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四十章 零星之“火”

第四十章 零星之“火”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四十章 零星之“火”

木乃伊骨灰……盧米安瞬間想到了拉普斯城里的“高地秘藥”商店。

“木乃伊”這種東西最早就來源于曾經的高地王國,有專門的古代高地語詞匯。

羅塞爾大帝將它翻譯成了“木乃伊”。

也就是說,最正宗也最古老的木乃伊都在星星高原,那里也是木乃伊骨灰的最大“產地”。

芙蘭卡越說越是激動:“你說特里爾的男人怎么就這么熱愛能夠強化那方面能力的東西呢,連木乃伊骨灰這種玩意兒都敢吃!搞得真正需要的人都買不到真的!”

“特里爾不少女性也很熱愛,希望她們的丈夫和情人能在床上表現得更好。”盧米安閱讀過相關報道,有些好奇地詢問起芙蘭卡,“真的有用嗎”

芙蘭卡嗤之以鼻:“特殊工藝制作的尸體磨成的粉末,除了致病,我想不出有別的效果,呃,神秘學領域的作用是另外一回事。

“你想想,現在滿特里爾都是假的木乃伊骨灰,他們不也吃得很開心,分辨不出真假

“有類似效果的草藥不少,可一旦加上木乃伊骨灰的名頭,價格能翻好幾倍,誰不這么做

“你不要高估了那些商人的良心,找死老鼠的骨頭磨成粉末,加入草藥,當成木乃伊骨灰賣的事情,我在不少神秘學聚會上都聽人抱怨過。

“我剛,呃,我以前沒有超凡能力,還在辛苦打工的時候,就看見咖啡館的老板用菊苣做假咖啡,后來,他連菊苣都舍不得用了,搜集咖啡渣、動物膽汁,甚至磚灰和煤灰來代替,相信我,你只要去過某些餐廳、咖啡館的后廚,會恨不得把老

板弄到絞刑架上吊死,那些蝸牛殼用了一次又一次,不斷地從垃圾堆里撿回來,塞進材料,端給新的客人……”

芙蘭卡絮絮叨叨了一堆,發泄著因假冒偽劣產品對自己超凡生涯造成阻礙而產

生的不滿。

等她講完,盧米安確定般問道:“你''女巫’魔藥消化完了嗎”

“那都是很早的事情了,這段時間,你見過我扮演''女巫’嗎”芙蘭卡的情緒恢復了正常,有點得意地回答道。

盧米安若有所思地改變了話題:

“你似乎很看不起''玫瑰學派’在北大陸制造恐怖事件,甚至嘲諷他們是在阻礙南大陸民眾反抗殖民我不是很理解你的邏輯,受到欺凌難道不該反抗和報復嗎”

“該,如果只是為了尋求報復的快感,為了爽一下,這么做完全沒有問題。”芙蘭卡走到了盧米安臥室的窗邊,眺望起被建筑遮擋的碼頭和堆場,眸光沒什么焦點地說道,“但要是想帶領南大陸人驅除殖民者,這樣的行為只會產生相反的效果。

我故鄉有位哲人說過,君王不能因動怒而隨便出兵,反抗殖民這么一件既嚴肅又艱難的事情,更不能成為發泄情緒的垃圾桶。”

見盧米安依舊不解,芙蘭卡指了指窗外:

“那里有很多的工人,很多的苦力,他們每天辛苦勞動,睡在滿是臭蟲的房間,僅僅只是維持自己一家活著就已經非常艱難,他們是殖民者嗎他們從殖民地獲取到了利益嗎是,他們的工作也許正是殖民地貿易帶來的,可沒有了殖民地,進入正常貿易狀態,他們就會失業嗎我看未必,最大的可能是,他們依舊有這么一份勉強養活自己的工作,而老板們失去超額的利潤。

“他們有自己的訴求,有改變當前社會的傾向,經常會加入特里爾市民們的各種游行和抗議,對政府有強烈的不滿。

“類似的人在特里爾有很多,他們有的基于各種緣由,甚至很同情被殖民的南大陸人。

“我故鄉一位哲人王曾經說過,我們做事,一定要分清楚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玫瑰學派’制造各種恐怖事件,只會把同情被殖民者和同樣在反抗政府的人推到自己的對立面,讓自身成為統治者彌合內部矛盾的仇恨對象,這對南大陸人民反抗殖民的事業有害無益。

“那位哲人王甚至禁止他的情報人員搞暗殺,搞報復,更別提制造恐怖事件。”

芙蘭卡回過神來,眼眸晶亮地補充道:

“只要能找到更多的朋友,最大程度地孤立敵人,激發那一點點火種,再小再零星的火焰也最終能點燃整片原野!”

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尋找同盟,孤立敵人……再小再零星的火焰也能點燃整片原野……再小再零星的火焰也能點燃整片原野……盧米安有種受到震動,視界一下被打開的感覺,反復咀嚼起芙蘭卡說的那些話語。

尤其最后那句,讓他對“縱火家”的理解有了全新的認知,自身的第一條扮演守則呼之欲出。

過了十幾秒,盧米安才鄭重點頭:“我現在贊同你的話,''玫瑰學派’制造恐怖事件是非常愚蠢的行為,是被欲望填滿大腦后做出的決定,呃,作為''欲望母樹’的信徒,這樣也很正常。”

芙蘭卡撇了下嘴巴:

““玫瑰學派’要是專注于暗殺殖民將領、國會議員、政府高官,專注于破壞戰列艦、軍火倉庫、兵工廠,我也不會特意嘲笑他們,但他們隔段時間就想搞血祭。

就想不分身份地弄死一大片人,我TMD可不想哪天就成了這些瘋子的祭品。”

“這是很典型地把同情者推到對立面的案例。”盧米安中肯地評價了一句。

芙蘭卡再次用不屑的口吻說道:

“這幫瘋子不僅在北大陸諸國搞血祭,而且在南大陸也搞,在自己能施加影響的地方搞,經常讓一個個村落變成無人之地,我看南大陸民眾的身上可不只有殖民者這座大山,還有''玫瑰學派’。“

盧米安輕輕點頭,順勢說道:

“我剛才被那位女士帶去星星高原轉了一圈,遇到了販賣木乃伊的商人,要不要我申請再去一次,幫你弄些真正的木乃伊骨灰”

那位女士……芙蘭卡恍然大悟,沒有追問,想了想道:“暫時不用,特里爾只是假貨眾多,不代表沒有真的,我們先試著找一找,實在不行再去南大陸。”

“可我希望伱能在一周內晉升序列6,成為''歡愉魔女’。”盧米安坦誠說道。

“啊”芙蘭卡一頭霧水。

這到底是誰要晉升啊

盧米安沒有隱瞞,直接說道:

“某個預言者告訴我,紀堯姆.貝內下周會出現在紅公主區,我想找出他,抓住他,而這需要更多朋友的幫助,老大已經答應幫我找人,你實力越強,我們圍捕紀堯姆.貝內的成功概率就越高。”

“你小子,現學現用啊。”芙蘭卡好笑說道,“你現在是真不把我當外人了,也不問我答不答應幫忙就提出要求。”

“這不就是在問嗎”盧米安笑著回應。

芙蘭卡沉吟了下道:

“再等幾天吧,如果還沒買到真正的木乃伊骨灰,就去南大陸找,我不是給你說過嗎能不麻煩大阿卡那牌們就盡量不要麻煩大阿卡那牌們。”

“好。”盧米安其實也有類似的觀點,只是不放過每一個能薅羊毛的機會,要不然,他直接請“魔術師”女士幫忙對付紀堯姆.貝內肯定是最好的選擇。

沒有自己獨立處理問題的能力,只知道麻煩上司的下屬遲早會被放棄!

而且,塔羅會內部的準則是“等價交換”,請半神層次的大阿卡那牌持有者幫忙,又該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又聊了一陣,正打算離開的芙蘭卡看了眼窗戶,突然開口道:

“雖然加德納.馬丁已經知道情況,做了準備,但你也不能大意,不能將希望完全寄托在他的身上,''玫瑰學派’可是一個很古老的隱秘組織,肯定有各種各樣的能力。”

為什么忽然講這個……盧米安愣了一下,很配合地說道:

“老大至少是''陰謀家’,暗中已經不知道挖了多少個陷阱,就等著''玫瑰學派’的人來。”

就著這個話題,兩人一邊交流,一邊出了臥室,進了過道。

直到此時,芙蘭卡才壓著嗓音道:

“我剛才感覺你窗戶的玻璃有點異常,我懷疑有''怨魂’。”

“玫瑰學派”的“怨魂”芙蘭卡靠著“女巫”對鏡子的掌握發現了一點異常盧米安的精神瞬間緊繃,狀似平常地輕輕點頭,仿佛在聊一個無比普通的話題。

他看著芙蘭卡拐入咖啡館,離開微風舞廳后,才走出過道,和往常一樣坐至老位置,喝起濃香的咖啡。

過了整整一個小時,盧米安才稍微放松了一點,感覺那個“怨魂”已經離開,將觀察的重心放在了老大加德納.馬丁和可能的陷阱上。

接下來的幾天,盧米安一直在這種頗為多疑的狀態中度過,時不時就覺得房間玻璃窗內、盥洗室鏡子中有眼睛在望著自己,但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終于,他等到了K先生承諾給獎勵的那天。

沿金雞旅館的樓梯一路往下時,盧米安遇見了一位陌生的女性。

她套著湖水藍色的長裙,棕發自然披散,褐眸有種獨特的飄忽感,容貌中上,臉頰豐潤,氣質抽離。

盧米安經過前臺時,隨口詢問起費爾斯太太:“剛才那位小姐是新來的租客”

偏胖的費爾斯夫人露出討好的笑容:

“不是,是住309房間的薩法莉小姐,她跟著一個畫家去了海邊小城,充當人體模特,今天才回來。

“真是令人羨慕啊,她的工作能讓她去海邊度假。”

那個人體模特盧米安點了下頭,走出金雞旅館,乘坐公共馬車前往林蔭大道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6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