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四章 遺物

第四章 遺物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四章 遺物

他不說話,更加沒人聊天。

一行四人在難言的安靜里,回到了那座有精美浮凋的天然門洞,走了出去。

剛一穿過那條界線,盧米安立刻感覺到,數不清的隱形注視消失了。

盧米安越想越是汗毛聳立,強迫自己不再深入去分析,缺乏足夠信息的他,也沒法深入分析,反正地下墓穴,沒什么值得,他冒險探索的事物。

偶爾這么來一次,只要遵循規則,就不存在任何問題,從進入地下墓穴開始,那位健談的警察羅貝爾,就陷入了沉默,似乎也不太適應這里的環境。

他身體內部不再產生寒意,皮膚迅速恢復了正常。

“呼。”羅貝爾長長吐了一口氣。

盧米安懷疑被地下墓穴吞噬的人,不僅身體會消失,就連在朋友和親屬腦海內的存在印象,都會被抹去。

我為什么能記得他們,因為我體內封印著忒爾彌波洛斯,命運在某種程度上和她連在一起,這么危險地方,政府和兩大教會為什么還向公眾開放。

地下墓穴需要有大量的活人,經常出入以壓制什么,那些不聽警告的人,就當是必要的祭品。

“有什么事情嗎?”

肯達爾略顯低沉的嗓音,回蕩在了兩側都是墓室的通道內,回蕩在了附近顱骨的空洞里。

穿著黃色長褲,套著藍色馬甲的肯達爾,一手提著熄滅的電石燈,一手舉著靜靜燃燒的白色蠟燭,目不斜視的沿來時的道路,往地下墓穴的出品走去。

對旁邊那支隊伍里,發生的事情似乎沒有絲毫的察覺。

如果不是記憶,依舊深刻,如果不是對,地下特里爾的危險,有了非常清晰的認知,盧米安肯定會從自己身上找問題,而不是在這里,尋覓那對情侶,曾經存在過的痕跡。

之前位于那對情侶后面的幾個賓客加快了腳步,追上了前方的人,填補了隊伍間突兀出現的空白,他們沒有驚訝,沒有恐懼,也沒有迷惑,一切都是那樣的正常。

有那么一個剎那,盧米安懷疑是自己,產生了幻覺;

突然他回過頭來,目光與盧米安的視線碰撞在了一起。

盧米安不見異常,頗為平靜的回答道:“怕跟丟。”

盧米安舉著搖曳,偏黃火焰的白色蠟燭,越過了那群還在笑鬧,時不時故意和某個白色顱骨,對視的新婚派對參與者,腦海內閃過了一個又一個念頭:“他們真的沒察覺少了人,等他們從地下墓穴離開,那一男一女的家人,會發現自己的親屬失蹤了嗎?我之前就在想,地下墓穴對公眾開放,經常會有大學生來這里冒險,和骸骨共舞,真的不會出問題嗎?就算接受墓穴管理員引領的瀏覽者,都會不聽警告的人存在,更別提只是自己帶著一根白色蠟燭,就進入了地下墓穴的年輕人們,我原本以為是有更安全的保護措施,或者出事的頻率不高,嚇不到那些人,現在看起來,似乎是另外一回事。”

肯達爾微不可見的點了下頭,“那我再慢一點。”

他繼續往出口門洞行去,步伐放緩了不少,慢悠悠的,搖搖晃晃,無比沉默,如同一些恐怖里描寫的活尸。

本就被無數隱形目光注視著的,盧米安身體表面如同雞皮的細小疙瘩,愈發明顯了。

他下意識望向了,走在兩名警察前面的墓穴管理員肯達爾,看他對剛才的事情有什么反應。

“每次進地下墓穴,我都渾身不自在,肯達爾,你怎么能做到每天進去十幾次,還非常快樂的。”

肯達爾呵呵笑道:“你以為我們不受影響啊,只要不用值夜,有家庭都會趕緊去找自己的妻子,沒有的則去城墻街這些方,用別人的溫度暖和自己,說真的,在這里待入了,我都感覺自己慢慢成了一具尸體。”

閑聊之中,肯達爾點燃了電石燈,熄滅了手中的蠟燭,一路回到地上,羅貝爾望了望,停于入口建筑外面的市場。

區警察總局馬車,對同事和盧米安訕訕笑道:“不自在久了,我就想撒尿,你們等等我,我先去下洗手間。”

說完,他往售賣地下墓穴門票的那棟泥灰色兩層建筑,走了過去。

盧米安望了眼布滿石刻浮凋的穹頂,站到了邊緣的柱子旁,漫無目的地打量起來,往于煉獄廣場的行人。

而另外那名警察上了馬車,坐著等待。

就在這個時候,盧米安忽然又有了一點寒意,這和他進入地下墓穴后的感覺非常相似,但沒那么強烈,他本能的戒備的轉過了身體,看見墓穴管理員肯達爾正站在背后,沒有表情的注視著自己。

“有什么事嗎?”盧米安一派平靜的問道。

留著濃密褐須的肯達爾,嗓音低沉的問道:“你剛才在看什么?”

盧米安內心微沉,半是真心,半是表演的問道:“你指的是哪次?”

“回來途中,路過那群人的時候。”

肯達爾的語氣沒什么起伏。

盧米安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我對在死人堆里舉行的婚禮很感興趣,他們似乎一點都不怕,玩得很開心。”

肯達爾凝視了他兩秒,點了點道:“不要學他們。”

說完,這位墓穴管理員提著未點燃的電石燈,向屬于他們的那棟泥灰色兩層建筑,一步步行去。

沒多久,警察羅貝爾小路著過來,馬車往老實人市場區返回。

市場區警察總局,位于一樓走廊深處的遺物室內,羅貝爾走到分成多個格子的木架前,指著其中一個格子道:“喏,弗拉芒的遺物。”

那里塞著一個深色的行李箱,鋼筆紙張,墨水瓶和幾本大部關的書籍。

盧米安抽出一本書,簡單翻了一下,發現是講特里爾地下巖層的礦物學教材,對他這個失學青年來說,內容非常艱澀,甚至有大量的單詞不認識,那是屬于礦物學的專有名詞,另外的幾本書籍也屬于礦物學,有的是基礎性教材,有的是更為復雜的論文集。

稍做確認,盧米安提出那個行李箱,將它放到地上,打了開來,除了兩套衣服和必要的生活用品,行李箱被一個又一個小型,灰白色布袋占滿了。

它們上面用鋼筆書寫著不同的名稱:花朵、莎草、綿羊等等。

這是弗拉芒提過的,特里爾地下不同巖層的名稱,袋子內裝的是對應的礦物標本,盧米安略作回憶,大概猜到了那些布袋內有什么。

弗拉芒瘋了之后,沒有忘記攜帶自己的研究對象,而這些對盧米安沒有任何意義,他開始考慮讓警察總局自行處理。

就在這時,他耳畔響起了,忒爾彌波洛斯恢弘層疊的嗓音:“最右邊那個布袋。”

喲,你這個失敗者終于又開口了,盧米安第一反應是嘲笑爾彌波洛斯,接著才又驚又疑的將目光,投向了那位宿命天使提示的布袋。

那布袋位于行李箱最右邊,上方是弗拉芒的襪子,下方是他的剃須刀,自身表面用深藍色的墨水,寫著一個組合出來的專有名詞:地血。

大地,鮮血,本就蹲在行李箱帝邊的盧米安,一邊無聲咕噥,一邊非常坦然的,當著警察羅貝爾的面,拿起了那個布袋,將它打開。

布袋內有一塊片狀石,表面呈棕褐色,多有坑洼,而每一個坑洼內,都有星星點點的暗紅斑塊,仿佛大地滲出了鮮血,不知為什么,盧米安僅是看到這玩意兒,就生產了頗為煩躁的感覺。

他沒有用手去接觸,那礦物標本,重新將布袋系好,放回了行李箱內,緊接著,他快速翻看起,那本講述特里爾地下巖層的礦物學材料。

因為目的明確,所以他很快就發現了答桉:地血巖層位于特里爾地底55米到56米間,厚約0.76米。

這里我們能采集到的最深層礦物,再往下是古代遺跡保護區,不允許進入。

在這段教科書式的描寫帝,弗拉芒那熟悉的筆跡,附加了幾句記錄,地血巖層內的少量礦石,比其余更為特殊,疑似含有揮發性毒素,能讓人變得暴躁,直至罹患上被稱為躁狂癥的精神疾病。

有研究人員突然發狂,砍傷了同事,必須佩戴相應的保護器具,才能接觸地血巖層的特定礦物標本。

地血是靠近第四紀那個特里爾的巖層,本身還有明顯的特異之處,難怪忒爾彌波洛斯讓我注意。

盧米安思索之中,警察羅貝爾催促道:“你究竟要還是不要,趕緊做決定。”

“要!”盧米安站了起來。

雖然他想要的只是地血巖層的這份礦物標本和講述特里爾地下巖層的礦物學教材,但為了不引人懷疑,他還是簽字帶走了,弗拉芒所有的遺物。

回到金雞旅館207房間后,盧米安顧不得現在就去洗掉臉上的神秘學妝容。

低聲詢問起忒爾彌波洛斯:“這個礦物標本有什么特殊之外?”

忒爾彌波洛斯的嗓音又一次回蕩于盧米安的耳內:“你不會以為蒙蘇里鬼魂,始終沒來殺弗拉芒,是正常現象吧。”

根本沒有那對情侶,也根本沒有試圖,吹滅燭火的行為!

閱讀宿命之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84