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六十二章 上門

第六十二章 上門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六十二章 上門

“哈!”

盧米安右胸印記一閃,靈體震蕩,口中飛出了一道偏黃的光芒。

它瞬間命中了那個穿著深色襯衫和黑色長褲的“紀堯姆.貝內”,讓對方在驚訝、愕然、迷茫的表情里直接昏迷了過去,撲通倒在地上。

“哼哈之術”!

假的!看到這一幕的盧米安眼睛微微一瞇,不算特別失望地做出了判斷。

這肯定不是本堂神甫,先不提紀堯姆.貝內這個序列5的“獵命師”有沒有可能被哼哈之術”當場弄暈,僅是他遭受襲擊時流露出來的不解和迷茫就讓盧米安懷疑“替身”原本是個普通人,對超凡能力和神秘學世界毫無了解。

顧不得對付驚呆的管家,盧米安轉過身體,奔向小客廳外。

他一邊跑,一邊低聲喊道:“去'蒔蘿’!”

芙蘭卡套著兜帽穿著帶皮甲黑袍的身影隨之勾勒于盧米安的身前。"

盧米安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讓右肩位置的黑色印記閃動幽光。

混亂層疊的純粹色塊中,兩人出現在了“蒔蘿”妓院六樓盡頭的陽臺上。

——之前送簡娜到這邊來,并告訴阿不思可以離開時,盧米安就已經“熟悉”并記住了這里的坐標。

看到同伴抵達,做女性傭兵打扮的簡娜從陰影內走出,指了指602房間,壓著嗓音道:“還沒有結束。“

“艸,真能折騰!”

“這怕是第二輪了吧”盧米安低笑了一聲。

按照阿不思的說法,602房間內那位應該已經發泄了一次,才有空閑喝下午茶,結果,現在又開始了。

“隔音不是挺好的嗎”芙蘭卡好奇地側過腦袋,聽了聽602房間的動靜。

簡娜一邊看著盧米安伸手抹過臉孔,變成了一名平平無奇的“蒔蘿”妓院侍者,一邊撇了撇嘴巴道:

“里面那個女的,隔一會兒就慘叫一聲。

“艸,那個色情狂神甫不會還有虐待的傾向吧”

簡娜作為地下歌手,頻繁出入酒吧和舞廳,塑造的形象又是火辣奔放那種,對類似的事情并不缺乏了解,而且她和芙蘭卡關系良好,芙蘭卡又管著幾大舞廳的舞女,看到的,聽到的,比正常少女不知豐富了多少,所以,雖然她本人沒實際經驗,但見識的廣度和理論的深度都不差。

芙蘭卡一聽就懂,努力控制著音量“嘖”了一聲。

使用“尼瑟之臉”完成變化的盧米安望向芙蘭卡,想借那種閃著熒光的粉末,灑在602房間外面的走廊上。

這是為了對付紀堯姆.貝內的“隱身”能力!

據盧米安所知,那種“隱身”沒有消除痕跡和氣味的效果,戰斗之中,紀堯姆貝內如果隱去身形,逃到走廊上,閃著熒光的粉末會讓他留下鮮明的足跡,為盧米安的攻擊指明方向。

可轉念一想,盧米安又覺得閃著熒光的粉末太過明顯,容易讓紀堯姆.貝內提前察覺到異常,在自身發起突襲前,使用詭異的能力逃走。

略作思量,他低聲對芙蘭卡道:

“你'隱身’躲在走廊上,讓目標的門口布滿那種無形的蛛絲,從地面一直到天花板。”

這樣一來,什么“隱身”都不管用,“緩慢飛行”也會被纏繞!

“沒問題。”芙蘭卡拉了拉黑色的兜帽,向前邁步,進入了走廊。

她的身影隨之消失,就仿佛雪人被太陽曬化了。

七八秒后,盧米安感覺自己的雙腿被一縷一縷般的輕風撫了幾下。

他先是一怔,旋即明白了過來:

“這是芙蘭卡在用無形的蛛絲告訴我她已經準備妥當。

“這位老兄成了'歡愉魔女’后,做什么都給我一種她在挑逗的感覺……也是,她剛剛晉升,還沒法完全收束魔藥的力量,不知不覺就會被影響……”

無聲咕噥中,盧米安側頭對簡娜道:

“你就躲在這里的陰影里,紀堯姆.貝內如果從這里逃跑,你可以給他一槍,或者完成一次刺殺,要是沒有成功,立刻退回來。

“他如果從其他方向跑,你不用管。”

“好。”簡娜已經有了一些見識,沒有逞強地要求參與更多。

她覺得以自己的序列和實力,也就能在條件合適的時候做一次刺殺。

安排好同伴后,盧米安回過身來,再次將目光投向了602房間的木門。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又緩慢地吐出,讓情緒平復了少許。

做完這件事情,盧米安提著陽臺上一把靠背椅進了走廊。

無形蛛絲的主動避讓下,他來到遠離602房間的地方,將椅子放在了空白之處。

下一秒,他輕輕拍了下椅背,讓赤紅的火光從掌中流瀉而出,蛇類生物般游走到椅子的每個角落。

靠背椅被點燃的同時,盧米安小跑起來,完全不掩飾動靜地奔到了602外面,砰砰砰拍打起那扇木門。

“做什么”

602房間內傳出一道壓抑憤怒的聲音,似乎正在關鍵時刻。

“著火了!著火了!”盧米安嫻熟地驚慌喊道。

“母豬養的!”房間內的男人用萊斯頓省口音罵了一句。

這伴隨著對“獵人”來說非常明顯的下床動靜。

兩三秒后,房門打開了小半,顯現出一位戴著鐵色半臉面具,穿著白色襯衫,赤著下身的男性。

他的身上還掛著一位套薄紗睡裙的棕發女郎。

我艸,這都舍不得分開斜對面處在隱身狀態的芙蘭卡看到這一幕,好笑地腹誹了一句。

盧米安則精神高度集中,一看到疑似紀堯姆.貝內的男子出現,望向冒出煙霧和火光的椅子,就立刻張開了嘴巴:“哈!”

又是一道偏黃的光芒飛出,將戴著鐵色半臉面具的男子和套著薄紗睡裙的女郎一起貫穿,籠罩于內。

疑似紀堯姆.貝內的男子不自覺眼露驚愕和恐慌,明顯對超凡力量有一定的了解。

他旋即眸光一散,失去神采,暈了過去,比那位女郎慢了半拍。

重物倒地的撲通聲音里,盧米安仿佛陷入了一場迷夢:

不可能,身為“獵命師”的紀堯姆.貝內不可能直接被“受契之人”的“哼哈之術”弄暈….…

他是假的

文森特街50號那位明顯也是假的啊!

真的在哪里

盧米安迅速回神,蹲了下去,掀開了那名男子的鐵色面具。

面具底下的臉孔他異常熟悉,確實是紀堯姆.貝內那張帶著點鷹鉤鼻的臉孔。盧米安沉著一張臉,推走了壓在目標男子身上的半裸女郎,將那件白色襯衫直接扯開。

下一秒,他看見昏迷男子的上半身有三個形似簽章的黑色印記,分別在左胸、右胸和腹部。

這不是紀堯姆.貝內!

紀堯姆.貝內不止三份契約,至少十幾份!

都是假的都是替身盧米安雙拳緊握,眼中仿佛有無形的火焰在燃燒。

他站起身來,將那個和紀堯姆.貝內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子拖回了602房間內,然后找了床被子,包裹住昏迷的女郎,把她丟到了走廊上。

這個時候,芙蘭卡也發現獵物似乎又是假的,于是退出隱身狀態,凝結冰霜,熄滅起那把靠背椅上的火焰。

她將走廊上的女郎轉移至附近的空房間時,盧米安伸出右手,握住了那名宿命恩賜者的喉嚨。

喀嚓的聲音里,他直接捏斷了對方的脖子,讓他在昏迷中失去了生命。

緊接著,他關上木門,抽出儀式銀匕,簡單做了圣化,制造出覆蓋602房間的“靈性之墻”。

然后,他跳起了“招攝之舞”,要用這種方式做初步的、有目的性的通靈。

他之所以不找芙蘭卡幫忙,是因為不知道死者究竟契約了哪些怪異生物,那很可能帶來相應的污染,只有他這個早就是宿命恩賜者的人不會在通靈過程中受到影響。

至于從“至福會”獲取的迷藥和最后一些“吐真劑”,他是打算用在真正的本堂神甫身上的。

文森特街50號斜對面。

攀爬到建筑物二樓,躲在隱蔽處,監控著目標的安東尼.瑞德看見一位套著淡綠色長裙的美麗女士帶著男仆、女傭和管家匆匆出門,乘坐提前從后方轉移到正門的馬車,往文森特街的盡頭駛去。

安東尼沒貿然追蹤,記下了那輛馬車那些馬匹的各種細節。

癲狂扭曲的舞蹈里,死者的靈脫離身體,漂浮到了半空,又仇恨又茫然地望著盧米安。

盧米安刺出自己的血液,用命令的方式讓他附到了自己身上。

渴望和饑餓的火焰同時于他體內燃燒,他不為所動,感應起自己多出來的另一個大腦:“召喚深淵魔花……

“變形術’……艸!”

剛分辨到這里,盧米安就忍不住罵了一聲。

他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文森特街50號那位應該是“替代之術”的產物,而“蒔蘿”妓院這個則是紀堯姆.貝內根據自己負面影響的特點,借助“變形術”這個能力,“培養”出來的替身。

他有防備別人根據那些負面影響來尋找他!

——“變形術”是一種契約能力,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容貌、身體和氣質,并具備

一定的反占卜效果,需要付出的代價是“自己的臉孔”,負面影響是“虐待他人的渴望”。

盧米安平復了下心情,在腦海內回想起真正紀堯姆.貝內的模樣和舉止,藉此和死者之靈印象最深刻的那些記憶共鳴,尋找線索。

很快,有七八段記憶出現了輕微的顫動,盧米安選擇了其中一段,嘗試著放大。

—上門

侍者望著那大把金幣和仿佛還能嗅到特殊油墨香味的鈔票,眸光不由自主發直,本能地屏住了呼吸。

過了幾秒,他慌忙環顧了一圈,見周圍沒什么人來往,才平靜了少許。"

“都,都給我”侍者艱難地吞了口唾液。

阿不思直接扔了枚價值5費爾金的金幣過去,讓它準確落在了侍者的掌心,然后笑著說道:

“這取決于你提供的信息有沒有作用,但不管怎么樣,你都能再拿到20費爾金。”

侍者輕輕咬了咬手里那枚金幣,又回頭望了眼來時的道路,壓著嗓音道:

“6樓2號房間那個南方人和你說得差不多,每次來都是找最有名的交際花,喜歡提前點好食物,讓我們隔半個小時送到房間。”

南方人,找最有名的交際花,喜歡提前點好食物,602房間……阿不思沒有吝嗇,又扔了兩枚雕刻著軍艦的10費爾金幣給那名侍者。

接下來,他趁著城墻街最熱鬧的時間段還沒有到來,趁著午后陽光下大家都懶洋洋的機會,潛到六樓,躲入了走廊盡頭的陽臺內。

不到十分鐘,負責送餐的侍者乘坐蒸汽動力的機械廂梯,推著銀白色的金屬餐車,來到602房間前,輕輕拉響了門鈴。

阿不思刷地站起,于陽臺內找了個能看見602門口的地方,將目光投了過去。

開門的是位不到一米七的男性,戴著鐵黑色的半臉面具,穿著白色的襯衣和淺色的四角短褲。

脫褲子不脫衣服……為了掩蓋上半身的紋身痕跡阿不思越看越覺得602房間那個男子就是通緝令上的紀堯姆.貝內。

他未去“打擾”對方,坐回了陽臺內的白柵板靠背椅上,從衣兜里掏出了一只灰色的、毛發濃密的老鼠。

這是“馴獸師”克里斯托的寵物之一!

盧米安將那只“老鼠”找來,為的就是利用他那些可以簡單溝通的寵物,更隱蔽更有效地完成團隊成員間的聯絡。

當然,這必須依靠克里斯托為中轉點和“翻譯器”。

阿不思拍了拍那只老鼠的腦袋,按照事前的約定,比了個拇指和食指扣成圓環,其余三根手指豎起的姿勢。

這代表找到了高度疑似目標的獵物。

那老鼠“吱”了一聲,從阿不思手中跳下,尋找起就躲在附近某個啤酒屋內的主人。

從“老鼠”克里斯托的寵物鸚鵡那里得知“鐵血十字會”的成員找到了本堂神甫后,盧米安陷入了短暫的錯愕和混亂。

如果他們真的找到了紀堯姆.貝內,那我看見的又是誰

如果文森特街50號那棟房屋內的人確實是紀堯姆.貝內,那他們看見的假貨又是從哪里來的

念頭電轉間,盧米安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替代之術”!

紀堯姆.貝內舉行過了“替代之術”儀式!

那是盧米安在“托缽僧侶”階段獲得的五個特殊儀式魔法之一,早已成為序列5“獵命師”的本堂神甫顯然也會。

它的作用是讓受賜者察覺到危險后,另外找一個人以自己的名義生活一段時間,得到周圍的人不管真心還是假意的認可,建立起足夠的神秘學聯系,接著再舉行儀式完成替代。

“替代之術”如果成功,在其他人眼里,那個替身將和本體一模一樣,而他的自我認知和實際表現雖然會受到一定的影響,但大體上還是原本的自己。

等替身被預知到的災難吞沒,使用“替代之術”的受賜者將發生命運的改變,徹底擺脫相應的危險。

當然,前提是“災難”到達時并不知道那是替身。

這對別的非凡者會相當有效,但清楚“替代之術”存在,是什么情況的盧米安只要想到了這點,就不會被蒙蔽。

于他而言,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

哪邊是真的紀堯姆貝內,哪邊是替身

盧米安目前組織起來的力量必須集合在一起才有希望沒太大損傷地重創本堂神甫,將他抓住,所以,必須先選擇一邊動手,不能同時出擊。

——加德納.馬丁承諾的只是幫忙尋找“獵物”,沒有答應提供別的幫助,正因為如此,“鐵血十字會”派來的正式成員和外圍成員絕大部分都是低序列,甚至普通人。

當然,盧米安若是真的去求加德納.馬丁,對方本著收買人心的想法,說不定會答應,但問題在于,“鐵血十字會”調集足夠的力量過來需要好幾個小時,紀堯姆.貝內又不是鐵人,那個交際花也不是“歡愉魔女”,怎么可能持續那么久他必然會提前離開。

紀堯姆.貝內會做哪種選擇呢,是讓替身待在家里,吸引火力,自己出去鬼混,還是放替身出去,展現特點,把危險“扼殺”在家門外盧米安覺得這兩種可能性都有,沒法真正排除。

他略作思索,望著那只綠白交錯的鸚鵡道:

“你找'紅靴子’芙蘭卡,讓她占卜一下文森特街50號的紀堯姆.貝內和另外那邊的紀堯姆.貝內誰是真的,誰是假的。”

鸚鵡用一種看傻瓜的眼神望著盧米安道:“我只是一只鸚鵡。”

我說的太復雜,它沒法理解,也難以完整記下盧米安腦海內閃過了幾個念頭后,迅速做出了決斷:

“帶我去找'紅靴子’芙蘭卡,不,先帶我去找克里斯托。”

現在還有一定的時間,而文森特街50號那位又跑不掉,負責行動的團隊可以短暫碰面,簡單地交流下信息。

己方在暗處潛藏,敵人在明面活動,只要不驚擾到他們,完全可以多等待一段時間,當然,必須在那個與有名交際花鬼混的紀堯姆.貝內發泄完欲望前結束,畢竟跟蹤一個人有暴露的風險,跟蹤有大量詭異未知能力的本堂神甫更是如此。

城墻街附近一條巷子內。

午后的陽光照在被推倒了大半的街壘上,讓風都想停滯下來,休息一會兒。

換上刺客“套裝”的芙蘭卡,做女性傭兵打扮的簡娜,依舊是那身軍綠色衣物和長褲的安東尼.瑞德和穿戴著鴨舌帽、黑馬甲、白襯衫的盧米安會合于這僻靜的無人之處。

盧米安將情況簡單地提了提,礙于時間關系,沒詳細講述“替代之術”,以制造活替身的巫術來統稱。

不等他詢問,芙蘭卡已拿出一面鏡子,邊輕撫表面,邊念起咒文。

很快,鏡中泛起水光,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

“都是真的。”62

都是真的……芙蘭卡頗為驚訝地側過腦袋,望向盧米安。

那個制造替身的巫術很厲害啊,制造出來的替身無論長相還是命運都和真的一樣,普通的占卜方法難以辨別!

都是真的……盧米安有預料過這個答案,剛才已經在想另外的辦法。

見他一時沉默,芙蘭卡吸了口氣,猶豫著說道:

“需要,需要我換個詢問對象嗎”

她打算向占卜結果最精準的那位請求答案。

但那樣一來,她必須當著簡娜、盧米安和安東尼.瑞德的面回答一個可能造成她社會性死亡的問題。

她感覺那位很可能會問“你會不會經常想著和簡娜做那種事情”

這讓她以后還怎么和簡娜相處!

盧米安搖了下頭道:

“不用,我有辦法。”

他隨即對簡娜道:

“你藏到'蒔蘿’602房間斜對面的陰影里,密切關注那個紀堯姆.貝內的舉動。

“如果他徹底結束,準備離開,而我們還沒有趕來,你不要貿然跟蹤,只從遠處觀察他的去向,知道他大概去了哪條街道就行了。”

“好。”簡娜一邊點頭,一邊在腦海里預演起自己該做的那些事情。

盧米安轉而望向芙蘭卡和安東尼.瑞德:

“我們一起去文森特街50號,我直接上門'拜訪’那個紀堯姆.貝內,芙蘭卡,你用隱身的方式跟在我后面,確認好真假前盡量不要出手。

“安東尼,你守在外面,如果那個紀堯姆.貝內是假的,我們趕去了'蒔蘿’,你就暗中監控那里的女主人,看她會去哪里,之后,要是'蒔蘿’的紀堯姆.貝內成功逃掉,這將是我們后續追蹤的重要線索。

“如果文森特街50號那位是真的,發生了激烈的戰斗,伱悄悄進來,提供輔助。”

對于這個安排,芙蘭卡沒有意見,她知道盧米安有“傳送”,一確定文森特街那位是假的后,可以讓戰斗的主力搶在真假紀堯姆“互通消息”前趕到另外一邊。

安東尼分析了下自己需要承擔的風險,表示沒有問題。

文森特街50號,那棟米白色三層建筑附近。

盧米安看到芙蘭卡無需材料直接“隱身”后,抬起右手,抹了下臉孔。

他瞬間變成了一名穿著黑色制服,戴著督察肩章的三十多歲男子。

“尼瑟之臉”!

確認了下自身的情況,盧米安走到目標建筑前,直接拉響了門鈴。

開門的是一位做管家打扮的男人,他看著盧米安,疑惑問道:

“警官,有什么事情嗎”

“有一起流浪漢失蹤案涉及這條街道,我想見見你的男主人。”盧米安開始隨口胡編。

那管家表情微變:

“警官,您先等一下,我去問問我們老爺。”

過了片刻,管家回到門口,對盧米安道:

“警官,我們老爺請您去一樓的小客廳。”

盧米安輕輕頷首,跟著管家,步入了文森特街50號。

這里客廳寬敞,藍灰色的貓縮在角落里,籠子中的鳥嘰嘰喳喳個不停,疑似獵犬的黑狗蹲在過道上,警惕地望著進門的陌生人。

繞過那組典雅的沙發后,管家拐入了側后方的小客廳,一位黑發藍眼,鼻子微勾,套著深色襯衫和黑色長褲的男子正坐在單人沙發上,輕撫著一條棕毛大狗的腦袋,姿態悠閑,略顯傲慢。

“警官,有什么事情嗎”那名男子慢悠悠起身問道。

是他,是他,紀堯姆.貝內!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盧米安看清楚男主人的模樣后,眸光微縮,往前走了幾步,將雙方的距離拉到了五米內。

緊接著,他直接張開嘴巴,發出了聲音:

“哈!”

只有真正動手,才能確定誰是替身誰是本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6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