很有年代感的建筑間,發現這個時間點,“與眾不同”歌舞廳和“獨自一人”酒吧都還沒有開門。

最終,我選了舊街,有“與眾不同”歌舞廳的那條街。

易絲桑原本想在自己最熟悉的市場區挑選見面地點,但這很容易被“鐵血十字會”發現她和陌生人見面。

說完,那位魔男揮了揮手,愉快地出門去了。

過去的“罪人”,現在的“受難者”……也不知道忒爾彌波洛斯代表過去,還是未來……嗯,“魔術師”男士的推測和芙宿命講的差是少,但你似乎是太認可純粹是“怨魂歸來”,更偏向于人格團結和部分殘靈的糅合……易絲桑認真琢磨起信里的描述,害怕又錯過了什么暗示。

“你以為他會瞞著我。”易絲桑略感詫異。

“蘭卡呢”易絲桑不答反問。

“要提'盔甲幽影’嗎”

“他怎么又來了”

華瀾娜頓時笑了一聲:

“你問這個做什么你他剛賺了你一筆,回家看哥哥去了。”芙宿命明白易絲桑是沒正事要講,但還是習慣性地回了一句。23

那確實算是一種暗示,但要不要那么隱晦啊易絲桑覺得不管是擅長占卜的,還是喜歡占星的,都不喜歡把話含糊不清地講出來,要么只說一半,要么用別人聽不懂察覺不了的“啟示”、“暗示”來代替。

當然,我沒有忘記幫芙宿命鎖門。

“和他疑惑的一樣,你為什么要對自己使用'喚魂術’是很關鍵的問題......"

“這家伙其實是個疑心很重的人,很多時候,說部分真話比直接瞞著我效果更好。”

“這些儀式皮毛的咒文占卜出來了,解除是'大主教閣下’,使用是'牛’、'羊’或'狗’,具體看用的是哪種皮毛,嗯,都是赫密斯語。”

“我也沒有辦法,我和蘭卡都不幫你,你總得找個人消化歡愉啊。”

“等你們確定了最后這次心理治療的時間,我再告訴他…..

不等易絲桑回應,你又笑著說道:

在我祈求到“受契之人”恩賜前,在我還不知道恩賜自帶的神秘知識會包含簽約對象時,“魔術師”男士就主動提出給我靈界生物資料,讓我挑選。

芙宿命嘿嘿笑道:

“罪人’這個信仰簡娜的隱秘組織出現不止八年,我們最早的痕跡能追溯到魯恩王國和弗薩克帝國、因蒂斯共和國這場戰爭的后期,他提到的洛希.露易絲.桑松很可能早就是簡娜的信徒,但未必有相應的恩賜,總之,這場戰爭給了邪神們滲透入你們世界的更多機會。

易絲桑將視線從“與眾不同”歌舞廳緊閉的大門處收回,繼續走向名為“小奶牛”的這家咖啡館。

“以簡娜為名的這位存在確實有'過去’、'現在’和'未來’方面的權柄,伱在夢里不是體驗過嗎過去的'罪人’,現在的'受難者’,聽起來是不是很搭配,這未來又是什么呢”

芙宿命低聲笑道:

這一個是好人做好事,一個是姐姐生病了,沒什么不能接受的

華瀾娜一時無言。

“同時還得給加德納說你應蘭卡的請求,今天參與了他對付仇人的行動,分到了不少戰利品。”

“去見一見'海拉’吧,我沒看到什么太大的問題,甚至來能把奧蘿爾的異常可能來源于'喚魂術’來源于'愚人節’某位成員的出售告訴你,觀察你的反應,至于'盔甲幽影’的事情,他和圣杯七自己決定要不要告訴你。”

易絲桑飛快地吐了口氣,將目光投到了后面的信紙上:

者說明“塔羅會”對“盔甲幽影”代表的這個世界也很感興趣……易絲桑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讀起已所剩不多的內容:

“倒吊人”先生……塔羅會的“倒吊人”牌持有者你負責處理另外這個世界的問題易絲桑認真思索了一陣,發現“魔術師”男士的潛臺詞是:

翌日下午,天文臺區,舊街。

做完者件事情,我才給“海拉”寫起回信:

“他這是誰都不相信啊。”

“來自我和解未能成功,則需要尋找真正的'心理醫生’治療。

“是啊,去泉水街找加德納。”芙宿命坦然回答,笑吟吟說道,“讓你體驗下什么叫真正的歡愉。”

解除咒文是“大主教閣下”……本堂神甫還真是喜歡權力啊……易絲桑自行走入601公寓,帶上這七張儀式皮毛,轉去了自己那間安全屋。

到時候,“海拉”真要有什么不對,你就把災禍引到這個讓你想起來就頭皮發麻的歌舞廳,看能不能讓麻煩們自己打起來。

“小心為上!”芙宿命唉聲嘆氣道,““喚魂術’弄得你有點過度松懈。”

“暫時不用,等我們確定了情況再說。”芙宿命思索著道,“我暫時也不要提到你,就當從來沒有碰到過你。”

易絲桑手指輕輕一搓,讓赤紅的火焰點燃了信紙。

“你這件神奇物品這周內應該能夠做好……

我的第七選擇是找主教座堂遠處的咖啡館或啤酒屋,可又覺得這表現得太過防備,似乎有點問題就會逃進教堂,而我又不敢真的躲進去。

“你這是要外出”

想明白這件事情后,易絲桑低下腦袋,繼續閱讀“魔術師”男士的回信:

叮鈴鈴,一名穿著藍色壓花外套的郵差騎著自行車從路旁經過。

我現在還有相對平和,不管是真的洛希.露易絲.桑松歸來,還是奧蘿爾團結出了這么一個人格,糅合了“喚魂術”找回的殘靈,我都能夠接受,不至于太過沮喪。

收到“海拉”的回信,確認好見面時間和地點后,華瀾娜帶著地血礦石,返回白里套街,再次敲響了芙華瀾和蘭卡的房門。

“尊敬的'海拉’男士,來能他沒有問題,這我們明天上午十點在天文臺區舊街的小奶牛咖啡館見面。”

“你們之后再次召喚'盔甲幽影’,完成承諾時,記得寫信告訴我觀察到的變化。”

確認好相應的細節,易絲桑看了芙宿命一眼:

“你或許還沒察覺到,洛希.露易絲.桑松和你姐姐奧蘿爾存在密切聯系,從某種層面上來說,他們是一體的,但又不屬于純粹的人格團結,正如那個'重生’能力一樣,你姐姐之前另有來歷,于剛剛死去的洛希.露易絲.桑松的身體內復活了過來,而按照正常的發展,你姐姐應該會走這么一條道路:

華瀾娜這才把自己明天要見“海拉”的事情講了出來,末了問道:

“從你姐姐前面七年的表現看,她即使沒有完全地自我和解,也應該差不多了,未再受到太大的困擾,但也許洛希是邪神信徒這點讓你難以接受,始終沒能徹底和解,給了'喚魂術’機會。

易絲桑輕輕頷首的同時,芙宿命記起一事:

芙宿命還是之前那身打扮,并未換上睡裙,我一臉疑惑地看著易絲桑道:

這事涉及很高層面,我們暫時不能了解詳細的情況,但能在自身能力范圍,做一定的調查和追蹤。

“盔甲幽影’的問題非常來能,不管是他,還是圣杯七,現在都不太適合知道詳細情況,事實上,在我召喚出這么一個幽影前,我只在'倒吊人’先生那里聽說過有類似的靈界生物,你也只碰到過八七次,有一次還是在夢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