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三十七章 另外的象征

第三十七章 另外的象征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三十七章 另外的象征

聽到詩人先生的問題,盧米安一下怔住,有種寒意從尾椎骨升起,瞬間刺入大腦的感覺。

不管是在夢境里將他打暈,帶到祭祀之地的奧蘿爾,還是現實中做出這件事情的副本堂神甫米歇爾.加里古,都是嘴巴里鉆出過蜥蜴狀小精靈的人,或者說被它隱蔽污染過的人!

而要是盧米安沒成為容器,沒被推入祭壇,站到奧蘿爾面前,忒爾彌波洛斯的降臨儀式很可能成功,因為那樣一來,既不會發生奧蘿爾將容器推出祭壇,破壞掉儀式的事情,盧米安身上的“愚者”先生印記也沒法激發!

這樣的認知讓盧米安的思緒變得異常混亂。

他從未想過那蜥蜴狀的小精靈會是儀式的破壞者,對方明明隱蔽地污染了奧蘿爾和副本堂神甫,讓他們出現了不自覺的改變,忽視了某些重要之事,錯過了最后的自救機會!

“它,它究竟想做什么,它真正的目的是什么”盧米安有些痛苦地開口問道。

仿佛被迷霧籠罩著的詩人嗓音平緩地回答道:

“我只是在解讀你夢境里這些元素的象征意義,不可能完整地還原事情的真相。

當然,我可以嘗試著給出一些推測:

“蜥蜴狀小精靈代表的勢力想借助宿命信徒們召喚天使的大型祭祀達成一些隱秘的目的,但又不希望看到忒爾彌波洛斯真正降臨至大地。

“他們和以宿命為名的那位存在應該有階段目標甚至終極目標上的矛盾。”

盧米安一邊聽一邊點頭,覺得這是當前最合理的解釋。

他不自覺皺起眉頭道:“他們究竟想達成什么隱秘的目的”

“這就是你后續調查的方向之一。”詩人笑著說道,“解密不是占卜,也不是預言,必須有足夠的信息才能推衍,沒法憑空猜測。”

盧米安輕輕點頭,更迫切地想要抓住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

詩人身體略微前傾,將兩側肘關節杵在了木桌上,雙手依舊保持著交握的狀態:

“比較重要的象征元素,我剛才都做過解讀了,只剩下最后一個。

“你的夢境本身也有很強烈的象征意義。”

“夢境本身”盧米安仔細思索了幾秒,沒找出具體的象征性。

詩人的嗓音低沉了少許,不再異常虛渺,愈發顯得有磁性:“它象征的是'保護’。

“你當時因為情緒波動太過劇烈,精神接近崩潰,進入了沉眠,如果沒有那場真實的夢境帶來安撫和希望,你也許已經徹底垮掉,被自毀傾向驅使著做出不理智的行為,直至死亡。

“另外,我們可以確定,你本身并沒有做真實之夢的能力,也沒法將調查者強制拉入那場夢境,被封印著的忒爾彌波洛斯同樣不行,也就是說,那場真實的夢境來自外界的干涉。

“我們還沒有掌握宿命途徑高序列的具體能力,無法判斷是那只貓頭鷹象征的宿命眷者做的,還是來自于其他勢力施加的影響,從剛才的解讀和現實的情況看,他們都有足夠的動機。

“總之,除了以宿命為名的那位存在,沒誰愿意看到忒爾彌波洛斯真正降臨于大地。”

盧米安瞬間聯想起了科爾杜村廢墟內血色山峰周圍那片讓人沉睡的區域。

他還沒來得及提出這個情況,詩人就自我補充道:

“結合強制他人入眠的區域在祭祀之地周圍,而不是你睡覺的房屋這點,我傾向于是其他勢力施加的影響,他們主要是為了破壞儀式,安撫你是順帶的行為。

“如果是貓頭鷹象征的宿命眷者做的,異常區域的位置會完全相反。

蜥蜴狀小精靈代表的那個勢力做的,或者,另外的又有一股勢力盧米安越是了解當時的情況,越是覺得科爾杜村災難的真相比自己預想的更加復雜。

他沉默了一會兒道:“行政官城堡內空掉的嬰兒搖籃又象征什么”

“這是相對不太重要的象征元素。”詩人斟酌了好幾秒才道,“它代表著那位偉大母親的孩子,根據你提供的情報,它很可能在最后的祭祀儀式里,借助普阿利斯夫人藏起來的另一個血緣之子,隱蔽進入了我們這個世界,悄然離開了科爾杜村,只留下一個空的嬰兒搖籃。”

偉大母親的子嗣……盧米安暗自“嘶”了一聲,覺得這事的嚴重程度不比忒爾彌波洛斯降臨差多少。

宿命的勢力冒著極大的風險忙碌了近一年,只換來被封印的天使,最終便宜了那位偉大母親。

念頭電轉間,盧米安放下了擔憂:

這件事情,“塔羅會”和“愚者”教會的圣者和天使們肯定會處理,輪不到他一個小小的序列7操心。

而且,這主要是利用了祭祀儀式,和科爾杜村災難的真相沒太多牽扯,盧米安的重心肯定得放在追蹤和抓捕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上。

“為什么整個科爾杜村都毀滅了,只有我和奧蘿爾的家還保存完好”

詩人想了下道:“我認為那象征著奧蘿爾的眷念、不舍和悔恨。

“儀式的最后,她應該恢復了一定的清醒,在融合村民血肉的過程中,下意識保護了代表著她過去美好生活的建筑。

“當然,她也許還利用了干涉儀式的其他力量。”

眷念……不舍……過去的美好生活……盧米安一下沉默,許久沒有說話。

詩人見狀,松開了交握的雙手,對他說道:“你那場夢境的各種象征元素,我全部解讀完畢了。”

“謝謝您,詩人先生。”盧米安站了起來,按照“愚者”教會的禮節,以手按胸,微微鞠躬。

他的精神隨即出現短暫的恍惚,看見面前的詩人、木桌,周圍的書架、墻壁,外面的原始森林、各種蟲豸如夢境般破碎,歸于深沉的黑暗。

黑暗轉瞬即逝,盧米安發現自己正站在一處集市的邊緣。

遠方是一棟棟以白色為主基調的建筑,夾雜或深黑或土黃的鐘樓和尖頂,近處有一個個云朵般的帳篷和一群群牛羊馬匹。

穿梭于集市的人們絕大部分都皮膚偏黑,仿佛每天都在接受太陽的暴曬,他們之中,男性戴著氈帽,穿著或暗紅或天藍的長袍,女性套著顏色眾多而艷麗的多層袍裙。

帶著森冷寒意的風呼嘯而來,盧米安望著更遠處覆蓋白雪的山峰,一時有些茫然。

他和詩人的對話,他剛才經歷的那些事情,就像是一場無比真實的夢境。

不,就是夢境!

所以他才沒法看清楚詩人先生的具體模樣。

我剛才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在做夢,從什么時候開始做夢……這和我在科爾杜村廢墟里做的那場夢很像啊……“詩人”先生代表的那條“神之途徑”有強制別人入眠和做真實夢境的能力血色山峰周圍的異常區域是類似能力造成的盧米安先是受到震撼,繼而產生了很多想法。

就在這時,穿著米白色襯衫、棕黃色長裙和深棕色皮靴的“魔術師”女士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伱想現在就返回微風舞廳嗎”這位大阿卡那牌的持有者問道。

“這是哪里”盧米安隨口問道。

“魔術師”女士抬頭望了眼湛藍的天空和純凈的白云道:

“星星高原的拉普斯,曾經那個高地王國最重要的幾個城市之一,又叫'白色之城'。”

星星高原……盧米安因此記起了玫瑰學派的事情,將“狼人”的襲擊和加德納馬丁的安排告訴了“魔術師”女士,末了問道:

“玫瑰學派’是因為'暗影之樹’的事情進入市場區的嗎他們沒從'至福會’拿到我的詳細情報”

“魔術師”女士笑了起來:

“你剛才就應該提出這些問題,幫你解讀夢境象征的那位先生是'玫瑰學派’處理專家,嗯,我現在幫你問問。”

說完,她憑空消失在了盧米安的面前,過了幾分鐘又以同樣的姿態出現,而周圍來往于集市的人們無一察覺。

“魔術師”女士望著盧米安,笑著說道:“根據那位先生的經驗,'欲望母樹’和崇拜祂的組織雖然在較高層面、宏觀尺度上確實表現出了明確的目的性、足夠的行動力、對未來的準確預見和不錯的謀劃能力,但只要縮小到具體的事件,則經常呈現混亂、無序和瘋狂的特點,這和那位邪神本身的狀態一致。

“簡單來說就是,崇拜'欲望母樹’的組織之間不溝通,不聯系,不合作,時常發瘋,間或精明,是較為常見的情況。

“不過,在最近這一兩年里,那位先生觀察到崇拜'欲望母樹’的多個組織間有了一定的、初步的合作,甚至有惡魔家族的人參與。”

“惡魔家族”盧米安沒聽過這個名詞。

“魔術師”女士隨口解釋道:

“掌握著'惡魔’途徑,也就是'罪犯’途徑的幾個家族,他們之中一部分人有崇拜'欲望母樹’的跡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