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三十八章 惡魔

第三十八章 惡魔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三十八章 惡魔

“罪犯”途徑……盧米安開始回想奧蘿爾巫術筆記上的內容:

序列9“罪犯”,擁有強壯的身體、敏銳的知覺和各種犯罪能力,能熟練地使用不同的武器,哪怕只是拿著一把湯匙,也能殺掉目標;

序列8“冷血者”,冷酷非人,身體進一步得到強化,掌握了一些偏邪惡領域的類法術能力,在這方面,不同的“冷血者”擅長的有所不同,存在差異,不能用同樣的方法來應對;

序列7“連環殺手”,掌握了涉及惡魔的諸多知識和儀式,能從深淵里召喚來惡魔的投影,喜歡制造特殊的連環殺人案。

盧米安若有所思地望著“魔術師”女士道:“罪犯’途徑的序列6和序列5叫什么”

“序列6就叫'惡魔’,序列5是'欲望使徒。”“魔術師”女士沒有吝嗇這方面的知識。

從崇拜惡魔到成為“惡魔”,難怪又叫“惡魔”途徑……“欲望使徒”……這個序列的非凡者信仰“欲望母樹”聽起來很正常啊,甚至給人一種非常配的感覺……要不直接改名叫“欲望母樹的使徒”好了……盧米安一邊分析,一邊腹誹。

“魔術師”女士繼續說道:

“罪犯’途徑質變的第一個節點就是序列6'惡魔’,相應的非凡者短暫變成惡魔后,不僅能帶來力量、速度和防御上的全面提升,而且還能免疫大部分毒素,不怕一定程度內的詛咒和火焰。

“更為重要的是,他們還擁有'惡意感知’,如果敵人能在很短時間內對他們造成致命的危害,并開始付諸實際,而雙方又處在能力起效的范圍內,他們能直接感應到,并察覺出危險來源于哪里,來自于誰,從而有針對性地扼殺和報復。”

好強……盧米安忍不住皺了下眉頭。

如果“玫瑰學派”后續的行動里有惡魔家族的人參與,那整件事情的危險程度將直線上升。

當然,“囚犯”途徑的“活尸”和“怨魂”也很可怕。

最為重要的是,到了一定序列后,這兩條途徑的非凡者都對火焰有很強的防御能力。

艸,“縱火家”也太慘了吧盧米安用被芙蘭卡和簡娜傳染的臟話自嘲了一句。

他思索著問道:“很短時間有多短,能力起效范圍有多大”

“魔術師”女士笑了笑道:

“惡魔’途徑非常個性化,不同種族的惡魔各有不同,具備自身獨特的能力,而即使同一種族衍變來的惡魔,也會因個體的區別存在一定的差異,原因大概是這條途徑需要張揚惡意,而每個人每種生物的惡意是不一樣的。

“個人的意志、獨有的心靈和有傾向的欲望共同造就了不同的惡魔

“回到你的問題,有的'惡魔’只能提前幾分鐘感應到惡意,有的能達到幾個小時,甚至更多,而隨著序列的提升,這同樣會繼續增加。

“能力起效的范圍也許是幾公里,也許是整個市場區,也許囊括特里爾這座城市。

“另外,'惡魔’還掌握了大量的法術,涉及火焰、毒素、污穢三個領域。”

盧米安越聽越是凝重,“惡魔”真的很強,而且和“活尸”一樣,非常克制以火焰法術和近身戰斗為主的“縱火家”。

簡單介紹完“欲望使徒”的能力,“魔術師”女士笑著安撫道:

“你不用太過憂慮,'玫瑰學派’后續即使真有行動,針對的主體也應該是加德納.馬丁,你屬于順帶,而'鐵血十字會’作為一個隱秘組織,有足夠的能力和'玫瑰學派’對抗,哪怕惡魔家族真的派人參與。

“如果'至福會’和'玫瑰學派’完成了情報上的溝通,你雖然也會成為主要目標,但他們反而不會對你發動致命的攻擊,害怕放出忒爾彌波洛斯這個宿命的天使,你只要多注意周圍的異常和疑似的陰謀,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求助。”

聽到這里,盧米安脫口反駁道:“玫瑰學派’要是直接降臨一位天使來抓我,我哪還來得及求助”

“魔術師”女士笑了一聲:

“你以為特里爾是公共盥洗室嗎,天使說降臨就降臨,說抓人就抓人

“上次要不是有'暗影之樹’自帶的異度空間遮掩,外面又套了層'彼岸世界’,那個沒腦子的'神孽’根本沒法降臨力量。

“所以,你記得盡量避開類似的地方,生活在特里爾的陽光下。”

盧米安舒了口氣,疑惑問道:“神孽’”

是蘇珊娜.馬蒂斯召喚來的那股力量嗎

“魔術師”女士的表情變得有點古怪:

“對,'神孽’,'欲望母樹’和'玫瑰學派’原本崇拜的那位'被縛之神’生下的孩子,序列1的天使,當前'玫瑰學派’的首領。

“祂的真名我就不告訴你了,這家伙渾身都是詛咒,你要是經常念出祂的真名,說不定哪天就變成了一只需要王子親吻才能恢復的青蛙,甚至更慘。”

“為什么是王子”盧米安看過前兩年出版的《因蒂斯童話集》,記得故事的主角是公主。

“要不然怎么能叫詛咒”“魔術師”女士一臉的理所當然。

盧米安無言以對,轉而問道:

“欲望母樹’的子嗣直接就是天使,并且已經行走在我們這個世界,而'偉大母親’的孩子還需要借助儀式才能降臨,前者更為特殊”

“同樣特殊。”“魔術師”女士的表情又古怪了少許,“這件事情的關鍵在于,生下'神孽’的不是'欲望母樹’,而是我們這個世界的高位存在'被縛之神’。”

盧米安一下想到了路易斯.隆德,想到了行政官貝奧斯特和他的男仆們,心里的陰影又一次涌現了出來。

“欲望母樹’也能隔著屏障讓所有種族所有性別的生物懷孕”他隱有點恐懼地問道。

“魔術師”女士搖了搖頭:“祂沒有這方面的權柄,那屬于'偉大母親’。

“但伱要是被祂引誘,和祂降臨的力量或者透入我們這個世界的氣息發生了關系,祂有的是辦法讓你懷孕,而且,'被縛之神’的途徑,也就是'囚犯’途徑,較為特殊,和'欲望母樹’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系。

“如果不是'愚者’先生庇佑,到了最近這一兩年,'節制派’的成員或多或少都會被祂影響。”

盧米安點了點頭,順勢說起“縱欲派”和“節制派”的問題:“我覺得'節制派’的理念才是正確的,但'縱欲派’為什么還能發展壯大,擁有這么強的實力因為我瘋了,所以不怕失控”

“魔術師”女士輕笑道:“節制派’的理念確實是對的,但這不表示'縱欲派’的觀點一定錯誤。

“你要記住,基于'魔藥’名稱的扮演就像塔羅牌,本身就有正位和逆位的區別,而即使都做正位的扮演,不同人總結出來的扮演守則也會因為本身心靈和經歷的獨特存在一定的不同,畢竟我們只是在扮演,目的是欺騙那位遺留的精神烙印,一點點消化魔藥,真要和祂完全一致了,那才是大麻煩。”

盧米安有所明悟地點了下頭:“記住你只是在扮演’這句話不僅是讓我們不要迷失自己,以免出現精神上的問題,也是在規避這方面的問題”

“沒錯。”“魔術師”女士給出了肯定的答復。

盧米安將話題拉回了“欲望母樹”相關之事上:“詩人先生說還有多個崇拜'欲望母樹’的組織”

“詩人……”“魔術師”女士嘴角微微勾起道,“都是一些比較小型的組織,還沒有形成大的教派,遠不如'玫瑰學派’和幾個惡魔家族強大,但相對更隱蔽,目前,我們掌握的有三個,一是'至福會’,二是'天體教派’,三是'拜樹教’。

就這個話題請教了一陣后,盧米安說起用“暗影樹枝”制作神奇物品之事:

“女士,等我從K先生那里拿到了獎勵,我想請您幫忙找一位圣者層次的'工匠’制作神奇物品,不知道我需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魔術師”女士微笑說道:“你成功加入'鐵血十字會’之事,我還沒有給予獎賞,就用這個代替怎么樣"

“沒有問題。”盧米安欣喜回應。

一個任務拿到三份獎勵簡直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之一。

“魔術師”女士輕輕頷首道:“我有個朋友的親屬認識一位半神層次的'工匠’,我先幫你問問,不行再找別人。”

說到這里,她噙著笑容道:“不管是那份'幸運兒’,還是K先生可能給的獎勵,和'暗影樹枝’的位格應該都還有一段距離,你真的打算用它們之一來制作神奇物品”

盧米安非常肯定地做出回答:“我不會后悔。”

他的風格一直都是,手里的資源必須盡快利用上。

要知道,本堂神甫離開科爾杜村時已經是相當于序列5的受賜者,現在還可能服食過魔藥,僅靠盧米安自己想對付他,不亞于自殺。

他必須在短時間內用一切辦法提升自己,尋找更多的盟友,以提高成功的概率!

在流浪生涯的早期,盧米安有次發現了一株結出果實的野生蘋果樹,他想等一段時間,等到果實變得更大,不再那么酸澀后,再想辦法采摘,誰知僅僅過了幾天,那些又小又酸的蘋果就被人采光了。

這件事情給盧米安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對他的行事風格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