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十九章 陰險

第十九章 陰險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十九章 陰險

加德納·馬丁打開車門,走了下來,面對盧米安給了他一個親切又熱情的擁抱。

喲,態度瞬間就變了啊,盧米安一邊回以擁抱,一邊做起腹誹。

相擁了兩秒后,加德納·馬丁松開雙臂,笑著說道:「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真正的兄弟了。」

「真正的兄弟?你死了,我能繼承遺產嗎?」精神狀態大幅度好轉,又成功闖過困難考驗的盧米安,憋了一肚子的調侃,不敢在這種時候說出來。

「你還是我的老大。」他習慣性表了下忠心,在他看來,雖然這樣的表演,確實有些浮夸,讓人感覺不到太多的真心,但沒有同樣不行。

加德納·馬丁哈哈一笑:「以后沒其他人在的時候,你可以叫我長官。」

「長官」盧米安覺得這個稱呼有點奇怪。

鐵血十字會,是隱秘組織,又不是軍隊。

加德納·馬丁未做解釋,微微笑道:「今晚八點,到泉水街11號來,我們舉行你的入會儀式。」

說完,他拍了拍盧米安的肩膀:「現在先好好休息。」

盧米安嗯了一聲,告別這位薩瓦黨的老大,一路回到金雞旅館,拉上了207房間的窗簾。

此時已過了清晨六點,完全不需要補眠的他,坐至木桌前,開始給魔術師女士寫信。

將昨晚的遭遇和忒彌波洛斯的表現,完完整整講了一遍,最后則詢問該怎么給K先生匯報這件事情。

一一純粹靠盧米安自己,顯然是沒法規避,那棟廢棄建筑內古怪異常侵蝕的。

他必須找到合適的理由向K先生解釋,讓他相信的同時,又不是暴露自己身上,有愚者先生的封印和一位宿命領域的天使。

整整齊齊折好信紙后,盧米安布置儀式,召喚出了那位穿著澹金色水上裙子的玩偶信使。

信使低下腦袋,看到了以方塊形式存在的信件,滿意地點了點頭。

她一邊讓信件浮起,一邊對盧米安道:「還是有人在監控你。」

啊?我完全沒有察覺,這跟蹤、隱藏和觀察水平很高啊,盧米安作為一名獵人,有很強的反跟蹤能力,對周圍環境的變化,同樣非常敏銳,竟然沒發現那些監控者還在。

K先生的手下?不,能讓信使小姐專門提醒我,應該不是極光會的人。

加德納·馬丁派出來的監控者,還沒有離開,即使我已經通過考驗,遭受了那種異常的侵蝕,確實經歷了昨晚的事情,得到了加德納·馬丁的入會通知后,現在是我最不警惕、最容易放松戒備,暴露出問題的階段。

真陰險啊,盧米安這才發現自己,相比加德納·馬丁,還是太年輕,不夠謹慎,若非他扮演的是一個熬了通宵,遭受了殘酷折磨,需要休息的人。

拉上窗簾睡覺屬于必然會有的發展,現在已經引起監控者的懷疑,同樣的他還慶幸魔術師女士的信使,似乎很強,不會被監控者發現。

送走玩偶信使,靠躺在床上,等待了一陣后,盧米安收到了回信:「作為一個已經有二三百年歷史的隱秘組織,鐵血十字會必然不可能那么簡單,就讓人加入,但主動讓新晉成員,接受污染與我原本了解到的考驗,不太一致」

「看來這些年里,鐵血十字會確實發生了一些不容樂觀的改變,你不用急著弄清楚,為什么會這樣,一步步地來,短時間內,以保存自身為最重要的事項。」

忒彌波洛斯主動提供幫助,給與警示,一方面是不希望,你真的遭受污染或者直接死亡,那會影響到他,另一方面應該也是在嘗試改變,想取得你的信任,于關鍵時刻才暴露真正的目的。

「你需要始終牢記,邪神的天使是真正意義上的

瘋子,肯定會給你和你周圍的人帶來災難,必須時刻警醒,既利用他又防備他。」

「K先生那邊好辦,你就說關鍵時刻誦念了那位尊名,神奇地未受到污染。」

「不用擔心他會詢問那位存在,確認真假,這是虔誠信徒,不會做的事情,而且,即使那位存在本身,也未必確定,他有沒有回應你的祈求。」

這……盧米安看到最后,竟有點迷湖,神靈本身也不清楚自己,有沒有回應某位信徒,這也太荒誕了吧。

轉瞬之間,盧米安記起了魔術師女士,曾經說過的一件事情:如果用三段式尊名之外的描述向愚者先生祈求,她不保證回應的,一定是那位偉大存在,那會非常危險。

類似這種情況,涉及神靈的知識,真是讓人難以理解啊,而且,隨便犯點錯,就可能陷入比死亡還悲慘的局面。

奧蘿爾會不會也是這樣?盧米安越想越多。

這幾天,他在認真梳理奧蘿爾的巫術筆記,將正義女士圈出來的兩個時間段內的全部內容,摘抄了下來,做起更細致的研究,并打算有機會的時候,給卷毛狒狒研究會的副會長——海拉女士看看。

芙蘭卡已經看過相應的內容,沒發現值得懷疑的細節,那些不是很常規的神秘學知識,就是普普通通的法術,且必須巫師或者對應領域的非凡者才能施展,兩人無法實踐。

她和盧米安唯一覺得有問題的是,從今年年初開始,奧蘿爾的巫術筆記內,多了不少涉及祭祀和密契的儀式知識,它們都是從卷毛狒狒研究會獲得的,但并沒有指向哪位邪神或者隱秘存在,屬于偏基礎類型的應用。

一團赤紅的火焰騰起,燒掉了盧米安掌中的信件,他躺了下去,假裝睡覺,實際卻任由思緒蔓延,考慮起巫術筆記的問題和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對他來說,其中最重要的一件是,快到預言之術給出的一個月期限了。

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將出現紅公主區某個地方,山丘區,深谷修道院門口,做著典型賞金獵人打扮,甚至給自己貼了兩撇胡須,假裝是男性的芙蘭卡壓了壓,頭頂的半高絲綢禮帽,對身旁的簡娜感嘆道:「真是一點線索都沒有啊。」

簡娜套著白色襯衫、棕色坎肩和偏深色的長褲,腳踏一雙到小腿肚的黑色短靴,頭戴一頂棕色線織貝雷帽,臉上未點黑痣,也未化煙熏般的壯容,只是稍微修飾了眼睛、鼻子和嘴巴,讓自己看起來更為普通。

她望著那造型獨特、大量使用鋼鐵構件的鐵黑色建筑和那一根根形似尖塔的巨型煙囪,總有種自己來的不是蒸汽與機械之神教會修道院,而是一座特殊工廠的感覺。

此時,那些煙囪正噴薄出白色的煙氣,伴隨著巨大的機械轟鳴聲。

「主要是那些僧侶,都不愿意和外來的人接觸。」

簡娜頗為沮喪地回應。

這幾天里,她們和另的賞金獵人、私家偵探一樣,只被允許進入第一層庭院,只能詢問新的看門人和另外幾名仆役。

苦修的僧侶們,僅僅只是提供了,相應人員的口供清單。

芙蘭卡收回視線,吧嗒了下嘴巴道:「這事肯定不容易,要不然官方非凡者,早就調查出真相了,既然修道院里,找不出線索,那我們到周圍轉一轉吧。」

「好。」簡娜對類似的事情,該怎么調查缺乏經驗,還處在模彷和學習芙蘭卡的階段。

兩人繞著位于山谷內的修道院,散起了步,時不是碰到一些,被高額賞金吸引來的調查者。

走了近一刻鐘后,她們看見了出現過,垮塌跡象又長出了新樹的山壁。

山壁的側面有個洞穴,洞穴被沉重的木門封閉著,旁邊能遮風擋雨的地方,坐了

位四十多歲的男子。

他翻看著連載搞笑漫畫的舊報紙,時不時發出歡樂的聲音,腰間懸掛著一串黃銅色的鑰匙。

「這里是什么地方?」芙蘭卡走了過去,故意嘶啞著嗓音道。

那衣著樸素,甚至略顯破爛的中年男人抬起腦袋,望向芙蘭卡的臉孔,微不可見地皺了下眉頭。

他的目光迅速移向了簡娜,表情隨之舒展開來:「這里是深谷采石場的入口,我是看門人。」

「為什么有門,而且還鎖上了?」簡娜在市場區南邊見過真正的采石場。

「這里已經廢棄了,里面隨時可能垮塌,不能讓那些膽子大到敢拉老虎尾巴的人進去。」深谷采石場的看門人笑著解釋。

「這里沒有和地下特里爾連通?」芙蘭卡追問了一句。

采石場看門人搖了搖頭:「都快徹底垮塌了,怎么連?我都要失業了。」

說完,他望向簡娜,討好般笑道:「要不要接筆生意,我給你錢,和我那個一次。」

你們特里爾人啊,芙蘭卡嘖嘖搖頭,簡娜則用口頭禪拒絕了對方。

晚上8點,泉水街11號,盧米安被加德納·馬丁的管家,福斯蒂諾引著,穿過草坪和大廳,來到了一個沒有窗戶的房間。

這里擺著張餐桌,但周圍的布置又不像是這種別墅的餐廳,非常簡單,甚至稱得上空曠。

盧米安簡單地掃了一圈,發現餐桌上擺了三排東西,第一排是各種餐具,第二排是杯子和瓶子,第三排是做好的菜肴和還未點燃的蠟燭。

它們都嚴格對稱,形成了三條平行的直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