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二十四章 鑰匙

第二十四章 鑰匙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二十四章 鑰匙

芙蘭卡結束魔鏡占卜,看向簡娜對剛才的回答,做起解讀:“簡娜,那句話正常來說,就是有危險,但屬于我們可以承受的范圍,小心一點,應該就沒什么問題。”

簡娜略感詫異地說道:“我以為占卜結果會很明確,誰知,短短一句話就得,對應這么一長串的解讀,這很明確了。”

芙蘭卡笑道強調道:“你要是去紀念堂區的占卜俱樂部,找那些業余選手,他們會更含湖,方便有結果后,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解讀呃,你以前是不是沒找人做過占卜?”

簡娜坦然點頭,做一次占卜得花不少錢呢。

芙蘭卡眼眸微轉,仿佛在思考般道:“你可以訂閱《通靈》、《蓮花》、《奧義》、《隱秘的面紗》,這幾本雜志之一,雖然在具體應用上,它們都存在不小的問題和錯誤,但關于神秘學的很多基礎性知識,講得還是相當不錯的。”

“啊對,夏爾就經常買這幾種雜志,你可以去,呃,我幫你去借。”

“好。”簡娜以前聽只說過那些神秘學雜志,從來沒買過。

獲得還算不錯的占卜結果后,白天就察看過路線和環境的兩人,很快就在夜色的遮掩下,抵達了深谷。

采石場的入口,那個四十多歲的看門人,縮在巖石自然形成的小屋內,背靠山壁,蓋著又臟又舊又薄的毛氈布,歪著腦袋,睡得正香。

他側面的黑影里,突然伸出了一只修長光潔的手掌,用白色的手帕捂住了他的嘴巴。

看門人未做掙扎,僅僅幾秒就從沉睡,變成了昏迷,戴著黑色兜帽的芙蘭卡,走出了陰影,嘖嘖感慨:“至福會的迷藥效果真的不錯,讓我省了不少事。”

一住://boquge

為了這次行動,她專門找盧米安,借了那瓶得自倫塔司的迷藥。

“直接打暈不好嗎?”簡娜表示不能理解。

“也不是不行。”芙蘭卡隨口解釋道:“可那樣會留下痕跡,沒法很好地將他,偽裝成還在熟睡,而這次的任務有很多賞金獵人,和私家偵探參與,盯上這處采石場的,應該不止我們,有更好辦法的情況下,處理細節時,小心一點,總比留下隱患強。”

生活在植物園區和市場區多年的簡娜,大概明白了芙蘭卡的意思,邊細想邊反問道:“你是擔心現在夜深人靜,那些賞金獵人和私家偵探發現我們,搶先進入采石場后,會產生不好的想法?”

芙蘭卡滿意點頭:“對,不少賞金獵人和私家偵探會根據時間、環境、周圍情況的不同,無縫轉職強強盜、劫匪和殺人犯。”

“他們都是為了賺錢,而不是維護正義才冒險,既然這個任務暫時沒什么線索,當前環境又適合,順便搶一下同行,并殺人滅口,很符合他們的行事網絡,反正這里,沒有別人,當然,以我們的實力,倒不用害怕,那些賞金獵人和私家偵探,但要是在別的事情或者更加危險的場合,犯了類似的錯誤呢?所以,從一開始,就要養成習慣。”

芙蘭卡沒說的是,作為女性,遭受的痛苦,大概率會更多。

簡娜緩慢點頭,認同這個理由,她見過為了5費爾金,就殺掉一個獨居老人的罪犯。

芙蘭卡隨即露出笑容,調侃道:“你希望我直接打暈他,是不是想報復他上午問你,要不要接生意的事情?”

“艸,我是那么小氣的人嗎?”簡娜忍不住爆了粗口。

不管是幫媽媽做雜事的那幾年,還是到市場區當地下歌手的這段時間,被問,要不要接站街女郎生意的次數都多到她麻木,憤怒會有點,但不多。

為了證明自己的心胸,簡娜吐了口氣道:“你用那種迷藥對付別人,會讓我想起自己的遭遇。”

她也被迷暈過,差點就成了失蹤的受害者,還好遇上了盧米安。

芙蘭卡嗯了一聲:“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但既然走上了神之途徑,并打算,變得更強,那之后,少不了要用各種手段對付敵人,不能因為心里有點排斥,就放棄,更好的選擇。”

簡娜知道芙蘭卡說得有道理,但還是忍不住問道:“一個非凡者就不能在保護住家人和朋友的前提下,過平凡安靜,不卷入各種紛爭和戰斗的生活嗎?”

“在以前,也許可以,但現在很難越往后越難,直至沒有任何可能。”芙蘭卡嘆息著說道。

簡娜沉默了一下道:“將來,在很久以后的將來,能夠實理嗎?”

芙蘭卡望了沉睡的看門人一眼道:“那位大人物告訴我,類似的生活得等到第五紀結束,第六紀開始,如果還有第六紀的話,忍第六紀。”

簡娜出神地思索了這個,忽然,自嘲一笑道:“其實,我也知道那種生活,只是安想,不可能實現,至少,對我來說,不可能實現,擁有超凡能力,又完成一次刺殺后,再遭遇不公平的事情,再看到家人朋友們,變得不幸,我肯定會想利用,超凡能力做點什么,解決那些法律和警察解決不了的問題。”

“是這樣。”芙蘭卡輕輕頷首。

她能消化掉刺客和教唆者魔藥,靠的可不是這樣的打扮,也不只是以教唆的方式幫助朋友。

兩人沒再多聊,芙蘭卡彎下腰去,從看門人身上拿起了,那串黃銅色的鑰匙,就看一扇門,為什么有這么多鑰匙?他家里的?芙蘭卡邊滴咕,邊出了小屋。

走到深谷采石場門口,一把一把地試起那些鑰匙。

試到最后,她又驚又疑地自語道都不對。

都不對?簡娜完全沒想到會有這么一種可能,沒有一把鑰匙能打開,深谷采石場的入口,那還看什么門。

芙蘭卡半是教導,半是思考道:“可能這串鑰匙是娓子,真正的鑰匙藏在別的地方。”

她隨即對簡娜道:“你搜查下周圍,我再看看那個看門人。”

簡娜沒有異議,仗著有黑暗視覺,從小屋開始,逐漸搜索起附近的草叢和巖峰。

芙蘭卡又蹲到了看門人旁邊,從上到下摸索起對方的身體。

到過胯部時,她屈起手指,重重彈了一下,冷笑低語道:“簡娜不小氣,我小氣。”

搜索完畢,兩人與沉重木門處相會,同時搖了搖頭,表示沒有收獲。

芙蘭卡嘖了一聲道:“這個采石場果然有點問題,那個家伙真是看門人,只負責看門,沒能力開門啊。”

“還要進去嗎?”簡娜遲疑著問道:“我再試一試。”

芙蘭卡將右手伸向了鑲嵌在沉重木門上的銅鎖,密密麻麻的白霜,從她的掌心冒了出來,灌入鎖孔,將它填滿,白霜不斷累積和壓疊,最終變成了堅冰。

芙蘭卡使用能力,將這冰塊抽了出來,得到了一把透明的鑰匙,還能這樣?

簡娜看得又驚訝又向往。

察覺到她的目光,芙蘭卡略顯得意地說道:“我有個朋友,我真的有個朋友,很擅長開鎖,我們討論過怎么利用女巫的能力開鎖。”

讓冰塊變得更加堅實后,芙蘭卡重新將它插入鎖孔,輕輕一擰。

喀察的聲音里沉重的木門打開了,芙蘭卡收回冰鑰匙,讓它化掉,消除了所有痕跡。

進入深谷采石場前,這位女巫將那串黃銅鑰匙,重新掛回了看門人腰間,調整了他的姿勢,讓他看起來更像是沉睡。

做完這一切,芙蘭卡拿出裝滿硬幣的錢袋,從里面取出了,布滿細小尖刺的粗大鐵色指環。

“日,這是我之前提過的懲戒之戒,今天你來戴!具體怎么使用,有什么禁忌,我已經講過了,你需要記住的只有一點,一個小時內使用不能超過三次,還有行動結束后,就立刻取下來,放回這個硬幣袋內。”

“好。”簡娜伸出左手,任由芙蘭卡以肌膚接觸的形式,將那枚鐵色指環戴在了自己的中指上。

芙蘭卡莫名高興,拉好兜帽,推開木門,走入了深谷采石場,等簡娜跟著進來后,她反手將木門關上,保持鎖住的狀態。

這樣一來,從外界幾乎沒法發現,有人已經進了這種采石場。

芙蘭卡和簡娜都是擁有黑暗視覺的刺客,雖然沒帶電石燈,但還是輕松看清楚了門后的場景:這是一條非常破爛的隧道,四周長著不少苔蘚,上方石壁有縱橫交錯的裂縫,似乎隨時會掉下一塊。

沿隧道往前不久,是一個空洞和地底那些沒什么本質的區別。

簡娜和芙蘭卡認認真真搜查了近三十分鐘,將本就不大的坍塌區域全部轉了一遍,未發現任何值得懷疑的細節。

“我現在覺得這里問題很大。”返回靠近隧道的位置后,芙蘭卡低聲說道。

越是沒有異常,越是讓看門人都沒有門鑰匙,這件事情顯得詭異。

簡娜思索著說道:“可能只是怕有人闖入這里,遇上礦洞坍塌,干脆連鑰匙都拿走,看門人的職責只是攔截,不是開門。”

芙蘭卡正要說點什么,突然聽見了喀察的聲音,那是深谷采石場大門被打開的聲音,芙蘭卡和簡娜對視了一眼后,立刻躲到了離隧道出口不遠的隱藏處。

采石場大門緩緩打開,染著點藍色的電石光芒照了進來,驅散了隧道內的黑暗。

芙蘭卡和簡娜偷偷望去,看見了一個套著灰色長袍的男子,那男人腰間,有古代石匠經常會系的白色圍裙,兜帽掛在脖子后面,沒有戴上。

這是蒸汽與機械之神教會苦修士或者說僧侶的標準打扮。

那僧侶提著一盞放出光芒的電石燈,短發深黑,左眼周圍鑲嵌著,大量的鐵灰色齒輪、螺釘和彈黃,它們共同支撐一只祖母綠色的晶瑩假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